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护士长打来电话,问小雪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去,小雪说雨下得太大,“什么啊你个骚蹄子,刚才下雨了不要你去,你非要去,现在弄得舒服了吧,我告诉你小雪,你要是把小……

  护士长打来电话,问小雪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去,小雪说雨下得太大,“什么啊你个骚蹄子,刚才下雨了不要你去,你非要去,现在弄得舒服了吧,我告诉你小雪,你要是把小林弄得起不了床,看我不收拾你!”护士长在那边发火了。

  “我没有啊,帮他换完药了之后就在这陪他聊天呢,我们什么事也没做啊!”“什么事没做?你说我相信吗?快点回来!”小雪冲我吐了吐舌头,“护士长很厉害的,你可要注意了,她可是你们连长夫人啊”从这以后,小雪天天都往我这跑,一有空就让我插她,她每次来的时候都穿着裙子,我知道这是为了我方便。

  所以每次都很用力地插她。

  还好这里比较偏,人来得少,所以我们在床上、沙发上、茶几上变着花样地玩,第一次都把小雪弄得很爽。

  真没想到在部队里还有这样的好事,还好我平常锻练得身体很棒,不然肯定吃不消了。

  有一次我正在从后面插小雪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跑,我们赶紧收拾好,小雪做在我床边,装着聊天的样子。

  是莹莹过来了护士长让她来叫小雪。

  看到我们红著脸,满头是汗的样子,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临走的时候还拧了我一把,问小雪这么骚B弄得爽不爽啊?晚上小雪打来电话说她跟莹莹吵了一架,原来她俩平常没事的时候喜欢在一起睡,有时候互相摸摸什么的,这几天莹莹找小雪,小雪也不理她,气得莹莹问小雪是不是被我给肏了,就不理她了,两个人大吵了一架。

  小雪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我哪知道啊。

  小雪在那边想了半天跟我说,她想让莹莹明天替她来给我换药,我问她能舍得吗,小雪在电话里呸了我一口,说便宜你了。

  第二天,果然是莹莹来了,我故意问她小雪怎么没来,她红著脸说小雪有事了,看来她害羞的样子,我的老二忍不住站了起来,她好像也感觉到了,脸更红了。

  等她换完了药,我看她的手还是不想离开我鸡巴,知道小雪已经跟她说了。

  我顺手把她拉过来,吻住她的嘴,解开她的军服,里面只穿了一个乳罩。

  她的乳房和小雪的一样漂亮,只不过比小雪的小了一点,握在手里很舒服。

  莹莹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对我说:“小雪这个骚B,都被人干过了还想在我前面找你,真是把我给气死了,人家还是个处女啊”。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屄,一个手指探进去,果然有个东西挡住了。

  我问她一会进去的时候她怕不怕啊,她说不怕,她早就盼著能跟我做一回呢。

  我分开她的双腿,挺著鸡巴就肏了进去。

  才进了一半,被的处女膜给挡住了。

  我猛地一挺,刺了进去,莹莹痛苦地叫了一声:“好痛啊…哥哥你慢点啊!”里面很涩,我小心地抽肏了几十下,感觉到里面已经湿润了,就猛地肏到了底。

  随着我的动作,莹莹大叫着,只是不像小雪那样浪叫,很害羞的样子,这样更使我感到兴奋,鸡巴在她的小屄里塞得满满的,干到爽处,莹莹竟也像浪女一样叫起来,难道是女人都这样啊!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我,让我第一次都肏到底。

  小屄被我干得外翻,露出粉红的肉,淫水涌出来,湿了我的毛毛。

  这几天跟小雪玩得有点过火,我感觉到好像有点快撑不住了,好在莹莹也快泄了,我猛挺了几下,感到一股股淫水浇在我的龟头上,我忍不住地射了出来。

  射出来的同时,莹莹大叫了一声,软了下来。

  过了好久,我把鸡巴从她的小屄里抽出来,上面全是血迹,我用卫生纸擦干净,又帮着莹莹收拾好,之后躺在莹莹身边,温柔地吻着她(学姐教过我的,和女人做完了之后,千万不能提了枪就走人)。

