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今晚在公共汽车上,表姐紧紧抓着她的侧背包,紧张兮兮的好像里面有好几百万一样,跟平常的表现非常不同。 下了公共汽车回家路上,我问表姐要不要先去超商买一下东西?她……

  今晚在公共汽车上,表姐紧紧抓着她的侧背包,紧张兮兮的好像里面有好几百万一样,跟平常的表现非常不同。

  下了公共汽车回家路上,我问表姐要不要先去超商买一下东西?她摇了摇头,就急匆匆的直接拉我回家。到家后,放下侧背包,直接就到卧室脱光衣服,手握住小怪物,走到背包前,拿出那装有酒精的喷瓶,这时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他跑进跑出的,原来是要帮它洗澡,眼角三条线的我,特别吩咐她:“别将它淹死了,进了水是会秀逗,坏掉的。”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头也不回的回应,就拿着它们走进浴室,不时可以听到她还哼著不知名曲调,高兴得很啊!

  见她如此兴奋,于是我脱下外裤,穿着三角裤跟短袖T恤,跟进浴室看看她再搞什么花样,一进去浴室就看到她,拿着漱口杯乘装着热水,

  开始冲洗小怪物,整杯倒完后,那几张卫生纸擦干,在拿喷瓶喷了好几下酒精,等酒精挥发后,再拿卫生纸铺在化妆镜前平台,放下跳蛋,就见表姐双手掌心上下拍一拍,嘴角微微一笑:“完成”。

  “姐啊!有那么急吗?一回到家就开始消毒。”

  “你管我,哼!你不是要买回来给我的吗?你那现在就是我的了。你管我怎用!”这时表姐就开始开启水龙头准备洗澡。

  “好!好!好!那是妳的,随便你用可以了吧!”说完我也开始脱去我身上衣物,准备来个鸳鸯浴。

  “色狼!你想看吗?”表姐装得楚楚可怜的样子,假装着要被色狼性侵的模样。

  “嘿嘿嘿嘿~妳今天逃不了了,叫破喉咙也不会理你的,妳就从了我吧!”我一副大色狼模样,食、拇指打开在下巴搓啊搓,一脸奸笑着,流里流气的靠近表姐,狠狠抱着她,舌吻了起来,表姐的双手搭到我双肩上,配合起我舌吻了,两舌交叠搅拌著,些许时间后,我俩才慢慢嘴唇。

  这时表姐在我胸膛轻轻拍了一下:“先洗澡啦!等一下感冒就不好了。”

  “嗯~一起洗吧!”于是我就拿起沐浴球淋上沐浴乳,开始再表姐那迷人的赤裸胴体上开始游走,我那不争气地小兄弟,因此也逐渐充血长大。表姐发觉了我的异样,就从我手中拿走沐浴球,开始在我身上擦拭游走,这时我的小兄弟更加兴奋肿胀,于是我抢走了沐浴球,直接紧紧搂住表姐的腰,身体紧紧相贴吻了起来,硬挺的肉棒也在她那神秘山丘的细缝中磨蹭著。

  激吻过后,表姐脸颊微带红晕,有点迷濛的眼神看着我说:“先把身上的泡泡冲掉,好吗?”

  于是我俩就迅速的清洗好,擦干赤裸的身体,直接走进卧室,当然那主角粉红小怪物,也顺便被带走了。

  20.jpg

  我俩躺在床上,面对面侧躺着,两嘴唇紧紧贴黏在一起,那灵活的双舌互相交叠,互相吸吮著彼此体液。我搓揉,挑逗着她细白柔软乳房,她搓弄,抚摸着我坚挺肿胀的肉棒。

  “公…想要”脸颊已经微红的表姐,迷濛的双眼,身体不断缓缓蠕动着,她此时已经春情弥漫全身了。

  “姐,妳躺好闭上眼,今晚让我好好服侍你吧!”说完,就从她耳垂,颈部开始往下轻吻了起来,最后停在她的乳房,用手搓揉着,用舌尖舔食着她入乳头,乳晕。

  表姐大腿不停磨蹭著,连带着口中不停轻哼“嗯~嗯~嗯”呻吟声,我将搓揉的那只手轻抚着她光滑的肌肤,慢慢往下移动,经过那肉肉的神秘山丘,开始用手指腹搓揉她的阴阜。

  “嗯~公~很~舒服”

  “还没咧!还有更舒服的,妳闭上眼就好好享受吧!”

