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 短篇辣文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老板人是很好,也很会说话,不过就是喜欢说黄色笑话。刚开始,只有自己一个女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久了也习惯了,不过大家都还满有绅士风度,点到为止,老板是个能共……

  老板人是很好,也很会说话,不过就是喜欢说黄色笑话。刚开始,只有自己一个女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久了也习惯了,不过大家都还满有绅士风度,点到为止,老板是个能共享福的老板,公司赚钱大家的奖金就多,还有聚餐,年度还有旅游,不过到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已经不做了。

  下班一向都是由老公来载自己回家,安安的学校就在家旁边,从开始上班之后安安都是自己先到家,刚开始安安很不习惯自己带钥匙开门回家,不过一两天之后就没有听到他抱怨,今天老公打电话来说要晚点回家,刚好下午公司事情都忙完了,老板便提早放牛吃草,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提早回家,好久没有下午回家,心里非常高兴,回家路上还买了蛋糕,安安最爱吃的巧克力口味,心想安安今天一定会很高兴看到自己早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家,打开门看到安安的鞋子,想说偷偷进去吓他一跳,走到安安房间发现没有人在,正感到奇怪时,听到自己房里有声音,偷偷走过去,没想到看到的情形差点让自己昏倒,安安一手拿着自己的内裤,另一手正在自己玩弄著刚刚成熟的阴茎,正好看到一股白色液体从安安涨红的龟头顶端喷出,直喷的整件内裤都是,接下来就看到安安手忙脚乱的擦拭,就在这时候,安安抬头看到自己……

  “妈……”安安看到我吓得满脸通红,张大嘴说不出话。

  “安安!”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骂他,会伤害到他弱小的心灵,看到安安穿一半的裤子,我便走过去,从化妆台上拿几张面纸,蹲下去帮安安擦拭。

  “你不要害怕!这是正常的生理行为,妈妈不会骂你。”我一边帮安安擦拭他的阴茎,一边注意到安安的阴茎其实还满大的,稀疏的阴毛散落在四周。

  “妈!对不起!”安安坐在床边眼眶红红嚅嚅的说。

  “不要紧!安安你长大了!男生长大都会这样,不过不可以常常这样做,也不可以拿妈妈的内裤来玩,知道吗?”

  帮安安擦拭干净后便帮安安穿上裤子,心想正好给安安一些正确的观念,便坐在安安旁边教他一些性知识,谈完后发现安安虽然还是很好奇,不过已经正常多了便叫他去吃蛋糕。

  拿起沾满安安精液的内裤,是黑色蕾丝的那件,看样子安安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做,把内裤丢到衣篮里,今天晚上一定要老公好好跟安安聊一聊才行。

  ******************

  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公司聚餐,昨天已经和老公说好,要他带安安去吃饭顺便和安安谈一谈昨天下午的事,心想今天就让他们父子俩好好相处,自己也好好放松一下,因为今天要聚餐所以特别穿轻松一点,红色短上衣加上红色短折裙,配上红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好久没有过这样的聚餐,心情特别格外高兴。

  下班后大家直接到KTV,一边吃饭一边唱歌,老板还带两瓶XO,好久没有唱歌了,我一向很自豪自己的歌声,加上只有我一个女孩子,麦克风便一直留在我手上,在大家鼓噪下也喝了几杯酒,还好我的酒量不错,不过几个男同事已经喝成一团了。

  大家的酒量都不错,两瓶XO很快就喝光了,这时老板要小林再去买一瓶,然后刚好一首男女合唱,老板便要我和他一起唱,老板边唱边搭住我的肩,我想大家尽兴,也没有阻止他,没想到老板越唱越高兴,手居然移到我的腰上,不过老板的歌声也不错,因为唱的好听,同事们都在鼓掌起,我也只好当作不知道。

  小林回来后大家又干了一杯,这时小陈和小林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隔了一会儿又和老板跟吴先生咬耳朵,我心想两人一定是在想鬼主意要整人,果然没错,隔一下子小林便坐到我旁边。

