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八次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喜欢吗?”马克问:“你不是很喜欢黑人精液的味道?” “我还要。”我笑着说。 那个正在忙着干我的,把他的阴茎拔了出来,走到我面前,又将精液射进我的嘴里。当我还……

  “喜欢吗?”马克问:“你不是很喜欢黑人精液的味道?”

  “我还要。”我笑着说。

  那个正在忙着干我的,把他的阴茎拔了出来,走到我面前,又将精液射进我的嘴里。当我还在吃口中的精液时,另外两个在我脸旁打手枪的也同时射精,精液喷上了我的脸和头发,我抓住那两个刚射精的肉棒,用它们不停地在我脸上上下搓弄,以确定阴茎内不再有任何没射完的精液,而已经全部射在了我脸上。

  每当干我阴户或嘴巴的男人射精后,马上又会换另一个男人上来干,其他还没等到的人,则不停的在我身上摸索,只要能在我身体上得到发泄的地方,他们都不放过。终于有个男人忍不住了,将我翻过身去,要我把屁股抬高,用手分开屁股,我照办了,他显然要干我的屁眼。

  我转过头来,用温柔与渴望的眼光看着他,说道:“快!干我的屁眼,请插到我的屁眼里……”说完,我就用力地拨开了自己的屁股。

  一旁的人叫道:“快点!这个贱货想干屁眼了,你怎么还不动手?”

  那男的先往我的阴户里插了几根手指进去,掏了一些精液出来,抹在我的肛门上,再让叫我把他手指上的精液舔干净。当他把他的龟头插进我的屁眼时,我痛得大叫,但是随后就习惯了他的抽送。

  那男人抓住我的头发往后扯,一边还对全部的人说:“像她长得这么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让人干屁眼?”他一边抽插我的后门,还一边打我的屁股,对我说:“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像你这样的贱货,天生就是给男人奸淫的。”

  “对!我是个贱货,你们要怎么玩我都可以,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让男人干我的屄、屁眼和嘴,完全不用怜香惜玉。”

  他还告诉别的人说,我的屁眼很紧,如果想试试就尽管上来吧!那男人干得很狠,他的睾丸不断地撞击在我的屁股上。其他的男人催促著干我肛门的男人快一点,因为他们也想试试干我屁眼的滋味,于是我看着成群的男人轮流干我的屁眼、捏我的乳房。

  他们不断地变换著姿势,甚至还大玩夹三明治的游戏:先让一个男的插著阴户,再让另一个男的插进屁眼,而另一个男的插进嘴里。他们不断的把精液往我的身上喷,也不断的往我肚子里灌。就这样子,我们一直持续地性交,直到外面天色全黑为止时。

  我计不清究竟被多少人干了我的嘴、插过我的阴户和肛门,我的身上全都是精液,我已经彻底精疲力尽了,但他们似乎还不过瘾,当其他黑人都搞过我的屁眼,并且把精液射灌入我的直肠里后,我看见马克提起他的大鸡巴,打算要插我的屁眼。

  他的鸡巴那么惊人,我怕他会伤了我的屁眼,但是我却没有反抗,事实上,我根本不想阻止他,我希望他们能尽情的玩弄我的身体,不管任何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结果马克还是把他的大鸡巴干进我的屁眼里,只是没插多久,他就大声地发出呻吟,又射进一大股精液进了我的肛门中了。

  这个时候,他们好像玩够了我,有的人开始坐下来抽菸,我心里只希望他们休息一会儿后,能再度勃起。我开始说一些刺激他们的话,我说我是多么喜欢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干,尤其还都是黑人,我喜欢黑人的大鸡巴插进阴户里的感觉!