  于是我扳开她双脚,拨开大阴唇,湿透的肉穴沾满了微微发亮的淫液,在她穴口画了几圈,我指头沾满淫液后,开始搓揉她小红豆,此时的表姐呼吸更加急促,呻吟声也大声起来,我将小怪物转到较弱的震动,一边搓揉着她阴核,一边将小怪物在她粉红的穴口,轻轻的碰触转圈。

  “嗯~公~好麻~好痒~好特别~的感觉!嗯~好舒服~整个脑袋~也麻麻的,好特别喔!”一边说著一边将她的手开始套弄我肉棒及子孙袋,我挪了挪身体,让她可以吸吮我肉棒。

  将小怪物移开穴口,转移到她小红豆轻画著,中指微微插入她肉穴,表姐此时大叫一声:“啊~来了…来了~不要~了!不要弄了!要高潮了”,屁股就不停扭动,试图逃避小怪物的攻击。我移开并关掉它,然后直接将表姐的脚打开,直接轻轻插入她湿热的淫穴里,让肉棒可以轻易感受到她肉穴在高潮时的紧缩以及像金鱼张口吃东西一般,一张一缩的自动吸允着肉棒是多么舒爽啊!

  气喘吁吁的表姐,自动夹紧双腿我的腰,双手背搭在我肩膀,激情的吻着我,下体还一直磨蹭着我肉棒根部,回味刚刚那高潮的余韵。

  稍微恢复意识的表姐,娇柔的说:“公…刚刚整个感到好美妙喔!整个脑袋都空白了,全身感到阵阵酥麻,从我脚底经过脊椎透到后脑勺都是酥酥麻麻的,这是不是人家说的做爱做到升天的感觉啊!”

  “也许吧!我也不清楚说,好了,我要开始动了喔!”

  于是我跪坐在床上,双手扶着她的腰,他大腿然的跨在我大腿上,开始扭腰抽送,又开起小怪物,轻触在她阴核上。

  “啊~好麻~好充实~嗯~嗯~受不了了~啊~不~要~再~用了~呜~呜~好麻~呜~受~不了了~呜~呜…”像是哽咽的淫叫声,表姐已经呈现疯狂的高潮,双手胡乱挥舞著,甚至还试图伸手抵挡我腹部挺进,这时我将小怪物放在她乳晕上,快失去意识的表姐自己伸手抓着,开始自己使用小怪物,用它爱抚著双乳,而我抓起她双膝内侧,往外扳开到她可承受角度,开始快速用力抽送著。

  一直拼命摇头的表姐,接近疯狂的哭喊著:“我受不了了~啊~受不了了~坏掉了~会坏掉~啦~呜~呜~”

  最后将她双腿合并,弯曲在她胸前,让她的充满淫液的肉穴紧紧夹紧我的肉棒,加大抽送力度,她类似哭喊的淫叫声伴随着我的速度越叫越疯狂,她淫液也越来越多,温热柔滑的肉穴内,渐渐紧缩起来,我的肉棒的摩擦越来越大,屁股一紧,用力一顶,她大叫一声,一股一股的滚热精液,全部喷入她肉穴深处。

  放下她的腿,我趴在她身上,我们紧紧相拥,感受着高潮后彼此身体的高温以及两个性器结合的满足感。而小怪物早不知道滚到何处,但还是可以听到它还在卖力得“嗯嗯嗯”震动着。

