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自己的老婆 前妻见一次做一次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你抽插了一阵子,退出我的身体,和他再次交换了位子。我想你是要他表演转换各种体位一气呵成的招式吧? 我观察着你的表情,不知是不是刻意维持着的面无表情。他套弄著分……

  你抽插了一阵子,退出我的身体,和他再次交换了位子。我想你是要他表演转换各种体位一气呵成的招式吧?

  我观察着你的表情,不知是不是刻意维持着的面无表情。他套弄著分身,让棒身更加硬挺,接着正面挺进了我。我深吸了口气,毕竟这是事隔两年后我和他的再度亲密交合,曾经熟悉又变得陌生,但如果唤醒了我什么感觉,是不是对你的一种背叛呢?发生在你眼前的背叛。

  他抬举起我的腿,屈膝侧身,性器维持在我体内继续抽送著,我咬咬下唇,持续着你们都爱听的呻吟,你则伸手揉捏起我的酥胸,转身面向我的脸,和你四目交接的时候,我读不出你的表情。看着别的男人这样和我做爱,你是什么感觉呢?

  然后我转趴在床上,他继续从后方进出,此时我看不见你的表情了,感官集中在下半身欲望的窜流上头。没有爱了,也能做爱。欲望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复杂的都是爱。

  我挺起上半身,像只小狗跪趴在床面上,仰起头的时候,你已经贴近了我,握著棒身前端撑开我的双唇,再度要我对你口交。你一手按压我的额头,有点暴力地将阳根塞进我的口腔,并深深抵至喉咙处。

  我口中含着你,背后感受着他,我同时接收著两个男人的欲望,感官的刺激令人忘我地堕落,直到你在我的口里喷发。你抽了张面纸给我擦拭著被弄脏的嘴唇和下巴,让我徐徐从口中吐出你的热液,不发一语。

  他也从我体内退了出来,大口喘着气。事后,我们三个人平躺在床上,双人床的空间睡了三个人难免有点拥挤,我的右边是你,左边是他,三个人谨守自己仿佛有着无形界线的床位。

  欢愉之后的沉默不知是疲累或各有所思,总觉得这个沉默该由我来打破。

  “开心吗?”我睁眼望着天花板,问句没有针对谁。

  “开心啊!”最快回应的是他,已经不爱我的前男友。或许是意识到你还沉默著,空气里有微妙的不稳定气流,他先行起身离开了床。

  “我先去冲洗一下,免得浴室太拥挤。”他说,转身走向淋浴间,把双人床留给了我们。

  你爱不爱我呢?看着别的男人占有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现在床上只剩你和我,我偏过头去观察你的表情。你张着眼,微微皱着眉头。“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我问你。

  你吐了一口气,然后是一声叹息。你看了我一眼,接着把我揽进怀里。我想,身体语言代替了一切。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代替了千言万语。

  “我好像没观摩清楚他的招数,是不是改天再来一次?”你说。

  我抬头看你,确认一下你的眼神是不是认真的,只看到一抹调皮的笑意。

  几乎同时的,我们噗哧笑了出来。然后,等他出来后换我们进淋浴间洗澡,你和我手牵着手离开了三个人翻云覆雨的场域。

  我没有问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只知道这三人行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我们三个人最疯狂的秘密。

  王凱和他的女朋友月霞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偶然相遇,那就是王凱

  我女朋友当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脸很孤独,后来才知道她在和原来的男人说话

  朋友刚分手。

  王凱非常喜欢王凱的女朋友,不仅因为她漂亮,还因为她身材好、腰细、丰满

  臀部,修长的大腿,一切都是那么迷人。

  后来她成了王凱的女朋友。王凱也和她发生了性关系。王凱第一次发现她的阴道柔软

  软,紧,插入里面舒服。但是第一次她没有流血,也没有任何不适或者表现

  出来的都是幸福。

  后来,在王凱,的一再追问下,她说她第一次给他的是原来的那个人

  朋友,她以前的男朋友是她高中的同学,他们高中的时候关系很多。

  当时,在知道她已经做了很多次之后,王凱也苦了一阵子,后来又带着月霞的温柔去了王凱,

  而且善解人意,王凱会慢慢放手。

  月霞的前男友是國雄,王凱见过几次。

  一天,月霞告诉王凱,他们高中的几个好同学已经聚在一起了,所以王凱也要去。王凱也是

  如果你无事可做,你就会参与其中。

  先聚在一家KTV餐厅,一起吃饭,然后去其中一个同学家。到达

  参观完KTV餐厅后,王凱发现月霞前男友國雄也来了。在这次同学聚会中,大多数人

  每个人都带女朋友或男朋友,但有几个是自己带的。

  落座后,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故意。王凱坐在月霞的一边,國雄坐在月霞的另一边

  侧面。同学们都在一起了,大家推杯换盏很热闹。吃了一会儿后,王凱找到了國雄的把柄

  我把它放在月霞腿上,轻轻地摸了摸。月霞仍然和每个人谈笑风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國雄把手伸进月霞的短裙里。王凱想拉起月霞离开,但他很害怕

