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各弄各的 多人伦交疯狂两根同时进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惠仪心中感到一种负罪感,她主动解开丈夫的睡衣,伸手抓住丈夫的宝贝把玩着,丈夫揭开她的衣服,吻着她白嫩的胸部。丈夫终于压上惠仪的身体,惠仪忽然从丈夫的身上闻到……

  惠仪心中感到一种负罪感,她主动解开丈夫的睡衣,伸手抓住丈夫的宝贝把玩着,丈夫揭开她的衣服,吻着她白嫩的胸部。丈夫终于压上惠仪的身体,惠仪忽然从丈夫的身上闻到了别的女人的气味,她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用力推开丈夫,把头扭到一旁。

  丈夫被激怒了,拉过惠仪的身子,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的勃起之物猛的插进惠仪的身体,开始猛烈的挺动。

  “你是我老婆,我想干就干!装什么?”

  “在外面上完别的女人,回来还能上我,你好厉害呀!!”惠仪冷冷的看着丈夫。

  受到惠仪眼神的刺激,丈夫拚命的大力抽插,仿佛要把惠仪刺死在身下方能甘心。两分钟后,他颓然的倒在惠仪身上,不一会传来了打呼声。惠仪静静的躺在那里,忽然心中升起一种被强奸的耻辱感,她厌恶的推开身上的丈夫,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流淌出来……

  惠仪在心情郁闷的情况下,终于禁受不住张卫华的再三邀请,在休息日和他来到乡间的绿湖游玩。青山绿水,景色怡人,呼吸著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惠仪心绪感觉舒服了好多。张卫华建议下湖去游泳,惠仪摇头拒绝,“我没有带泳衣。”“我给你准备好了!去换上吧。”张卫华笑着说,然后迅速脱去衣裤,原来他早换好了泳裤。张卫华欢呼著,冲进了绿波荡漾的湖水中。

  惠仪看着湖中劈波斩浪的张卫华,心中忽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看着他在水中怡然自得的神情,忍不住诱惑,在僻静处换了泳衣,慢慢的下到湖中。看着张卫华盯着她发亮的眼睛,惠仪心中暗笑,这就是男人,一看到女人的身体就要流鼻血了。很快,她就如鱼得水,兴致昂昂的游了起来。他们在水中嬉戏著,欢乐占居了惠仪的内心,让她暂时忘去了所有烦恼。

  惠仪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大自然的万物生息,心境渐渐平静下来,她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开阔起来,身心脱离了红尘的喧嚣,感觉真的好美……

  张卫华悄悄游到惠仪的身后,突然紧紧的把她抱住。惠仪一下清醒过来,感觉张卫华的大手握住自己丰满的胸部,使劲揉捏著。“别胡闹!你要干什么?”惠仪吃惊道,“和我作爱!!”张卫华在惠仪耳根不断吹着热气,手上继续动作著。“放手!这里很危险的!”惠仪满面通红,用力挣扎着。“你答应我!我就放手!”“不行!”惠仪语气坚定的说。

  “那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做!”张卫华的右手抚摩著惠仪圆润的屁股,渐渐迁移,从泳衣的边隙探入,在穴口轻柔细捏,一根手指探入穴内不住搅动。“不要!……住手!会出危险的!”惠仪颤声说。她已经感到张卫华的亢奋紧紧顶在自己的臀沟上,这里是深水区,如果这家伙真的胡来的话,很容易溺水的,惠仪真的感到很恐惧。“好吧!……我答应你,快放手!”无奈之下,惠仪只好屈服……

  惠仪坐在张卫华的怀里上下耸动着,看着他得意舒服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好笑,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细看男人作爱的表情,“男人真是天生的性机器,天天想的就是占据女人的洞穴,永不满足!不可思议!”“趴下!让我来!”张卫华要求道,惠仪顺服的趴下,抬高臀部。张卫华端著自己的武器,寻到目标猛的刺了进去,然后闭目享受了一会,开始了勇猛的冲锋。

