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系列150部分 肉肉很多的糙汉文古言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我看见了。”我羞惭地低头。 “好吧,既然妳全看见了,我也不妨告诉妳,那就是所谓性交,其实我也用不着瞒妳,妳妈妈已经没有丈夫,而我还没有结婚,彼此需要,彼此安……

  “我看见了。”我羞惭地低头。

  “好吧,既然妳全看见了,我也不妨告诉妳,那就是所谓性交,其实我也用不着瞒妳,妳妈妈已经没有丈夫,而我还没有结婚,彼此需要,彼此安慰,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妳说是吗﹖”

  “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的东西那么硬,平常怎么看不出来呢﹖”我傻气地问。

  “平常它当然是软软的,只有在性欲高涨时才会硬的。”

  “那你现在硬不硬﹖”

  他轻轻打了我一下说:“小鬼,因为刚才看到妳的胸部,所以硬了。”

  说著说著,他站了起来,把长裤拉链拉开,从他的内裤里把他的东西拿出来托在手上。

  啊!又硬又大,好像比咋天晚上看到的还要大,他要我用手摸摸,我害怕不肯,可是他拉我的手去摸。

  说真的,我虽然害怕,可是也很想摸摸看。

  就在这样半推半就中,他的东西已经在我手中,硬硬热热的,挺好玩的。

  突然,他把我搂在怀里,右手伸进我上衣里,从奶罩缝里摸着我的奶头。

  立刻一阵痒痒的,麻麻的,说不出的感觉袭上心头,我不觉扭动了身体。

  他接着抱起我,往床上一放,低下头来吻着我,另一手却伸到裙子里面去不断的摸索起来。

  我本能的放了他的东西,去推他的手,谁知不推还好,这一推竟把他的手推到裤子里去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那个地方,真使我又急又羞。

  突然一股奇异的快感传来,使我觉得怪舒服的。这时的我,既不甘心被他摸,却又没勇气推开他;矛盾极了。

  又一会儿,我又觉得内裤被他脱下来了,他分开了我的大腿,低头来吻我那地方。

  哎呀!这种感受,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总之,那一份又麻又痒的感觉,真使人觉得应该马上停止,可是又希望继续下去。这时门铃响了!

  我们两人都吓了一大跳,马上分开,整理好衣服。

  他吩咐我继续躺在床上,假装睡觉。他去开门,原来是妈回来了。只听见妈说:“跑了一天,累死了,哦!对了,阿琴回来没有﹖”

  “早回来了,我看她在睡觉,所以没叫她,也没弄晚饭,我想等妳回来大家到巷口随便吃点。”杨叔叔答道。

  “好吧,我也累了,我去叫阿琴。”妈说。

  接着她就到我房里来叫我,连叫了两声。我才“醒”过来。

  “阿琴,走,我们出去吃晚饭!”

  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在巷口吃了点东西,回家后我在客厅看电视,妈去洗澡,杨叔叔也在看电视。他悄悄地对我说:“阿琴,刚刚滋味不错吧,我真的很喜欢妳,不要以为我只是玩玩而已。明天下午妳请假,我在校门口等妳,准十二点半,嗯﹖”

  “嗨!你又要到金门出差啊!”站在机场柜台前,突然有个女生的声音叫我。

  回头一望,空旷的机场大厅,有个戴着墨镜,背着一个名牌包包的长发妙龄女子往我走过来,一时间还想不起来她是谁?“你忘了我啊!”她说,眼前这个女生穿着细肩带的红色上衣,锁骨上衬出花花的内衣肩带,但细肩带上衣简直快包不住饱满的胸部,露出深深的乳沟。瘦瘦的腰身围着一条装饰的腰带,下半身则是穿着碎花迷你裙,大概离膝盖至少15公分,我想如果她弯腰的话,里头的春光绝对外露,蹬著一双高跟鞋,更显得腿的修长。看我一脸狐疑,她慢慢拿下墨镜,细眉大眼,擦著黑色的眼影,小巧的鼻子,性感嘴唇微张,舌头在上嘴唇抿了抿,(我想到了这个女生是谁了!)。瞬间我的背部感觉到被一对巨乳压着,体温穿透我白色的衬衫,3秒钟前的性感嘴唇转眼已经贴在我的左耳,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飘进我的鼻子,“要不要一起划位!”她说,我幻想着那对巨乳因为压迫的关系而激凸,似乎在我的背部摩擦,说完她拿走我手中的信用卡,挤到原本我跟柜台间小小的空间内,随即感到隔着迷你裙,小小却翘的臀部顶着我的西装裤,若有似无的摆动,(糟糕!换我要“激凸”了!),我从侧脸隐约看到她的微笑。