  温存了好长时间,我在她耳边小声地说:“莹莹你好棒哦,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莹莹红著脸说:“哥哥你也棒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哦,刚才你的那个太厉害了,挺得人家都快疯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轻轻地揉着她的乳房。

  在她的套弄下,我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莹莹吓得问我不会是又想了吧,我点点头。

  莹莹说:“不要啊,人家这里还在疼呢,以后再做好不好啊?”我答应了她。

  莹莹走了,没多久,小雪就来了,看到我的样子,她的脸很不好看。

  我知道她在吃醋,拉她过来,撩起裙子,就肏了进去,我已经习惯了她来我这不穿内裤了。

  小雪在我身上拚命地套弄著,我知道她在那边早已春心荡漾了,里面已经很湿了。

  直到泄了之后,她才问我是她还还是莹莹好,我哪能说莹莹好啊,把她夸了一顿,小雪满意地笑了。

  四之后的几天,跟神仙似的,两个丫头天天来找我,我都快被她俩掏干了,幸亏我的身体棒。

  要不谁能受得了啊。

  一天,小雪来了,我看她眼睛红红的,问她怎么了。

  波动迟疑了半天才回答我,护士长把她叫去,训了一顿。

  问她是不是跟我好上了,还说要把她调出去。

  我也吓得够呛,要知道她可是我连长的老婆啊!小雪哭着跟我做着,我发现她这次特别的疯,可能是她知道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机会不多的缘故吧。

  我也尽力地配合她。

  在小雪两次高潮之后,她爬在我的身上。

  我安慰她说今后出院了我会找她的。

  小雪这才停止了哭泣。

  女人啊,真是要命!临走的时候,小雪叫我一定不要忘了她,我点点头。

  之后的几天都是护士长来的,我心里有鬼,也不敢胡思乱想了。

  直到有一天,护士长实在忍不住了,噗地笑了出来。

  我看到她笑了,知道没事了。

  她拍着我的鸡巴问:“你这个小东西,是怎么折腾小雪的?”我赶忙否认。

  “哦!”她不相信,低头闻了闻,“一点都不注意卫生,玩过之后也不知道洗一下。”

  说著又绷著脸问我到底有没有,是不是要告诉我连长啊?我吓坏了,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我承认了。

  “你们几天玩一次啊?”我说天天都在一起,每次要玩再三回。

  她瞪大了眼睛。

  想了好长一会,忽然红了脸,叫我写份检查,晚上八点送到她家。

  连长在医院在套宿舍,我以前来过,离女兵宿舍不远。

  晚上的时候,我敲开护士长家的门。

  门开了条缝,见是我,她一把把我拉了进去。

  然后关上了门。

  护士长看来是刚洗完澡,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衣,很薄的那种,里面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虽然我心里害怕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我,可是看到她这样子,我还是忍不住兴奋起来,鸡巴挺的高高的。

  护士长看到了我的变化,她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让我坐下。

  我用检查挡住了裆部。

  等她把头发吹干之后,我把检查给她。

  看到我这样,护士长咯咯地笑了,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你个傻孩子,知道错了就好!你说姐姐怎么惩罚你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笑得更欢了,站起身来,问我:“姐姐长得美不美啊?”说实话她长得比小雪和莹莹美多了,而且十分的风骚,没有了小雪和莹莹的青涩,更能让男人着迷。

  我点点头。

  她一手握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摸著自己的阴户,风骚地对我说:“只要弟弟你能让姐姐爽上天,我就谁也不告诉了。”

  我想何乐而不为啊,能保住秘密,又能上了这个骚女人。

  我冲上去,抱她到床上,撕下她的睡衣,很快地脱了自己的衣服,扶著鸡巴叫了一声:“嫂子,我要进去了!”护士长一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说:“叫我梅姐!”我叫了一声。

  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低下头含着我的蛋蛋,弄得我好爽。

  “好弟弟……你是姐姐见过的最大的鸡巴,难怪小雪会被你给迷死呢!跟姐姐说说是怎么跟小雪做的吧。”

