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清晨是好多人睡醒觉准备返工的时刻,但对祖光来讲,却是收工回家睡觉的时间,因为他是个夜更的士司机。 祖光本来已经结婚,但因为他的太太忍受不了他那种日夜颠倒的生活……

  清晨是好多人睡醒觉准备返工的时刻,但对祖光来讲,却是收工回家睡觉的时间,因为他是个夜更的士司机。

  祖光本来已经结婚,但因为他的太太忍受不了他那种日夜颠倒的生活,结婚后没几年就离婚了,从此他就和独生女美惠相依为命,过著平淡的生活。祖光因为工作时间关系,平时难得和美惠见面,不过他却是个二十四孝的爸爸,每日都会替美惠弄好晚餐才去上工,而早晨放工时又会买定早餐给女儿。

  虽然美惠已经长大成人,已经懂得照顾自己,但祖光对这个习惯还是风雨不改。

  有一次,美惠吃过早餐后便如常外出去上工。而祖光开了一个晚上的车之后,虽然已经好疲倦,但他还不想睡,因为他记起好久都没有洗过床单,他打算换上新床单才睡觉,他先进女儿的睡房,把床单拆出来。

  这时他发现床褥下收藏了一本相簿。祖光随手把它打开,里面第一幅相是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少女的裸照。她虽然用手掩著下体的三角地带,但可以肯定她有好多耻毛,因为从她手掌边以及手指缝钻出来的耻毛比起手掌所遮著的还要多。

  祖光自从离婚后一直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如今单是看着裸照中的三角地带,他已感到裤子里面的肉肠一直要冲动膨涨起来。祖光把视线向上移,看见那少女用另一边手捂在胸前,一对乳房被纤幼的手臂遮得七七八八,可想而知她的乳房的大小有限,而相中的少女又用遮著乳房的手拿着一只剥了皮的香蕉伸向嘴边,扮出一脸极之淫秽的好像在含阳具的表情。

  这时祖光认真注意到相中人的样貌,他望了一眼后,就吓得双手发震,连本来已经冲动了的肉肠也即时软下来,原来相中的少女并非谁人,正是他的宝贝女儿美惠!相信任何一个为人父母者,如果发现女儿拍摄过裸照,心里面第一个想法就是女儿已经被男人骗了,祖光也不例外,他为了查出这个男人是谁,于是继续翻开相簿,希望从中可以查出一点蛛丝马迹,但他越看就越觉得心痛,因为最初的几幅裸照虽然都是全裸,但三点部位始终是遮遮掩掩,但后来的裸照却越来越大胆,先是露乳,然后连三角地带也影出来,当中还有几张是手淫时用手指挖开阴唇时的大特写,当祖光翻看了大半本相簿后,他首次看到一幅双人合照,当他看到女儿身边的人时,他真是不知应该放心还是担心了。

  原来相中另一个女仔是美惠由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晓肜,祖光也认识了她好多年,知道她并非坏女孩,可能两个女孩子因为一时贪玩所以一齐影一辑裸照,以现时的社会风气来讲,好多女孩子都想趁青春影辑裸照做纪念。而祖光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他见女儿既然把这辑裸照收藏得这么密实,相信也不会有其他人看过这些相,况且这些相是她们互相影的,由此可以估计美惠没有被男人欺骗,祖光总算可以放心了。

  但令他担心的是那些台照中除了有普通裸照之外,还有些接吻、互相摸捏乳房,甚至是替对方口交的相片,由此可知两个女孩子是同性恋的“豆腐妹”。

  本来美惠和晓肜磨豆腐,祖光起码不用担心女儿会被被弄大个肚子,但他只得美惠一个宝贝女,他的愿望就是想女儿快些找个男朋友,然后结婚生孩子,过著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如今发现女儿竟是豆腐妹,他不禁为女儿的将来而担心,他坚决要拆散这对豆腐鸳鸯。

  祖光一边想办法,一边继续翻看相簿,它的后半部大多数都是晓肜的单人裸照,祖光由小看到她大,但从来没有留意过她的身材,她和美惠虽然同年,但身材却好过美惠好得多,一对坚挺的乳房大到一只手都遮不住,上面的乳头鲜红如血,祖光忍不住拿着她的裸照吻了两吻。至于她下体的耻毛并不多,可以看到她的两片大阴唇生在稀疏的耻毛下,当中却有一小片小阴唇从夹缝之中钻出来。

