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啊……啊……好涨……两边都塞得满满的……呼……唔……”老婆还在呻吟,嘴又被阿丽给亲上了,两人拥在一起,让想摸老婆胸部的阿成没有出手的空间。 “啊唔……不行,……

  “啊……啊……好涨……两边都塞得满满的……呼……唔……”老婆还在呻吟,嘴又被阿丽给亲上了,两人拥在一起,让想摸老婆胸部的阿成没有出手的空间。

  “啊唔……不行,要到了……呀……”没多久,被两人前后夹攻的老婆到了高潮,发出尖锐的叫声,双手紧紧地掐著阿丽的背,连她也尖叫着:“靠!痛、痛啦……小力一点啦……”

  “呼……呼……对不起嘛……不过……真的好舒服喔……”老婆帮阿丽揉了一下背,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成哥,我休息一下,哇勒……又一身汗了……”阿丽从老婆身上离开,脱下了丁字裤,裤头的假屌沾满了老婆的淫水,透著诡异的光芒。

  阿成改用后背式插著老婆的肛门,阿丽稍微擦了一下汗后躺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也懂她的意思,脸伏在她的阴户上开始舔了起来。

  这时的房内,呻吟声、性器交合声、舔舐声不断,像个小小淫秽乐团,演奏着人性最深沉的原始欲望。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该到“目的地”了,我拿起手机打给老婆,眼睛紧盯着萤幕。当我这端响起“嘟嘟”声时,画面中也传来《背叛》的音乐,想想,还真够讽刺的。

  “喂~~老公?”

  老婆接了电话!?这可真出乎我的意料,的确,阿成跟老婆还呈现“合体”

  的状态,她竟然还有办法接!

  “嗯~~怎么样?今天忙不忙啊?老公到囉~~”我克制着情绪,带点愉快的口吻说著。

  “嗯,好忙喔~~今天也是一堆事呢!唔……”电话那头传来呻吟声。我看着萤幕,阿成仍在抽插著老婆,阿丽也调皮地拧著老婆的奶头。

  “怎么啦?还好吧?”我假意关心的问。

  “嗯……老婆踢到脚了……唔……好痛喔……”我差点大笑出来,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会装。

  “这样喔~~老公疼喔~~不痛不痛~~”

  “嗯……谢……谢谢老公!好了啦,老婆还要忙……爱你喔~~啾~~”说完,老婆就急忙挂断电话,萤幕那端看到老婆没好气的打了阿成及阿丽。

  我继续盯着萤幕,不知何时胯下的肉棒又翘了起来,手也不自觉地开始套弄著,心情似乎……也慢慢转变了。

  “对……就是这样……操死她……嘿嘿……哈哈哈……”

  “糟糕……要射了……来,接好喔!”阿成似乎也到极限了,卖力地用着全身力气冲刺,老婆也停止舔阿丽,扭动着腰部迎合。

  最后,阿成拔出了肉棒,射精在等待已久的两女脸上,两人疯狂地舔舐著阿成的精液,阿丽似乎还嫌不够,连忙把肉棒吞入口中用力地吸吮著。

  很快的,时间来到了半夜,老婆被阿成及阿丽两人不停地玩弄著。我看着累倒在床上的老婆,我摸著萤幕,仿佛在安慰她般,顺着头一路到脚,我想,这时老婆的小穴及肛门一定是又红又肿吧?

  “嗡、嗡、嗡……”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怕声音传出去,我特地改成震动,看了一下来电后,我大吃一惊!老婆!?怎么会!?

  我再次看着萤幕确认,没错啊,老婆倒在床上熟睡,到底是谁?

  “……喂?”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看得高兴吗?嘿嘿嘿嘿……”

  第四章

  “有人吗?喂~~”电话那头传来阿成的声音,我看着萤幕,他拿着老婆的手机在客厅打给我。

  “有……有什么事吗?”我竟然紧张得结巴,先骂他个祖宗十八代也好啊!

  “没有,是要问你看别人操你老婆开不开心?因为你装的针孔露馅啦~~哈哈哈哈……”这个死阿成,不但上我老婆,还给我嘻皮笑脸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哎呦~~气势都没了。

  “老弟,哥哥我就是偷拍的高手啊~~想在我面前卖弄?哈哈哈……”

  “那小铃她……知道了吗?”

  “放心,只有我发现,她还不知道。”

  “那……你想怎么样?”

  阿成说:“不怎么样啊!房子是你的,老婆是你的,我只是来验收以前的成果罢了。”

  “验收!?这样叫验收?信不信我砍了你!?”对,就是这样,先吓吓他。

  “哈~~要的话,你早冲进来了,还看到现在?”

