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后宫之月读调教 我的兰姨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看得出来,一丝忧愁爬上了苍白的脸。 “也是,女为悦已者容。没人看上你?” “可能有吧!” “那你就大胆点去承接啊。” “我不敢,怕别人说闲话。” “怎么会呢?再婚……

  看得出来,一丝忧愁爬上了苍白的脸。

  “也是,女为悦已者容。没人看上你?”

  “可能有吧!”

  “那你就大胆点去承接啊。”

  “我不敢,怕别人说闲话。”

  “怎么会呢?再婚的人多着呢!”

  “不想结婚了,就这样过下去吧。”

  “那找个伴也好啊,有个肩膀靠靠,没那么累。”

  “我妈也是这样和我说的,可是我总是迈不开这一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2点,有点困了,想下,就对她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呢,早点睡吧!”

  她说:“好吧.明晚你还上吗?”

  我说:“看看吧,要没什么事,我会上的。”

  我是个生意人,晚上经常会有事,所以不敢说死了能上来。

  “能抱抱我吗?”

  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视频里,她的脸红了。

  我笨笨地说:“怎么抱啊?隔着千里路呢。”

  心里在突突地跳着。上网也挺长时间的了,聊这些敏感的话题很少。这么明显的暗示,更是头一次,心荒乱起来。

  “那好吧,今晚我会想你的,你会吗?”她无奈中寄著期望的表情。

  “会的,一定会的!”我忙说。第二天我没有上,第三天也没有上,第四天出差回来了。到网上看看,她给了我好几条留言:“你怎么没上来?”、“你把我忘了?”、“你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我后悔没要你电话,急死我了,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得出来,她对我上心了。

  一种又怕又喜的东西涌上了心头,我想要发生点什么了。但转而又想,能发生什么?相隔千里。况对她,还谈不上有感情啊!

  我给她留了言,说明没上来的原因。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我刻意又有几天没上网,只给她留言说出差了。

  也真有这么巧的事,一个星期后,我有事要到她那个城市去。

  犹豫了几天,还是上网告诉了她这个消息。

  她对我的即将到来,十分的高兴,说:“你来了可得好好抱抱我哦!”

  我不可置否的说:“事很多,不知有没有时间去见你呢。”

  “给我发个照片,我去机场接你。”她兴奋地说。

  “呵呵,你看到照片,就不想见我了。”

  “不会的,发来吧!”

  “好的!”

  给她发了张近照。心想,一定要发生点什么了。飞机延误了一个小时后,终于降落了。

  走近出口,远远就见到她在招手。

  第一次看清了真人:约1.6米,身材很匀称,乌黑的长发,有点苍白的脸,手足无措地迎了上去,不知说什么好。我想,我当时脸上肯定是红了。

  她倒很大方地说:“别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在网上认识了吗?”带点方言的普通话。

  出了机场,打了个车,本想座前排,不料她早早的就拉开后排车门,把我让了进去,随后她也坐进了后排。

  路上,只谈了天气什么的。

  快到市区时,我问她住哪个宾馆好,她说:“先吃饭吧,12点多了,吃了再说。”我同意了。

  随后,她与司机说了个什么地点,我没听懂。

  当车子停下来走出车门时,我发现这里是一片住宅楼,附近好像也没什么饭馆之类的。我正想问,她拎起我的行里对我说:“走吧!”

  于是她朝前走了去,顾不得许多,只好跟了上去。来到一幢楼前,她说:“我住四楼。”

  我忙说:“先吃饭吧,吃完了再到你家参观参观。”

  她说:“是吃饭啊,菜早买好了,弄一下就能吃。”她这个安排完全出呼我的所料,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二室一厅,布置得整洁温馨,充满女人的气息。

  她读高二的女儿在家,平时中午是不回来的,知道我要来,特意回来了,见到我,很热情地让座倒水,脸上挂著笑容。

  她进厨房弄饭去了,她女儿眼睁睁的盯着我,我有点不自在起来,没话找话地与她聊著一些学习上的事。

  还好,很快就能勾通起来,因为我的儿子也读高二。她很向往广州,说一定要考广州的大学。

  饭菜上来了,菜式虽不多,但看得出来是精心准备的。

  她女儿看妈妈出来了,就说到点回学校了,拎起书包向我道别后,出门去了。

  “饭菜做得真不错。”我由衷地赞起见她来,确实是很有地方特色。

  “你喜欢,以后多给你做。”眼直勾勾的。

  我不敢直视她,心加速跳了起来,一股血液冲上了脑门。

  从本质上说,我骨子里是好色的,也曾经与情人相处了五年。这五年,我沐浴在情与性的交融里。她的离开,令我非常的失落,一种找回失落的欲望时常在内心里涌动。可是面对眼前的她,实事求是地说,我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基本上处在一种被动的状态。当然,一点色色的念头还是有的。