  祖光不禁对晓肜起了兴趣,他在相簿中偷偷拿了一幅晓肜的裸照,然后把相簿放回原位,再把旧床单盖回床垫上,使女儿不会发觉他曾经看过这相簿。

  这晚,美惠以为爸爸要开工,放工后就约了晓肜回家,打算先食饭然后磨豆腐,谁知她们连饭都未吃完,祖光就返回家里,他说是出租车的收费表坏了不能开工,两个女孩子感到好扫兴,晓肜只好告辞回家,而祖光就自动说要开车送她。

  “晓肜,我一向都当你是亲生女似的看待,我有话要问你,你要老实回答我。”在僻静的停车场内,当她坐上祖光那部出租车时,祖光并没有立即开车,他拿出晓肜的裸照问道︰“你是不是和我个女儿磨豆腐?”

  “不关我事的!”晓肜见祖光拿着她的裸照,她就好像觉得自己现在是赤裸裸的被他望着,她在害羞之余知道这件事已无法隐瞒,于是照实回答道︰“最初是美惠要我和她这样的!其实我都想过识男孩子的,但又怕美惠不高兴,所以就一直和她这样。”

  “换句话讲,你都有想过和男人享受真正的性爱吧!”祖光讲到这里,突然抚摸著晓肜大腿说道︰“不如等我给你见识一下真正男人吧!”

  “我们在这里?”晓肜刚想说什么,祖光已经打断她的话,他笑着说︰“你和美惠磨豆腐是有违天理的事,当然要偷偷摸模的做。但我和你就不同了,男人和女人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在什么地方都做得!”

  他一边讲一边顺着晓肜大腿摸入她的连身裙内,初时她也有点反抗,但渐渐就变得半推半就,最后更放松全身让祖光为所欲为,所以祖光轻易就解开她的腰带,然后抽著裙脚把连身裙拉高至心口,祖光再把她的内裤扯下来,同时又揭起她的胸围,晓肜身体的重要部位便赤裸裸的尽现祖光眼前。祖光虽然看过她的裸照,但如今赤裸的晓肜就在他眼前,不单止有得看,又可以摸玩,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少女体香,摸她之时,又欣赏到她断断续续地发出的呻吟声,祖光的肉肠在这种刺激影响下变得又热又硬,这时的停车场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于是他把晓光抱到后排的座位上,急不及待地向她的阴户进攻了。

  晓肜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到男人的肉肠,但她的处女膜早在几年前在磨豆腐时被美惠的手指挖穿了,因此祖光的肉肠可以全无阻滞的插入,不过晓肜磨豆腐时,美惠只会用一两支手指插进去,而祖光的肉肠当然比两只手指粗得多,所以晓肜还是觉得阴户好似被撕开了的。但同时她又感到一份比磨豆腐更刺激的快感,她把一切痛楚都抛于脑后,尽情享受每一下抽插,直至祖光把精液射进她子宫里后,她还用双脚缠着他屁股,不准他把肉肠抽出。

  及至他们的肉体分开之后,晓肜用纸巾揩抹她的阴户,竟发现落红片片。祖光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于是说道︰“晓肜,很对不起,我不知你还是处女,我见到那些像片,以为你和我女儿玩的时候就已经破身了。”

  晓肜把头钻到祖光的怀里,说道︰“不要紧的,其实我和美惠玩的时候,早就弄破处女膜的了,只不过你的东西又粗又长,所以才彻底地将我开苞了嘛!”

  祖光满怀歉意地说道︰“真不好意思,刚才弄痛你了吧!”晓肜依偎著祖光,说道︰“虽然有些疼,但是我也尝试到和美惠玩的时候更刺激、更痛快的享受,可惜地方太挤迫了,要不一定更加过瘾。

  祖光道︰“自从美惠的妈妈离开我之后,我就未接近过女人,所以我一见到你迷人的肉体,就忍不住把你轻薄,刚才我实在太失态了吧!”晓肜柔声地说道︰“你弄我的时候,起初我心里也不很愿意。但是当你进入的肉体之后,我就默认自己是你的女人了。现在我们已经不再陌生了,也就不要说客气话了。今晚我本来就不准备回家,不如我们找过地方过夜好吗?”

  祖光道︰“当然好啦!平时我载偷情男女到九龙塘时,就已经对那些别墅的地点很熟悉,不过我从来没有涉足风尘,所以并不知内里乾坤。不如我们现在就去试试吧!”

  晓肜道︰“会不会很贵呢?”

