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杂乱合集第一部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做……爱” “嗯,我愿意把身体给哥哥,愿意做他让我做的所有事情让哥哥快乐,也信任哥哥会顾及我的感受,无论对我做什么,都肯定不会伤害我。强奸是一种伤害,哥哥不……

  “做……爱”

  “嗯,我愿意把身体给哥哥,愿意做他让我做的所有事情让哥哥快乐,也信任哥哥会顾及我的感受,无论对我做什么,都肯定不会伤害我。强奸是一种伤害,哥哥不会伤害我,我相信他也不会伤害你。你不同意的情况下,他不会用暴力强迫你的。”小柔没忍心告诉她,他们打算以处子之身将她卖出去,所以张汝凌根本不被允许侵犯她的小穴。但反正也没说假话,即使李强玄没有那个要求,张汝凌也确实不会强来的——小柔这么想着。

  肆雪呆呆的望着小柔,微一蹙眉,抬手捂在小柔胸口:“你真的,愿意和他……做爱”

  “嗯,真的。”

  “哦……我知道了”肆雪缓缓放下手臂,扭头看看张汝凌,又看看小柔:“你被他洗脑了”

  “啥?!”

  “这可能是他们说的PUA”

  “不是,你有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

  “你记不记得他对你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比如让你盯着一个摆动的挂坠”

  “怎么可能,你漫画看多了吧。”

  “对,这部分记忆肯定已经洗掉了”

  “都说了没有洗脑这回事!”

  “他会不会也给我洗脑”

  ……

  “好了,我跟后厨说了,一会做三分肠粉送来。小柔我们也尝尝……咦,你们在聊什么?”张汝凌困惑的看着一脸黑线的小柔和念念有词的肆雪。

  午饭后小柔带肆雪去宿舍,并在那里好一阵收拾——自从和张汝凌住到设计室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后,她就只把那里当个堆放杂物的地方,混乱程度可想而知。没有了小柔和肆雪,张汝凌也终于可以清静一会,设计一下他的女奴调教计划。张汝凌对于调教专属女奴然后卖给客人这件事还是很上心。或许是人类习惯于以己度人的思维习惯,张汝凌觉得把女孩卖给一个对他们好的主人,远比在这里每天不知道伺候多少奇怪的客人要好得多。当然他也知道,不是每个客人对性奴都像他对小柔这样(尽管小柔并不是性奴),所以,如何设计个巧妙的方法能让奴隶也拥有哪怕一丝丝挑选主人的机会,也是个要考虑的问题。

  下午就这样过去了,晚饭时分小柔带着肆雪回到设计室,约张汝凌一起去餐饮区吃完饭。张汝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让肆雪看到那些被约做奴隶的女孩们的样子是否对她冲击太大。但转念一想,毕竟她早晚要面对这些,餐饮区,好像也没有什么重口味的事,于是就答应,带着两女一起去吃饭。

  晚饭时的餐饮区还是比较热闹的,毕竟这里的很多客人奋战一夜,上午是用来睡觉的,下午才是他们一天的开始。晚饭,正是他们尽情宣泄了整个下午后,补充能量的时机。对于张汝凌和小柔来说,这里自然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新鲜事,他们只想尽快找个合适的空位坐下。不过对肆雪就不一样了。虽然她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通过她一刻不停的切换著注视的方向,观察著周围的各色人等来看,张汝凌知道她心里一定充满了好奇。终于找到靠边的一个四人小方桌坐下。小柔特意拉肆雪坐在和张汝凌同侧靠里的位置,拉进近一些她和张汝凌之间的距离。自己则先去拿了吃的,然后坐到肆雪对面。

  “这个是哥哥的,雪儿尝尝这个,我觉得你会喜欢,嘻嘻,我最爱吃了。哦,还有这个也不错……”

  肆雪却完全无心关注小柔的介绍,只呆呆的看着邻桌只披着一件浴袍用餐的客人,以及跪在桌下穿着奴隶装双手束缚在背后正为客人口交的女奴。张汝凌注意到她的目光(虽然找不着焦点,但至少能看出方向),冷冷的说:“在这里,这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你要试着习惯。”

  “她……”

  “是性奴。准确的说,是那个客人今天约的性奴。明天她可能又会去侍奉新的主人,也可能会被安排到公共区让客人们轮流使用。”

  “我……”