  她是我在3个月前到金门遇到的一个女生,芳龄20,身高166公分,体重42公斤,自称三围32E。25。34,名字叫做淑君,但要我叫她小八。是个内衣专柜的小姐。

  个月前,好像是6月底接近端午节吧!那时候我临时被派遣到金门出差,原本我还担心机场关闭要原机返回松山机场,在颠颇的降落过程,让我双眼只能盯着跟我面对面坐的空姐看,想说如果降落失败,我至少在挂掉前,双手抓着空姐的胸部,做人生最后的享乐。没想到机长技术良好,安全降落让我活了过来。一下飞机出了大厅,就看到机场又要关闭的告示。台风的影响,机场关关开开的。不管啦!先坐出租车到金城。由于是临时的出差,公司小妹也没有帮我订旅馆,我开着租来的汽车,问了几家大的旅馆都被团体住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大概只有10间房间的小旅馆,先付了钱,就赶到公家机关先办事去了。那天风大雨大的,金门整天昏昏暗暗的,弄了快2个小时,总算把要找的4笔土地找到,拍完照片,简单记录,又回到金城镇上的商店采买一番,因为我也忘了带伞,所以工作的时候,下车淋雨,上车吹冷气,已经感觉我大概也要感冒了!拿着买好的食物零食和顾客送的高梁。把车停好,到柜台拿钥匙,上楼到我的房间。

  在闪电打雷声中,我打开房门,景象让我待了几秒。阴暗的房间里,一个长发纤瘦的裸女,面对大门,正低头拿着毛巾在擦拭头发,水滴状的胸部饱满下垂,白晰的皮肤,让小小乳晕似乎呈现淡淡的粉色衬托出乳头的小巧,细细的腰身末端可以看到乌黑的阴毛。身高约165公分属于修长型。她听到我关上房门的声音,抬头起来,大概呆了几秒,才用擦头发的毛巾遮著胸口,但长度却不够完全遮住下体,还是可以看到部分的阴毛。

  “你是谁?你要干嘛!”(我才要问你干嘛!

  “这是我租的房间!”(怪了!我也租这间房

  “我问老板!你转身过去”说完她拿起化妆台上的电话打给柜台,我看着背部全裸的她,跟从化妆台镜子的反射欣赏她胸部的曲线。挂下电话,被她发现我已经免费欣赏了一阵子她的躯体,骂了一声“变态”转身进入浴室,不一会儿,老板上来房间,她才穿好衣服走出浴室,弄了半天,原来我是租今天,但是这个小姐是昨天前来看当兵的男友,昨晚租这个房间,下午机场关闭后无法回台湾,回头要续租,却阴错阳差没有登记,变成两个人都出钱承租。老板急忙打了几通电话后,“不好意思,因为机场关闭的原因,金城已经找不到旅馆住宿。反正这是两个单人床的房间,你们就各睡一张床好了,我钱退一半给你们!你们就将就一晚,等明天机场应该就会开放,你们先考虑看看。”老板说完赶紧离开房间,似乎也想不出法子了!

