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互换体验 女人越沉得住气男人越喜欢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我是电信公司工程师,某生产人体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制造部电话不通故障叫修,因为平时非工作人员不得进入生产线只能安排周休的星期六,刚好总务课长出差就安排总务部郭……

  我是电信公司工程师,某生产人体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制造部电话不通故障叫修,因为平时非工作人员不得进入生产线只能安排周休的星期六,刚好总务课长出差就安排总务部郭小姐来带我进行维修工程,因之前维修时也常接触她还算熟识,知道她已婚是一个小孩的妈了。但是身材跟外貌不像是已婚人妻,倒像是追求时髦的年轻少女。

  维修的地点要进无尘室,原本男女分开的更衣通道,很麻烦我又不会穿全套无尘衣,她只好跟我一起在男生的更衣室教我穿,看她穿牛仔短裙套上连身式的无尘衣,只能把短裙往上掀才能套上裤管,就这样看她的黑色内裤。

  我拉链在下档的部位卡住拉不上,她说因为拉链设计不良常发生,她看我笨拙的使不上力,就出手伸入我的胯下帮我解开拉链卡住的部位。因为要稍用力才拉的动,她的手也就不经意的隔着内裤碰到我阴茎部位。但她却若无其事一般,倒是我经过她的刺激肉棒硬了起来,把宽松的无尘衣下部硬是给它激凸了很明显。

  后来又去另一个地点要追加新增电话分机要进另一间无菌室勘查线路拉设之路径施工法,而那个无菌室等级比较高是需沐浴更衣再经二次加衣才能进入,因为她的个人杀菌沐浴乳无菌用品等都放在女盥洗室,想说周休没人,干脆叫我一起从女员工入口经更衣通道去女更衣室。她只拿了件免洗裤般透明的无菌底裤给我,要我先进去盥洗室淋浴。后来也听到她进来在我隔壁间洗,并且从下方十公分宽的空隙给我沐浴用品。就在我弯下身探过去跟她拿沐浴用品时,我稍为往上看可以看到她的大腿,还交代我私密处及毛发多的地方一定要洗干净一点,其实淋浴间是用布廉遮上而已,所以有缝细可以看里面的情况。我比她先洗好走出来稍用眼尾余光就清楚的看到她的裸体。

  我就站着等她洗好出来,她出来时除了下身一样穿着无菌底裤外,上身还围着一条大毛巾。但她并不觉得不好意思,却瞪着我的下部发呆,因为我刚窥视她裸体时肉棒硬涨还没消退,此时龟头已窜出裤头露出在外了,再加上她拿给我的是女用的最大号还是略嫌太小。

  看她不好意思说话,我先出声:这样可以进无菌室吗?我问她。

  她说:不行啦!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的怎么可以?

  我:可是好像没办法塞进裤子ㄚ?

  她:你想办法把它塞进去啦!

  我试了一会,一直放不进去,不小心就把不织布作的无菌裤给撑破了!

  这下她看到的就不只是龟头,而是我全根涨大而硬挺的阴茎。

  她:太夸张了吧!这样也刺破穿过去喔!

  我:对不起喔!要再换一件啦!

  她:你一直硬著当然没办法,你把他弄软啦?

  我:妳叫我自己怎么弄?

  她:你们男人不是都会……….

  我:别人我不知道我自己来是出不来的。

  她:怎么可能?

  我:不信来打赌若我持续弄五分钟不出来,妳就随便我!

  她:好ㄚ!我就不信。你当我是小女孩好骗啊!我可是结过婚、生过小孩了。

  我就在她面前打起手枪,很用力很快的抡著!

  过了三分钟也没有想射的念头,她就这样看着我在她面前打手枪。

  感觉她原本环抱在胸前的手越抱越紧般的蜷曲推挤乳房。

  她说:你真的很厉害喔!我老公要是这么快的弄早就射了。

  我:就跟你说过,我自己来是出不来的啦!

  她:时间还没到喔!我看妳真能撑下去吗?

  我:我的跟妳看过的比较,算大还是小?

  她:我怎么知道,我只有我老公一个男人而已耶!

  我:那谁大?

  她:用看的不准啦!我也不确定!

  我就顺手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阳具上:那用手感觉一下,再回想一下妳老公的?

  她没有抗拒,真的很认真的握着我的阳具,并不时稍作上下移动仿佛在测量长度。

  车到第二站,她下车了,同时带走了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由于所采访的新闻,深夜才编入报纸,所以才利用这时间紧跟她下车,美珠见他尾随起初不介意,但越过第五条偏僻路时,就对他很生畏了。她的步伐开始疾促,丁一山也不落远的紧跟。终于,丁一山追上她了。

  “先生,你这样不是太没风度了。”

  “这要衡量你是否也做过了亏心事?”丁一山看看她,又看一眼她身旁的男童。

  她和那男童畏缩缩地看他一眼,丁一山于是大胆假设:“你偷了那人的皮箧,最可能放在这孩子身上。”丁一山刚要低下身子去搜搜那小孩的口袋。

  那男孩在她指挥下跑了,丁一山登时楞住了,一会儿只听她娇羞地说:“先生,既然失主已远去,只要你不追究,我愿与你做一次朋友。”

  “做朋友做一次?”