  “真想不到我会像荡妇一样在乡间野地和别的男人媾和!我真的堕落了吗?我怎么会……”惠仪的身体被顶的一耸一耸的,双乳荡来荡去,但她的思绪并未放在作爱上,只是应付性的间歇发出一两声呻吟。张卫华伸手握住一只晃动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惠仪的外阴揉搓著。“恩……啊……”惠仪发出呻吟,“这样让一个男人玩弄,我是不是很贱?算了!到这种地步,由他作践吧……呜……”

  惠仪望着身上大汗淋漓,却依然勇猛驰骋的男人心中暗叹,“这么辛苦,何必呢?”张卫华的汗水象下雨一样滴在惠仪的身上,惠仪的身子早被汗水湿透,浑身亮晶晶的。已经是第六个姿势了,恢复了正常体位已经干了很久了。惠仪的下身感觉几乎麻木,估计差不多已经做了一个小时左右,惠仪渐渐感到不耐烦了,张开的双腿感觉好酸好酸,快受不了了。

  她忍不住要把身上的男人推下去,突然,下身传来一阵阵尿意,一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惠仪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猛然间,那种快意达到顶峰,惠仪忍不住紧紧抱住张卫华,双腿夹紧他的腰部,浑身产生一阵阵的痉挛。张卫华拚命用手摀住惠仪的小口,压抑她高潮时发出的尖叫,如果被人发现了,准会以为是强奸呢!同时屁股用力冲刺,插送惠仪到欢乐的顶峰……

  “呼!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你从来没有高潮过?”一切结束后,张卫华搂着惠仪喘息著。惠仪温顺的把头贴在他的胸膛,手轻柔的抚著张卫华的脸。这个给她带来高潮的男人从此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

  在惠仪的办公间里,惠仪呆呆的望着时钟出神。绿湖之行回来后,她和张卫华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爱上他了,越来越离不开他,有时心中涌出永远和他在一起的念头。这样下去婚姻会破裂的,惠仪为自己的前景担忧。

  门被推开,张卫华悄悄的溜了进来,回手把门锁好。惠仪微微一笑,走到柜子前,拿出包裹好的饭盒。“中午看你忙的很,没时间吃饭,我替你买的,趁热吃吧!!”张卫华走到惠仪身前抱住她,“你好体贴!”

  说完就吻上了惠仪的小口。他们亲密的吻著,两条舌头互相逗弄,交缠在一起。张卫华的手隔着白制服玩弄著惠仪的乳房,渐渐的手向下滑去……

  “不!”惠仪脸色红润,喘息著按住张卫华不安分的手,“大白天的!别胡闹!”“可是我想干你!现在就想!不信你摸!”张卫华喘著粗气,抓住惠仪的手按在自己的下身。惠仪感到硬的厉害,还很烫人,心里开始发慌。“不行!这里是医院!绝对不可以!”惠仪急切的摆脱著。“那它怎么办?”张卫华拉开裤链,丑陋的家伙一跃而出,红头涨脸,青筋暴露。

  惠仪盯着男人的物件,感觉自己浑身热了起来。张卫华按住她的双肩,用力下按,惠仪被迫蹲下身子,如此近视男人的生殖器还是头一次,不禁满面羞红,痴迷的说:“好大……”张卫华把住惠仪的头按向挺起的家伙,惠仪犹豫了一下,终于张开红唇,把它慢慢含了进去……

  “呜……”张卫华舒服的哼了一声,惠仪前后摆动着头部,用嘴套弄著棒身。张卫华忍不住挺动臀部,让坚挺插的更深,惠仪感到接近喉部有呕吐的感觉,很恶心,就吐出肉棒,抬眼看了张卫华一下,又重新审视眼前的大家伙。隔了一会,双手握住棒身,用舌尖舔弄尖端处,尤其是细眼之处格外关照。