  这一场玩到半夜快三点的性爱游戏,一向爱干净的表姐整个虚脱无力摊在床上,任著淫液跟精液流出穴口,我只好先稍微帮她擦拭一下,再抱她进浴室,搀扶著让她站起,她才可以好好清洗我俩留在她体内的秽物。

  当我们隔天起床,已经过中午了,她说她整个身体酸痛,干脆休息一天,那天刚好是星期一,而我们姐弟俩最后商量结果,店里在星期一那天的生意都不好,客源也比较少,就订每礼拜一都店休好了。我戏称那是:“跳蛋纪念日”。

  李翼菲口里的胖子,是地盘里的一个工人,三天前进来地盘,工作经验很丰富,能力也不错,就是人品不太好,脾气也很暴燥……

  今天那员工中午喝了不少酒,把工序弄错了,李翼菲自然抓着他问上两句,却没想到他恶人先告状,要是李翼菲刚来没多久,还真怕了他,可好歹也工作了半个月,李翼菲倒能硬著头皮一步不退,却没想到这胖子嘴里的话愈发不堪,什么婊子的还算轻了……

  “妳丫的别以为奶子大就可以凶到老子我,老子当年不知捏爆过多少比妳大的奶子!我最清楚有妳这种奶子的女人,表面上比谁都清纯,上到了床操到了屄里,一个表现得比一个淫贱,整就一条母狗,在我眼里,妳就是一条伸著舌头求我操妳屄的母狗!”

  李翼菲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脑海里浮现著那个胖子说话的模样,那时心里怕极了,现在回想起来,他那双贼眼里满是淫意,盯着自己的乳房闪著淫光……

  “嗯……”

  “妳别以为我乱说,像妳这种SiteOL我操得多了,你知道我最喜欢怎么玩不?我要她们身上别的都不穿,就只戴着安全帽,反光衣和安全鞋让我操,那真他娘的让老子爽爆了,啧啧啧!平常一个个都一副看不起我们工人的样子,可经老子的鸡巴操上几下,立时就把那贱样露出来!妳这小母狗也一样!”

  “那个混蛋……竟然对我说那种话!可恶……唔,可是被他那种视线看着,还有被他逼近,四周那些工人眼里露出的炽热视线,都让我很……很痒……唔,要是那时那个胖子真的扑上来……我该怎样……我一定反抗不了,他那么强壮,那些工人大多都不愿惹他,最多就是通知上司,而我只好任他凌辱……嗯……”

  李翼菲脑里想像著自己被胖子扑倒在地上的模样,那胖子一手便压住了自己的双手,另一手熟练的解开了自己的反光衣,然后隔着衣服大力地揉捏自己的乳房……同时她的双手也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那个胖子身上带有绳子,他很熟练地捆着我的双手,然后在那些工人面前大群玩弄着我的肉体,拉起我的衣服……露出了我的大奶子,唔……不要看……讨厌……好热啊……乳头都凸起了,他一定会笑我是个淫娃,比他挑逗两下就发情了……羞死人了……不要……快停下……”

  李翼菲边幻想着那胖子在地盘里对她进行淫辱,边解开裙子,露出里面那对又白又滑的大腿,还有上面印着一只小肥猫的粉色内裤……

  “他看到我穿这样的内裤后,一定会愣住,然后大笑,啊……羞死人了,都怪男友,说喜欢我穿这样的内裤……那个胖子会用他那粗粗的手指顺着小猫的鼻子压弄出小缝,唔……压出来了……肉丘的形状都被压出来了……那些工人都看到了我这羞人的模样……唔……水都渗出来了……不要……”

  “嗯……嗯……不行……不能这样……不要……快停啊……”李翼菲的手指随着兴奋程度而愈发加速,而呻吟的声音也逐渐加大,要是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的话,铁定会被听到,可是李翼菲并不担心,因为这时候,随了地盘里仍在工作的工人外,办公室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啊……高……高潮了……呼……呼……呼……我……我竟然在办公室里自慰……羞死人了,我怎么会干这种事!都怪那个死胖子!唔……这不算对不起老公吧?我在幻想里也只是被强奸而已……”

  ************

  一星期后。

  “ALTBADI,晕,你的名字也太难读了吧?”

