久久这里只精品免费6 三寸人间 小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梅姨脸上闪过一阵红晕,我更加不好意思起来:“你不要生气,梅姨,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梅姨的眉头皱了皱,看上去有些生气:“你不会乱说什么?你看到了吗?……

  梅姨脸上闪过一阵红晕,我更加不好意思起来:“你不要生气,梅姨,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梅姨的眉头皱了皱,看上去有些生气:“你不会乱说什么?你看到了吗?你有什么好说的?我告诉你,其实什么都没有,刚才那个男人,他是来帮我……帮我……”她口里帮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最后的理由,毕竟脱光了衣服才能帮忙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实在太少。

  可是,她问我:“你明白了吗?”

  我一点都不敢马虎,用力点着头:“我明白,我明白。”

  梅姨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屁孩一个,你明白什么呀?”大概她也发现,刚才她要强加给我的理由实在太勉强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梅姨脸红了一下,站起来去卧室去接,我想大概是怕我在旁边听到什么吧,在我的感觉里,应该是刚才离去的那个男人的电话,梅姨一定也是这么想。

  可是梅姨小声的喂了一声之后,声音立刻欢快起来:“莹莹呀?你现在在哪呢?爸爸那里好不好玩?”

  我暗暗叫了一声倒楣,我迫不及待地回来,原来以为暑假里面莹莹可以好好陪我玩一个月,结果她去船上找爸爸去了。正在心灰意冷,听到梅姨说:“阿丁回来了,就在客厅坐着,你要不要和他说话?”

  我连忙冲进卧室,眼巴巴地望着梅姨手中的话筒。梅姨把电话递给我,我对着话筒说:“莹莹,是我,我是阿丁。”

  莹莹说:“你什么时候回去的?能在家里多久?早知道你回来,我不来找爸爸了。我想死你了,你呢?有没有想我?”

  我连声说:“我当然想,不然我回来干什么呀?……”

  电话里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声,呜呜的什么都不再听到,我大声喂了几声之后,电话里嘟嘟的响起了忙音。我失望的放下电话,看来这次回家,是一个彻底的失败。

  梅姨劝我说:“船上的电话是这样的,常常会中断,不要着急,说不定过一会她就会打回来了。”

  我点点头。梅姨说:“还是年轻好,彼此之间这样互相牵挂。真羡慕你们年轻人。”

  我说:“梅姨,你也很年轻呀,我听莹莹说,你17岁就生了她,现在也只有30岁多一点。你这么漂亮,德叔一定也很知道牵挂你。”

  梅姨苦笑了一下,很轻地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终于没有说出口。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梅姨心的有种莫名的压抑,那应该是很深很深的一种不快乐。

  我想安慰安慰梅姨,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望着梅姨的脸,我忽然发现她怎么看也不像30多岁的女人,也许美丽可以让人忘记岁月的沧桑,也可以唤醒某种心底深处的柔情。在那一刻的感觉里,梅姨不再是莹莹的母亲,只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梅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许我眼里真有种让人一眼就能明白的东西。

  她白了我一眼︰“怎么这样看我?别忘了,我可是莹莹的妈妈,你要叫我阿姨的。”

  我摇摇头︰“我知道,可是,我怎么也不觉得你像个长辈。如果不是因为莹莹,可能永远我都不会叫你阿姨的,你最多也就能做我的姐姐。”

  梅姨叹了口气:“你不用哄我高兴,莹莹都这么大了,再过两年,我就成彻底的老太婆了。”

  我笑了起来︰“老太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老太婆这么漂亮的,如果老太婆都像梅姨这样,我希望自己快点变老,娶个老太婆回家。”

  梅姨问我︰“娶个老太婆回家?莹莹那?莹莹怎么办?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在欺骗我的女儿,你等著,莹莹回来,我再也不允许她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心爱莹莹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梅姨一点都不老,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我喜欢莹莹,也喜欢梅姨。如果不是已经爱上了莹莹,在你们中间要我选一个的话,我说不定会选择梅姨。”