  我跟她讲跟小雪做爱的过程,中间加了好多淫荡的镜头,我猜想她可能会对这个感兴趣,想不到她这么大反应,一边套弄我,一边摸著自己的骚屄,嘴里还嘟咙著:“小雪这个骚B竟然敢抢在我的前面,看我怎么收拾她!”我拉她过来,倒骑在她身上,她的骚屄已经被她弄得水漫金山了。

  低下头含着她的阴核,用手指玩弄的肥屄。

  淫水一股股地涌了出来,浇在我的舌头上。

  梅姐含着我的大鸡巴,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嘴里。

  “好弟弟…你的大鸡巴已经插到姐姐的嗓子里了……姐姐好爽哦……快点来肏姐姐吧……姐姐快泄了……”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的骚屄中流了出来,我没想到女人也会射出来。

  把她的淫液吸到嘴里,用舌头肏她的骚屄。

  “不要哦……好弟弟,快用你的大鸡巴肏姐姐吧……姐姐的小屄好痒哦……”我把她翻过来,让她趴在床上,挺著鸡巴,噗哧一声肏了进去。

  梅姐的屄里好紧,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第一次肏进去,都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浑身乱抖。

  "哦……尽管肏吧……姐姐的身体都……给你了……喔……这下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大鸡巴的……亲弟弟……嗯……用力一点……对……就是这样……喔……嗯……”为了让她再到高潮,我用鸡巴在她的骚屄边磨著,就是不肏进去。

  这下子她可受不了了。

  “好弟弟……不要磨姐姐了……快点肏姐姐吧……我的亲亲……大鸡巴弟弟……快点儿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骚屄娘们……快些用力肏人家的骚屄……屄里痒死了……”在她的淫声浪语中,我肏得更狠了。

  肏了有三十多分钟,我终于忍不住要泄了,拚命地捣她的骚屄,在两人的叫声中我射了出来。

  过了好久,她把我的鸡巴拔出来,用嘴把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吮干净,很满足地对我说:“弟弟,你太棒了,姐姐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你们连长已经够厉害的了,可跟你比起来差远了!弟弟的鸡巴每一次都肏到姐姐的屄心里,弄得姐姐都要飞了”。

  说著嘴巴揍上来,用舌头添起来。

  我的鸡巴又挺了起来,她张大了嘴:“你不会是又想要了吧,姐姐要被你日死了!”说著翻身上来,扶着我的大鸡巴,套了进去,骚屄里还是湿润的,她一边套弄著,一边叫着:“你好棒哦,大鸡巴弟弟,你的大鸡巴顶到姐姐的花心了,弄得姐姐好痒哦”。

  套弄了一会,我翻身起来,从后面肏了进去。

  梅姐趴在床上,屁股翘得老高,配合著我往后一挺一挺的,两人正肏得爽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个女人敲窗户,吓得我赶紧停下来。

  “梅子,你个骚B,老公才几天不在啊,你又受不了了啊,从哪找的小男兵在玩啊,这么大动静,大老远都听到你浪叫了。”

  梅姐低声对我说是于医生,一边叫我肏她,一边对于医生说:“于姐,你不知道啊,弟弟的鸡巴好棒哦,弄得我心肝都快被顶出来了。

  你要不要进来玩玩啊。”

  “呸!你们俩干那事,我怎么进去啊。

  再说我还要值班呢!。”

