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家一起乱弄 岳的毛太浓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走出了酒吧,小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文卿也喝的太多了,难道真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也怪自己,怎么会同意陪她来加吧呢!还差点被社会上的小青年骚扰。 “刚才……

  走出了酒吧,小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文卿也喝的太多了,难道真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也怪自己,怎么会同意陪她来加吧呢!还差点被社会上的小青年骚扰。

  “刚才好吓人啊!”文卿吐了吐舌头,像个小女孩儿一样。

  “知道危险了吧?以后别来酒吧这种地方了!”小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红颜祸水啊,如果是自己单独来酒吧喝酒,那个长发青年就算吃饱了撑得,也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你陪我来不就行了!”文卿迷迷糊糊的说著,整个人都趴在了小风的身上。

  拜托了姐姐,你这不是在勾引我犯罪么?小风感受着文卿胸前的丰满。

  发育不好?这叫发育不好?小风看着文卿这魔鬼的身材,都要喷鼻血了,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二百五医生下出的结论!

  文卿虽然有29了,但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却一直没有结婚。165的身高,鹅蛋形的脸,很妩媚的眼睛,身材前突后翘,乳房结实浑圆,其实不用看她的身材,那双眼神就很性感,虽然她的身材无可挑剔,平滑光润的肩膀,不粗不细的脖子,一头平直顺滑的长发。胸部发育得近乎完美。

  她的腰虽不算盈盈一握,但却与她的整体搭配的很好,而且总是挺的笔直,加上一双长腿,大腿浑圆丰盈,小腿又直又长,使她显得气质不凡。毕竟人家可是大学老师。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成了小风的干姐姐。

  小风就这么搀扶著文卿,感觉有点沈重,不过小风也知道文卿是喝醉了,刚才在酒吧里气氛比较紧张,所以文卿还保持着几分清醒,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事儿了,所以文卿也就开始放松了下来,人也迷糊了。

  小风无奈的抱着文卿上了一辆等在路边的出租车,然后说道:“去惠彤大酒店。”

  那出租车的司机看着小风和文卿,暧昧的一笑,道:“OK!没问题。”小风对他那表情只能抱以苦笑了,一般情况下,抱着一个喝醉的美眉从酒吧里出来,就算自己说没什么事儿,可是谁会相信啊?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目的地还是去酒店的?

  文卿却不管那麽多了,伏在小风的身上,沈沈的困意袭来,闭上了眼睛。

  到了惠彤大酒店的门口,小风付了车前,将文卿小心的抱了下来。文卿虽然是个成年人,但是却也不重,小风抱着她也不显得费劲。

  进了酒店的大堂,就有服务生迎了过来:“先生,您回来了!”

  小风点了点头。

  “需要帮忙么?”服务生继续问道。

  “不用了,对了,麻烦你帮我按一下电梯的按钮。”小风说著就向电梯的方向走去。“没问题,杨先生。”服务生帮助小风按开了电梯的门,然后又按了22层的按钮,才快步的走出了电梯。

  小风对他微微一笑,表示了谢意。

  看似没多长时间,实际上两个人在酒吧里也呆了几个消失了,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干爹干妈他们应该已经睡下了。

  “文卿姐,你的房卡在哪里?”来到文卿的房间门口,小风对文卿问道。

  小风等了一会儿,却是半天没有人回答自己。小风苦笑着见到双手挂在自己脖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文卿,心道,看来只得自己动手了。

  “文卿姐,我可不是故意站你便宜的啊,我是帮你找房卡!”小风自欺欺人的唠叨了一句,大手就开始在文卿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小风……你好坏,居然敢占姐姐的便宜?”文卿忽然迷迷糊糊的咕哝了一句,却将小风吓了一跳!

  伸出的手,停在了文卿臀部的裤兜里,有些尴尬的说道:“文卿姐,我在找房卡呢……”“哦……那你占吧……”也不知道文卿听没听懂,居然如此回答道。

  小风顿时被弄得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文卿姐说“你占吧”,是不是就是允许自己占他便宜了呢?小风十分龌龊的想着,伸入文卿裤兜的大手,情不自禁的在文卿丰满的臀部上捏了两下。

  不行!我不能抵不住诱惑啊,文卿姐现在喝醉了,说得胡话怎么能当真?小风一咬牙,将手抽了出来,拿出找到的房卡,将房门打开,抱着文卿来到了床边上,小心的将她放在了床上。

  小风将文卿的小凉靴脱下,然后拉过一张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真是诱人呀!小风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咬了牙转过身去,准备回房间,却听见了文卿叫他的声音。

  “小风,我想吐……”文卿半呻吟的声音弄得小风骨头都酥了……熟女的诱惑呀!