  “哈哈!”ALTBADI打了个哈哈应道……

  保安主管刘滔看着眼前这个傻里傻气的印度人,半晌无语,过了一会才道:“算了,晚上的路线你都清楚了吧……这个,是办公室的进入卡,在晚更的那个女职员离开后,便可以用它进办公室里去,当然,你要早点进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上次我就被那个女职员骂了一顿……妈的!人小脾气大……还有奶子也大……呸!”

  “哈哈!”

  “哈你妈的啊!”

  “你在说谁妈?”ALTBADI闻言,却没有再打哈哈,反正吐出了句不是很纯正的普通话,一字字地问道……

  还真别说,近两米高的印度人目露凶光的样子还是满有杀伤力,刘滔自问就算三四个小混混拿着刀子他也不怕,可被这印度人紧盯着,却让他心里有点发毛了,不过作为主管,他也不能示弱:“你管谁的妈,我说的你懂了没?懂了就说懂了,老是打哈哈即是怎样?”

  “哈哈,我懂了!”ALTBADI听罢,又打了个哈哈,脸上一副傻子的模样应道……

  “懂了就好!这里就交给你了,别出什么纰漏!”说罢,刘滔急步离去……

  看着刘滔的背影,ALTBADI撇了撇嘴,暗道:“要不是杀了人得避风头,我才不愿意从内地来香港当个保安员!在上面当帮派的成员多爽啊,就是管制太严了!有一对大奶子的年轻女职员?看来在这里的晚上也不会太无聊!”

  “还有三小时,那个女职员……李翼菲便会离开……打卡进去?嗯,听那个刘滔说,他刚进去那女人便立时知道,这样想来的话办公室应该有音效提示,还是偷偷潜进去好了!”

  ALTBADI轻松地潜进了没有多少保安措施的办公室,闭上了双眼,缓慢地一步一步轻轻走着,尽可能地靠耳朵去接收附近的声音……

  “唔……啊……”一阵阵微弱的呻吟声传进了ALTBADI的耳里,ALTBADI那啡黑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真上道,我还没下手,她自己就先热身了……”

  一间亮着微光的房间里,角落的位置上正有一个头戴安全帽,身套反光衣,脚穿安全鞋的少女,不同于工人的是,她身上就只有这三件装备,除了这些,她身上什么都没有,没错,别说外衣,连内衣也没有,那敞开的反光衣露出了她那对雪白的大奶子,在电脑萤幕的微弱灯光下,少女的胴体上套上了蓝光,那妩媚的表情带上了点点诡异,显得更有魅力……

  少女的手正揉弄著自己的那对雪白乳房,反复地紧挤压迫着,那本充满年青活力的坚挺乳房,早被少女自己弄得变形,这火辣香艳的场面,赤裸裸地暴露在站在门口的ALTBADI眼内……

  在这漆黑一片的办公室里,除了ALTBADI那双充满贪婪和淫欲的双眼外,一般人是很难发现到他,因为此时的他早已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近朵黑色的深啡色身体完全地赤裸著,一根如同警棍的肉棒正在他的胯下高扬著,他正了正头上的帽子,看着不远处发出阵阵淫靡之声的少女,心内已打定了主意,要用跨下的警棍好好教训这个淫乱的女孩,让她知道她做错了,以后不应该在办公室自慰,而是要出来更亭求他操她的淫屄……

  正在沈迷在幻想里的妄想少女李翼菲,完全没有发觉到一个漆黑的身影正悄然接近著,她雪白的娇躯上已透出粉色,因压抑而变得更为销魂的呻吟声,还有那正被挑弄著凸出乳头的一对奶子,和在少女那青葱嫩白的手指轻力抽插而弄出的淫水声,无一不让ALTBADI随着愈发地接近少女而兴奋著……

  站在李翼菲身旁的ALTBADI,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了透明服,不然少女怎么仍在卖力地自慰著,丝毫没有发现身旁出现了一根无论是粗幼还是长短都足以让她高潮上无数回的大肉棒?