  美珠见丁一山已无怒容,即移步走向一株榕树下,并在草地上坐下来。同时招呼他同坐。丁一山见草地上还有晨雨所留的雨珠,只好将随身口袋内的一张旧报纸舖在地上也坐下来。

  此时,他审视此女的衣着。只见她穿着春末的半露肩红洋装,披着件网状白披肩。看起来很顺眼,尤其,她坐时裙摆撩高,隐约看见那黑网状的三角裤。

  “啊!这正是骚女啊!”丁一山内心呐喊著。再看她的头发梳着八字形内卷的发型,鸡蛋形的脸孔有对大美眸,看起来有几许雅致。

  “你看起来不像干扒手的嘛!”丁一山又看了一下她的裙内风光,口气有种友谊的温和。

  “我本来无需靠它当职业的。”她也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

  “那么你只是把它当做消遣罗?”

  她盈盈的笑道:“你说对了一半。”

  “另一半呢?”

  “只怪我从小有检便宜的怪癖。”

  “哦?…”

  “有一段时期,我当过舞女,恩客总是在办完事后,要我自己拿皮箧子数钱,…”

  “哦…”

  “有时,我不数全要,他们也不反对。”

  “你知道我是什么职业吗?”

  她看了丁一山的镁光灯一眼,微笑看看他,然后在自己的三角裤右旁翻开一角,露出半个阴户,诱惑道:“我只希望,你能笔下留情。”

  丁一山看见她半边的阴户,血脉贲张,但仍压抑道:“好!我听你的话。”

  她笑了,笑得很荡漾。“谢谢你…那么,我们到那儿做朋友?”

  “你真的有此心意。”丁一山不置信地问。

  “我说话数算,决不黄牛。”

  “那你需要钱吗?”

  “不必!”她收起了笑容,改为正经、温柔的表情,道:“要钱就不是朋友了。”

  丁一山试探式地问:“可是我不想以方才车上那一幕逼你。”

  “我知道。”

  丁一山迷惑地道:“那为什么呢?你喜欢我?”

  美珠对他上下打量一番,特别是他隆重的裤裆,很爽朗的说:“你很英俊。”

  “谢谢你,你贵姓芳名?”

  美珠告知了他,也同时请教对方,接着,她又气质高雅地道:“丁先コIA能够邂逅你,是我毕生的荣幸。”

  此话一出,更使丁一山惊讶了,因为以她的口才,似有高等教育的程度,那她到底是怎样的女人呢?”

  “美珠小姐,你有先生了吗?”

  “有…但是,也可说等于没有?”

  “这话又怎么说呢?”丁一山开始抚摸她的玉腕、膝上的玉腿。

  “我是被人包月的二姨太。”

  “喔…他在那儿得意?”丁一山的手缩了回去,因为他有职业上的警觉性。

  “你看你…干嘛紧张?”美珠很意外的笑吟吟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他只是一名商船船长。”

  “哦…难怪你很寂寞,对吧?”丁一山站了起身,说:“现在,我们去做朋友吧?”

  “好啊!”美珠也站了起身,除了抹掉裙上草屑,也对他裤袋抹挥一下,深情款款的道:“去那里?”

  “你说呢?”

  “这事本是男人做主嘛!”说著,她又媚笑着将手挽着他,深情若一对情侣。

  丁一山此时喜不自胜,暗忖这真是件飞来奇遇。此时,丁一山他马上到路口叫了辆出租车,搂她上车,驶向北投的温柔乡…

  到了下午七点。丁一山已去理个新发,全身大浴后穿着黑亮亮的皮鞋,此时虽是初夏,但他仍穿了一套墨绿色的西装。此外,他又打了新潮花式的领带,戴上太阳镜。然后雇辆街车,向汐止驶去。

  而汐止镇,正好有美珠住的别墅,原来她本是这别墅的副主人,至于她的另一半,则一年才住上个二三个月。所以美珠辞掉舞女工作,专心做姨太太之后,可专心享受别墅贵妇生活。

  按理应是人生不易求的美事。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她无法享受妙在不言中的性生活。所以,所谓“静极思动”,她也想尝尝老公以外的“野味”,但又顾虑老公地位,不敢太招蜂引蝶。于是就冒险的试走那路线了。

  谁知只做那么一二票,就遇到丁一山这英俊哥儿,但一想到丁一山,美珠就漾起阵阵笑意起来。因为自从成为二姨太之后,她老公的性欲从无法足她,而丁一山则大大不一样了。她想到他的东西,可能等于老公的二倍,自然时常回味的笑了。

  且说丁一山所乘的街车,此时也来到汐止的XX大道。这儿是半山上的一个高级住宅区,到处别墅林立。环境极为清幽,置身在此,好像世外桃源。

  丁一山的司机,已在美珠的门前停下,他付了不找零的车资给司机。接着,按了门铃…

  不久,正门打开了,开门是一个年轻女佣,只见她在他身上打量一下,然后微笑道:“你可是丁一山先生吧?”