  阿成的话让我一下就泄了气。他说得对,他们俩从早玩弄著老婆到现在,我有太多时间可以制止,为什么不这么做呢?我不知道……

  “喂~~说话啊!”阿成的声音又让我回到了现实。

  “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是要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大家一起开心啊!”

  “加入!?有没有搞错!?我还要跟你一起分享我老婆啊!?”

  “诶……别激动嘛……多P、换妻的事早就不是新闻了。再说……你老婆觉得我技巧比你好啊,我来指导你们增进夫妻情趣不是更好?”

  “这……她答应吗?”

  “我想是不会啦!你应该也听到了,被你知道的话,她要死给我看哩!”

  “……那你要怎么做?”

  “看你用的器具嘛~~你应该就在这附近吧?交给我吧,看我的暗号就出现吧!”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拿着电话敲著自己的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没用啊!?不是要砍他吗?他上了自己的老婆耶!我都不生气吗?

  “也许……我期待着这种事也说不定……”

  房间内,老婆悠悠的醒了过来,拉了被单遮著赤裸的全身,见阿成进房后开口问了。

  “我听到声音,你在跟谁讲电话吗?”

  “嗯,是我一个朋友,等会要过来,他也想上你,可以吗?”

  “厚~~你当我是什么啊?真拿你没办法。嘻……”老婆似乎很期待阿成所说的“朋友”出现,开心地拥吻阿成。

  “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把眼睛幪起来。”

  “呵呵~~花样还真多呢!我知道了。”

  阿成跟老婆进了房间,他拿了眼罩幪住老婆双眼后,要她就这么坐在床边等待,然后阿成走向镜头比了比手势,示意OK了。

  我悄悄的下楼,拿了钥匙开了门。房内没有开灯,到处充斥着性爱的味道,想也知道,是他们在这整整搞了我老婆一天所造成的。

  房间内走出一对赤裸的男女,是阿成及阿丽,阿丽稍微打量了我一下后,双手环着我的脖子然后轻轻的舔了我的嘴唇。

  “再来就看你的表现囉!帅哥~~”说完,阿丽开始帮我脱去全身的衣物。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那我们就这样离开;但如果愿意,你知道小铃是爱你的。呜~~”阿成还搞笑的趴在阿丽肩上。我的天!我都快紧张死了,他还有心情搞笑!

  我战战兢兢的开了房间的门,看到坐在床边的老婆,靠着窗外淡淡的月光,可以辨识著老婆那白皙又玲珑有致的身材,及腰的秀发被放在胸前遮著高耸的双峰,随着老婆每一次的呼吸规律地起伏著。

  “是阿成的朋友吗?”老婆朝门口处看了过来,不过,当然是看不到,纯粹是反射动作。

  我没有出声,来到床边坐下,伸手抚摸了老婆的脸颊,很烫,看来是因为身体全暴露在陌生人眼中的关系。

  我顺着老婆的脸颊、脖子、锁骨,一路来到了老婆的胸前,然后将手停在乳房上温柔地搓揉起来,真可怜……被玩弄到有点红肿了。

  “呵呵,好痒喔!不要啦~~”老婆耸耸肩想躲开我的手,但是身体却慢慢靠了过来,手在我的大腿上游移著,然后握着我的肉棒。

  “诶……你的也不小喔!呵呵~~”

  老婆一边套弄着我的鸡鸡,一边主动将脸靠了过来索吻,我也靠了过去,我们彼此用力地吸吮著对方的舌头,仿佛是隔了多年未见般,我吻得异常亢奋。

  我把老婆放倒在床上,继续吻著,然后从双唇一路半舔著到乳尖,并用舌头来回地拨动乳头,老婆一下就受不了,痒得扭动着身体,但是没有拒绝的意思,我知道,这是老婆的敏感带。

  “啊嗯……是阿成告诉你的对吧?我喜欢被舔奶头。唔~~”

  老婆压着我的头,我像个小婴儿,贪婪地像想从老婆的乳房吸出奶水般卖力地吸著,老婆也享受着这感觉,轻轻的哼著淫声。

  我伸手到老婆胯下,越过稀疏的阴毛将手指贴在阴唇上,我还没滑动几下,就这么完全地被老婆的阴道给吸入,简直是湿滑得一塌糊涂。我用中指小心的抠了抠,拇指也按在老婆的阴核上轻轻转动,不时地可以听到像“启抽启抽”的声音。

  “唔……好厉害喔……人家好舒服……”老婆伸直了腰,双手抓着床沿,似乎快到高潮了。

  “啊唔……不行,要到了……呜嗯……”最后老婆用力地拉着床单,随着达到高潮挺直了腰,直到结束然后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呼、呼、呼……”老婆用力地喘息著,原本高耸的酥胸涨得更高了。我跪在老婆前面,握住早已涨得发痛的阴茎对准着她的洞口,一口气直接插入。

  “唔……好大!好烫!呜……”

  看着发出悲鸣的老婆,我不禁有点沾沾自喜,谁叫你要找阿成,是嫌我不够好吗?哼!