  梅姨有些吃惊的望着我。我说︰“以前见到你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发现你的美丽,因为那时候,我几乎不敢正面看你。出于对莹莹的爱,心里拿你当长辈,所以,你美丽与否我都不曾正视过。但是今天,在我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看到……之后,我才发现,梅姨原来这么漂亮。”

  梅姨的表情很复杂,分不清喜怒哀乐。她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我望着梅姨的眼睛,这一刻我是真诚的,我以我的良心打赌。我相信梅姨也能够感觉到我的真诚,也许,正是这份真诚正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的原因。我停了停,继续说︰“真的,当我看到梅姨的身体,只觉得漂亮。这种漂亮在我心里,没有色情的意味,只有欣赏。”

  梅姨沉默了很久,低低的说︰“色情?今天在你面前,我也只有谈谈色情的资格了。被你撞到这种场面,我也想给自己一个高尚的理由,可是除了色情,我找不到可以给你的答案。”

  梅姨苦笑了一下︰“这种事大家虽然不说,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是人生里面一种调味品而已。但你是莹莹的男朋友,或许以后就是我的的女婿,你们这么年轻,除了爱情,对色情你们能了解多少?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但是面对你,我觉得自己很下流。”

  我用力的摇头︰“梅姨,你不要多心,我真的没有觉得……色情是种很下流的事情。”

  梅姨的眼光里闪过一丝安慰︰“看得出来,你没有在刻意骗我。这说明,在你面前,我们可以谈谈色情这个东西。记得你今年应该是二十岁,已经算得上成人了,能不能告诉我,对色情,你了解多少?”

  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姨笑了︰“是害羞还是怎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莹莹有没有上过床?也就是……做爱?”

  我感觉自己的脸烫了起来,我点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何况在我心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隐瞒是因为难以启齿,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错了。

  整体来说,我想大学生的毕旅为了跟国中、高中小毛头们国内郊游区分,大多会选择出国。而行程丰富、旅费便宜,能上山下海的东南亚,几乎是尚未出社会的穷学生们的首选。

  因为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全班集体出游、因为是风光明媚旅游胜地、因为是陌生的国外,想要好好玩一玩、放纵一下的心情就洋溢在周遭的同学身上,而……这却也是色狼如阿超我,大吃美丽女同学豆腐的好时机。

  最初的故事就发生在泰国芭达雅的海滩上……

  那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就跟大部份的人的行程一样,穿上泳装、套个海滩裤或沙龙,就开始玩起拖曳伞、香蕉船、海钓等活动了。等中午吃完海鲜大餐后,就是一整个下午的海滩自由活动。

  今天,三位班花都毫不意外地换上性感泳衣,大方地吸引众人目光。小茹,167公分、32C,脸蛋、气质都挺像可爱教主王心凌,穿着一套白地红花泳衣;宜君,162公分、32B,热舞社的灵魂人物,虽然已经有篮球系队主将男友--小正,但总是善用化妆、服装,展现出诱人的性感女人味,穿着黑色比基尼;蓉诗,170公分、34D,天真的傻大姊,穿着浅绿小花高叉泳装。

  虽然当时的我已有了女友小涵,167公分、32B,但看着三位班花,还是看得魂不守舍。

  海滩自由活动,可想而知就是玩水、追逐、把同学来个海抛等等。而班上的男生们此时都有志一同地把泼水目标对准了三位班花,因为大家都知道艳阳下湿淋淋的泳衣有多么透明啊~~

  果不其然,小茹、蓉诗的浅色泳衣,在猛烈水炮中已经渐渐失去遮羞的功能了……湿透的泳衣显现出隐约的肉色双峰,激起了男人们的兽性。宜君的黑色比基尼虽然没有流露春光,但在一阵又一阵的海水冲击下,却也紧贴著娇小身躯,展现出凹凸有致的曲线。