  “你也要做这样的事。”小柔注意到肆雪的身体僵住了一下。

  张汝凌继续说:“不过你和她不一样,你不会被安排到公共区,不会每天面对不同的主人。我将教你如何用你的身体伺候男人,当你学会之后,就会……就会有选中你的人把你带走,从那以后,你成为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性奴。”

  “性奴……就是要做那样的事么”

  “那只是最基本的,具体要做什么,要看你的主人了,比如……哎,我以后慢慢告诉你吧。虽然有些残酷,但是,你也只能接受。”

  “其实也还好啦,只要你未来的主人对你好一点。至少比在公共区被客人们轮流……好多了。来,快点吃吧。”小柔安慰肆雪。

  肆雪放一口食物到嘴里咀嚼起来,却好像完全没有尝出味道,只机械的做着动作。吃了两口,她看着远处推了推张汝凌的手臂:“这位先生……”

  “呃……你这是什么称呼?等等,我好像从没跟你说过我叫什么?”

  肆雪认真的点点头。

  “好吧,我疏忽了。嗯……你也叫我阿凌就可以。”

  “或者,你随我叫哥哥也行~”

  “不要,太亲切。这位先生……你看那个”

  张汝凌顺着小肆的目光看去,见选远处的一个侧对着张汝凌他们的女奴正跪在主人旁吃着盆里的饭,下体被她的主人插入一根香蕉,露了半截在外边。

  “嗯……有的客人喜欢这样玩。”

  “她怎么能拉出一根香蕉”

  “拉,拉出?!”“噗嗤~”

  “是不是对女人的身体进行了什么改造”

  “你又来了……那个是……”“嘻嘻嘻~”

  “你会不会也让我给你拉香蕉吃”

  “什?我?……不不不,我绝对不会的。”“哈哈哈哈~”

  “真的么……你看他好像……”

  “别看他了!吃饭。”

  “你拉过香蕉么”

  “哈哈,我……我可没有,哈哈哈,我倒是吃过哥哥的香蕉,哈哈哈~”

  “原来先生你会……”

  “我TM不会!”

  三人终于吃完了饭,小柔很努力的忍住笑才没把饭从鼻子里喷出来。起身正要往回走,就见远处赵总带着奴儿边打招呼边走了过来。

  “哟,老弟,又碰见了。”

  “赵总今天自己来的?”

  “是啊,这小妮子伺候的是越来越好了。几天不来操她我就不舒服,哈哈哈。”赵总说著拍了拍身边奴儿的屁股。奴儿还是奴隶装束,只是今天多了口球。

  “呵呵,那是赵总调教有方。”

  “哎~哪里哪里。对了,上回说委托调教的事,你们有没有考虑啊?我跟你说,绝对有市场。赶紧加个什么……私奴领养业务,哈哈。到时候我第一个来把她领走。”

  “这个调教的事我们商量过,暂时先不做,主要是我们也没什么经验,加上精力财力都有限。不过倒是从秦总那里招来两个新人。”张汝凌说的时候,发现赵总的目光已经静止在肆雪胸前。

  “呦,这个就是吧?嘿嘿,这奶子可真不错!”赵总说著就抬手撩了下肆雪的乳房,肉球上下颤动煞是诱人。肆雪本能的两手抱着张汝凌肩膀,将大半个身子躲在他身后。张汝凌感觉到肆雪的胸仅隔着两层布贴在了自己后背,甚至还能感觉到那娇嫩的乳头。

  “哎,赵总赵总……”张汝凌一手护住肆雪,一手挡住赵总,“她今天才来,还不太熟悉。”说着他探头到赵总耳边稍稍的说:“秦总那边的姑娘,好像不是太……自愿,我们怕有什么意外,等改天调教好了在给您玩。”

  听张汝凌说完,赵总理解的点点头:“哦~哎呀,这老秦的人都是哪弄来的,不是说没问题么。哎,那你们可得好好调教调教。”

  “那是那是。”

  赵总也凑过来低声说:“小心着点,万一闹出人命,或者让她跑了报警,都是麻烦事。”

  “是,我盯的紧着呢。”

  “不锁上点么?”

  “那不用,我有分寸,出不了事。”

  又闲聊几句后,张汝凌和赵总作别。见赵总走远,小柔凑到张汝凌身边调皮的问:“哥哥,软不软?”

  “什么软不软?”