  我开始抽插起老婆,抓着她的双腿,似要贯穿她般的用力插著,老婆淫荡地搓揉起自己的乳房,伸长著舌头,不断地发出淫秽的语言。

  “干我……塞爆我的小穴……呜……对……啊嗯……”

  受到老婆的鼓励,我更用力地将肉棒在她的阴道中来回冲刺、翻搅,房间中老婆的呻吟声、性器官撞击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

  “要到了……要到了……呀……”

  不知过了多久,老婆的阴道壁突然紧缩了起来,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感觉里面有大量的淫水正冲刷著马眼。不行!我也受不了了……

  “啊……”我仰头大喊,并用力地捏住老婆的双峰,配合老婆的高潮,将大量的精液全射入老婆的体内,但是,老婆却停止了动作。

  “老……老公……怎么会……”老婆拿下眼罩,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关系的……老婆……我全都知道……”我搂着老婆,帮她擦著从眼眶中滑落的眼泪。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老婆像中邪一般,不断地重复这句话,身体也抖得厉害。

  “嘘、嘘、嘘……没事的,老公不会怪你,不要哭囉~~”

  “呜……你……我……呜啊……老公……”

  终于,老婆放声大哭,紧紧地抱住我,口里一直重复著对不起,花了我好一番工夫才让她平静下来。

  然后,阿成跟阿丽也进了房间,我们四人坐在床上,没有人先开口说话,一时间,气氛尴尬到极点。

  “我知道是我冷落了你,你跟他们的事我不会在意的。况且,阿成让我知道你爱的还是我,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了。”我先开口打破僵局,牵着老婆的手说著。

  “可是……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怎么办?”老婆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唉呦~~真令人舍不得。

  “那让你老公跟我多来几次不就得了?”阿丽勾着我的肩,双峰直接贴着我的背,唔~~真想捏一把。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不行!老公是我的!”老婆这才破涕为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咳……恭喜两位重修旧好,我们可以开始下一回合了吗?”我看了一下阿成,天!他的肉棒又翘了起来!不是都搞一天了吗?精力还真好!

  老婆红著脸看着我,我苦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阿成又扑到老婆身上了……

  那晚,不,那天凌晨起,我们四人除了吃饭、上厕所外,一直做爱着,反正,假都请好了。呵呵~~

  后来,在阿成的介绍下,我跟老婆参加了多次的夫妻联谊,我也渐渐地比以前开放了,我想,我们是最幸(性)福的一对夫妻了…..

  去年七月的一个周末,不知为什么觉得特别寂寞,加上刚看了两部激情片,所以非常冲动,特别想找个女人尝试一下激情释放的滋味,于是我就想起了一个朋友给我说过的POPO聊天室。进去以后,果然有很多色女和小姐在发求干广告。随便点了一个女人的头像,开门见山地问她可不可以陪我一夜,她的回答说她不是做小姐的,是刚从日本回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来找工作的,只是最近工作不好找,导致生活紧张,需要我给她一点钱。

  我问需要多少,她说随便给,一百两百都可以。我说那就一百吧,什么时候可以见面,她回答可以马上见面,但她长的很丑,希望我认真考虑。当时觉得这个女人挺诚实的,加上自己已经欲火中烧,所以也没想那么多,就说长相无所谓,只要人的心地好,功夫好就行。这样,半小时后我们见面了,她给我的感觉果然是很丑,但身材还不错,虽然有点失望,但我也不忍心打击她,所以就直接带她去开房。

  进了房间,我就立即抱住她,手向她的胸部摸去,没想到外表胸部并不显眼的胸部非常丰满。接下来她的举动让我真的感受到了被日本女人服侍的滋味。她先拥着我坐在床上,然后轻轻挣开我的怀抱,退后两步,给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说辛苦你了。接着就跪下,把手放在我的裤子上,解开了皮带,很灵巧地将裤子与内裤一起拉扯了下来。她那灵活的动作,在我看来的确十分有当日本女奴的才能。

  “等,等一下!”虽然我慌慌张张地拒绝,但她却一点都不为动摇。

  她很慎重地用两手包裹住了我的弟弟,并将嘴唇轻轻地碰触著前端。她只是用唇碰触著前端,并不滑入嘴里。她轻轻地用弟弟擦拭着她柔软的嘴唇,就象在涂抹唇膏一样。

  我实在忍不住了,将弟弟请请地向前耸动了几下。她的两手平顺而温柔地包裹住了弟弟,像是舔舐著伤口似地用舌头沿着筋脉滑动着。我的理性已经完全解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