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兄弟合淫 然而好景不常,一天晚上哥哥由于起来上厕所,撞见我正把昏睡的妈咪抱出房间。在哥一再的质问之下,我把整个来由告诉哥(这真是要命的错误),哥威胁我如果不让……

  兄弟合淫

  然而好景不常,一天晚上哥哥由于起来上厕所,撞见我正把昏睡的妈咪抱出房间。在哥一再的质问之下,我把整个来由告诉哥(这真是要命的错误),哥威胁我如果不让他也操妈咪的话,他要告诉爸爸。我在不得已下只好答应他让他搞妈咪一次。

  又是一个“爸爸值夜班的日子”,而“哥哥也去同学家睡”,只不过今夜有些许诡异…

  “妈咪今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小杰,为什么把我的眼睛蒙起来,什么都看不到。”妈咪娇羞中带兴奋的抱怨著。

  我开始抚弄妈咪的全身,妈咪一下子就陶醉其中了,并随着爱抚而发出呻吟声,似乎有感觉了,接着换在一旁早已等不及要奸淫妈咪的哥接手了(我告诉哥不乱伦的规则),但哥仍忍不住对淫蜜穴的诱惑而腑身下去舔…

  妈咪:“小杰不许乱来殴。”

  哥心不甘情不愿的去舔妈咪的淫乳,哥也真有一套妈咪被他舔的娇喘连连:“噢…噢…我要美上天了…乖儿子…我要死了…噢…”

  由于不能操肥美的淫肉穴,因此哥像是报复般的拼命对妈咪的淫嘴及菊花蕾猛烈的抽插,直到妈咪泄了三次阴精,才不情愿的把全部精液狂射在妈咪的淫蕊内,并看着妈咪那淫荡失神,精液从淫后穴缓缓流出。

  这晚,哥和我轮流上阵操的妈咪失神昏厥了好几次,全身沾满了白稠的阳精才甘休。不知情的妈咪还以为我精力过于旺盛呢!

  此后我跟哥常以此模式操干妈咪,直到…

  有一天因为老师请假,我提前回家,却听到从哥房里传来一阵阵淫浪又带哀鸣的淫叫,而地上撒了一地妈咪被操的淫照,果然哥还是忍不住要操妈咪那鲜嫩多汁的蜜穴,看着妈咪带着一脸无奈、欲语还休的模样,而淫屁股却不停的随着哥的操干而猛烈摇摆,我不禁想到身为女人的悲哀,尤其是美人。

  不久哥就被妈咪那会吸吮的美屄搞的丢盔卸甲了,妈咪本来正欲稍作喘息,没想到我竟突然加入战局掏出像颤抖的肉棒,往妈咪这淫娃的淫肉穴操干,两片阴唇随着鸡巴进出而翻出,我一边用手搓揉妈咪的阴核,而哥也把刚才泄了的鸡巴,放入妈咪的淫嘴中复原,接着我们分别将鸡巴对准前后淫肉穴袭去,妈咪根本无力反抗…我们像是取得某种默契般的恣意妄为的玩弄妈咪的淫美体,而此刻妈咪已成为我们的淫美肉了。

  我们决定把妈咪调教成一只淫兽,但那娇羞无限的妈咪将永远消失在我的回忆中…此后只要爸爸一离开家,妈咪便马上陷入我们两兄弟的魔掌,成为我们的禁脔。不管妈咪在干什么,只要我跟哥想要,就立刻剥开妈咪的衣服,操干起淫肉屄、尻来。有时妈咪正在跟人讲电话,我们也不客气的让妈咪像母狗趴下,操起淫嫩穴,妈咪只能对着电话“嗯…嗯…”不绝,对方还以为妈咪在热烈的回应他,哪里知道…更有时,妈咪背对我们在流理台做饭,看妈咪摆动的淫臀肉,似乎在挑逗我们,当然免不了又是上前推倒,一阵的狂操的惩罚。

  后来妈咪干脆连内裤都不穿,以方便正值青春期的我和哥的“需要”,甚至连妈咪如厕都不放过,妈咪一面解放下面的热流,一边淫嘴正含着哥的巨根套弄吸舔,而哥有时干脆就把尿撒在妈咪的淫嘴,强迫妈咪喝下,享受这淫辱妈咪的快感。到后来即使爸爸在家,也会趁爸爸睡着后,硬拖着妈咪操弄淫美蜜穴及淫乳…

  说来妈咪也真伟大,一人要服侍我们三个男人(只是爸爸不知情罢了)。

  阿伟的愿望

  阿伟得知我已经成功的操到妈咪的淫屄后,迫不及待的找我“共商大计”,阿伟:“小杰,你当初答应我的事可忘了!”