  “啊……”很快,张卫华就坚持不住了,他的身体不住轻颤,头向后仰,不断发出愉悦的声音。惠仪知道命中要害,舌尖更加卖力。张卫华突然用手将惠仪的头部把住,用力将下身全部插入,然后疯狂的抽插起来。惠仪感觉每一下都深入喉部,难受的要命,可是头却被牢牢的控制住,丝毫无法抵抗,只能任其发泄。

  几分钟后,张卫华终于用力一挺,在惠仪口中发泄出来,大量的精液呛的惠仪剧烈的咳嗽。正在这时,有人用力的砸房门,“张卫华!开门!!”一个女人的声音。“啊!是我老婆!”张卫华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起来,急忙抽出自己的东西放回原处,拉好裤链,整理着衣服。惠仪心中一惊,忙将口中的东西全部咽下,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

  张卫华使了个眼色,然后打开房门。一个横眉立目的女人冲了进来,“大白天的锁门,你们干什么好事?”“没什么!我们在研究一个病历。你……你怎么来了?”张卫华紧张的说。惠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说话。那女人上下打量著惠仪,突然看到惠仪口边残留的精液痕迹,激怒的冲上去就是一记耳光,“不要脸的婊子!大白天就勾引别人的老公。那么喜欢被男人干,让全院的男人都来干你好了!”

  惠仪用力推开女人,大声说:“先管好你的老公吧!如果你是个好妻子,他才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呢!”“李大夫,不要乱说话呀!”张卫华一脸急相。“张卫华!告诉你老婆我们是什么关系!”惠仪冷静的对张卫华说,“我们……我们没什么关系呀!是你勾引我……”张卫华满脸乞求的望着惠仪,惠仪楞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好久……然后她笑了,声音越来越大。惠仪快步走出房间,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简直是花痴!短*的货!”

  惠仪步伐坚定的走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更深的伤痛已经烙在她的内心深处去了。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流,惠仪的心中狂笑:“男人!让男人全都见鬼去吧……”

  我用舌尖拨开花瓣,细心地描绘著。晶莹的真珠在花瓣的顶端,我用舌头滚动着她,轻轻的吸吮著。

  也许是碰触到最敏感的地方,老师的双手紧抓床单,“阪….阪上君,我已经….”一阵颤动后,花瓣深处涌出了更多的花蜜。

  老师挪动了下上身,已经迷醉的我才退开那里,跪在床上。于是老师翻个身,主动把屁股抬高面对着我,转头对我呼唤著:“来吧,小男孩!!跟我作爱吧!”

  就算老师不说话,欲望也不会错过这娇欲滴的花束。我一手扶住老师的纤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胀许久的股间,对准湿润的花瓣中央,倾全力顶了进去。

  “啊~~!”老师不禁仰头大声的呻吟,感觉得出那不是疼痛的叫声,而是享受激烈动作所带来的快感!对男性来说,这反而成为一种本能的刺激,指引著向女性的更深处挺进。于是我对准老师的花瓣进行着猛烈的动作,每一次的往返都让老师皱眉哀叫,丰满的乳房也夸张的上下晃动。

  “呼~~呼~~”随着抽动次数的增加,老师的呻吟渐渐变成喘息声,也许是过激的动作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而是加快了速度,老师的上半身已经支撑不住,只得用手肘支撑住身体,来承受我的冲击。

  “再~~再用力点!”对高潮的渴望夹杂在杂乱的呼吸及喘息声中,爱液顺着我的动作发出淫靡的摩擦声响,身体接触的拍打声让两人陷入了狂乱的情欲世界。

  “快~~~插进我的身体!!啊~~!”并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我抓起老师的腰,也让老师硬撑住身体,我努力地把男根打进老师的花蕊深处来回应她的呼喊。老师的上半身在颤抖著,用最大的力气来接受我。