  “是,美珠夫人在吗?”

  “喔!她在等你,请快进来。”

  “谢谢你。”

  丁一山随她的背后,迳向屋里走去,下女把他引导上二楼,然后对他说:“丁先生,夫人就在客厅等你,你自己进去吧!”不女说著,迳自下楼去了。

  丁一山向客厅走来,并无美珠的影子,只见那儿静静悄悄的,他正感纳闷,忽听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后房传来。“阿娇…”

  那声音很长,正是美珠的声音。他直觉她是在叫下女的名字,因为除他之外,在屋中只有一个下女,因此他循声向后房走去。但,后房仅是浴室,可见她可能就在洗澡。

  丁一山只好靠近浴门对她道:“美珠…我来了,阿娇不在这儿。”

  “唔!一山,你终于来了。”她的声音又从浴室中发出,显得很高与的模样。

  “美珠,你有事找阿娇吗?”

  “一山,她不在此,我可麻烦你一下吗?”

  “可以,就是麻烦十下也愿意。”

  “我刚才入浴时忘了带换穿的衣服,烦你替我取来好不好?”

  丁一山一想,这是女人忸怩的一种表现,就建议道:“美珠,算了吧,家中又无其他男人…”

  “你就男人呀…”

  “可是我俩都交过腿了…”

  “嗯…我不依…”美珠又自浴门内传出娇声。

  虽然如此,浴门还是开了,走出一个只围浴巾在下体的裸美人。丁一山见她双奶圆突,奶头晃动得心笙振动,油然地胯下的东西“卜”地一声竖硬了起来。

  “你呀!眼睛总是那么贪心。”

  “能够看到这双美丽奶房,打灯笼找遍天下也找不到。”丁一山向她奶房飞吻一下,道。

  “一山,请到客厅先坐坐。”

  然而一山却随她走进她的香闺…这是一间布置极为奢侈的卧房,面积不算很宽大,一切家具却都是外国货。

  他坐在沙发上微笑道:“美珠,你这样真美丽。”

  “一山,你出去一下,我披上睡袍再进来。”

  丁一山见到如美国女子的胴体,早已迷得心魂荡漾,反而说:“宝贝,还是我替你穿吧!”说著,站起来抱住她不放。

  她娇嗔道:“你疯了?”

  丁一山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按倒她在床上,低头狂吻她粉颈。

  “看你这副急色色的样子。”美珠被吻得有些喘气,微嗔道。

  丁一山又摸一把她的乳房道:“自从想到要来你家,半路上阳具就硬了。”

  “别急嘛,迟早给你插就是了。”

  “可是我等得不耐烦了。”

  丁一山飞快的脱光了衣裤,而她看得笑了起来,道:“想不到你也要和我做天体人。”

  此时他已脱光了,那根有毛的大阳具硬得可穿过墙。

  “来吧,可怜你,给你玩吧!”

  美珠松开了腰下的橘色浴巾,立刻,她的肥美阴户显露了出来,他一见她阴户己淌出淫水,知道这是浴后清净“原汁”,就低头吮吸一下。

  美珠舒服得缩腿而咯咯的笑起来,道:“你呀,不但阳具大,还是个最会玩穴的男人。”

  丁一山于是玘恢复躺下床,一边摸她的奶头,一边从她下腹摸下…顿时,只觉一阵阵肉感的舒服,溶化他的全身。

  他一边摸奶,一边对她说:“美珠,你喜欢我这儿吗?快来摸。”他伸手拉她的玉掌,来握他的阳具。

  “我不要。”她忙把手缩回来,道:“一山,你先吻吻我阴核,我才握你的大鸟儿。”

  “什么?你愿让我吻阴核?”丁一山惊喜道。

  美珠点点头:“是的。”

  于是,丁一山与她相反方向伏在她腰下,这一来,他的阳具对正她的香唇。她似迫不及待马上伸舌舔他的龟头。而他的视线也对正她的阴户。只见美珠的阴户生得涨涨卜卜,面积很大,阴毛黑丛丛卷卷曲曲的很密,几乎盖住阴户。

  丁一山乐得以手指,像拓荒者的工具,一步步拨开阴毛,终于发现那醉人的桃源洞口了。他的手指又扒开她二片颜色可口的阴唇,只见里面有一团粉红色的嫩肉,湿湿滑滑的很迷人。他再也难忍,就伸出舌头向那另张小咀舔了进去。接着狂舔,狠吮起来。

  而她那时也已握住他的阳具,先以舌全根的舔著。此时,她发现它有香蕉般粗,鸡蛋大的龟头也会流出一种分泌液。她又看了一下含入口内舔,谁知阳具愈来愈涨大,她有点吓了,似乎以前那次没这么大。她又想到,假如赶快插入她的阴户内,抽送著,实在是快乐似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