  我还一直说,除了一群大鸡巴的黑人轮奸我之外,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满足我,我喜欢子宫里装满精液的感觉。

  我要他们围成一个圆圈,开始轮流吸他们的阴茎,每换一个人我都会有一些不同的新尝试,这一次舔著这个男人的睾丸,接着的那一个,就舔着他的屁眼,甚至于我还会使出绝活“毒舌钻”——舔肛门,我把屁股拨开了些,用我的舌头插进去。那感觉真爽!我能感觉他们简直要崩溃了!我的舌头不停地在他的直肠里探索。

  “天啊!多让人惊讶的女人哪!她居然和我的屁眼做爱,而且一点也不在意我屁眼的气味,我的屁眼是属于她的。”一个男的大声地喊了出来。

  这时的我对这样的淫乱还不满足,司机大哥似乎看穿了我的意,他问我说:“刚刚一开始你曾说过,你会喝下他们所有射出来的任何东西,是任何东西喔!

  对不对?“

  “对!没错。但是你们还有精液可以给我喝吗?”

  “没有,我们现在没有精液了,但是却有……尿液。”大家都哄堂大笑了起来。他用那种几乎轻视的眼神看着我,说:“张开你的腿和你的嘴,你这个臭婊子!”

  而我给他们的答案,就是用行动来证明一切。我照办了,我张大了我的腿和嘴,尿液直接喷在我张开的阴户和嘴里,溅得我身上都是尿水,另一个人则是先尿在我的头发上,然后慢慢往下移,一直尿到我的脸上,尿进我的嘴里。他的尿又咸又热,还有几股热热的液体喷在我的身上。

  每个人都看着这一切,并开始鼓噪起来:“喝下去,臭婊子,你给我们喝下去。”

  尿水装满了我的嘴,顺着我的下巴流下来,且还有尿水在不停地注入。

  “喝下去!喝下去!喝下去!”所有的人都在起哄。我闭上了嘴,将口中的尿水吞了下去,感觉到温热的尿水顺着食道流进了胃里,然后又张开了嘴,让自己的嘴里再度装满尿水,继续吞下第二口尿液、第三口尿液。

  我混身都湿透了,坐在一大滩的尿水里,他们则围着我继续不断的手淫,将他们的精液混合著尿水,弄得我满身都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吃进了几加仑的精液和尿液。我喜欢男人支配我,我愿意服从任何男人,任何人都可以用最肮脏的方式奸淫我。

  大家经过一段休息之后,开始讨论以后要如何才能再次轮奸我,我说:“我刚毕业,正在失业中,我大学时候的专长是啦啦队,而且我是队长。”

  司机大哥就说:“那正好,我们厂里缺乏一个像你这样的啦啦队长,有没有兴趣到这间修理厂工作啊?每天为我们提振工作精神。”

  我听完之后马上答应,一想到每天都会有不同的鸡巴来干我,我不由得又兴奋起来了。司机大哥说先把我送回到家,并且叫我明天就来上班,他们将会不定期的继续举办这种聚会。

  就这样的我渡过了充满淫荡的一天,并且也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我迫不期待的想要明天快快来临。不知道他们还会怎么干我?我就怀着这样的心情慢慢进入了梦中。

  我小声说道:“就是先要嫁给肥文后来给键仔勾走的那个。”

  可欣:“哦,后来你也一起共过的那位?”她刻意调侃我。

  我:“咳咳,键仔在这呢。注意点~!”

  可欣:“呵呵。”她向键仔吐了吐舌头,看到这情景,我知道她心思一直都在我这,我可以放心让她和大家一起玩了。

  键仔:“没关系,这是事实,我还没想过要结婚,她要的太多了,我承受不了,只能放手。”

  我:“其实是你不愿意让自己的老婆和我们玩,过共妻生活才找的借口吧。”

  我抓住机会反攻键仔,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内心其实和我一样自私和挣扎,对租借的姑娘毫无保留让给兄弟玩,但私有的老婆,他就不能那么洒脱咯。

  键仔样子有点急了:“才不是呢,我才29岁,离结婚还早著,不想被人约束。”

  顺道说下,键仔29,肥文30,我32,相差不大。

  肥文又站到我们这边来针对键仔:“她都答应婚后还和大家一起玩,也不介意你外面再找女人,何来约束,是你介意她和我们玩这点,才分的手吧。”

  键仔:“哎呀都说多少次了,约束不单指的是性,还有生活、经济和未来,还有可能出现的孩子。难道让孩子也叫你们两个作爹爹么?”