  她这种眼神,鼓励了我的色心和色胆:上吧!我心里在想。

  收拾完碗筷,她返回了客厅,搓著腰说:“累死了,昨晚改了一晚的作业。”向前挺著的腰和胸,把不算长的衬衣下摆提了上去,露出了小腹。

  我赶忙说:“你休息一下吧,我去找家宾馆。”

  她跳皮地说:“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呢!”

  “欠什么了?”我不解地问。

  她不说话,眼睛垂了下来,一枺红云漫上了脸颊。

  自己虽不敢说阅人无数,但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心一横,把她搂进了怀里。

  怀里的她,颤抖著。是惊?是喜。

  她双手绕着我的脖子,半闭眼,嘴向我凑了过来。我迎上,深深吻了下去。

  她的舌头在搅动着,下身紧紧地贴了进来。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一股热血向下面涌著。

  她已经感觉到我下身的燥动,贴得更紧了……

  “进里间吧!”她轻轻地说。

  我横抱起她,向左边的房间走去,她忙指著右这那间说:“是这间。”

  这是一张大席梦舒床,床上放著二个枕头,其中一个是新的。

  拥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掀起乳罩,雪白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挺挺的。

  她手伸向我的下身,欲拉开拉练,拉了几次都没成功,干脆解起皮带来了。

  我站了起身,说:“我们各自脱吧!”

  “不,我要给你脱!”她很坚决地说。

  我顺从著.当被脱得一丝不挂时,鸡巴已经气宇轩昂地翘挺著了。她手握着它,贴在脸颊上,一棵晶莹的爱液,从龟顶处渗了出来,粘在了她的脸上。

  书上说,当男人的龟头处冒出这滴晶液时,表明他是想做爱了。

  我觉得越来越涨,开始扯她的上衣,她不让,还是说要自己来。

  她很快就把自己脱光了,大大方方地面对着我,问:“我还有吸引力吗?”

  光滑的皮肤,饱满而丛立的乳房,圆润的屁股,紧收著的小腹,在我色迷迷的眼里。一切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令人垂涎不已……

  当坚挺鸡巴进入她的温柔洞穴,她只轻轻地啊了一声,眼眶充满著莹莹的泪光……随后,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停住,担心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继续吧,你真棒。”

  我以为那是兴奋的泪水,继续努力着。

  或许前戏不充分,或许彼此还不太熟悉,或许她长时间的封闭所致,感觉她有点干,虽然也有轻声的呻吟,兴奋程度也比想像的低,情绪与事前反差很大。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思想开起了小差,那股热血也在慢慢的消退。

  虽说最终还是射出来了,但我认为那是我最不爽的一次性事。

  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性交是两情相悦的事,一方的激情得不到另一方的积极回应,性是苍白的。我不喜欢这样的性,所以,我不会成为强奸犯,也不会是性用品店的顾客。

  躺在床上,彼此沉默不语。

  她没有起来擦洗,任由精液流到床单上。

  我轻轻地搂着她,望着她的泪脸问:“告诉我,怎么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说话。

  “不行!你一定得告诉我为什么,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向你道歉!”

  她转身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呱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的哭,我只能用一个“恸”字来形容。这种哭声,我只在失去亲人的中年妇女中听过。一声声,揪心而震撼。

  我的心也随着这哭喊声,一阵紧似一阵起来……

  哭,终于停了下来,给她擦干泪水,靠在床头,把她抱在胸前。肌肤相亲,吻着她的脸,吻着她的唇,抚着她的头发,给她无限的温柔。她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我再次问。

  她叹了口气:“七年,我终于还是没守住啊!”明白了!她是为她倒塌的贞节牌坊而恸!

