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两a相逢必有一o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一时之间……啪啪啪……的,巴掌声响彻房间各角落当中邱毓芯光是赏巴掌不过瘾,多揍了萧豹一拳,而萧豹不但面无难色,反而露出丝丝邪笑。 巴掌攻势结束后,六个男生脸上……

  一时之间……啪啪啪……的,巴掌声响彻房间各角落当中邱毓芯光是赏巴掌不过瘾,多揍了萧豹一拳,而萧豹不但面无难色,反而露出丝丝邪笑。

  巴掌攻势结束后,六个男生脸上都多了一两个巴掌印,很明显是四个女生没注意到谁已经被打过了,见人就打,手起巴掌落!可见这四个女生要是玩心一起,可是凶性大发的!

  第一回合结束,张箭龙正准备要转保温瓶时,被颜琳钰阻止颜琳钰:抱歉喔~临时更改游戏规则,国王游戏改由当国王的一方转下一回合!

  相当明显的,现场已经分为两派了,变成六男斗四女之局,不过大家心里都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所以女生是抱着必死决心赌了!

  而男生则是胜券在握,虽然胸有成竹却要显的势均力敌般,这样才不会让她们起疑心!

  张箭龙:行,就依你的规则吧!

  颜琳钰用力一转,保温瓶就唰唰唰的快速转起来了,这次转的有点久,想快点开始上演好戏的男生有一点点心慌不过上天眷顾,这次的国王是陈麋鹿!但双方却没有像第一回合般落差相当大的气氛。

  女生坐挺了上半身,眼神坚定,似乎是做好了待会要做什么都接受的准备!

  陈麋鹿:……刚刚扑克牌是不是只有一个女生被我们摸?现在我们要把你们四个都摸一遍!

  四人默不作声,眼神就像在跟六个同学讲:废话少说,要怎么样随便你,快啦!

  陈麋鹿对其他五人使个眼神,六人齐上!这淫荡的画面就又重现在眼前,只是这次加倍了!

  四个人闭着双眼,挺直上半身,两乳头硬挺在眼前,决定要熬过这个难熬的时刻!

  陈麋鹿先对张嘉薇下手,一边用嘴刺激著耳朵,一边朝她的胸部摸去;一双手在一对豪乳身上任意搓揉抚摸,更故意的不时轻碰到早已激凸的乳头,张嘉薇虽早有准备,却仍然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这样的刺激,几乎对于每个女孩来说,都是相当致命的!

  张箭龙则是早已被颜琳钰的美色吸引,从颜琳钰进门至今,张箭笼的眼神几乎没有一刻没停留在颜琳钰身上,如今能上到心里的女神,他自然不放过机会;他坐在颜琳钰背后,一边亲吻著颜琳钰,一边用背后式,从后面抓揉颜琳钰的一对乳房,但他的作法比较直接,用手掌捧著乳房下缘,食指及大拇指直接伺候两颗乳头,乳头本就属敏感部位,加上激凸,更敏感,这么直接又猛烈的刺激,让颜琳钰几乎受不了,想缩又没得缩,双手被固定,想遮也遮不了,害羞极了的她,只好紧紧靠在张箭笼胸口!

  萧豹直接朝邱毓芯扑过去,邱毓芯瞄到萧豹的眼神,如饿虎扑兔,心知闪不了,只好硬著头皮上!而萧豹更是直接到接近夸张的程度,二话不说,口手并用,直接朝着邱毓芯三点展开进攻!突如其来狂猛攻势,就算邱毓芯已有过不少次性经验,依然承受不住萧豹这跟豹一样的冲击力,萧豹用嘴直接吸舔邱毓芯的右乳头,右手对着左乳头又揉又捏,左手更已经在邱毓芯的下体强行侵入,展开三点性绝杀!如此猛烈的进攻,邱毓芯完全无法稳住身体,直接被萧豹推倒在床上(其实要三点同时上,女生不躺也难处理)!