  肥文还搞笑说:“那么叫干爹总可以了吧?”

  键仔:“我去你个肥文~!”作势打他,我们三人笑成一团。

  可欣:“嗯,我听懂了,没责任你就可以让对方随便玩,但负起责任来你会很认真对待,你是个好男人。”

  可欣是给键仔台阶下,但也听出键仔的真实心里想法。

  键仔:“谢谢可欣妹妹理解。”

  可欣:“老公,你看我对你多好,没强要你当我的男朋友,没要你对我负责任,你可要知福哦~!”她转头对我,又将我扯进入。

  我:“身在福中怎会不知福,我又不是瞎子,我会好好陪着你,绝不让你从我这溜走的。”

  可欣:“呵呵,我也不会让你跑掉的。”她还对我添了舔舌头,一副痴女的样子,被我们三人尽收眼底。

  键仔这时突然反问:“那么说来,华哥、可欣妹妹,你们确立这种情人关系,是不是就为了大家出来和其他人玩更方便,不用对方负责,自己没有负担呢?”

  这明显是键仔向我报仇,顺便引可欣表态。我会否认么?不~!

  “我会尊重可欣的选择,就如她选择和我做情人一样,她的生活,她的选择,她开心就好。”

  肥文这时也听出键仔的意图,又站到他那边去:“可欣妹妹,华哥都说你开心就好,你会真的放下责任和负担,和华哥玩的同时,也给自己预留了与别人享受刺激的机会么?”

  可欣眯起了眼,笑吟吟地说:“嘻嘻~!那可得看心情,我可不是随便和别人玩的哦,起码要有华哥那样优秀才会考虑。”

  键仔:“哦,原来华哥和可欣妹妹下这么一大盘棋,原来就是让对方可以和其他人玩的空间,才确立的。”他眼睛也眯成一线,露出笑淫淫的表情。

  肥文:“唉,反正不需为对方负责,要是华哥和可欣妹妹能学键仔和晶晶那样,大方地和我们一起玩,那该多幸福啊~!”

  这肥文,终于将今天的的重点接着键仔的话捅了出来,看来他也等了很久才说这句话的。

  估计这时,才是今晚最关键的一刻,大家心里都等待这可欣的回答。可欣咬了咬唇,那样子好像真的在考虑一样,但她下一句让肥文和键仔都喜出望外。

  “让我和老公一起与文哥哥和键哥哥玩?……嗯……也不是不可以哦?”她一副少女表白,难为情的样子。

  肥文爆发了,半个身子都弹了起来?“真的么,可欣妹妹!!?”他好像只要可欣一点头,人就马上跳过去。

  键仔怕我拒绝,马上对我说:“就知道华哥不会忘了兄弟~!才下这么一大盘棋~!”

  我只是默默地微笑,不置可否,完全看可欣应对他们。

  可欣:“呵~呵~呵~!!看文哥哥口水都喷过来了,你有这么性急么?”下一刻,她马上从少女表白,恢复原本调皮贪玩的样子。

  肥文:“不好意思~!可欣妹妹,你可知道,我等你说这话等了两年啊~!能和你一起玩,我折寿30年都在所不惜~!”色鬼的表白就是这么直接了当。

  可欣:“文哥哥,你误会我意思咯,我说的是:不是不可以,但要还有考虑哦~!只是我没杜绝和你们一起玩这可能性。”

  肥文心急如焚:“30年都给你了,我今年快到30了,和你玩过以后直接变60岁,都一脚踏入鬼门关了,命都不要,你还考虑什么啊?”