  “你等等呀,文卿姐!”小风连忙跑到洗手间去找了一个水盆跑了过来,然后刚想扶起文卿,却听得文卿“呕--”了一声,腹中的酒水吐了她自己一身,弄得床单上都是。

  一股酒气向小风迎了过来,小风皱了皱眉。好在文卿没有吃东西,只是喝了一堆酒,所以除了酒味外,并没有食物掺杂在一起的腥臭味。倒也不算难闻。

  “唉!”小风叹了口气,文卿三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和小孩子一样。小风没招了,现在的情况是,文卿满身都是自己吐出来的酒,床单上也是,小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风……我好难受……这味道好难闻,帮我把衣服脱掉……”正当小风手足无措的时候,文卿忽然皱着眉头抱怨道。

  “嘎?”小风一愕,让我帮你脱衣服?姐姐,是你在勾引我啊,还是对我太放心了?你弟弟我可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啊,而且还喝了点儿酒,万一头脑一热,把持不住,这可怎么办呀!

  “好难受……”文卿还在自顾自的说著。

  小风没辙了,只得硬著头皮将文卿身上的白色连衣裙的拉链给拉开,一咬牙,将连衣裙给拽了下去。文卿里面没有穿内衣。丰满地胸脯在白色胸罩的包裹下,跃然而入小风的眼帘,小风不由得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裤子……裤子……”文卿身上没有了衣服,两条腿却开始乱动起来,嘴里含含糊糊的呓语着。

  “裤子也让我脱?”小风一阵头大!算了,衣服都脱了,也不差裤子了!小风一咬牙,猛地将文卿的裙裤给扒了下来,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用力过猛。居然将文卿的小内裤也一起给拽了下来!

  不过,因为房间没有开灯,小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脱掉了文卿的小内裤,看着文卿白白的下身,还以为她穿的是白色内裤呢!

  闻着满是酒气地衣服,小风只得跑到吸收将,将文卿的衣服都泡在了洗手盆中。

  “嗯?”小风拿着文卿的裙裤忽然一愣?呵呵,这不是内裤么?上面还贴著个小护垫!

  那自己刚才看见的是?可是没有毛毛啊?想到这里。小风猛然醒悟,莫非文卿是传说中的白虎?

  晕了。

  女人白虎是旺夫的,有地人还特意找白虎娶回家当老婆呢!

  想到这里,小风一阵大汗,这下可糟糕了。自己把文卿的内裤也被扒下来了。明早她醒来之后,不会怀疑自己图谋不轨吧?她可是自己的干姐姐呢!

  再去给她穿上?算了,小风实在没有那勇气了,刚才是自己不知道,没看清也就算了。现在自己既然知道了文卿是个白虎。那不可能会忍住好奇不去仔细看一看地,到时候……

  小风将文卿内裤单独拿了出来,挂在了旁边的毛巾架上。却又听得文卿在屋里低声呻吟道:“还有酒味……”

  小风苦笑,当然有了,屋子里的味道哪能说没有了就没有了的!小风回到了屋里,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文卿已经将身上的杯子给蹬在了地上,两腿之间的春色,跃然于小风的眼帘!

  呵呵了!行,你就挑战我的极限吧!小风恶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不过忽然又想到文卿地床上也被她吐上了,那麽有酒味就难免地了!到这里,小风不得不将文卿给抱了起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了,我就忍吧,忍无可忍的时候也怪不得我了!

  小风文卿抱着走进了洗手间,然后将她仍进了浴缸里,打开了浴缸的热水。

  他准备将文卿身上的酒气给泡泡……安置好文卿后,小风关好了洗手间的门,然后快步地走到房间电话地旁边,拿起了电话,给总台打了一个电话:“喂,我是2210房的,麻烦您派个人过来给我换一下床单。”“好地,请稍等片刻,马上我们的人就会过去!”总台说道。

  果然,过了没多久,总台派来的人就来了,利索的将床单和被子换了一套新的后,退出了房间。

  小风叹了口气,回到了洗手间,却发现,这样的情况下文卿居然还在迷糊著!小风无奈了,随手将文卿的胸罩给扯了下去,下面都看过了,也不差上面了!

  不过两个圆鼓鼓的东西跳出来的时候,小风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小风扯过一条浴巾,将文卿包了起来,然后抱着她走出了洗手间,将她放在了新换好床单的床上,扯掉浴巾,将被子给她盖好!

  小风才松了一口气!真不是男人干的活呀,柳下惠也不过如此了吧?小风得意的想着。“水……我要喝水……”回到了床上的文卿还不消停,居然又开始要起水来!