  不过……仅有视觉上的飨宴怎能满足我满腔的热血?借着小涵不会游泳,只敢站在沙滩上远远观望班上同学们的嬉闹,我决定更进一步地与班花接触。

  就在所有同学都忘情于泼水大战时,我潜水避开所有人目光,绕到班花们的背后。在浮出水面的瞬间,双手各抄起了一把烂泥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敷上小茹、宜君的美背。我那粗糙地大手随着冰凉的海沙,游移在她们背上白嫩肌肤间,之后下滑至纤细的蛮腰,并亲暱地搔痒……尖叫声、惊呼声、赞叹声此起彼落,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有这种“肌肤之亲”啊!于是男女双方激烈地将泼水攻防战演化成抹海泥追逐战。而身为引发大战的始作俑者的我,自然是被攻击得体无完肤,简直是像沙浴一般抹了全身泥。不过,在这么激烈的嬉闹下,我体内色狼的兽欲进一步被引发了!

  正当蓉诗的小手把沙抹到我胸口上时,被我左手一把抓住,就这么纠缠在一块。蓉诗死命地用手推著、扳着我的胸口,想挣脱开我的束缚,我见机不可失,赶紧右手往海底捞起一把海泥,就这么沿着她纤细的手腕、手肘一路往上抹,在滑过雪白肩峰时急转直下,轻轻拍过34D的美乳,直扑私密的下腹而去……“啪!啪!啪!”我背上狠狠被击中了三团泥巴,痛得我不禁放开双手。回头一望,原来是被其他围剿小茹、宜君的流弹攻击到。正好借着两位班花忙得不可开交时,我再度潜水埋伏在她们逃窜的路径上,借机跃出从背后双手环抱住小茹。

  小茹不甘被围剿,极力晃动着身躯想挣脱怀抱,而我却把双手紧握、悄悄上移,用手臂感受小茹那压扁、紧贴的32C双峰,并且将勃然大怒得几乎快突破泳裤束缚的小弟弟顶住她柔嫩的阴沟。两人下体仅隔着薄薄的泳衣,敏感的大龟头几乎能感受到小茹两片火热湿润的阴唇渐渐被顶开,随着泳衣的摩擦感觉就快要陷入阴道中。

  小茹挣扎得更厉害了,上身剧烈摇晃,两只雪白大腿紧夹着。但借着她的大动作掩饰下,我的大手偷偷掌握住美乳并轻轻地搓揉着;小弟弟勇往直前地从后往前突刺,紧紧塞在她会阴与大腿形成的三角空间中,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柔嫩摩擦。

  但……她却浑然不知我这猥亵的行径,只是带着嬉闹般的尖叫声死命地挣扎着,直到她放弃逃离我的熊抱,一屁股用力地坐在我的大腿上,两人一同跌入海中才分开。

  当我心满意足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边看着四处逃窜的美女同学们,边细细回味刚才暴走的色狼举动时,刹时之间,我的小弟弟感受到“刺眼”的阳光。

  原来是蓉诗趁我不备,左手拉开我的泳裤,右手高举一大团海泥狠狠砸向它!

  “嘻~~嘻~~嘻~~”蓉诗在一旁瞇著双眼看着弯腰的我,发出得意的银铃窃笑。

  “轰!”因为小弟弟的刺痛,我的理智断了线。瞬间我扑向蓉诗,两人双双跪倒在海中,她前我后地形成了相当暧昧的背后式。

  由于身高与涨潮,蓉诗34D双峰浮在海面上,已经失去理智的我,一手拉开她的领口、一手塞入大量海泥,直到她气喘吁吁地认输才罢手。

  “嗯~~我输了~~不要……不要,再塞我了……”蓉诗回头撒开披肩的长发,娇媚地求饶著。

  “咕~~”我……我……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后清醒了,两眼无神地直视著羞红了双颊的蓉诗,刚刚好像太超过了。

  “你知道就好!”低头快速说完,不敢跟蓉诗视线接触,我赶紧内疚地扭转头,夹着已经是垂头丧气的小弟弟逃向沙滩上挥手欢迎我的小涵……就这样大家结束了嬉闹,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休息。