  “小文!我们商量一件事好吗?”小林一副奸诈的样子,我想一定没好事。

  “什么事?”我没好气的回答。

  “是这样子的,刚刚我们打赌一件事,要你来作裁判。”小林神秘兮兮的说。

  “赌什么?”我有点好奇了。

  “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喔!”小林好像在吊胃口似的问。

  “赌什么?我为什么会生气?”这下子我可是真的很好奇了。

  “是这样!因为你今天全身都穿全红的,所以我们打赌,你内衣是不是也穿红色。”小林偷笑着说。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赌这个?我才不要!”平常和他们开玩笑习惯了,我倒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好笑。

  “我们每个人都拿一万元出来了,你一定要帮忙!”小林还不死心。

  “我又没好处!才不要!”我想他们是再开玩笑,便假装戏弄他一下。

  “大家都赌了耶!要不然,这样子好了!赢了分你一半!”小陈坐过来一起鼓吹。

  “好啊!一半!你说的喔!钱拿出来!”我想他们一定是开玩笑的,便要他们拿钱出来。

  “钱在这里!”吴先生居然马上拿出一叠钞票放在桌上。

  “啊!吴先生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怎么可以这样?”我倒是有点惊讶平常道貌岸然的吴先生喝了酒,居然变的这么大方。

  “对啊!连吴先生都赌了!你可没有理由拒绝了!”老板也过来凑一脚。

  “好啊!你们怎么赌?”我想反正说说内衣颜色而已,也没什么。

  “老板赌黑色!我赌红色,吴先生赌白色,小陈则赌紫色!”小林跟我解释内容。

  “你为什么赌我穿紫色?”我很好奇的问小陈,因为很少人会猜紫色的。

  “没有啦!用猜的。”小陈抓抓头说。

  “我才不相信!你不说就拉倒!”我想小陈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猜紫色。

  “你真的要知道?”小陈怀疑的问。

  “对啊!我们都想知道!”大家居然异口同声的回答,然后笑成一团。

  毕业之后,玫玲就和大学同学士平一起旅居日本,迄今八年了。在回国之前,和先生在日本八年,练就一付日本女人的温柔,讲话细细的,身裁有点丰腴,却一付贵夫人的模样打扮。

  玫玲刚到公司时,大家都还以为三十三、四岁的她是因为小孩已经长大才又出来工作,经过一段时间,大家渐渐熟识了,问及此事,才知道她是因为在银行工作的先生是个工作狂,两人又没有小孩,玫玲自己待在家里无聊,才出来当翻译。

  辗转之间,又听说玫玲一直期待有个小孩,可是天不从人愿,一直没能如愿,据玫玲自己的说法是,所有的检查一切正常,就是生不出来。

  日本跟台湾只有几小时的行程,所以客户往返台湾的频率相当高,也因此,日文翻译的工作并不轻松,经常要陪着客户东奔西跑,有时候又要陪应酬。招待日本人,其实不难,他们喜欢酒跟女人,尤其在入夜以后。

  ***夫妻***

  夜阑人静,士平一个人睡了。

  玫玲回到家,洗完澡已经快三点了。冲澡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士平.

  玫玲的黑色长发,36\ -27\ -35\ 的身躯之上披着一件薄的几乎是透明的睡衣。在昏昏的灯光之下,很容易的瞧见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

  巍巍的一双白玉般的乳房,随着玫玲的身影幻出的波影,挺立而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银币般大小的乳晕上覆蓋的是如指尖的紫玉葡萄,如果说这样美丽的乳房还不足以唤起男人深藏的的渴望,未免太过道貌岸然。

  在她睡衣下摆中,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更是禁忌游戏的深渊。鼓出的阴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可爱的小阴唇,黑色的体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逐渐消失在她的鼠溪深处,这种淫靡的景色绝对能立即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情欲。

  “我刚回来,洗完澡,你被我吵醒啦?”

  边说边大胆的走到我床前,眼睛直视著士平身上的短衫。由玫玲脸上的红霞,士平知道她看到了那九寸长的阳具已经勃起。

  “我刚醒来。”

  士平由上而下仔细的欣赏玫玲修长的躯体。

  玫玲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腰上。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很可爱,而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是多么的可口。

  “还记得我们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嘛?”士平问玫玲。“嗯..好久了,你都好几个月才要我一次….”她羞赧却又怨怼的说著。“我今天就想要..”士平说。“嗯!”

