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玉臀翘起迎合巨龙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虽然是一大早,但沙贵已经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调教服。多半是打算待会儿立刻就进行调教吧。 “首先,一切调教都由主人进行,只要没有重要的事,我想我尽量不插手。” “那……

虽然是一大早,但沙贵已经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调教服。多半是打算待会儿立刻就进行调教吧。

“首先,一切调教都由主人进行,只要没有重要的事,我想我尽量不插手。”

“那太好了,我不喜欢被人囉哩囉嗦地指导。”我说完后,沙贵的脸上浮现出了浅浅的笑容。

“您是否能成为合格的调教师,我会仔细地观察。”

“妳爱怎么观察随便妳,我有我自己的作法。”说完后,我下了床坐到椅子上,点起一根烟。

“关于调教的事这里有一些建议,不过最后都由主人您来决定是否采纳。只是有一个规则,请您务必遵守。”

“规则?”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沙贵的脸,吐出一口烟。

“禁止与性使者发生性行为,违反这个规定就会丧失做为调教师的资格。”

“喂喂喂,等一下。这样子怎么能调教呢?”

“私人性行为是被禁止的,但如果是为了调教则另当别论。”

“真是令人不解的规则。”

“调教师一定要禁欲。如果对使者们内心有着私人的感情或爱情,是无法继续这个工作的。”

我想起了昨天沙贵给我的信封中那三个女人的脸孔,不能和那种美女做爱,多少有些可惜。

“您的工作是把别人委托的女人在一个月之内培育成完美的性爱天使,过了一个月后就必须与使者们分离,不会再见面。这就是调教师这个职业的定律。”

“原来如此,好吧,不能有性行为,这点我了解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把香烟捻熄,准备从椅子上起身。

“请您稍等一下,您看过昨天给您的信了吗?”

沙贵像制止我的动作般向我说了这句话。我再次坐回椅子,翘起脚来。

“啊啊,是这个吗?仔细看过了。”

咖啡色的信封散落在眼前的桌子上。昨天晚上看完后,就随手丢在这儿。

安雅丽,人如其名,典雅美丽。她身高1米60,虽然不算高,但体型匀称该凸凸,该翘翘。她五官精致,十分讨喜,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类型。今年24岁的她刚刚从名牌师范大学毕业,作为高材生,一毕业就进入了江城是有名的私立高中,成了高三年级的英文老师,一年的努力很成功,她的班级英语成绩全校第一,这些却不能给她带来些许的快乐。

她老爸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烂赌鬼,她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妈妈就被活活气死了,四年大学都是靠她做补习老师,甚至偷摸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赚了的血汗钱供自己的大学支出,甚至还要补贴她老爸的烂帐窟窿。这几天,她家不断有要账的混混上门讨债,威胁她要杀了她爸,要把她卖到窑子里做婊子抵债,她爸爸已经消失不见半个多月了,面对这样的烂摊子,她一筹莫展,真不知道该咋办,那些坏人的威胁让她感动莫名的恐惧,她真的不敢回家也不想回家。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刚刚大学相恋3年的男友从南方的s城打来电话,告知她他已经厌烦了两地相思苦,分手吧。这个男人好冷血,三年相恋,她为他付出了很多很多,甚至去南方的机会都是她背着他找到那个单位的领导,用了些不可描述的手段争取来的,如今换来的都是三个字“分手吧”。

这个学期刚刚结束,学生不到校,老师们也没什么事,处理一些闲事,吃完午饭就都回家了,已经是黄昏时分,整个空空荡荡的大楼里,就她一个人。

突然,校工老王推开办公室的门:“安老师,还没走呀。”

“王哥,手头有些事没处理完。”她随口应着。

“走的时候别拉东西,关好门。”老王好心提醒著,随后带上门走远了。

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走廊也安静了下来,整栋楼都安静了下来,安雅丽的整个世界陷入了可怕的沈静。

黑暗正慢慢地吞噬著整个世界,突然安雅丽如同火山爆发般地嚎啕大哭,她觉得整个世界抛弃了她,她的世界正在不断地塌缩,她面对这一切毫无办法,毫无能力。不知哭了多长时间,她慢慢地收住哭声,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她去卫生间洗了洗脸,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背上背包,锁上办公室,走出办公楼。

当她经过大门收发室时,校工老王和善地跟她道别。

走到街上,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家估计正在被那些小混混堵门等她回去了,不能回去。不回家,她又能去哪里呢?她愣愣地站了能有3分钟,她转向与家相反的方向,漫无目的地走着。

当她刚刚走到学校的转角处,“安雅丽。”一个陌生的男声在喊她,她一愣,回头瞧。这时身边两个壮汉,一人架起她的一边的胳膊,直接把她塞进了,一辆刚刚在她身边点刹车的面包车上。她刚刚想喊,嘴就被旁边一个壮汉用手堵上了,随后一把匕首拍在她脸上,持匕首的是一个一脸横肉的壮汉,他瓮声瓮气的说,“老实点,这个家伙可不长眼睛,万一把你这漂亮脸蛋划坏了我可不负责。”嘴上说著,另一只粗糙的大手在她标志的脸上拍了拍,随后又把嘴凑上来,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一个浓重的葱蒜味,差点儿把她呛一跟头,她彻底被吓住了。壮汉随后推了她一把,她一屁股坐到了面包车的地板上,她正好看到面包车的后排座上坐着两个壮汉,他们叉著腿,腿间各跪着一个全裸女人,正埋头他们腿间卖力的吸舔著。