  可欣:“你30年寿命先留着,到了适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她一个鬼马的笑容,还丢给肥文一个媚眼,全被我看到了。

  键仔看肥文再这样搞会坏事就出来调停:“跟我们一起玩,人家可欣妹妹又没说不行,只是先要考虑考虑,你也给妹妹点时间和我们相互了解,加深感情,这样人家才会答应,对么可欣妹妹?”

  可欣:“嗯~嗯~,还是键仔哥哥懂我,今天我们刚认识不到两小时,人家还没准备好嘛,多见几次面,说不定哪天,我会偷偷告诉你们哟~!呵呵~”她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好像在和他们说悄悄话一样,将他们的心都勾出来了。

  键仔:“哇~!受不了了~!可欣妹子真懂诱惑男人,连我都被你说得上火了,一会儿得约个姑娘出来打一炮,不然一定自爆身亡。”

  肥文这时冷静下来:“对对,偷偷告诉我们,别让华哥知道,最好和我们玩过以后再告诉他,馋死他。”他虽然看着可欣但眼睛余光偷偷向我这边瞄了一眼。

  我:“那你们还得等等咯,这段时间得好好表现,若表现不好,说不定永远都听不到。”可欣一旁点头附和并笑着。

  肥文:“放心~!可欣妹妹,哥哥为你可以减寿30年,这决心到60岁都不会变,我还有30年机会争取听到你的首肯~!”

  键仔:“来日方长嘛,两年都等了,今天得见妹妹也算天上注定的缘分,我相信我们最后能玩到一起的。”

  可欣:“嗯嗯~!其实我也很期待见识文哥哥的探囊神之手和键哥哥的铁屌三寸舌,希望到时不会令我失望喔~”她又摆出一副挑逗的表情。

  这时肥文迅速举起双手,中指和无名指并拢,做起快速扣动的姿势,而键仔也伸出舌头,挑动了十几下。同时说:“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还会让你喜出望外呢~!”

  他们急色得不顾仪态,笑的我和可欣合不拢嘴。

  键仔:“来,可欣妹妹,键哥哥先送你一件见面礼~!希望你喜欢。”键仔收起玩笑的表情,拿出放在旁边的一个礼盒,双手了可欣。

  可欣接过,键仔就说:“打开看看吧,看合不合意~!”

  盒子没封,可欣揭开,原来是一瓶不知名的香水。

  键仔:“这催情香水,是一个朋友在俄罗斯带回来的,属于新研发的无副作用的产品,只流传在俄国那些富人圈子里,市面买不到的。可欣妹妹可以和华哥试试,希望对你们的生活有更高更强更刺激的帮助,顺便说句,别都用完喔,留点和我们玩的时候用,嘻嘻~!”

  键仔真实不忘抽水,说句话还提着一起玩的事。

  可欣:“谢谢键哥哥~!我和老公用过后,告诉你们效果吧,我先收下咯。”

  键仔和肥文满心欢喜:“一定喔~!下次一定要告诉我们~!”听美女说她的性生活,比直接看还多了几分想象,我一听就知道这是可欣勾引他们的招数。

  轮到肥文了:“可欣妹妹,嘻嘻,我也有东西送给你,你和华哥一定喜欢的。”他也从旁边拿了一小袋子出来,递给可欣。

  接过后可欣伸手拿出,原来是一套黑色蕾丝情趣内衣。

  可欣还没看它的款式肥文就主动介绍起来:“这是我一个朋友代理的优质品牌,前段时间我替他做了宣传网页和请模特给内衣拍了宣传照,模特儿穿着非常性感,客户也送我几套,我感觉可欣妹妹穿起来效果一定比原来模特更好,所以就拿来送给妹妹你,看你喜不喜欢。”