  “你能理解我吗?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我无法回答这个类似于小学常识的问题。在如此文明开放的今天,别说是面对离异女人,就算是面对有夫之妇,任何男人都会轻而易举地做完这道作业。

  我知道,她的这种思想禁锢,源于她成长过程所受的教育,以及所从事的工作的氛围。她告诉我,她的生活圈子非常小,除了亲戚,几乎没有异性朋友,学校里多数是女老师,女人喜欢炫耀家庭幸福的天性,令她不敢将七年前离婚的事告诉任何同事。一如既往地装着幸福小女人的样子。

  她也曾有过再婚的念头,但想起整天醉昏昏及粗鲁不堪的前夫,她就再也没了找个男人过后半生的勇气。

  但毕竟是正常女人,三十多岁的年华,正是性需求最旺盛的时候,寂寞与欲望的折磨,是常人所不能体会的。多少个夜晚,泪水浸湿了枕头;多少个清晨,望着床上空着的那一半帐然。

  “在网上也没认识到男人吗?”我好奇地问。

  “我刚学会上网没多久啊,网上的男人,没几个正经的,多数都是想聊性的。”

  “你聊过没有?”“聊过,但感觉很差,总感觉那人像前夫。聊了一会我就不聊了。”

  “怎么愿意和我见面?”

  “和你聊天的感觉很好,不像其它人不正经。”

  “我现在也不正经啊!”我调笑地说。

  “不关你的事,是我主动的。和你认识后,我一直有一种冲动,很想和你相亲相拥。”

  “或许是缘分吧,要不是那么巧出差来了,也许我们没有今天。”

  “你可要对我好!”

  “我会的.放心吧!”给了她深深的一吻。

  身上开始燥热了起来,双腿紧紧夹着她的双腿,她热情地回应着,手伸向了我的下身,那里已经昂然挺立著。

  相互抚摸著,我的唇来到了那片森林地,山涧,流淌著涓涓细流。那流水是欢快的,舒畅的,它随时都会护卫着心仪的客人进入涌出娟流的深处……

  进入是坚定的,迎合是欢愉的,雄性在拼杀着,冲撞著;雌性被充实著,分享著。水乳交融,天和地合,天没了,地没了,周边的一切都没了。世界只有两个人,一波高似一波的浪涛把两个人抛向天空,又摔下谷,奋力的撞击声及尽情的呻吟声和著绵绵波浪起伏著,翻腾著……

  唉!最近的日子总是令人厌烦,一整天都一层不变的度过,先上学,吃中饭,接着回家,再来吃晚餐,最后睡觉,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而我正在浪费自己的青春,现在想起来,我们年轻人的专利不就是最求刺激和新鲜感嘛!那现在的我不就正在虚度光阴了吗?一想到就令人害怕啊!要找一些刺激的事来做,否则就太对不起自己体内那股青春的血液了!

  铃!铃!铃!睡眼惺忪的我按下了闹钟,跌跌撞撞的下了床,穿了条短裤,顺便洗了个脸好让自己清醒,“对了!今天是礼拜日嘛!”下了楼,爸妈都去上班了,只剩我跟老妹看家,接着我躺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手中的遥控器漫无目的的转着无聊的电视频道,转了几台后,我放弃了!

  “好无聊喔!现在能干嘛?去网咖?我没钱!找人打球?大家都出去玩了!去逛街?没女朋友陪多无聊啊!那我还能干嘛?真是废物一个!”我在心中臭骂着自己。

  这时我那二八年华的老妹房间里传出了翻滚声,我上前查看,“哇!睡觉睡到床下了!”但老妹还在睡梦中,“这样还醒不了?”我把她抱回了床上,轻轻的带上了门。

  过了两个小时,我看了看时钟,“九点了!该叫老妹起床了。”我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于是我推开了门,走到了老妹床前。

  “喂!太阳晒屁股了!起来啦!”我推了推她,她半梦半醒,无力的说:“再让我睡一会啦!”说完就又倒头睡了,“真是懒惰虫一条!”我仔细的欣赏了一下老妹的身材,“其实她的身材还艇不赖的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双手微微曲著,好可爱的样子!

  这时我脑中浮现了一些恶作剧的念头,也许是年轻贪玩的原因使然,我决定用不一样的‘方式’叫她起床!