  不过,我没想到下午海边的荒唐只是刺激的毕旅的开始……结束了下午海边的荒唐,一群人浩浩荡荡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然后换上轻快的休闲服,准备迎接晚上丰富的行程。海上游艇的海鲜自助餐、海岸小店的瞎拼,以及在泰国最重要的观光景点——人妖秀!当然……这些都不是小弟这篇文章的重点,要强调的是——经历从早上水上活动、下午戏水、晚上观光等活动,就算当年还是活力无限的大学生的我们也不禁有点疲倦。

  吃完午夜12点的鱼翅宵夜,再次回到饭店时,大家都争先恐后回房抢著去洗澡,然后扑向那柔软的大床,因为隔天我们一大早还要早起去游乐园呢~~饭店中是两人一间的大套房,虽然系上有不少班对,但为了避免夜夜春宵延误隔日行程,强制一定要男女分房。我跟女友就硬是这么被拆散,小涵就跟天真的傻大姊蓉诗同一间,所以我就常常趁蓉诗洗澡时(女生嘛,洗香香都要搞个半小时以上的。蓉诗更是其中翘楚,没有一个小时是不会开门的,所以协调后都先让小涵先洗),这一小时的空档在小涵床上对她上下其手、耳磨鬓厮,让她享受那种不能尽情放声喊叫的被凌辱快感。

  虽然,今天丰富的行程把大家搞得精疲力尽,但对色狼我来说只要一想到挑逗,我的体力就没有极限!所以洗完澡后,我就跟前几晚的惯例一样,摸上小涵的床。

  “哼……今天下午你跟美女们玩得很爽呴!”小涵嘟起了小嘴,不爽的嘟囔著。

  “我哪有啊~~那是小正、黑人他们瞎起哄乱打水战的啦!我很乖都在旁边看,只有在他们攻击得太过份的时候挺出肉身去掩护可怜的女生们,还被好几颗流弹波及呢!”(靠!直觉式反射就掰出这么一段,我真佩服我的机灵啊!)身为始作俑者的我,脸不红、气不喘地把责任推给我可怜的死党们,还装英雄地自夸一番,最后双手轻揉、熊抱小涵的小蛮腰,右脚跨上她那粉白大腿,小弟弟隔着短短小短裤轻轻地顶着,并且露出下午被K中发红的背部。

  “宝贝,真的啊,好可怜呢~~”小涵一副舍不得的样子说著,并用纤细小手轻轻抚摸着我宽阔的背部。

  “是啊,他们那些人超过份的,把班上的女生泼得体无完肤~~”打蛇随棍上,我撒娇地把头埋进小涵32B的双乳中,并轮流地用脸颊磨蹭著。

  “你当我瞎了?”突然间小涵暴怒地用原先还在抚摸着我的小手,狠狠地掐入我的背肉!

  (难道……下午我对小茹、蓉诗的色狼举动完全被看在眼里,这可不是简单就能消气的情形啊!)刹时间,我冒出大量冷汗,原本还在规律顶着小短裤的小弟弟也变成缩头乌龟了!

  “哼!明明你也泼得很开心!”小涵右手还在死命掐著、扭转我的背。

  “噗~~”(原来没被发现啊!)色狼我不禁笑了。吃了两大美女的豆腐,只是换来掐掐背而已。

  “你个可恶大臭宝贝,还敢笑!”小涵左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小弟弟,“如果还跟别的女生乱来,扭断唷~~”小涵笑着说。(听起来,她气消了)“那谁叫你不下水来给我乱来,我只好找别人啦!”(唉呀~~原来你是抱怨没被玩到啊,色狼我怎么可能放过你这小绵羊!)二话不说,我紧抱小涵,双腿卡进小涵紧闭的胯部,再度昂首的小弟弟紧贴着她火热的会阴处。

  “今天我就是这么对小茹的唷~~”(我真是个诚实的色狼啊!)我在小涵耳边轻轻的说道。

  “你敢?”

  “这是你不下水的代价嘛~~”(我就知道你会误会)我用粗糙的舌头湿舔着她敏感的耳垂。

  “咳!咳……你还这么有体力啊?下午跟人家打水战,半夜不睡,还来放闪光啊?”蓉诗洗完澡出来,在梳妆台边甜甜地说道。

  蓉诗大概没料到我还会到她们房间来吧!一反先前跟小涵穿类似的T恤、小短裤,只套了一件超大、超长的浅绿T恤,估计……下身应该只剩小内裤了吧!