  小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来到茶几边上,给文卿倒了一杯热水,然后来到床边:“文卿姐,给你水……”

  “你喂我……”文卿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含含糊糊的说道。

  喂你?你躺在床上,我怎么喂你喝水?我这一倒不是全洒床上了么?

  “乖啊,听话,自己起来喝!”小风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

  “哦……”文卿似乎听懂了小风的话,伸出两手,猛地搂住了小风的脖子,身体向上面倾起。小风也没在意,以为文卿是借助他的脖子当个支撑,刚想将杯子送到文卿嘴边,却没想到文卿猛地吻在了小风的嘴上!

  “唔……”小风一愕,刚要说话,却感觉到文卿在拚命的著自己口中的汁液……汗,敢情她当我这里是水源了?

  不过小风刚才忍得已经不能再忍了,现在又是文卿主动的亲吻自己,小风一横心,还忍个毛啊,老子不忍了!

  其实,这就是一个思想的临界,一旦突破了,小风就开始毫无顾忌起来,热情的开始回吻起文卿,而文卿似乎也感受到了小风的热情,也开始回应起小风来,虽然生涩,却十分火爆。小风的手也没闲著,伸手向文卿的胸部抓去,牢牢的握住……揉着,捏著,文卿圆润饱满的双乳在小风的手中千变万化著,同时小风分别用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文卿的乳头,一松一紧或一快一慢地拉捏著,文卿的身体已经很久没有享受男人这样的款待了。

  很快浑身燥热,两个乳头变的挺起来了,这样也给小风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文卿简直要受不了了,双臂狠狠的保住小风,嘴里也嘤咛般地开始呻吟起来,小风那受得了这般刺激,松开握著乳房的双手,一手环抱住文卿的娇体,一手伸向文卿丰满的的臀部,大力的揉捏著,一条腿也不自觉的插入文卿的双腿间,明显的感觉到三角地带的湿润。

  这时,文卿的呻吟声更大了,由轻微的“嗯,啊”变成急促的呼吸了,眼神也更加迷离起来,小风长长吸吮下文卿在口中的舌头后,松开双唇,又深深地分别吻了文卿的双眸,接着探下头来,含住文卿左边的乳头,忘情般的开始吸吮起来,右手在文卿光滑凝如玉脂般的背部来回探索著,左手仍然游走在双臀间,弄的文卿心如火燎,伸手向小风的胯下抓去……很快,两个火热的躯体就交织在了一起,在乐此不疲的做着从古至今,千百年不变的运动……小风顺势一挺,下面便刺向文卿的蜜穴,虽然有很多蜜汁分泌出来,小风的这一挺只将龟头刺入文卿的下体,心想,文卿的里面真紧,就跟干处女一样,干姐姐真美啊,想不到她快30的人了,下面还保养的这么紧,不行,以后得想办法多干干干姐姐。

  小风邪恶的想着,同时,腰部暗暗用力,再向文卿的蜜穴冲刺,虽然蜜穴洞很紧,但是加上分泌出的蜜液润滑,小风还是成功的将小小风全部刺了进去,顿时一阵强烈的热流刺激著小风的每一根神经,蜜穴紧紧裹着小弟弟,别提有多么爽了,这种深刻的刺激也传遍了浑身,都有射的感觉了……就在小风完全刺入的同时,文卿的蜜穴却传来无比的疼痛感,顿时让文卿觉得全身那心如火燎、燥热无比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疼痛又使她绷紧了每一根神经,为了缓解下体的疼痛,文卿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是很疼,咬紧牙轻轻地说“小风……疼,别动!”

  这一句话倒让小风分散了注意力,小弟弟要射的冲动一下子退了下去,见文卿说话了,便对她说:“文卿姐,你的下面真紧啊,真烫!真的太舒服了”疼痛还使文卿顾不得多说,只是心里想,废话,人家才是第一次。

  感觉小风的下面一挺一挺的,像是要抽动,文卿心想这家伙不会要……果然,小风抽动了一下,刚刚缓解的疼痛又一下子袭来,“啊……”文卿惨叫一声,伸手抵向小风的胯部,阻止继续抽动,小风见文卿的反应,心想,难道是自己的太大了,文卿姐又很久没做这事了,一时难以适应,便停止继续抽动的想法,身子缓缓的压向文卿,将舌头探入文卿的口中,手也伸向乳房,轻轻的揉捏起来。