  玫玲伸手慢慢的把士平巨大的阳具从睡袍中端出来。玫玲的眼睛睁的很大,似乎不相信士平的巨大。士平把眼光描向玫玲双腿深处,想从玫玲透明的内裤中得到更多。

  “你知道吗?你是哪么的秀色可餐?我要你!我要跟你做爱!”

  怀着期待的心,玫玲却已经开始抚摸士平巨大的阳具。

  士平靠向玫玲把玫玲拥进怀里,玫玲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士平的勃起,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

  “不要那么没耐心!”玫玲小声的说。“我等不及了!”

  士平握住玫玲的美丽乳房,透过睡袍开始抚摸她,玫玲的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

  “靠近来一点。”玫玲脱掉士平的睡袍,开始爱抚士平的阳具。

  “天啊!你真的是很大!”玫玲惊乎的说道著!

  “我就是喜欢你这支大阳具!士平,我可以摸它吗?”“当然可以.....”

  士平拉起玫玲,然后脱下她上身的衣物。士平轻轻的拉起玫玲铅笔般大小的乳头,直到那可爱的紫葡萄因刺激而挺立起来。然后士平解除了玫玲的下半身,把它们都褪到床下。士平的手指轻轻的滑过玫玲的肌肤直到玫玲那稍稍开启的门户,跟随而来的是由玫玲喉中倾出的呻吟声。

  玫玲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很快的,士平可以伸入三根手指,为待会将发生的美妙情事做准备。

  士平的阳具已经是硬梆梆了,由龟头的前端流出数滴精液来,流到了玫玲了手上。玫玲加快了爱抚的动作。

  “躺下来!我会让你知道我怎样服侍我心爱的男人!”

  士平依言躺下。

  玫玲屈跪在士平胯部的上方,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士平的九寸大阳具。出乎士平意料之外的,当玫玲感到从阳具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她移开了她的美臀,把脸靠在士平的阳具上。当士平发觉玫玲的细舌舔触到士平的阴茎时,士平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玫玲很仔细的舔遍了士平的阳具,然后把士平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

  一连串的快感使士平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玫玲把她的阴部压在士平的脸上,使士平的呼吸为之困难,然而士平毫不在乎。品尝著玫玲可口的小猫咪,使得士平有如在天堂,相信这是一生中最美丽的工作了。

  玫玲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真的!偶尔玫玲还会把士平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士平很想看看玫玲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

  士平尽全力将舌头深入玫玲的花穴,玫玲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士平一直品尝著玫玲可爱的小穴,喝吮著玫玲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玫玲的淫水泊泊流出。

  士平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士平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玫玲的嘴所带来的刺激。

  士平的呼吸变得急喘了。

  玫玲一直舔弄抚摸著士平的阳具,士平胯下的人间凶兽开始耀武扬威了。

  “快给我,我喜欢你跟我!嗯..嗯..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好了!”

  士平伸出双手扶著玫玲的腰,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而玫玲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士平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玫玲的手。

  当士平觉得龟头已经到了玫玲阴户的穴口时,士平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就轻轻的向前推进。玫玲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玫玲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士平的阳具进入。一点一点的,士平慢慢的进入玫玲的体内。突然,士平感到有一丝微的的阻挡。

  “喔..天啊..喔...喔.....”“我会慢慢的,我不会弄痛你的!”“喔....干我!...操我!....”

  想不到贵夫人模样的玫玲,在床上不在是贵夫人了。

  “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干我吧!”