  “值什么班啊,哪有这个好玩啊!快进来吧,让弟弟替你止止痒吧”梅姐叫我抱着她去开门。

  于医生进来了,脸红红的。

  她是我们副营长的老婆,平常好像不太爱说话,有种冷艳的感觉。

  平常很少跟别人开玩笑的,记得有一次,副营长叫我到他的宿舍去,说嫂子找我干点事。

  我到宿舍,她正在洗衣服和被子。

  看到我进来,她脸红了,可能是因为她穿睡衣的原故吧。

  她让我把门关上,坐在她对面,说一会有事让我做。

  坐下之后,我从她睡衣的领口看到了她雪白的乳房。

  她好像也感觉到我在看她,想把领口拉好,可是领口开得实在是太大了,反倒是手上的水把衣服也弄湿了,当她起身时,红红的乳头印在了衣服上,很诱人。

  我忍不住下面硬了起来,顶得裤子老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用手摀住。

  她看我这样,噗哧一声笑了。

  用力地揉着衣服,两个奶子晃动着,我当时不知道她在勾引我,只觉得心里痒痒的。

  她让我和她一起把衣服拧干,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我一站进来,下面就露馅了。

  没办法,我只好站起来,不争气的老二还是那么翘。

  她的呼吸也在变快,两只手在拧衣服时,把奶子挤得鼓鼓的。

  我感觉下面一跳一跳的,说我要上厕所。

  她让我进去。

  我掏出老二来,它已经涨得硬硬的了,可是怎么也尿不出来,我忍不住用手去拨弄它,想像著嫂子丰满的奶子和那没见过的骚屄。

  嫂子在外面叫我,我只好出来,下面很难受。

  她看我这样问我是不是没有出来啊,我点点头。

  她叹了品气,没说什么,叫我帮她把衣服晾起来,晾的时候她站在我前面,用屁股不停地磨着我的下面,她的屁股很结实,弄得我好兴奋。

  我就紧紧地顶着她,心里好难受。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文书来叫我回去开会。

  嫂子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紧紧地贴着我说:“本来想让你多顶一会,现在不行了,下次吧。”

  我点点头。

  嫂子忽然脸红了,用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地揉了起来,揉得我心里好难受,忍不住抱住她,把嘴贴在的乳房上咬著,她推开我说今天不行,你要开会了,改天吧。

  我只好放开她。

  梅姐还在我的身上套著。

  嫂子看到是我,很惊讶的样子,我的脸红了。

  怎么会是你啊,嫂子问,梅姐说:“怎么了嫂子,难道我就不能跟他在一起吗?你不知道啊,他虽然年纪不大,可那个东西好厉害哦!我都快被他插死了。”

  嫂子明显地不高兴,说:“你这个骚货干嘛害人家小孩子啊,他的东西大我比你清楚哦。”

  梅姐很惊异地问:“嫂子,你早就上了他了啊,厉害哦,平常我可没看出来呀,你老是一本正经的,原来也是个闷骚啊!”嫂子红了脸,呸了她一口,说你以为人家都像你啊。

  梅姐咯咯地笑了,从我的身上下来,把我推到嫂子面前,说:“今天我就把弟弟送给你,让他好好地干你一回,你恐怕除了副营长,还没碰过别的男人了吧?今天就让你尝尝别的男人是什么滋味。”

  嫂子的脸更红了,骂梅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梅姐叫我上,我上去抱住嫂子,一只手握住的乳房,一只手去解她的衣服。

  她挣扎著说,弟弟你不要啊,不要听她的,嫂子要生气了啊。

  梅姐在旁边笑着说:“不要相信的话,她心里还不知道有多想呢,不信你摸摸她下面,肯定已经湿了。”

  我伸手到下面,果然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知道嫂子早已心动了,哪里还能放过她,一边用嘴含着她的乳头,一边用手扣挖她的下面。

  嫂子挣扎着想推开我,我知道她不是想真的推开我,就更加卖力地弄她。

  梅姐在旁边说:“弟弟快插她啊,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话,我进屋了。”

  嫂子一边假装着挣扎一边说:“你个骚丫头,还不叫他快停手。

  不然我要生气了啊!”梅姐笑着说:“行了吧你,别假正经了,看你现在的骚样,淫水都流到下面了,一会弟弟的大鸡巴一肏进去,你还不爽死。

  比你老公那个强多了”嫂子擡起头问她怎么知道,梅姐咯咯地笑了说:“放心吧,就他那又小又短的也就你感兴趣。

  我才不会去勾引他呢。

  弟弟加油,把她给肏晕了,姐姐再来跟你玩。”

  说著在我的鸡巴上摸了一把,屁股一扭一扭地进屋了。

  嫂子看梅姐进屋了,就不再挣扎了,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套弄著,问我怎么会和梅姐在一起。

  我把情况跟她说了。

  她狠狠地说:“这个女人真可恶,趁人之危啊。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嫂子啊?”我一边玩她一边说我怕嫂子会骂我。