  祖光笑着说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再贵一点也应该去一去呀!”

  祖光说完就立即开车,把晓肜带到九龙塘的一家别墅。

  进了别墅的房间里,晓肜显得非常的娇羞。祖光替她宽衣解带后,她就躲进浴室里去了。祖光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后,也跟着走进浴室。在柔和的灯光下,他见到的全身赤裸的晓肜此刻更加迷人。她那白嫩的乳房既饱满又尖挺,稀疏的阴毛下就是那涨卜卜的肉桃裂缝。祖光上前想替晓肜冲洗,晓肜却被他弄得又羞又痒地弯下了腰。

  祖光细心地帮晓肜擦洗身体的每一部份。他对这个娇嫩的女孩子已经爱之入骨,这个正处在壮年阶段的男人也使晓肜芳心暗许。她小鸟依人地偎在他怀里,任他摸玩捏弄着她丰满白嫩的乳房,也任他再次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户。

  祖光问道︰“现在还会疼吗?”晓肜低声回答道︰“不很疼了,刚才在车上弄时,开始倒有些疼,后来你继续抽插时,我全身都酥麻,我和美惠搞时,从来也没有这么兴奋过。”

  祖光爱抚著晓肜的肉体,深情地说道︰“晓肜,你真迷人,可惜我和你的年龄差得太多了,否则我一定要娶你做太太。”

  晓肜笑着说道︰“你还很精壮呀!我自小没有父母,只跟着我姨妈生活,我倒很乐意嫁给你,因为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快乐。我想,你一定也会好疼爱我的。”

  “真的吗?”祖光激动得浑身颤抖,他把晓肜紧紧地搂住,兴奋地说道︰“我如果待你不好,定遭天遣。我们到床上去吧!我要好好地和你再玩一次。”

  晓肜让自己的肉体和祖光脱离,她温柔地替他抹干身上的水渍。俩人携手走出浴室门口,祖光把晓肜的粉嫩娇躯轻轻抱起来,慢慢地放在床上。他捧起她一对小巧玲珑的小肉脚又吻又舔,还用舌头去钻她的脚趾缝。逗得晓肜吃吃地笑。接着,他又顺着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阴户。他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弄,晓肜肉紧地把一双雪白的嫩腿夹住祖光的头。

  晓肜很感激祖光爱她入骨,也投桃报李,表示也要替他口交,于是祖光上床,趴到晓肜身上,俩人玩起“69”花式来。晓肜的口技并不熟练,然而祖光已经很满足,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让女人衔着他的阴茎又吮又吸。他几乎把持不住,要在晓肜嘴里发泄。

  自从这晚之后,晓肜就爱上祖光那条令她欲仙欲死的肉肠,虽然她在年龄上简直可以做祖光的女儿,但他们后来竟然结了婚,她已变为美惠的后母了。

  “老公!你说我明天穿这套衣服上班好不好?”对着镜子,我拿着一件蓝色套装在身上比一比,希望能得到老公的意见。

  “小文!你已经拿了第十套了!可以了!”华华躺在床上看报纸,很不耐烦的回答。

  “人家十年来第一次上班!总是要慎重一点嘛!”对老公的不耐烦觉得有点委屈,我有点抱怨的说。

  “不管你了!我要睡觉了!”老公把报纸扔在床头边,灯也不关,倒头就睡。

  我还是觉得这套衣服不合适,穿上去好像有点老气,打开衣橱东挑西挑还是挑不到满意的,当了十几年家庭主妇,想要找一套合适上班的衣服还真不容易,心中暗自决定这几天要去百货公司好好挑几件。

  好不容易挑到一件白色套装,拿出来看一看,款式还满新潮的,这套衣服买了只穿一次就没有再穿了,因为质地太薄了,穿在身上有点透明,一向保守的个性本来绝对不会买这样的衣服,当初还是好友茵茵强力推才勉强买下来,想到唯一一次穿这套衣服时,只走到路口便利商店买些用品回来就已经面红耳赤了,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

  再仔细检查一下这件白色套装,结婚以来自己身材并没有改变太多,应该还可以穿吧!生过小孩的腰围很快便瘦下来,这点茵茵就很羡慕自己,她这次怀孕便一直缠着自己问说有什么秘诀可以恢复这么快,心想还是穿穿看好了。

  当初买这套衣服时虽然有点后悔,不过现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真有点庆幸买对了,荷叶衬衫搭上白色短裙,再套件短外套,虽然还是很透明而且裙子也短了些,不过自从生过小孩后已没有像以前那样害羞了,好!下定决心,明天就穿这套衣服上班!