  见可欣拆开包装,先拿出的是胸罩,肥文就介绍:“镂空蕾丝设计,透明薄纱面料,三角型吊带款式。”可欣一副欢喜的样子,算是对肥文的一种恭维吧。

  可欣放下内衣,拿出内裤欣赏,肥文又介绍:“蕾丝花边,一字直线腰线,前后蝴蝶礼结装饰,下面是T-back设计,还是开档款式,方便干活嘛~!哈哈。”

  说实在话,这些情趣内衣我这两月给可欣买了不少,在家里她也是天天穿着和我玩,现在她里面那两件也是,但多一件我也不介意,反正晚上回去后又多一样乐子。

  可欣:“呵呵,肥文哥哥这么会玩,还特意选开挡的内裤,那和你拍照的模特岂不被你看得一清二楚?”她还特意举起内裤,张开开档的两边给肥文看。

  肥文哈哈大笑:“哈哈,人家是用艺术的眼光去看待的。”

  键仔:“你少来了,估计那个模特当天就被你吃了,还吵著不愿意走呢。”

  肥文:“喂,键仔,我可是很专业的,工作时间不搞私情,呵呵,不过你说对了,那模特儿到第二天才回家。”说完四人一阵淫笑。

  这时我头脑突然发热,想到一个邪恶点子,心里紧张著是否要实施,但最后还是冲动战胜理智。

  我:“老婆,人家键仔和肥文都送礼物给你了,你要不也送一件礼物给他们做还礼啊?”

  我突然发问,他们三个都望着我,没想到我也跟键仔和肥文打配合,两个男人此时喜出望外,等著可欣表态。

  而可欣先是看着我愣了0.5秒,随后立即懂事接过我的话:“嗯,可是我没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送给文哥哥和键哥哥,老公,你有什么提议么?”

  我:“肥文送你的内衣这么性感,要不你船上试试,看会不会比他家里的模特儿穿的效果还要好?顺便将换下来的内衣和内裤,送给肥文和键仔当见面礼。”

  可欣一听,立即会意,嘴角微微一笑,眼角露出淫邪的神色。

  而两个色狼听到要换内衣,还要将现在穿的送给他们当回礼,心里一时爽歪,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容易,突然一阵莫名的兴奋传递到脑海中。

  “啊~!老公好色色喔,要我在这换内衣裤,还要将换出来的送给两位哥哥”谁都看得出来她扭扭捏捏的样子哪儿是不肯,就等其他人加油添醋煽风点火,让她‘不好意思’‘勉为其难’地去做这样羞耻的事。

  键仔脑筋特灵光,可欣话音刚落他就接话了:“对~!对~!妹妹穿上一定比任何人都要好看一百倍,就依你华哥的意思,也算满足我和肥文的心愿,你就换上它们吧。”他知道今晚有没好果子吃就看这回。

  肥文:“可欣妹子,你现在不换,我和键仔今天晚上如何能入睡。”他一副受不了忍不住的急色表情。

  可欣:“呵呵~!就怕我换了,你们才不能安静入睡呢~!”

  我:“礼尚往来嘛,你好意思让他们空手而回么,这不是相处之道哦。”轮到我露出贪玩和狡猾的表情了。

  可欣:“哼~!你们三个就知道一起欺负我……!”她拖长音一副委屈的样子,但随后又让我们惊喜“不过……我喜欢……嘻嘻~!!”

  喜欢~!欺负~!三个一起~!这三个词加一起,又让两个色狼想入非非,遐想联翩。

  我:“那赶快到卫生间里换吧。怕拖久了他们会憋死的。”两人连忙点头配合。

  我以为她会起来,谁知这时她说出了一句震惊所有人的话:“呵呵~!好吧,我换,但我要在这里换~!”

  我脑袋嗖的一声~!随着她话音的飘入,顿时感到一阵骚麻。相信对面两个也一样感觉,果然他们听得没回过神来,张大嘴惊喜地望着可欣,满心期待并想象著一会儿可能发生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