  吴金刚也拔得头筹,没抢到最正的三个,但刘佳惠也没差到哪里,但吴金刚似乎是处男……对眼前裸女虽然很想冲却又畏畏缩缩,刘佳惠知道对方可能没经验,开始采取主动,直接贴到吴金刚身边,抓起吴金刚的手,直接碰触自己的胸部,吴金刚第一次结实的碰到丰满柔软的乳房,心跳猛加速,肉棒不受控的快速硬挺,刘佳惠主动把吴金刚的脸抬起来,热情双唇就这样贴上去了而没抢到妹的徐狮王跟李飞马两人也没闲著,直接脱下裤子,露出雄壮的阴茎,各自找目标而去。

  张嘉薇在陈麋鹿不断的挑逗刺激下,早已受不了,阴部已经湿到淫液快要滴下来了,陈麋鹿却仍继续钓张嘉薇胃口,一口一手继续伺候着乳头,另一手则朝下阴前进,阴唇受袭,张嘉薇本能的闪避,但在陈麋鹿硬上之下,张嘉薇依然臣服了!任由陈麋鹿的摆布,陈麋鹿见状,直接把食指跟中指探入阴道内快速插拔,张嘉薇终于忍不住,小声叫出来了,由于阴道内淫液量相当多,也不断有水声,在陈麋鹿强势进攻下,张嘉薇渐到高潮,快要爽到最高点了!在此时,张嘉薇的乳头也达到最硬的程度,陈麋鹿感觉到乳头变硬,再度加强力道!半分钟后,张嘉薇“啊”的一声,身体慢慢颤抖,高潮了!

  陈麋鹿把手拔出来,满手沾了张嘉薇高潮的分泌物,以及高潮前,从阴道内喷出来的分泌物,陈麋鹿把沾满淫液、滑溜溜的手拿去搓揉张嘉薇的乳房,把这些淫液全都沾到张嘉薇胸部上。

  张嘉薇:“这样摸起来滑溜溜的,比较舒服耶!”陈麋鹿没说第二句话,把裤子脱了,露出早已待命的大老二,张嘉薇看到,眼神又惊又喜,充满期待;陈麋鹿把张嘉薇慢慢推倒,把双脚抬起,将龟头对准阴道口,慢慢插入……张嘉薇的美脸微微上仰,电眼紧闭,樱桃小嘴稍开微嘟,从表情看得出来相当舒服!

  陈麋鹿慢慢前进到一半,再用同样的速度重复两次插入的动作,并且于第三次插到底,张嘉薇“嗯~”的一声轻轻呻吟,陈麋鹿听到呻吟后,拉转了!由原本的待速3000rpm开始急催猛灌,在两秒钟内转速拉到8000rpm,这么突如其来猛烈的加速,张嘉薇受不了,“哦哦哦哦哦哦~~”的叫出来,而陈麋鹿不像一般人,开始做爱就不管其他两点,一边超快速的插拔动作,一边继续玩奶头,双重刺激下,张嘉薇在8000rpm速度下,三十多秒就说:“要高潮了!”,又过了十秒,张嘉薇又叫了一声:“我高潮啦~!”陈麋鹿把动作暂停一会,但肉棒依旧插在阴道内,要感觉张嘉薇高潮时,阴道的收缩状态;过约十秒,陈麋鹿认为张嘉薇已经高潮过后,换个姿势,将张嘉薇转成趴姿后,不客气的直接就插到底,张嘉薇虽然早已润滑,但仍忍不住的叫出来。

  而这个姿势的抽插,女生的乳房晃动较明显(就是所谓的晃奶),陈麋鹿一边插著,张嘉薇的双峰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陈麋鹿愈看心愈痒,于是把张嘉薇上半身拉起来,一边搓揉这对豪乳、揉捏乳头,一边三点刺激;突然呢……陈麋鹿觉得只有自己人在玩……好像不够过瘾,所以他临时有个主意陈麋鹿一边做爱一边走,将张嘉薇架到窗帘前,不关灯且将窗帘拉开,他们所下塌这个度假村是ㄩ字型建筑,刚好这些色狼淫女……说错了,是帅哥正妹开party的位置刚好就是ㄩ型的左边(正妹的房间在底部),只要对面的房客……应该说是同学打开窗帘直直看,就几乎啥都看得到了!