  然后性感地翘著二郎腿,坐在镜前吹起飘逸的长发。

  “他只是来洗泳衣的啦!”小涵赶紧整理扯乱的衣服,坐正回答。因为天天泡海水的泳衣需要清洗、风干,这是嫌麻烦的小涵跟我两人轮流的工作。

  “嗯……对……”我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因为透过梳妆台灯泡照射下,那件浅绿T恤几近透明,而伴随蓉诗举手吹着湿湿的长发,让T恤紧贴凹凸有致的曲线。喔喔喔~~我隐约看见34D的双峰,还有浅浅淡红的双点。

  (天啊!饭店的灯光干嘛不换强一点的?朦胧美虽然很挑逗男人没错啦,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要能明察秋毫啊,这样才能牢牢印在脑海啊!)“他‘现在’就要去洗泳衣了!!”小涵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生气地直接把我踹下床去。我乖乖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在小涵凶狠的监视下,拎着两人的泳衣走进厕所。

  “呴呴~~下午你可不是这么乖的唷!”当经过全身洗香香、在吹头的蓉诗时,趁著吹风机“轰隆轰隆”的声音遮掩下,她甜甜地轻声对我说。

  “怎么啦!?”小涵听不清楚,好奇地问道。

  “没有!蓉诗‘好心’提醒我要洗快点,不然明天会爬不起来!”整个心揪著七上八下的我连忙回复小涵,又赶紧用后悔、诚恳、忠实的表情向蓉诗示意,她、她……她……俏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靠!存心玩我嘛~~)“快去洗吧,都两点了,我们都要睡啦!明天要是起不来,就把你丢在饭店唷~~”小涵跟蓉诗很有默契地、幸灾乐祸地提醒我。

  走进蓉诗刚洗完热烘烘的浴室,空气还弥漫着甜美的香气(女生嘛,总爱浓烈的花香、果香,仿佛能渗入体内时时散发香气),随手将泳衣放在洗脸台上,也不知是刚刚太过刺激还是晚上喝了太多,小弟弟突然想解放一下。

  掏出它排尿时,男生总有东张西望的本能反应。我……我……我……看见浴帘后蓉诗洗好晾在那儿风干的浅绿小花高叉泳装及淡紫小裤裤!

  我不知道大家在这种情形下会怎样?反正浴室里面只有我一个,没有其他人看见。瞬地,我“勃然大怒”,小弟弟贴上了泳衣会阴处柔软的棉垫,双手紧紧抓住胸前弹性和份量都十足的水饺垫,仿佛从背后抓住34D的蓉诗,忘情地搓揉着软Q的布丁、长而坚硬的阴茎插入她小巧紧实的阴道。

  我把脸贴上淡紫色的小裤裤不停嗅着,沐浴乳香甜气味、淡淡柔软精香气,还有想像中她残存在棉布上香甜、微酸美女体味,就像是直接把鼻头凑在蓉诗阴道口似的。此时我兴奋不已,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想像中的蓉诗正在被我热情地啃蚀著……

  铃响了,大家慢慢走出教室,回家了.

  “你晚上干什么?”她向我走来。

  “晚上闲着没事,想出去玩吗?”我很乐意回答,因为这是她这几天第一次和我说话。

  “今天,我在老公,出差,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出去走走。”她看着窗外说。

  “好啊想去吗?看电影?逛街?”虽然嘴里这么说!事实上,我只想去酒店…….

  逛街!但是不要在这里,你会遇到熟人的。”她想了一下,说道。

  “那我们走吧!天黑了。”我拉着她的手,向我的车走去。

  因为我的车是一辆普通的车,所以在开车的时候我就在想:早知道这样,我就省了酒店的钱了。

  当我到达目的地时,两个人一起走在逛街,我以为她会害羞,但我没想到她会一直牵着我的手。她的手很温暖,很温暖,我想握住它,亲吻它。

  一直逛到11点多,两人心满意足地上了车,开车回家。

  “你知道吗?那天是我的危险期,你开枪打了我,伤了我……”她慢慢地说,脸红红的。

  当她突然开口时,我惊呆了:“害你?”你怎么了?老公被发现了吗?还是说没来?”我紧张地问。如果伤害她的人没来,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当时拍进去真的很爽!