面对眼前的真人秀春宫图,安雅丽羞臊地低下头,这时,旁边拿匕首的壮汉用匕首挑起安雅丽的下巴,让她可以直视眼前的春宫图,“好好学学,这是你今后的生活,要是学不好,你老爸的钱咋能还上。”,壮汉一脸坏笑地说。他回头冲著正在上演春宫秀的四人说道:“停,停,老四,老七你俩有点儿正事,这俩骚货要是被玩坏了,你们可是吃不了兜著走;你们俩骚货滚过来,给你们后辈好好上上课。”

后座上的两个壮汉不情愿地推开面前的裸女,将硬邦邦的鸡吧塞回内裤,提上裤子。两个裸女直起身子,转过来,跪爬几步,来到持匕首的壮汉面前。

后面的老四老七提上裤子冲著匕首男嘟囔著,“二哥,兄弟难得抽空乐。咦,这个新货好正呀,坐过来哥们疼爱疼爱你。”

老二用手中匕首一指后座上的二男,呵斥道:“这是大哥亲自过问的货,你俩也想染指?!”吓得二人一吐舌头,不敢做声了。

老二转头对着两个裸女,二人身材还算匀称,靠后的那个年龄有30左右,个头应该在165以上,五官平平,是那种掉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不过胸前那对“凶器”倒是十分傲人,好似两个一半的足球挂在胸前,就连安雅丽看了,都产生想摸一摸的冲动,下面的阴毛犹如一捧蒿草,将她的,鲍鱼藏起,不过著捧蒿草上杂乱的点缀著不少的晶莹的粘粘的液珠,更令其散发著淫靡的气息。靠前的这个年纪也就十七八,看样子身高也就160,长著清纯可爱的娃娃脸,胸部不算大也不算小,奶头黑中透著淡淡的玫红色,显著主人虽然被玩弄很久,不过还透著那骨子里的稚嫩。

老二伸手揪住后面大个的左边乳头,往安雅丽的方向拽,“春娇呀,坐过来,好好开导开导后辈,说不定将来你们会一起出去干活,好好交流交流。”此女,被揪的轻哼一声“疼”,向老二抱怨道:“二爷,轻点儿,疼死我了,我找你的吩咐办就是了。”她挪挪屁股,做到了安雅丽的旁边。

“我叫吴春娇,是南湾社区的主任,嫁个窝囊废,既赚不到钱,也当不了官,我就把他蹬了,一个人过,我好赌,几年前就输了几十万,窟窿堵不上,欠了龙哥高利贷,最后龙哥给我条明路,白天我是社区主任,业余时间做兼职,两不耽误。妹子你是不也欠龙哥钱了,趁年轻,下海多赚些不就好了。”吴春娇上来就把自己的情况介绍了。

这时,旁边小个裸女说道:“春娇姐说的对呀,我是江城大学三年级学生,我叫刘天秀,刚上大学时看别人又买包,又拿iPhone手机,好羡慕,后来有人介绍我借钱,几个月下来就欠了几万元,还不上,龙哥就让我跟着春娇姐出来做,赚钱还账,头一两次挺难,做惯了就好了,我现在不欠钱了,不过我还是打算再做一两年,趁年轻攒些钱,等将来钱攒够了,去个小地方,重新开始。”

安雅丽听着她俩说的,心里一阵难受,情不自禁哭了起来。

这时,车子已经转进一个大院,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老四老七搂着两个裸女,随着几个壮汉向旁边的平房走去。老二则推著安雅丽下车,他回头向司机喊道,“老八,走咱俩把这货给龙哥送过来。”老八应了一声,锁上车门,一路小跑跟过来。他们来到主楼,这是后面除了一扇小门就是一个挂在外墙的消防梯,他俩推搡著安雅丽爬上消防梯,来到顶楼。

进入室内,宽敞的空间几乎都笼罩在黑暗中,只有中间好像吧台的位置有点儿灯光,灯光下,一个精干的中年汉子坐在那里一个人吃着火锅,大厅中间规矩地摆着八九张台球桌。

老二冲著吃火锅的汉子喊道:“龙哥,安小姐我们请回来了。”

吃火锅的龙哥,放下筷子,冲著这边回了一句,“好,过来吃火锅。”,回头又对吧台里的人喊道,“开灯。”

这时,龙哥座位后面的一盏强力射灯亮了,射灯下,安雅丽的爸爸,被吊在半空中,眼眶淤青,鼻孔嘴角印着血迹,这些显示着他刚刚经历了一顿毒打。

安雅丽恨他,不是他,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她又恨不起来,比较是她的父亲,看着他这样,她痛在心里。

她想冲过去踢翻火锅,打到龙哥,救出老爸,但她知道她做不到,她没那个能力。在老二与老八裹挟下,她来到龙哥面前。

“扑通”她跪倒龙哥面前,抱住龙哥的大腿,“龙哥,求求你,放了我爸,你让我做啥都可以。”

龙哥示意老二老八,把安雅丽扶起,并做到了龙哥旁边,他俩也在桌边坐下。龙哥拿起一块没用过的餐巾,温柔地擦去安雅丽脸上的泪水,“美女一哭就不美了哟。今天请安小姐来就是要解决一下安老狗的债务问题。”说著龙哥回头指向被吊著的安雅丽的父亲。

龙哥问安雅丽,“你知道你父亲欠了多少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