  她叹了一口气说:“我怎么会骂你呢,疼你还疼不过来呢,你忘了上次嫂子都让你顶了半天了。

  你不知道嫂子被你顶得舒服死了,晚上你们副营长弄我的时候,人家把他想像成你了,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人家多爽。”

  我被她说的受不了了,在她耳边说:“嫂子我受不了了,我要肏你了!”她咯咯地笑了:“你现在才想起来啊,人家早就等着你了,难不成还要我请你啊!”说著扶着我的大鸡巴,放在洞口,我一挺身肏了进去。

  看来梅姐说的是真话,她老公真的不行。

  我还没肏多长时间,她就开始大声地叫了。

  “好弟弟,你太厉害了,嫂子被你快肏死了!你的鸡巴太大了,嫂子的小屄都快被你肏烂了”听到嫂子的叫声,梅姐从屋里出来了。

  对着嫂子说:“怎么样嫂子,我没骗你吧?”嫂子一边摇著一边说:“好妹妹,谢谢你!今后你再勾谁嫂子都替你保密。”

  梅姐笑了,用舌头舔着她的乳头,还用手去摸她的肉粒,弄得嫂子叫声更大了,没多长时间,她的下面开始颤抖了,淫水一股股地喷在我的龟头上,我知道她已经要泄了,没想会这么快。

  梅姐也发现了,就问嫂子怎么回事,嫂子红著脸不说话。

  梅姐咯咯地笑了,张开腿说弟弟来吧,让姐姐来爽一下。

  我翻身起来,扛起她的双脚,对着骚屄就肏了进去。

  梅姐一边套著一边有节奏地叫着,在她的套弄下,我也很快感到快泄了。

  在没泄之前,我从她身上下来,又一次肏到嫂子的屄里,在我的抽肏下,嫂子很快又到高潮了,我们俩都叫着,互相挺著身体,只听到啪啪的声音,终于我感觉一股精液射了出来,嫂子的淫水也一股股地喷出来。

  好长时间,我从嫂子的身上擡起头,嫂子竟然流泪了,我赶忙吻住她的嘴巴,用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奶子。

  嫂子一边吻着我一边说:“谢谢你啊弟弟!姐姐今天太高兴了!”梅姐凑过来说:我也高兴啊。

  然后又低下头用嘴含着鸡巴套起来。

  嫂子一把把她推开,问她今天已经干了几次了,想把我累死了。

  梅姐不高兴地躺在一边。

  临走的时候,梅姐给了我一串钥匙,告诉我什么时候想她了,只要连长不在的时候就来。

  我答应她,嫂子在我耳边小声说:“明天到我办公室来,我把房间和办公室的钥匙都给你,只要弟弟想了,嫂子什么时候都给你。”

  没想到梅姐竟然叫上劲了,对我说:“过几天我到你们排里去,就在你床上叫弟弟肏一回,反正你们排长快成我妹夫了,再说就你们那个小鸡巴排长也不敢把我怎么样!”看到我们俩坏坏地冲她笑,梅姐竟然脸红了,忙解释说:“你们不要瞎想啊,我可没有上他啊,只是一次偶然碰了一下,虽然很硬却不粗,所以我就把他介绍给我妹妹了。”

  看我们还是不信,她有点急了,我们只好安慰她说我们相信。

  她这才没事,不过她随后又开始发骚了:“到时候要是妹妹同意的话,我也可以尝尝哦!”说完自己咯咯地笑了。

  嫂子骂了她一句。

  五跟梅姐和嫂子大肏了一夜,我感觉身体有点不太好了,就不再找她们。

  接下来的两天,我开始找小雪和莹莹,这两个丫头才尝到甜头,没太多的经验,正好可以保留点体力。

  第三天晚上,部队集合去看电影了,我看到梅姐的房间还亮着灯,想起她给我的钥匙,心里一阵狂喜,悄悄地打开门,溜了进去。

  梅姐好像在洗澡。

  我脱光了衣服,冲了进去。

  雾气中我看到她的身体,大叫着:“梅姐,你可想死我了,弟弟来了”。

  扑上去抱住她,含着她的一只乳头吸吮进来。

  没想到她却大声地叫起来:“你是谁,快滚出去!”我以为梅姐生气了,一边继续玩着她的乳头,一边用手去摸她的骚屄说:“梅姐不要生气了,谁让你那天把我弄得那么凶啊,我的鸡鸡都被你弄肿了,好容易今天好点了,这不就来找姐姐了吗?”说著把她顶在墙边,分开她的双腿,扶著大鸡巴在她的小屄边摩起来。