  “嘻嘻,雪儿呀,刚才靠着你后背~”

  “呃……”张汝凌扭头看看走在身边的肆雪,尤其注视了一下胸前的凸起:“确实……软。”

  肆雪粉白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却微微透出一丝红润。

  “呀,雪儿脸红了,嘻嘻~雪儿,是不是觉得哥哥很可靠的样子?”

  “刚才吃饭有点热”

  “哈哈哈,雪儿不好意思了~”

  “因为那个汤,温度……”

  “雪儿你不用解释了,嘻嘻,谁还没是……年轻过。”小柔把处女俩字吞了下去。

  “你比她才大几个月呀,就以为是过来人了?”

  “大一天也是大,哼~”

  当晚无事,张汝凌叫小柔早点送肆雪回去休息,因为第二天就要正式开始对肆雪的调教。肆雪默默点头,就跟小柔回寝室了。

  转天上午,在设计室里,张汝凌开始了对肆雪的第一次调教。

  “主人对性奴的身体有绝对的控制权,通常会依照个人嗜好对性奴的穿着有所要求。比如要求每日穿着特制的露出乳房的服装,或者要求全裸。进一步的,可能要求对性奴身体敏感部位如:乳头,阴唇等,进行穿孔改造,并佩戴彰示主人对性奴所有权的饰品如乳钉,阴环等。类似的,也有以纹身标志性奴身体归属的方式。故而……故而……咳~”张汝凌咳嗽一下,转身从办公桌上拿起倒扣的书翻看了几页又放下继续说:“故而,为主人保持自己身体清洁健康富有美感也是性奴应尽义务。所以,我让你冲一下就冲一下,虽然昨天洗过了,今天早上也可以冲一下,我可不想你再黑回两个色号去。”

  在一旁忍着笑给肆雪吹头发的小柔关了吹风机:“好啦,雪儿这不是洗完了么。”

  张汝凌走到肆雪面前,雪白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眼前。虽然旁边小柔的裸体更附和他的口味,但肆雪前凸后翘的身材却有着任何男性都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他伸手抚摸肆雪的脸庞,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的身体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你未来的主人一定会为拥有你这样的性奴而自豪的。所以我希望你也要保持你身体的这份美好。”

  “有什么用,为了给别人看”肆雪冷冷的说。

  “如果你能成为一个更优秀的性奴,就会有更多的人想要你。那麽……或许你就有一些选择的余地,至少找个对你相对好些的主人。”

  “有什么区别,到哪里,都只是个工具”

  张汝凌皱着眉头低头沈思了一会,继而抬起头目光坚毅的看着肆雪:“对,性奴就是个工具。你不想做工具,那我现在就放你走!”小柔听的在肆雪身后连忙冲张汝凌摆手,无声的边摇头边用口型对张汝凌说:“赔~不~起~”。

  张汝凌不理会小柔:“我可以送你回家,这里的事情我来负责。”说到回家两个字,张汝凌发现肆雪的眼神忽然亮了一下,但又转瞬熄灭。

  “家……我没有了。”

  “那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放你去。”

  肆雪低头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沉默了一阵后,张汝凌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有些不幸的遭遇。无论前面的经历如何,毕竟你来到了这里。我不能改变你过去的不幸,我只能尽力让你今后的日子尽可能好过一点。但是这也需要你的配合。”

  肆雪默默的点头。

  “雪儿,你的处境,其实也没那麽糟。这里的女孩,至少一半都有着比你悲惨的境遇。我刚来的时候,每天要用手、用嘴巴、用你能想到和想不到的身体的每个部位去伺候各种各样的的客人,多的时候有七八个。晚上睡觉的时候,嘴里都还有他们的味道。”

  “小柔姐,你不是……”

  “嗯,我不是被卖来的,是我自己来的。算是不懂事吧,但是,那时候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我没有后悔,因为来这之后,遇到了哥哥……雪儿,你现在至少不用伺候那些客人,以后,遇到个对你好的主人,你也会很幸福的。哥哥,和我,都会帮你。”

  肆雪转身抱住小柔,脸埋进小柔胸前,身体微微颤动。

  “雪儿,你……”

  “没有哭”

  小柔抬头冲张汝凌做个鬼脸,又挥挥手。张汝凌识趣的坐回办公桌,继续研读那本书。

  等肆雪平复了情绪,小柔叫张汝凌过来,坐在垫子旁的沙发上,然后拉着肆雪跪在张汝凌身前。

  “好啦,今天就先来学习为主人口交。雪儿你昨天吃饭时候见到过的。”