  就这样外面下著大雨,我们两个人站在房里互相对望。眼前的她穿了一件湿透的白衬衫,里面的粉色胸罩紧贴著,隐约可见,中间露出肚脐与部分腰身,下半身穿了一件湿透白色迷你裙,整个臀部曲线一览无遗,让我不自觉吞了吞口水,虽然10分钟前“初次见面”我就已经看过全裸的她,但现在我却觉得下体有膨胀的感觉。10分钟过后,她开口说话了,“你睡墙壁那边,我睡窗户这边,你不准乱来,不然我会叫的”,事后证明她果然“很会叫”。

  她转身进浴室洗澡,我则是坐在床上看着电视吃我的晚餐。大概半小时后,等她出来,身上包著一条大浴巾。“我全身的衣服都湿了,不止背来的包包湿了,连里面昨天穿的衣服也都湿掉了!现在只能吊在浴室晾干!”,她开口解释为何还是包著浴巾的原因,看来她情绪缓和许多,不再像刚刚那样恰北北,端详她的脸,素颜的她其实还蛮年轻的,(我叫大狗,你晚餐吃了没?要不要吃点东西?),反正我习惯是出差晚上买一堆东西回旅馆吃,就不再踏出房门,所以分点食物给她也没差,“我叫小八,大狗哥可以给我一点酒好吗!我有点冷。”有酒大家喝,我倒给她一杯高梁酒。聊起来,原来她是男友刚入营几个月,还不能放假回台湾,只好来金门看他。男友收假回部队,她却被困在机场,回不了台湾,只好回旅馆续住。聊著聊著,酒过三巡,两人都有点茫了,已经干掉一瓶750的高梁,偶尔可以看到坐在床上的小八腿开开,总是到了关头就关门,吊尽我的胃口,但她似乎不知情,看看手表也已经9点多了。(我先去洗澡了),晚上该把白天的收集的资料做一下整理,小八则说要睡一下。

  躺在浴室的浴缸里泡热水澡,抬头看到的是刚刚穿在她身上的衣服,还有1件胸罩,1件内裤,喝了半瓶高梁的我,起身把内衣裤拿了下来,仔细瞧瞧,是一套黑色CK的,胸罩罩杯是透明,而且没有硬的罩杯,后面的小布条,写着32Dcup,内裤则是黑色丁字裤,我想小八就算穿着,大概前面的阴毛也要修整到很少,毛才不会跑出来,不过也没差啦!因为丁字裤也是透明的。幻想着小八的躯体,右手开始做起活塞运动,但似乎是高梁酒发挥效力,小弟弟很硬很热,但就是没法“催吐”,只好放弃。出来时她已经盖上棉被呼呼大睡。我,则是赶忙做着白天的后续工作。

  个小时后,总算告一段落,我伸伸懒腰,回头看到她把被子踢开,露出一大截大腿,双脚夹着棉被,我准备盖上棉被时。发现原来她虽然包著浴巾,但是里面却穿着湿的内衣裤。粉红色2/3罩杯的胸罩跟内裤,内裤湿透阴毛隐约可见,因为睡姿关系,解掉扣环得胸罩半脱落着,让左乳露出,乳头站立著。看的我差点流口水。不对!我摸摸小八额头,这家伙竟然发烧了。笨!穿着湿的衣服吹冷气睡觉不感冒才怪。我叫她,“嗯!”小八脸颊泛红虚弱的回答我。(你不能这样睡啦!起来把湿衣服脱掉。)小八全身瘫软,我只好动手把她的胸罩和内裤脱掉,找了一条擦干身体,又喂了她半杯的高梁。才帮她盖上棉被。一整天下来我也累了,睡吧!

  好累!有个东西抱着我暖暖的。我习惯是裸睡,不过今晚房间虽然有个裸女在旁,但是只好穿着内裤睡觉。下体一阵舒服,有舌尖的触感与吸允的感觉,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这样被吹老二了!一开始我以为我做着春梦。慢慢张开眼睛,竟然是小八跪在我的双脚之间,右手撑在床上,左手握着我的根,张著樱桃小嘴含着我的老二,规律的上下。

  “你醒了!”(你在干嘛!吃宵夜啊!),虽然睡前把小八扒光时,看着年轻的肉体,上半身有大而圆的胸部,下半身有修长的毛发,让我心中有股冲动想要上了她,但对于一个昏迷的女生下手,实在是不上道。没想到倒是我昏睡时,被这个女的给上了!