  她还在挣扎,想推开我,嘴里叫着不要啊。

  我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又想了什么新花样,更加不理会她,把她的双腿抱起来,环在我的腰间,一挺身肏了进去。

  没想到才几天没见到梅姐,她的屄里竟然变得很紧了,每肏一次都被裹得紧紧的,比上次舒服多了。

  我一边肏一边问梅姐:“梅姐你好棒哦,才几天没肏你,你的骚屄里竟然变得这么紧了,跟小雪她们差不多了,我都不相信你是生过孩子的了。”

  梅姐不再叫了,可是也不说话,只是抱着我,任凭我抽肏她。

  想到几天前她那么浪,今天居然像个淑女,不由得我更加兴起,第一次都深深地肏到花心,渐渐地她开始有反应了,身体开始扭起来,迎合著我一挺一挺地,弄得我很爽。

  我把她放下来,让她趴在马桶上,从后面肏进去。

  梅姐的屁股好像也小了一些,而且更结实了,小屄里也没有那么深了,肏进来更爽。

  我顾不上那么多,一边肏著,一边用手揉着她的奶子。

  她的奶子好像也小了,不过揉起来更舒服。

  干到爽处,梅姐开始大声地叫了:“好弟弟,你慢点啊,姐姐的骚屄受不了了,人家可没有被肏过几次啊,哪能用得了弟弟的大鸡巴啊!”我笑了,没想到她还会这样说,于是就更加卖力地肏她,一会她也开始反攻我了,让我坐在马桶上,扶着我的大鸡巴,对着洞口坐了下去,身体开始前后左右摇进来,紧紧的骚屄夹着我的鸡巴套弄著,我竟然被她弄得爽歪了。

  看到她的乳房在我面前摇啊摇的,我用手握住,拚命地揉起来。

  两人肏了好长时间,梅姐的骚屄开始紧缩了,我知道她快了,可没想到会这么快,站起来抱着她的屁股,拚命地挺身肏她。

  感到她的淫水一股股地喷在我的龟头上,我也忍不住地射了出来,射得她浑身颤抖。

  不一会趴在了我身上。

  我把她洗干净后,抱到了床上。

  她还是紧闭着双眼。

  我过去吻住她的嘴,用舌头在她的嘴里搅著,手也在她的乳房上抚摸著。

  忽然她睁开眼,咬住了我的舌头,疼得我哼哼著,她翻身压在我上面,松开嘴,盯着我看了半天。

  我被她看的毛毛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是你的梅姐。”

  我吓坏了,忙问是怎么回事,她说她是梅姐的妹妹兰兰。

  我感觉头都大了,想起刚才肏她的时候,总是感觉好像不对劲,现在想想确实不是梅姐了。

  我翻身想进来,可被她按住了。

  我涨红了脸说:“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

  原来她是梅姐的妹妹,虽然比梅姐小好几岁,可是长得跟孪生姐妹一样。

  梅姐要把她介绍给我排长的。

  这下完了!兰兰叹了口气,说:“这不怪你,我知道姐姐这人的,她最喜欢像你这样的了。

  也许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被自己的情人给肏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到我这样,兰兰脸红了一下,问我跟她姐姐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了她。

  她想了一会,红著脸问我该怎么办,我摇摇头。

  她低下头吻着我说:“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会玩女人,刚才你把姐姐弄得很舒服啊,没想到我会被一个小孩子弄得爽翻天了!”听到她这么说,我知道她没有怪我的意思了,胆子就大了,下面竟然又硬了起来。