  士平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插干玫玲的嫩穴了。重而慢的深入使的士平和玫玲都不自禁的发出低吟。

  当玫玲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她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好久好久,玫玲才平静下来。

  士平抽出了阴茎,拉起了玫玲。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

  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著,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慢慢的,士平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

  在玫玲急促的喘息中,玫玲拉着士平躺下去。士平压在玫玲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玫玲最美的阴户。

  士平的阳具在玫玲的花房外围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

  玫玲的阴道在呼唤著士平的进入,士平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士平再度感到阴户紧包著阳具的舒爽。

  “进来吧!....用力的干我...”玫玲用双脚夹住了士平。

  士平稍稍的退出的一点,把膝盖伸入玫玲两腿的中间。士平巨大的阳具嵌入在玫玲的门户。

  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士平忍住要进入玫玲体内的冲动,伸出一手去抚摸玫玲的阴核。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玫玲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士平的心脉跳动的异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泄了...”玫玲真的泄了!士平从巨大的男性象征感到玫玲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阳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著,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士平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

  当玫玲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士平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士平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

  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

  正当士平想点火触发时,玫玲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吼叫,喔,天啊!玫玲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干我!”玫玲叫了出来。

  “让我知道…被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插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享受…..啊!”

  然而,这样的鼓励对士平却是多余的。在玫玲的话还没说出口之前,士平就已经开始了最原始的冲动了。但这一声喊叫,却使得彼此更为兴奋,两人因此更是尽情的放纵自己。

  啊!这真是一个最美妙的世界啊!

  士平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玫玲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士平完全发挥了巨大的阳具的长处,在玫玲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

  一直到玫玲再度高潮,射出她的阴精之后,士平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著玫玲的阴唇。玫玲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士平一边舔抵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地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干净了玫玲的蜜穴。

  之后士平再度的进入玫玲,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士平不停的在玫玲的身上抽插著,细听由玫玲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

  终于,士平的高潮来了。士平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更剧烈的进出。

  在这一晚里,士平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向玫玲禁忌的深渊,一点也没有想到玫玲是否服了避孕药。而玫玲,应该也有同样的想法吧!只见玫玲不停的在士平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满著满足的表情。

  ***************

  ***应酬之(前记)***

  来到这家KARAOKE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冈田刚刚才喝玩花酒,摸爽了女侍,又要求续摊。

  这家Karaoke说也奇怪,包厢旁边的门居然就是套房,好像只是加上伴唱机的宾馆一样。

  “叫秀雯和惠君来。”

  看来老板杨德胜也是常客吧!

  一会儿一股香味扑进了鼻孔,两个人影挤上了我们的座位。

  灯光很暗,音乐响着确没人唱歌,有个柔软如棉的身体贴上了德胜。

  “是惠君吗?”

  “唔--看你好久都不来找我了,害人家想死你了。”

  好重的鼻音,真是的,先来一记迷汤,等下好叫你花得大方,这种欢场女人是有一套。

  “真的想死了我?”

  “嗯……”

  惠君整个身上缠上了德胜,一张嘴巴在我耳边摩擦,德胜的手臂不自觉的碰触她胸前那一团突出柔软的肉球。

  “哼……”

  惠君娇柔的哼了一声。

  “不嘛!你坏死了,嘻!”是秀雯的低迷声。

  对面的冈田这时可正施展他的五爪绝技。

  “唔……唔……”

  接着是一片沈寂。

  德胜和惠君两人互相拥抱着,她体热如火,鼻中咻咻的喘,奇怪她今天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忍不住呀?我试试看。”

  德胜说著撩起了她的裙子,直探她的神秘地带,隔着条薄薄的内裤,尽情的抚摸按揉着。

  “嗯……唔……讨厌……”

  惠君扭着她的腰,不胜痛快的模样。

  “怎么都湿了?”

  “还不是你这死东西害人。”

  “我害你?我什么东西害你?”

  “都是你这个东西害人。”

  在没提防下,她猛的抚磨著德胜的那个,直磨得德胜把持不住。

  “走好吗?到房间去!”

  惠君贴著德胜的身旁十分淫荡的娇声说。

  “嗯!”

  德胜挽著惠君,两人向房间走去。冈田也搂着秀雯,到了另一个房间。留下玫玲一个人,真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跟着来?要不是看在双倍加班费的份上,玫玲才不想来勒。

  ***应酬之(男人女人的战争)***

  房间的面积虽小,但是一切的布置却很豪华,法兰西床,上面舒著雪白的床单,粉红色的壁板,端的是考究非凡。

  惠君扭熄了房内的日光灯,只留着床头的一昏黄的小灯,射出矮高的光线来,气氛是如此的柔和。

  德胜抱着惠君的身体,四片嘴唇密密的吻著,把个舌头在她嘴内翻搅著,德胜实在忍不住了……

  好久好久两人才分了开来。

  “快点脱你的衣服”