  陈麋鹿一开始把张嘉薇奶子贴著玻璃门,但没多久觉得不够,所以把门打开,走到阳台,将张嘉薇压在阳台围墙上,当然,张嘉薇是面对外面的,所以只要有人看……就绝对只会被看光光!但陈麋鹿想要再刺激点……也不管其他人了,用力干张嘉薇,企图让张嘉薇叫出声音来,好让左邻右舍知道他们在开派对!

  但张嘉薇并不想这样被更多人看她在做什么,却无力阻止,只好拚命忍住不叫,但陈麋鹿抽插力道、速度愈来愈强、愈快,张嘉薇几乎快撑不住,小小声轻吟“嗯~~~”陈麋鹿知道恐怕不能如他所愿,只好放弃,说道:“我快射了…”张嘉薇:“嗯……”

  陈麋鹿一边摸著张嘉薇乳头,大约三十秒左右,张嘉薇“嗯~~!”一声高潮了,而陈麋鹿也在这个时候中出,射在里面了!

  当陈麋鹿知道张嘉薇也同时高潮时,将阴茎拔出来并将手伸进去……将精液抠出来,以免闹出人命。

  张嘉薇:“好多喔…你多久没做爱了?”

  陈麋鹿:“…”

  陈麋鹿:“你要高潮怎么没说?”

  张嘉薇:“说了你就不会射在里面吗?”

  张嘉薇:“不过…真的很爽!”

  陈麋鹿不发一语,继续爱抚著张嘉薇这对傲人双峰。

  屋里没有了回应,传出的是一阵杂乱的不明所以的声音,然后咕咚一声,像有人摔倒在地上。

  我本能的拧动钥匙,推门闯了进去,里面的情景让我吃了一惊,我没有想到进来之后会看到这样一个场面,一时间我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呆的楞在了门口。

  梅姨,也就是莹莹的妈妈,赤裸著雪白的身体,尴尬的站在床边,同样被我的突然闯入惊呆了。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只有梅姨妖艳异样的美丽。

  之前我一直以为年轻的少女身体是最美的,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比起我经历过的大多数年轻女孩,甚至比起我认为身体最美的莹莹,梅姨也毫不逊色,甚至更多了一种风韵——那种一直以来,只能从遐想中理解,却不能言传的被称为“风韵”的东西。

  那是经历了从少女到少妇洗礼之后的美丽,如果莹莹的美是蓓蕾,梅姨的美就是盛开。在这一刻,梅姨把那种美丽完美的,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眼前。

  我不能确定自己的目光凝聚在哪里,是饱满圆润的乳房还是梅姨下体神秘妖异的隆起,我完全傻了,傻到忘记了一切。

  时间仿佛停滞,我呆立著,我的生命在这一刻,甚至都为之停顿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梅姨发出一声惊叫,我被梅姨的惊叫惊醒,这时候我才发现,梅姨的脚下躺着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和梅姨的赤裸比起来,他的赤裸多少有些狼狈,有被吓怕的惊慌,也有被摔疼的伤痛,刚才那咕咚一声巨响肯定是他在慌乱中摔出来的。

  我忽然意识到场面的尴尬。在这种情况下,除非这个男人是莹莹的爸爸,我退出房门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大家的颜面还能有那么一点保存的可能。不幸的是,我虽然不认识这个男人是谁,可是我却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是莹莹的爸爸。

  我后悔自己的鲁莽,不管怎么说,撞破自己未来岳母的奸情,都不是我希望发生的事情。我飞快的退出去,虽然在离开的最后一瞬,我的目光仍舍不得离开梅姨丰腴的裸体。

  走出堂屋大门之前,我听到梅姨在叫我。我不能肯定为什么,是为了确认我是否离开还是要我留下?

  我停下来,想等一个肯定的结果。我冲著房间里面说:“梅姨,我先走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莹莹去了什么地方?”