  她好像也感觉到了,脸红了一下,问我怎么会这么快又想了?我抱着她的屁股不停地摇动,让我的鸡巴一次次地顶在她的阴部说:“姐姐你也好棒哦,比梅姐更让我兴奋,只要我一碰到姐姐我就忍不住地想跟姐姐做啊!”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路过看看。

  我叫阿杰,在这家建设公司当助理,这天下班回家途中想起忘在公司的资料,赶紧返回公司。刚要进办公室时,只见经理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丰盈雪白的肉体,开岔的裙让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见忽隐的。一双穿着肉色长丝袜的迷人、匀称而又修长的玉腿从裙子的开岔露了出来,大腿根都依晰可见,脚上穿着一双漂亮的高跟鞋,丽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著少妇风韵的妩媚,我都看得呆了,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

  她是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晓棋,三十来岁年纪,168公分左右,外貌条件还算不错,上班时喜欢穿较为合身的套装,显得较为成熟与专业,合身的裙子配上浅色系的丝质衬衫,让我34D的胸围,24寸的腰身曲线毕露。,浑身散发著成熟女人的韵味。

  为了怕被经理发现,就轻手轻脚的躲在门外从门缝偷窥,浑然不知已经被经理发现了。我盯着经理的神祕三角地带,她两大腿之间的神祕处被那白色透明丝质性感亵裤裹着,阴部鼓鼓的,像完全熟透了的蜜桃,透过那白色透明丝质性感亵裤,可以清楚地看见那可爱的粉红阴唇,黑色的阴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阴阜。

  只见包裹着浑圆挺翘的臀部,露出大半白晰的大腿,一种又羞又爱的感觉,她一只手伸进秘处,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著小穴。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穴口。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销魂难耐的模样。我渐可感觉到她幽洞已淫水泌泌、润滑异常。

  她不时“嗯……嗯……”轻轻呻吟起来,情欲已高涨,扭腰摆臀,放荡的上下摇晃起来,享受这诱人的爱抚前戏。

  “嗯……嗯……喔……喔我要肉棒啊!”经理不顾一切的大喊起来:“我要粗壮的肉棒插入我淫荡的小穴里啊。”

  她把两个手指头并在一起,随着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哦……”又一次难耐的呻吟,大聱叫道:“哎呀……哎呀……这样不……不行呀……痒死我了……哼…哼……哦,天啊,哦我的天啊…哼……我好久没……尝到这滋味了……美死了……”

  我在门缝看她用指尖不停地刺激著神秘的所在,并将两根手指插入搅弄著。果不期然,经理开始配合玩弄的节奏而起伏,还扭动雪白的美臀迎合著,好像希望手指达到更深的秘所。

  见她的手指已缓缓地深入地抽插著、操弄著,忽然,只见她翘起屁股:“啊…啊…啊,我要…泄了。”

  我想其实人家也想要啊!女人实在是很寂寞,需要有个男人粗鲁来牵引,满足所有的自慰淫欲中。

  我见她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两腿交叉处有黑绒的阴毛,随着角度变大,我甚至看见她的阴平交道泛潮的蠕动。手指一触及,只见她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此时,躲在门外的我早已被她这种娇羞意态,逗得心痒痒的,看她那张宜娇宜嗔的脸庞,更令人心猿意马,再也顾不得……。

  我拿着一支假阳具插进她的小穴,深入地抽插著……。

  “阿……阿杰,别……别这样,我是……是你……你的经理,我们别……别这样!”经理一边喘气一边说。

  这时欲火焚身的我怎还管这些,再加上经理嘴里这样说,而小嘴却仍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这只不过是经理的谎言而已。

  “阿……杰,我们……我们别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这样好吗?”经理娇羞道。

  “经理,你说像哪样?”我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就这样了嘛,你尽逗我。”经理嗲声嗲气好似生气了一样地说。

  她颤抖地说︰“轻一点﹗阿杰﹗……噢……啊…我要…我要…来了……我要……泄了…”

  “啊!……嗯……啊……阿……阿杰!……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额头皱了一皱,而且脸色也泛著愁容,吃什么?我的小穴就已经湿透了可饿坏了。

  我拿着假阳具猛地用劲插著湿润的穴肉。经理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看清楚她的小穴流出的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