  我轻轻的调正她的位置(其实我老妹只要一睡着就不醒人世了,完全没有知觉!),好方便我的作业,我慢慢的拉开了她的上衣,“没穿内衣!老妹还真会享受啊!”我笑了笑。

  接着我缓慢的轻揉着老妹不大不小的胸部,软绵绵的,触感真棒,之后我轻轻抚摸著保养的不错的细皮嫩肉,老妹的肌肤晶莹剔透,仿佛吹弹可破,‘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真不错!

  虽然老妹并没有反应,不过身体的本能使的乳头硬起来了!我用嘴慢慢的含着,接着轻轻的咬了几下,我可不想她这么快起床,也许是舒服的关系,或者是些微疼痛的理由,妹妹口中发出了些微的声音,

  上半身差不多了,接下来才是重点了!我脱下了她的睡裤,“连内裤也没穿!”妹妹应该是不受拘束主义者,我欣赏了一下老妹那令人垂涎的处女地,短短的耻毛,散出了一股特别的香味,是处女的味道!

  我轻轻碰了一下,而她的双脚在我碰到的瞬间抖动了一下,“看来老妹的敏感度还挺不错的嘛!”我开始沿着缝上下抚摸著,妹妹的口中发出了更清楚的呻吟,她正在享受着令人酥麻的电流感,她的阴道口渐渐湿润了!

  等到我觉得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我将手指伸入了老妹的小穴,老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醒了,但没有抵抗,反而还在享受这深入云端的快感。

  我的手指开始前后抽送,而妹妹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清晰,不绝于耳,持续了一阵子的活塞运动后,妹妹的身体开始紧绷,用力了起来,“她要高潮了!”我便更加卖力的抽送著,接着妹妹大叫,身体弓了起来,背离开了床面,接着,她升天了。

  一会儿后,妹妹放松了身体,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满身香汗淋漓,这是老妹的第一次高潮吧!

  正当老妹还再享受着激情后的余温时,我在她耳边喃喃的对着她说:“现在该换我享受了吧!”

  “哥你好坏啊!”妹妹爬了过来靠在我的怀里,“弄得我好舒服呢。”妹妹撒娇著,“哥!我还要,还要刚刚的那种感觉。”听到她这么说,我心想“没想到她这么淫荡,才试过一次就上瘾了。”

  我轻轻的摸著妹妹的头,对她说:“再一次也是可以啦,不过你要先把我的肉棒伺候的服服贴贴的。”

  我脱下了短裤,露出了自己的肉棒,妹妹吓到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物件在自己面前吧,我对着她说:“用嘴巴含起来,不要用到牙齿,要用舌头包覆著龟头。”我把妹妹的头压到了肉棒前,妹妹试着含了一下,接着慢慢的前后移动,我一边细心的教导她,一边享受着温热的快感。

  经过了一阵子的教导后,她的技术已经算很完美了,忽然间我一惊,立刻拔了出来,妹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差点射了,泄了就没戏唱了。”

  接着我提起了更加巨大的肉棒,叫妹妹翘起自己的屁股,她知道要开始了,立刻翘起了自己的屁股,并且微微打开自己的大腿,露出了迷人的淫穴。

  我提醒她第一次会有痛楚,叫她要忍住,(做哥哥的多少都会关心自己的弟妹嘛!)接着我慢慢的插入了紧实的阴道,才把龟头插入而已,妹妹就感觉到了痛楚,这么紧密的洞口要放入这庞然大物也许是太勉强了。

  我等到妹妹适应了痛楚后才慢慢循序渐进,接着我顶到了一个东西,是处女膜!我对她说:“妹!等一下会很痛喔,要忍住喔!”她点了点头。

  我用力冲破了防备,妹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全身颤抖著,过了几分钟后,她对着我说;“哥!你可以开始了,我那里痒痒的。”

  我便开始抽插运动,妹妹的淫叫声不绝于耳,我们从狗爬式换成了女骑士式(女上男下)她不断上下的动着,双手揉着自己的胸部,“我的双脚停不下来!”她闭着眼睛,头轻微的晃动着。

  忽然间她曲起了身子,“嗯……快要……高潮了……啊!”在她高潮的同时,小穴如同搾汁机般按摩着我的肉棒,一股升天般的释放感袭来,我跟妹妹一起高潮了,激情过后,我们俩依靠着对方!”我便更加卖力的抽送著,接着妹妹大叫,身体弓了起来,背离开了床面,接着,她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