  德胜一面向惠君说,一面脱衣裤,只留了一条短内裤,而惠君此时也脱得只留下一件胸罩,和一条三角裤。

  德胜望着惠君这动人的曲线,娇媚淫荡的神态,胯下之物不禁一挺。

  “抱紧人家嘛。”

  惠君瞇着眼睛,娇柔无力的说。

  德胜猛的一把抱住她,倒向了法兰西床上,胯下之物紧紧的抵着她的三角裤,以最快速脱掉了她的胸罩,顿时两个丰满肥大柔软无比的乳房呈现在德胜的眼前,那深深的乳沟,及红色的乳头……

  把嘴凑上惠君的乳头,一手揉捏另一个乳头,另一手则伸入内裤内,探向丛林地带,用牙咬着她的乳头,再微微的拔起,玩弄着她神秘地区的手则直推入那已泛滥的阴户内捣、捏……

  “哦……我……”

  一股浪水由阴户深处流了出来。

  惠君亦伸出玉手来握住德胜那根业已直立的东西,不停的套弄,一阵快感险被她套弄得快要出精,连忙沈心静气,才没被她套出精来。

  德胜飞快的除下了惠君的三角裤和自己的内裤,两人赤裸裸的相见,准备来一场肉搏战。

  德胜用手指揉弄著惠君那已发硬的阴核,一阵揉动,只见惠君她全身一阵,一股洪水又流了出来。

  “快……别逗我了……”

  惠君的腿张得开开的,露出她那个小穴洞,两片厚黑红红的阴唇正一张一合著,德胜挺著阳具,惠君情急的用手握著德胜的鸡巴,引导着它。德胜顺从着她的引导,屁股用力一沈,整支阳具没进了三分之一,龟头感觉到被紧紧的肉壁圈围着。

  里面竟像小孩吃奶似的,一张一吸。

  惠君一双玉腿自动的圈上德胜的屁股来,双手一抱,低声的说:

  “好人……快插进来……用力……”

  一面更把臀部迫凑上来,一下又插进了二寸多。

  “惠君,你怎么这么骚?好久没给男人干了是不是?”

  德胜说著,把阳具顶着惠君的阴核直揉,揉得她抖颤不止。

  “啊,快用力……哥哥,你真逗死人……”

  看她淫荡的模样本能的激起了德胜已高涨的欲火,再说阳具塞在惠君的穴内,不抽动的话又怎能治得了这淫荡的惠君。

  “唔……哥,你好狠心……这下要干……死人了……哟…….”

  当德胜的阳具在抽插时,总会有意无意的碰触惠君的阴核,勾动了她的快感,使她几近疯狂的叫了起来。

  “不狠心来讨饶,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你这骚娘们。”

  说著,德胜又提起气来直抽插入,有时在她的阴户外打转,在她不注意时又重重的插入,下下都□得惠君抖颤不停。

  “哥……你真行……停停……让妹妹喘口气……今天我死了……这下……”

  “死了活该,你这浪荡妇,上帝生了你这个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今天我一定好好的插插你这骚货。”

  德胜也不管她死活,像只发了疯的猛虎,疯狂的抽插,下下入肉,深深到底。

  “喔……停停……你这么狠心……哟……你要插破……妹妹的小洞……喔…..。”

  突然惠君打个寒颤,下身拚命的向上挺,圈屁股上的两条腿紧缩猛收,阴道内深处冒出了一股炽热的阴精来,直流在德胜的龟头上,四壁的内圈不断收缩,把德胜的阳具紧紧圈住,两腿也无力的放了下来,两手也软弱的放在床上,胸部也一起一伏,张著樱桃小嘴喘着气……

  “你今天这么快就爽出来啦?我可还没爽到。”

  接着德胜又是一阵急抽猛入,下下顶到底,两片阴唇随着阳具大力的抽插也一厥一翻。粗大的阳具忙出急顶,惠君的阴户确像只噬人猛兽,将阳具一次又一次的吞没。

  “哥….你好厉害..差点让我上天了…..插重点…没关系……这下太轻了…..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