  “我是你是调教师,但你暂时就把我当做你未来的主人。”张汝凌补充道。

  肆雪点点头,眼睛有些红,但依然无神。

  小柔一边熟练的脱下张汝凌的裤子一边说著:“这些事情以后也是你要为主人做的,性奴虽然主要是满足主人的性欲,但日常起居的一些事情也要做一些。为主人脱裤子啦,穿衣服啦,为主人清洁身体啦之类的……好啦,这个就是哥哥的阳具,作为女奴,这就是你每天主要伺候的东西。”

  “好小”

  “噗~哈哈~哎哟!雪儿说的,哥哥打我干嘛?……咳咳,这个,平时就是这个样子的,兴奋的时候才会变大。来,你摸摸看~”

  小柔抓着肆雪的手抚摸张汝凌的阴茎。“很柔软吧?这样轻轻的,从后往前,再回来,对。这层叫包皮,里面的部分在兴奋起来之后会慢慢变大伸出来。前面这块会比较敏感,干燥的状态下用手去碰它不会很舒服,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含在嘴巴里,在湿漉漉的温暖的空间里它就很舒服。来,你先舔舔前面这里,把它弄湿了。虽然哥哥刚洗过,但可能还是有点味道,习惯就好了。”

  肆雪怯生生的伸出舌尖,碰了下龟头就退了回来。她看看小柔,在小柔鼓励的目光下又伸过来,这次大胆的舔了一下。陌生的舌头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刺激感,张汝凌被舔的发出了轻轻的一声闷哼。

  “再舔舔,这里……嗯,对,全都润湿了才会舒服,就像我们那里一样。”

  “我们……哪里”肆雪停下来询问。

  “我们……下面呀,女生下面也要湿了才会舒服嘛。”

  “湿了……为什么会舒服,湿了很难受的,要换裤子”

  “呃……你难道……没湿过?”

  “你是说尿裤子么”

  “不是!哎呀,就是,就是那个小洞洞里面流出水来……”

  “月经”

  “不是流血!”

  张汝凌抚摸肆雪的头说:“看来不光要让你了解男人的身体,还要让你了解自己的身体呢。面试的时候她说没有自慰过,大概真的就没有湿过。”

  “呀,雪儿你都没有……没有享受过……嘻嘻,没事,这事就交给哥哥了。”说著,小柔冲张汝凌挤了下眼睛。“好了,咱们继续吧。”

  在小柔的指导下,肆雪逐渐将肉棒舔到充血变大。然后小柔找来一跟假肉棒给肆雪做演示。肆雪依葫芦画瓢的用嘴唇裹住龟头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头反复扫过。虽然肆雪的嘴巴同样温润湿滑,但她笨拙的动作和时不时碰到肉棒的牙齿,让张汝凌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甚至开始有些软下来。他感觉肆雪的嘴巴就像是个有体温的飞机杯,一直做着机械重复的动作,并没有更多的快感。小柔看出他的感受,一边指导动作要领一边帮着舔舔肉棒的根部,阴囊,以尽可能给张汝凌更多的慰藉。但尽管如此,两人努力了10几分钟,还是没能让张汝凌交出今天的首发精液。

  “小肆做的很努力,暂时先……休息一下吧。”张汝凌有些无奈,又不想打击肆雪,“你在旁边看着小柔做。来,小柔~”

  小柔接过肉棒吞入口中,灵巧的舌头一阵舔弄,张汝凌的肉棒立刻进入满血状态。小柔将舌尖用力抵在肉棒根部,然后从下往上一直撸到马眼,像是在用舌头给肉棒做按摩一样。同时嘴唇裹紧肉棒不漏缝隙,嘴巴配合著舌头的按摩有节律的吮吸肉棒。张汝凌被小柔的新技巧搞的飘飘欲仙,不自觉的叫起来:“斯啊~你,你哪学的这招?啊~太爽~啊~”“嘻嘻,如霜姐姐教我的。”小柔吐出肉棒稍作说明就又含进去继续按摩。在小柔强大的攻势下,张汝凌很快就射进她嘴里。小柔没有像往常一样把精液吞下去,而是拉过肆雪的双手,并拢做碗状,把精液吐在她的手里。“呐~这个就是哥哥的精液,口交到高潮就会从肉棒前端的小孔里喷出这个。大部分时候你需要把它们咽下去,你可以先适应下它的味道。”