  “HEY!”无奈之下,ALTBADI惟有再贴近一点,把鸡巴都递到了李翼菲的面前,看着她那似是因嗅到了自己肉棒的腥臭,已微皱的眉头,ALTBADI轻声地对她唤了一声……

  在那一瞬间,李翼菲的动作停了下来,在她和ALTBADI所在的空间,那一切都仿似停了下来,接着ALTBADI发现李翼菲的身子变得僵硬,这表示她变得很紧张,接着她的身上那阵粉色变得通红,脸上似是快要滴出血来,最后,她的眼皮抖着地慢慢打开……

  李翼菲只见一个近乎两米的裸体黑人倚在自己的办公桌,一丝不挂地面朝自己,脸上挂著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最让她感到惶然而不知所措的是,一根黝黑色的巨大肉棒正对着自己的脸蛋,那近在咫尺的肉棒正散发著一阵热气和浓烈的腥臭味,还夹带着黑人的体味,李翼菲忍不住张开了嘴巴,正要发出她有生以来最有望打破健力士记录的高分贝尖叫之隙,ALTBADI用那黑人独有的强健体魄爆发出一瞬间强大无比的速度,把肉棒塞进了少女的嘴里……

  “呜……唔!”少女脸上露出极为惊恐和痛苦的神色,在这之前,她一直认为网络上那些所谓的黑人鸡巴都是图片PS的,人类哪有这么大的生殖器官,可显然,她是错了,这根塞在了她嘴巴的肉棒,把她的嘴硬是塞得满满,让她连咬下的能力都剥夺了……

  少女的的两手想要推开ALTBADI,可这只是徒劳无功的挣扎,其实当她的手接触到黑人那强壮的身体,结实的腹肌后,便清楚只怕今天自己是难逃这一劫,她现在只希望,在奸淫完她后,那黑人可以对这件事情保密……

  ALTBADI对于少女这时的想法没有丝毫的兴趣,只见他俯下身子,拦腰抱起了李翼菲,在她惶恐的神色下,把她整个人以他的鸡巴为中心倒转过来,李翼菲顿觉自己快要死了,本来嘴巴被那根又粗又黑的肉棒塞著,早已弄得她感到呼吸困难,现在还把她整个人倒转,更是令她感到脑里一片昏沈,好不难受。

  可接着一阵强烈的快感从身下由上而下充击到她的脑袋,让她感到除了在生与死间徘徊外,更似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快速地交替著,那份刺激和兴奋感让她完全无法反抗这一切,只能默默地任由ALTBADI摆弄著,此刻她不是办公室里那个看不起工人和保安的OL,她只是ALTBADI手里的一个性玩具。

  ALTBADI低着头贪婪地吸吮著少女那娇嫩的跨间,那阵令人兴奋莫名的淫靡味道让他感到下身的肉棒愈发涨痛,少女的嘴巴已无法满足他,只有眼前这正用舌头探索著淫屄可以让他的肉棒舒服起来,想到这里,ALTBADI擡起了头,把少女拉后,待少女大力的喘息好一会后,他才紧握著少女的腰把她擡起,对着那张喘著大气的红色小脸道:“我要操妳的淫屄了,一会安静点,知道不?”