  “人家想要嘛!而且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没有穿衣服。好冷!我就过来和你一起睡”说完她又埋头继续吸舔我的老二。我则是看她耍什么花招!倒是口技不错,让我时而打冷颤,担心提早收兵。但老二却保持着硬度逐渐加强。

  过几分钟后,她慢慢往上爬上来,坐到我的小腹,把脸靠近我,两人的脸是如此的接近,她这时候看起来非常清秀,她挺起上半身把乳房蹭到我的嘴边晃啊晃的,示意我张嘴,双手抓住乳房,柔软的触感回馈到手掌上,伸出舌头把弄著乳头,小八突然把腰身往下坐,右手伸到屁股,好像用手指正在做“开门”的动作,因为我感觉到我的前端似乎慢慢进入一个隧道口的感觉,放掉双乳,把手放到小八腰部环抱,脚跟撑住床缘,臀部用力把下半身往上一顶,瞬间如同列车快速进入隧道般,整节车厢瞬间没入她的体内,小八原本似乎想要掌握主导权,控制我的情欲,对于我的突袭方式显得措手不及,突然被塞满的隧道,瞬间的快感,让她身体摊在我的身上。手搂着她的腰,强力的撞击规律的进出,让她不自觉开始呻吟著。

  虽然小八暂时失去主导权,但她却会示意她想要的体位,先后换了侧位、男上女下,过了几分钟的抽插,她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化妆台前,穿上高跟鞋?让我几分钟前攻进要塞的大军突然全部退守站立在空旷的草原中,有点凄凉。我有点搞不懂,看着她上半身趴在化妆台上,镜子里面的她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做小八吗?”看着她下半身脚穿着高跟鞋,双腿张开,露出刚刚经过强烈撞击,攻守交换几次后有点泛红的城门,黝黑的毛发湿透著慢慢滴著水到地板,一个象形的“八”字隐然成形,(哈~我知道了!真是妙啊!你怎会取这个绰号啊?)“那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第一个让我知道性爱的男人帮我取的,他说我只有在这个站立的背后体位姿势时,身体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感。”(那朋友都知道小八的由来吗?)“不知道,只有“攻城有功”的男人才知道”,原来我已经通过了考验,我下了床慢慢走了过去,她趴着还是用右手双指做出开门的动作,等着我在旷野中的部队冲刺攻击,双手跟她的双手环扣,从后面用力的展开攻城的最后一章,没多久小八到达了高峰,对着旷野呼喊著,看着敌人弃械投降,攻城的部队全部激发在城门里。

  你不是来“劳军”吗!怎么这么饥渴?)“讨厌!他只能放白天,不能过夜,穿着军服又不能上旅馆,所以我们好久没做”,喘息中的部队正慢慢撤出城门时,小八蹲了下来,张开小口接收了我整个部队的粮液,让我不禁闭上眼睛。(那他知道吗?)小八正在接收部队,只能摇摇头(我替他补齐次数好了。),“他的表现还不够资格知道小八的意义;如果你体力够的话,我希望可以跟你再来几次”她笑着说,受到军令,号角手吹起号角,我又骑马上阵准备带领部队再次冲刺。

  那天,机场直到中午才开放。我们从5点激战到11点才退房,战情只沿烧两回合,因为大将军我的老板一直打手机找我,问我为何恋战金门?没有搭第一班6点多的飞机回台湾。

  就像一夜情,不过倒是蛮特别的,是在外岛金门。我们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除了整坛的高梁酒跟贡糖外,获得小八餽赠的粉红色内衣裤一套,作为纪念。

  想不到三个月后,在松山机场又遇到。

  又去看男朋友啊!晚上要一起住吗?)我问著坐在我旁边的小八。

  “他四点就收假,我在307房等你”她眨着眼睛说。

  你曾经在高空中含过吗?)飞机机头在跑道尽端拉高,准备往高空冲刺,我望瞭望四周座椅都没有乘客的班机。

  “没有过经验ㄟ!”那句话似乎燃起小八的兴趣。

  那你在飞机完成起飞过程只有3分钟时间可以完成任务!)话刚说完,小八已经伸出左手拉开我的拉链,准备“口头”攻击,而我则是把右手伸进她那细肩带上衣的胸口,寻找那曾有的饱满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