  “你是说要吃掉”肆雪略迟疑了下说。

  “对,你可以先吃一点试试。”

  肆雪先用舌尖舔了一点,觉得勉强可以忍受的味道。然后张嘴吞进去大约四分之一的量,皱了下眉头咽了下去。

  “怎么样,还可以接受么?”小柔问。

  肆雪微微点头:“还……还可以。”

  “嗯,第一次能这样就可以了。剩下的我来帮你吧。”小柔过去把肆雪手里剩下的精液全部吃了回去,“还有,射精后身体上也难免会沾上一些,所以除了吃掉射出来的精液,还需要给哥哥清理干净身体。”

  “要擦干净么”

  “不,要用嘴巴舔干净。来,你来试试。”

  肆雪爬到张汝凌身前,在小柔的指导下把张汝凌的肉棒阴囊仔仔细细的舔了一遍,包皮里面的也都清理干净。张汝凌夸奖道:“小肆清理的不错,来,坐上来。”张汝凌拍拍自己的腿。肆雪爬上沙发,雪白而弹性的屁股压到张汝凌的做左腿上。张汝凌左手搂住肆雪的腰,右手也攀上了挺立的双峰,交替的揉捏著两个乳房,享受绵软的手感。“让主人玩弄身体也是性奴的日常职责之一,一定程度上也是对性奴的奖励。来,把腿分开。”

  “先生你要做什么”肆雪虽这样问著,但还是顺从的把紧紧并拢的双腿打开了些。

  张汝凌没有说话,只对温柔的笑笑,亲上了她的脸蛋。同时,胸部的手向下移到她两腿间,摸上了柔嫩干爽的阴唇。肆雪的阴部光滑柔嫩,小阴唇被完全包裹在里头,从外边看只有一道肉缝。张汝凌轻轻扒开肉缝,一根手指埋进两春唇之间,同时注视著肆雪的表情。可她却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依然像平时一样无神的看着张汝凌。张汝凌的手指继续向后探索,发现肆雪的阴户比小柔的要小巧,似乎更短一些,因为他很快就摸到了那个不被允许进入的秘穴。他的手指在洞口转悠着,肆雪的表情依然一脸茫然。张汝凌觉得手上的触感与小柔的身体有很大差异,温度略低,皮肤更细腻,最关键的是,她竟然到现在下体依旧干爽,没有一点湿润的迹象。要是小柔,这会恐怕早已湿成一片了。(事实上他好像完全没有摸到过小柔干爽状态的下体,小柔恨不得见到他就已经湿了)他又向前移动手指,指肚很快触碰到阴唇交汇处的那个小凸起。

  肆雪的身体在阴核被触碰的瞬间忽然颤动一下,她双手握住张汝凌右手的手腕说:“先生,我这里好像神经有点敏——”不等她说完,张汝凌又用手指按了一下,肆雪又是一颤。“——敏感,能不能不要——”又一下,张汝凌带着一丝坏笑说:“不能,你的主人很喜欢看你这个样子。”说著,又按了一下,肆雪又是一抖。“哥哥,人家也想要~”小柔不知何时也爬上了沙发,搂着张汝凌腰部,晃动着身体,两颗乳头在他右臂来回划过,撩拨的人心痒。张汝凌见状,心想来的正好,右手离开了肆雪的阴核,摸向小柔的下体。熟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张汝凌的手指毫不客气的钻入饱含蜜汁的小穴,小柔的娇喘随之而来。在蜜穴中搅弄一阵后,张汝凌抽出手指,将手指上小柔的爱液涂到肆雪的阴核附近,然后反复揉搓按捏,搞的肆雪又是一阵颤抖。但用另一个根手指探向她小穴洞口时,依然没有湿润的迹象。张汝凌继续重复著挖掘小柔蜜穴,涂抹肆雪阴户的操作。直到两三次后,肆雪的身体在张汝凌的抚摸下剧烈的连续颤抖一阵。“先生,我,我坐不住,要,掉下去,了”她伸手抓着小柔和张汝凌肩膀,身体痉挛著,但很快就结束了,除了面色红润了一些,呼吸略重,竟看不出有其他变化,神色如常。张汝凌探向她下体,依旧没有摸到期望中的液体。张汝凌心说,这难道是个有智商的充气娃娃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