  “啊~~~!我….我快不行了!!要….要受不了了!!啊~~~”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随着一股从花心深处射出的热流,冲击著挺硬的欲望之根。老师仰著头,紧皱的眉头及收缩的小腹,都像在竭力的忍耐著快控制不住的高潮。

  膨胀的股间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我把他抽出老师身体,透明的液体从花瓣细缝渗出,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被抽离的老师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上喘息著。

  于是我轻柔地抱起老师,让她仰卧床上,又吻上了她的双唇。老师的粉臂环绕着我的背膀,修长的双腿勾住我的大腿,双唇热情的迎接我的深吻。我们的结合部位,因拥吻的关系而磨在一起。深吻及不断地刺激敏感的珍珠,让老师的身体又燃起欲望的火苗。

  我用和抽动一样猛烈的动作吸吮著挺立的粉红色乳头,以及全身细致的肌肤,双手也用力地揉捏著丰满的乳房。“啊~~~”从满心喜悦的呻吟之中得知,老师很喜欢这样强烈的动作;双臂更加用力地抱着我,身体的摆动透露著自然的结合欲望。我举起老师的双腿,推往她的胸部,这姿态能让我的股间可以更顺畅的进入花径深处。草园之下已经绽放出一朵诱人的花朵,借由爱液的协助,我再一次的进入老师的身体。

  “喔~~God!再用力的插进去吧!!”我笔直地突刺,“啊~~阪….阪上君,太棒了!!啊~~~”老师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

  为了让她能叫得大声些,我全力的深入老师的花径,同时让男根在花心周围摩擦。

  老师果然承受不住这样强的刺激,“啊~~~~!!不….不要….我快….快受不了了!!啊~~”老师用力的甩著头,上气不接下气的告饶!修长的手指紧抓着我的手臂,想要忍受着快感对子宫的冲击。但在我持续的攻击下,老师再一次的屈服了。

  爱液有如喷泉一般涌出,我凑上嘴巴去吸取,同时用手弹弄著珍珠。

  喘息著的老师被我弄得喀喀直笑,“呼~~你这小坏蛋,老师被你弄得好痒哦!”

  眼见老师的身体又有了反应,这次我决定让她主动。我让老师转个身,硬直的胯下缓缓地进入花瓣,扶著老师纤腰的我在躺下后,也一并让老师成为上位。

  老师会意,开始摆动腰部,“啊~~”俩人同时发出舒服的声音。老师先是缓缓的上下摆动,然后或深或浅的作弧型摆动。

  这就像刺激花心一样,这种圆弧的活动带给我莫大的快感。我把老师的手臂往后拉,好让她作弧度更大的动作。而我的腰部也配合老师的韵律而摆动,完美的配合让我俩逼近临界点。

  “啊~~太棒了!!”秀发飞扬,下颚微抬的老师用手紧紧抓着坚挺的乳房。“我….我要了!!”随着老师第三次的高潮,我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

  老师察觉了男根在体内脉动的变化,“不要射在里面….”她离开了我,躺在我的身旁,含情脉脉地对我说:“来~~用我的胸部….射在脸上吧….”

  我听从老师的要求,把已达极限的部位夹在她丰满的乳沟间。不逊于花径的感觉,我在紧夹的乳房间磨擦著。好像要把前三次补足似的,温热的液体从顶端劲射而出,直击在老师的脸上,好多好多….

  “啊~~~~~~~!”

  理智这家伙!只有在射精后才会醒来!

  看着在床上喘息的老师,我不禁悲从中来:“我….我又做了!!我又败给污秽的欲望了!!”

  “决定了!我一定要抛弃跟性有关的任何事!!”我的内心在发誓著!

  我匆匆的爬起来,头也不回地下床。“汉弥尔顿小姐!”我搜着衣服“很抱歉发生这种事,我马上就走!”

  “不~!别走!”答案出乎意外….我惊讶地看着老师。

  “我还要你继续….”汉弥尔顿小姐用手指著嘴“….在我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