  影响大家的心情。后来,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月霞不知道他让國雄做了多少次。现在就摸。

  问题不大。想到这里,王凱就不再关注这件事,转过头去喝酒,和别人开玩笑

  去。

  过了一会儿,王凱发现月霞出去了,紧接着國雄,和王凱也认为可能有问题

  偷偷跟在他们后面。

  王凱跟着國雄到了另一个小楼梯,跟着他上了几层楼,那里很安静,不

  人走来走去,骚扰。王凱看到月霞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國雄走上前去,月霞已经见到了國雄

  过去,我扑到國雄的怀里,然后他们拥抱亲吻。國雄汉德还在月霞

  我来回抚摸我的屁股。

  是去见旧情人 王凱心想,没有冲上去的冲动,只是想看看他们的下一步。一步想做什么。

  國雄用手摸了一会月霞的屁股,然后撩起月霞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

  國雄的手在月霞肥胖的屁股上移动,而随着國雄的动作,这一点时不时就能清晰地看到

  露出月霞的屁股,连月霞的白色内衣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月霞的手也放在國雄身上

  揉捏在胯前鼓出的一个大泡泡上。

  两个人互相抚摸了一会儿,然后分开了。國雄说:“我好久没见到你了。我很想。”

  你啊!」

  月霞说,“你想我吗,或者我下面是什么?」

  國雄笑了,扭着月霞的脸说,“我想你和你下面的那个小肉洞。」

  月霞悲伤地说,“你以前得到的人少吗?我告诉你,现在人都有男朋友了。

  人。」

  國雄说:“当你有男朋友的时候,你会忘记你的旧情人吗?在这方面,你的男朋友和我相比怎么样

  什么样的?」

  月霞笑着说:“反正比你强。」

  國雄说:“月霞,今天我们再来一次。」

  月霞说:“不,我男朋友一直在密切关注我。」

  國雄说,“我们何不把他灌醉,然后去你家,我们会很开心的……”

  月霞扭着腰说:“你还有更多的把戏!”说完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王凱看到他们最感人,他们不敢在这里做爱。王凱回到桌旁

  继续和别人谈笑风生。

  过了一会儿,月霞回来了,王凱问月霞,“你去哪儿了?”这么长时间。」

  月霞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去厕所了。出来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聊了一会。」

  正在这时,國雄回来了,王凱想:“月霞说的那个熟人是國雄,吗?”

  很快,每个人都喝得头晕目眩,大约有七八个人从王凱和他的团队来到月霞的同一个地方

  向家里学习。进来,不知道谁带了很多伏特加,大家开始喝酒。喝酒后,大多数人

  有些喝多了,虽然王凱的酒量很大,但王凱还假装喝醉了,躺在沙发上。

  后来,國雄来到王凱和王凱,喝酒,王凱假装喝多了,情绪不稳定

  他又喝了,一杯酒在王凱手里已经洒了半杯,时间不长,没几个人清醒。

  月霞把王凱带回了家。她帮王凱躺在床上后,给王凱打了几次电话,王凱假装喝醉了,很快就睡着了

  外貌。月霞真的以为王凱睡着了,所以他在客厅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國雄来了,國雄进门后问月霞,“他睡着了吗?”」

  月霞说:“我睡得像头猪。”國雄立即拥抱了月霞,月霞热情拥抱了國雄

  当國雄解开月霞的衣服时,月霞扭动着身体说:“别呆在这里,去洗手间。

  别让人家死傻子醒过来看。”两人互相搂抱着去了洗手间。王凱悄悄起身,在浴室门外偷偷看着他们。两个人已经脱光了衣服,月霞

  一只脚踩在马桶的盖子上,一只脚踩在地上,两腿分开很大,國雄跪在地上

  事实上,他把头埋在月霞的两腿之间,使劲舔着月霞的生殖器;月霞一只手放在他的36D牛奶上

  摸到房间,另一只手放在國雄的头上,一脸满意的表情。

  國雄舔了一会儿,抬头说:“好久没吃了,味道还是一样。”

  很好。」

  月霞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道,“谁叫你不珍惜别人,老是惹人家生气,想?”

  不行,不能天天吃人家的咪咪吗?」

  國雄站了起来,让月霞用双手握住马桶的盖子,他的屁股翘了起来。國雄站在月霞

  屁股后面,手里拿着笨重的东西,慢慢地被送到月霞的小肉洞里,那里只属于王凱一个人。

  王凱当时想冲上去,但王凱马上想到,如果王凱冲上去,王凱和月霞的关系可能就完了

  王凱非常喜欢月霞,的理由,阻止了王凱王凱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意外,因为月霞

  我以前让國雄做过。再来一次也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