  房间里有一阵轻微的交谈,然后那个男人低着头走出来,已经穿好了衣服,他没有看我,迅速的从我身边走过,踏过庭院,院门发出轻轻地一响,我往外看时,他已经消失在庭院外面的世界。

  等我回头,梅姨已经走出来,就站在我的身后。

  在客厅里坐下来,望着梅姨微微发红的面孔,我几乎怀疑自己作了一场梦。刚才我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局面很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我在喉咙里咳了两声,还是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还是梅姨先开口说:“你抽不抽烟?”

  我偷偷看了一眼客厅的环境,在前两次来莹莹家的时候,我都没有当着梅姨的面抽烟,为了给她留个好印像,我一直努力作出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的样子。

  梅姨笑了起来:“我知道当兵的男孩子大都会抽烟的,你不用拘束,该抽就抽,我不会怪你的,再说,我也不反对男人抽烟。”

  我尽量放松自己,笑了笑说:“我自己有。”

  香烟点燃之后,气氛似乎轻松一些,梅姨说:“我知道你抽烟的,我在莹莹房间里看到你走后留下的烟头。其实没什么的,当了兵,算是个大人了,你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习惯。”

  谈了一会部队的情况,梅姨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说:“刚到家,我换了衣服就来看莹莹了。”

  梅姨问:“你怎么进来的?我没有听到院门响动的声音。”她犹豫了一下,“莹莹给了你我家的钥匙?”

  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我是翻墙进来的。我怕耽误你休息,又急着想见莹莹。”

  梅姨的头忽然低了下去。

  我忙说:“对不起,梅姨,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我是你男朋友。”

  “去吧,”她抬起腿,踢了我一脚。“我打电话给老师请个假,不然我明天就死了。」

  “请给我。我把她抱在怀里,她躺在我腿上,白了我一眼,示意不要说话。

  “你好,老师。我们的一个老乡病了。我需要陪我在医院的床。我希望你能休假。」

  「……」

  “没有,她直到十点钟才生病。我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我刚安排好的。不是故意的。非常抱歉。」

  「……」

  “好像挺严重的,医生说留院观察。」

  「……」

  “谢谢,我会小心的。明天我会给你证书和便条。谢谢你。」

  “嗯,看来,你很熟练,而且你经常在晚上呆着。」

  “谁说的,我很好,但是我们宿舍经常这样,见得多了也会的。但是,我的可信度在老师那里还可以,她不行。我每次请假老师都不相信。」

  “那你今晚就不用回来了”,

  “怎么,你想让我回去,还是回去?」

  “我当然希望你……”

  “你去死?”她抓起沙发垫,打了我的头。

  “不要谋杀你的丈夫,”我大叫着抓了抓她,扯下她的浴巾。首先,她叫了一声,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捂着阴部。她犹豫的时候,在我盯着看的时候伸出右手扯下我的浴巾,说:“这样公平吗?”然后盯着我傻笑。

  我也愣住笑了,她的脸又红了,真的像个苹果。我贴上来,用嘴亲了亲她微烫的脸,说:“我们床上好好爱好吗?”」

  她点点头,“在里面拍,很安全。”他说着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抱起她,去了卧室。在软软的床垫上,我又吻了她一遍,从湿漉漉的头发到娇小的小嘴,小白兔,肚脐眼,光滑的肚子,带着沐浴露味道的桃花林,长腿,软脚,漂亮的后背,翘而有弹性的臀部,有点像皱巴巴的菊花和腿窝。我想真正占有她。当她回到前面时,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尤其是她白皙的身体,非常漂亮。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我的抚摸中,喃喃自语。

  我打断了她紧紧地揉着的腿,拉开了她紧握的手。那已经是一股脏水泛滥了。顺势直往草丛深处走。

  “快,痒,我要你,快……”

  我尽力了,继续用力。

  “哦,辛苦了,就这样。」

  “不,不要动哪里,这里,”

  “好老师,好老公,好哥哥,来。”

  “是的,就是它,哦……”

  在我用力的抽插中,我感觉到她的桃孔很紧,我的腰麻木了。这次我们是一起摔的。

  第二天,我们一直到中午十一点才起床。她去向她请假。后面来上课的同学比较多,媳妇出差回来了。她还上我的课,我还讲我的课。只有当我们在讲座中互相看着对方时,我们才会知道我们的相思,但我们再也不会穿越雷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