  “那天晚上我和老公做爱了,所以我不得不阻止他戴避孕套,让他射进去……”她低声说,脸红红的。

  我的心震惊了。原来她不恨我是因为我上次拍的。她反而想怀孕来掩盖午休时和我的暧昧!

  还在高速上,但是没办法。我把车停在肩膀上,把她拉起来,坐在后座上。因为到了晚上,高速公路上的车也黑了。虽然我的窗户是半透明的,但我也看不见!

  两个人坐在后座,因为有些黑,我只能靠得很近看着她的脸才能看清楚。她脸红红的,就像那天一样,我知道她情绪激动。

  看着她,我直接吻了她。她不像上次那么矜持了,和我的这个吻变得大方多了。我一边吻她,一边用手抚摸她的胸部,于是我想她了。

  “你能坐在我腿上吗?因为一个人坐着不方便动。”我试探性的问。

  . 她的脸靠在我的肩膀上,“但是你不能这样做!”她低声说。

  “不,你没说好,我不会乱来的。”我说得很认真,她笑了。

  她移动了一下身体,慢慢地交叉起我的双腿。因为她穿的是迷你裙,一踩过去裙子自然就缩了起来,她的粉色小丁跑了出来。“不对.你不能偷看!”她说,把我的头放在她的脸上。她说话的时候,似乎在喘气.

  当她跨过我的脚时,她坐在我的小弟弟上,我的裤子在中间!我的下半身慢慢地来回蠕动,每一个动作都会蹭到她的小姐姐,于是她随着我的动作喘息着。

  我抱着她的身体,右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轻轻地摸着她的胸口:“你说你不能乱来,我能摸摸你的胸口吗?””我的手在衣服对面的胸罩上轻轻摸了摸。

  这时她似乎没有力气靠在我的肩膀上,点了点头。我伸出手去打开扣子,然后伸到后面脱胸罩。现在她穿着衣服,但是扣子都开了,胸罩也脱了。然后裙子被缩小到腰部,只留下一个粉红色的小丁在她的下体。

  我用右手轻轻摸着她的背,用嘴在她的乳头上亲了一下。当然左手不能闲着!他摸了摸她在小丁,的小洞“哦,不.没有……”当我摸她的小洞时,她立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像呻吟一样说道。

  “我没进去!就在外面摸,你说可以。”都这个时候了,你一定要强词夺理!

  “哦,不,没错……”她的呼吸越来越大,似乎她几乎无法思考。

  “我.你能脱下裤子吗?”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遍,当然下半身和手都停不下来。

  “起飞.脱下来做什么?不.是的。”她脸红了,闭着眼睛说。

  好像还有一点思考能力,怎么可能!尽管她在那里湿得可笑。

  “你还是得穿内衣!只有我脱裤子,不然小哥哥会很难受的。”是真的。牛仔裤一紧,小哥哥就一直肿。

  “哦.真的吗?然后就可以脱了。”她扭着腰,喘息着。

  哈哈!我的左手就像泡在水里,她自己也开始动了,好像也差不多。我左手继续轻轻摸她的小洞,嘴在乳头间游走,右手迅速脱下裤子。当然,要脱裤子,就要脱内衣。结果她小洞和我小哥之间只有一个小丁,就像直接接触一样。

  “咦?”她一坐下,就发现下面的感觉不一样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小丁,在她的小妹妹中间只有一个小丁。她一坐下,小洞中间的缝就直接压在了我小哥哥身上。虽然没有直接插入,但是感觉真的很棒。尤其是坐下来的时候,我的龟头直接压在她的阴蒂上。只要动一下,我的龟头就会蹭到她的阴蒂,但是中间有一层布,所以摩擦力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