  在小风的爱抚下,渐渐地文卿的面色红润起来,嘴里也开始低沈的呻吟起来,双腿无意识的缠在小风的腰间,阴唇也一张一合的夹着小小风。小风感觉到文卿的蜜穴中明显的更加热了起来,穴壁紧紧的贴著小弟弟,子宫口也吸允著小弟弟,小风知道是时候了,调整了下姿势,便轻轻的抽动起来……小风抽插了几下,一种未曾有过,无可言喻的美感从小弟弟阵阵传来,再从全身窜向四肢。

  真是极品啊,小风边抽动边想,文卿姐的小穴里好温热,温暖了小风的小弟弟,超爽的感觉让云峰不自主的加快抽动,一种奇异的感受,小风虽然觉得文卿的小穴好紧,紧紧的裹着他的小弟弟,但却又润滑得毫无困难地进出,而且文卿的小穴深处,仿佛有一道强烈的吸引力,让小风每一次都将阴茎送入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小小风吸进去,重重的撞击著文卿的子宫内壁。

  “小风……好舒服……好美……你快一点……嗯……哦……姐好美……好舒服……嗯……”文卿忍不住娇叫着。

  “文卿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干姐姐……和你干这事是这么的爽……我以后会常常要……”

  “小风……干姐姐爽死了……你快动……快一点呀……”

  我,林文浩,人家都叫我小文,今年27。退伍后在一家小药厂当检验分析员,薪水还过的去,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么大了没交过女友。家住云林,因为唸书在台北。退伍后就找台北的公司来工作。毕竟台北很多资源都比南部多,光我最爱的资讯产品,台北就多的不像话。

  工作一年后,因为计画的关系,又刚好暑假所以公司找了一个工读生来实验室帮忙,因为会跟着我做事,所以组长问我有没有特别要求的,我也只说,能沟通就好了。毕竟工读生能做的也不多,顶多洗洗器皿之类的。

  工作的组里总共有七个人,四女三男,组里面也不是没有女生,但是死会的死会,结婚的结婚。年纪也差很多,最近的也已经订婚了,所以也一直没有在注意女性朋友的交往,顶多她们都把我当成弟弟来看待。

  悦琳:年纪比我大个11岁,结婚也有一个孩子的妈,因为我跟她弟弟年纪相似,再加上刚进公司她也是最照顾我的,所以我都把她当成大姊来看待,因为比我早进公司,所以我都称她学姊。

  姿伶:年纪比我大两岁。有一个交往12年的男朋友,私下聊天时,才知道她跟她男朋友从五专一年级就开始交往到现在。长跑的那么久,真是厉害~~可是两人却都不急着结婚。

  怡君:年纪大我几个月。已经跟男友订婚,下个月就要当新娘子,年纪跟我差不多。曾经喜欢过她,不过她男友条件实在太好。每天上下班接送,节日一定有满满的花在她桌上~~放弃

  妤蓉:年纪大我三年。也是刚结婚没不到一年,老公是公司另外一个组的同事。

  柏溶:进公司教我的前辈,已婚男士。是我蛮佩服的一个同事,年纪大我10岁。前两年才结婚,也有一个孩子的爸爸。

  国华:组长。一个蛮猪头的组长,虽然有着清大博士班的学历,却常常凸垂!要不是因为他是博士,可能连组长都没机会做。不过人到是蛮和蔼就是了。年纪大我20多岁。

  过了几天,我正在整理数据要出报告,组长带了一个新人过来找我。

  组长:文浩,这个是新来的工读生。

  我:嗯!(转头一看,一个蛮可爱的女生)

  组长:她叫刘钰婷,以后你们大家要好好照顾人家唷!

  这时候,组里的一堆女生就开始围着她问一堆有的没有的。这群女人,啥都不会聊八卦倒是一流。因为大家休息的位置都很接近,我也间接听到她们的审问。

  新来的工读生刘钰婷,71年次,念化学系毕业,家住新竹,刚刚大学毕业,因为不想回家里附近找工作,所以毕业后一直在台北打工,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因为公司这次的工读其实有点算办签约的模式,严格来说工读生是为了要逃漏税,实际上算是约聘人员。薪水也不高,拿个27000左右。

  刚开始几天,我也并没有跟钰婷有接触,那群女人几乎都把她叫过去帮忙顺便问问八卦~直到过了一个月,开会后,组长希望计画能提早开始,所以就要我开始准备一些接下来计画会用到的文件。这时也叫钰婷跟着我做相关的工作。

  一开始也只是请她上网找国外的paper来给我,后来慢慢开始跟她接触了。也开始会有一些对谈。接触了一个多月后聊天中得知,念大学的时候,她也有交男朋友,不过,因为男朋友要到国外去留学,再加上毕业前两人感情刚好有个症结,所以在男友出国前就分了。

  我:“干嘛出国唸书就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