  少女没有听懂ALTBADI蹩脚的普通话,可是她仍顺从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并不在意黑人说了什么,她很清楚,那个黑人根本不会在意她点头与否……

  ALTBADI把她平放在办公桌上,用那沾满了少女口水的肉棒在少女的玉门前磨弄著,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把前端慢慢地塞进了李翼菲的屄内……

  “唔……痛!”李翼菲尝试着忍受着,可是ALTBADI的龟头虽然不是太大,可却也不小,李翼菲已经有半年没有和男人做过爱了,以前的男人虽然是个混混,可是那根鸡巴却和根原子笔差不多粗幼,用来开苞是很不错,但想要让别人高潮,却还是很有难度,可也因此,李翼菲的小屄仍保留着足够的紧度,这让好不容易把龟头完全地塞进去的ALTBADI浑身抖了一下……

  感受着那充份的压迫感,ALTBADI轻轻地摆动着腰部,那一波波的快感同时充击著两人,看着少女仰著头,那痛并快乐着的微妙表情,让ALTBADI愈发地兴奋,忽地,他瞄到了李翼菲放在一旁的眼镜……

  ALTBADI拿起了那个蓝色的眼镜,递给了李翼菲……

  李翼菲喘着气,边感受着身下传来那一阵阵的快感,边羞涩地戴上了眼镜,此刻的她如此地顺从,是因为她很享受ALTBADI出乎意料之外的温柔,在她的想像中,黑人应该比那些工人还要粗暴,他们该是像猛兽一般,把自己操得像一条母狗似的,可眼前这个像是巨兽的黑人,却在温柔对奸淫自己,那轻微的动作正慢慢地把她送往高潮的路上……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ALTBADI忽地把李翼菲的双腿高举,那双黑色的安全靴把她修长的双腿衬出了几分野性,ALTBADI把少女的双腿夹上,然后开始往更深入的地方进发……

  李翼菲清楚地感到下体正被ALTBADI那火热的肉棒突入中,她甚至能具体地想像到那根漆黑色的肉棒是如何步步维艰地进入著,因为她也感到自己小穴内的肉壁紧紧地包住ALTBADI的巨根,两者的磨擦虽然不剧烈,可偏生就是那种缓慢的不耐感,让她享受到难以言喻的快感,一切的文字都无法充份表达出她此刻的感觉……

  就像孕妇可以感应到胎儿在腹中的动作般,正处于兴奋状态的李翼菲亦能清楚地感受到ALTBADI的肉棒在自己阴道的动作,感受着那根肉棒的步步进逼,李翼菲开始打量起眼前正在操著自己穴的黑人……

  她自问从来没有正视过任何一个黑人,犹其是保安,在她眼内,对于他们没有正视的必要,可如今这个让自己沈醉于快感而不能自拔的男人,她却感到自己心动了……

  听上去很奇怪,正被侵犯著,沈醉在淫乱的快感中的女人,却似是无比冷静地在思考着什么……可事实就是这样,李翼菲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是怎么回事,身体明明就持续地处于被快感一波又一波地侵袭著的状态,可理智却仍在,意识也很清楚,比自己会考时挑灯夜读还要清晰一点点……

  眼前的黑人从外貌而言和其他黑人没有多大的分别,仍是一副黝黑难看的样子,看着他咬著牙,一下下地奸淫著自己,李翼菲感到很愉快,这个壮硕强壮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给了自己相当大的压逼感,那时的她是最混乱的,这个黑人给了他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李翼菲的个子其实也不矮,以女性而言,178的高度也是相当不错了,可在ALTBADI这头黑色巨兽前,却比压了下去……

  眼前的局面,对李翼菲来说,已是最好的状况了,这个黑人的温柔让她心下一暖,本就不想反抗的她更是愈发顺从黑人的意思,甚至尝试揣测他的态度和动作,好去配合他奸淫自己……

  李翼菲感到自己就像是那些用肉体去交换保单的Sales,不过眼前的并不是肥头耷耳的富商,也不是粗豪嚣张的爆发户,而是一个贫穷的低级保安,自己则是一个OL,可如今却是他把自己压在办公桌上,一下下地抽插著自己,李翼菲感到自己已开始受不了那阵阵的快感,开始呻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