  换上睡衣后想先去帮安安盖好被子,进到安安的房间,看着安安熟睡的脸孔,忍不住亲了他脸颊一下,心想又把被子踢的乱七八糟的,已经十岁了,睡像还是这么差,正在帮安安盖好被子时,一眼看到安安的裤子鼓鼓的,这孩子也长大了,难怪现在都不肯让自己帮他洗澡,不过现在的小孩发育还真快,最近每次洗安安内裤时,都发现有黄黄的印渍,这孩子已经进入青春期了,心想以后和安安可得改变沟通的方式,就像这次自己要去上班,反对最力的居然是安安,大概就像老公说的,自己太宠安安,让他太依赖自己了,这样子可不行,现在开始得训练安安独立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大概是紧张吧!这次要不是茵茵要生小孩请产假,千求万请的要自己代班,虽然一开始有点担心,不过茵茵说他们公司才五个人,实在没办法另请人手,工作虽然多不过自己应该应付的来,要是不帮忙那茵茵就只好辞职了,自己只有勉为其然的答应,不过事后还是满高兴的,毕竟一成不变的家庭主妇生活过久了也觉得有点闷,没有这个机会,自己还真踏不出这第一步,想来还有点感谢茵茵,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

  忙了一天回到家还真累坏了,还得煮好饭伺候家两位大爷吃饭,忙完后赶快冲进浴室洗个热水澡,泡在浴缸里,一天的疲劳好像都从皮肤散发出来,用热毛巾盖住眼睛,心想这种上班生活还真充实,茵茵待的这家公司还不错,老板是个50几岁的好好先生,当他的秘书还算满容易的,另外两个业务经理还要兼出货,也很好相处,倒是会计竟然也是男的,做事好像一板一眼的,整间公司只有自己一个女的,不过工作气氛还满融洽的,大家好像一家人一样,开始有点喜欢这家公司了。

  “妈!你还要多久?我要上厕所。”安安敲著浴室的门,很急的说。

  “喔!等一下!”听到儿子在催促,赶快从浴缸里爬起来,心想等自己擦干身体再穿好衣服,一定太久了,安安憋不住怎么办?想到这里,赶快拿着浴巾围住身体。

  “哪!赶快进来上!”打开门让安安进来,看到安安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进来,自己走到浴缸旁坐下,看到安安脸红喷喷的,这才意识到这条浴巾比较小,围着自己丰满的胸部后便只能遮住臀部,这孩子该不会看到自己这样而脸红吧。

  “安安!你功课做好了没有?”虽然这样问,其实是想改变话题,转移安安的注意力。

  “做……做好了!”安安稚嫩的声音害羞的回答。

  “好!那待会儿赶快去睡觉!”看着安安一点都不敢回头,自己都觉得好笑,这孩子连自己妈妈都会害羞。

  “好!”安安上好厕所正准备穿上裤子。

  “裤子怎么了?”看到安安好像有点困难的穿裤子,自己关心的问。

  “没……没事。”安安急急忙忙的穿好便出去了,可是刚刚看到安安裤子涨的高高的样子,难怪刚刚好像很难穿的样子,想到这里,心中不觉得一呆,这孩子居然已经发育到可以坚挺,真的长大了,可是他才十岁,一下子之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坐了一下,便继续洗澡。

  一边擦干身体一边想着,青春期的男孩应该对女人的身体会感到兴趣吧!难怪安安最近看自己的的神情有点奇怪,这个时期的男孩对女孩子的好奇,表现在迷恋妈妈的身体吧!可得和老公商量一下,要老公找个机会给安安正确的性教育才行。

  回到房间看到老公已经呼呼大睡了!现在自己也上班,总算能体会老公上班的辛苦,躺在老公身边,突然很想和老公做爱,最近一周才和老公做爱一次,是不是自己已经对老公丧失吸引力了,以往一向是由老公主动,但是最近发现自己的要愈来愈强烈,但是还是不好意思太主动,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黄脸婆了,唉!不想那么多,睡觉了。

  ******************

  上班已经半个月,和公司同事已经混很熟了,老板也非常称赞自己工作上很进入情况,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现在对于公司的业务已十分熟悉,不过公司常常只剩自己和会计吴先生,吴先生又挺闷的很少讲话,倒是满期待两位业务经理回来的时候,小林和小陈两人就比较风趣,常常逗得自己笑破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