  “安啦!一切包在我身上”。

  当时由于干妈正坐月子,妈咪又出国旅行,因此我的肉棒早就沉寂许久了,正好阿伟要我帮忙,于是我就对阿伟装出为难的脸色说:“你的忙我是一定帮,只是帮助别人奸淫自己的母亲是违反道德的除非你…除非你给我一些好处。”

  阿伟迫不及待的:“你要什么尽管说好了。”

  “我…我…只要能跟玩一次伯母就够了。”

  阿伟考虑了一下沉重的说:“好吧!但是只有这次呦。”

  “当然,当然”,我喜形于色的答应着。

  我们商量好后,趁著一次阿伟的爸爸出差的夜里,我借口讨论功课去睡阿伟家,以便展开“淫母计画”。

  首先阿伟邀请我一起观赏“文淑”(我这么匿称伯母)的美艳淫肉浴,正值狼虎之年的伯母不知到道我们正在门外“观摩”,还淫荡摇摆着嫩淫臀肉、及搓揉着淫美乳向我们打招呼呢!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保持每天上媚登峰健身,这根本就是为我们奸淫她准备的嘛!直看到我几乎把持不住的要冲进浴室操干伯母的淫肉屄,却被阿伟阻止,想必他时常忍受这种煎熬吧。猛一想起在这只有我跟阿伟及伯母的寂寥月夜里,那沉闷的气氛真令人激赏。

  伯母跟我们一起喝下我从家里带来的葡萄酒,我说:“伯母,我爸说多喝葡萄酒可以美容皮肤。”

  “真的吗,那我要多喝一杯了。”

  伯母哪里知道乱伦的淫乱之夜就要展开了…

  药力发作后,我们等不及把伯母抱进房间,于是就在客厅“享用”了起来…阿伟似乎压抑了很久般的几近疯狂的操弄她那美艳动人的母亲,我则细致的品尝著有同学母亲中最淫骚的母亲之封号的伯母的一对38D淫美乳。在第一回合的奸淫结束后,由于害怕阿伟约完会的妹妹回来看到,我们便转移阵地把伯母抱到阿伟父母房间的水床上,并用童军绳把伯母捆绑起来,被捆绑的伯母看来更楚楚动人,格外让我们淫性大发…伯母的淫美肉则任我跟阿伟予取予求,我们一直操干到天亮才疲惫不堪的把我们的肉棒插在伯母的骚肉屄及尻中睡去,没想到伯母被我们玩弄了一夜后竟先醒过来了,还好我睡前先把伯母捆住,否则后果…

  “文淑”从呜咽到泣不成声的责骂我们:“小杰、阿伟你们在做什么,这是乱伦…呜呜…老师平常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阿伟吓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我当机立断,一面捂住伯母哭骂的嘴,一边示意阿伟赶快操伯母的淫肉穴。没想到伯母仍旧顽强的抵抗,我只好边操著淫嫩蕊,一边掴打伯母的丰腴的淫臀。阿伟:“你怎么打我妈!”没想到一会儿伯母的责骂竟变成动人的呻吟了:

  “呜呜…嗯…嗯…啊…阿…啊…噢…嗯…还要…要…给我…嗯…呜…”

  如泣如诉的淫叫的,原来伯母竟是SM的淫兽啊!害我跟阿伟着实费了一番工夫才“说服”了“文淑”成为人尽可夫的淫妇。

  从此我跟阿伟不但搞各自的母亲,甚至还互相交换母亲来操屄,我们的目标是组织一个地下的“淫母俱乐部”,截自目前我们已经在同学间拥有七个以上的会员,我还是首任主席呢,亦即我们同时拥有七位安全而卫生供我们奸淫的美肉娘,而我更为“性运”的是又有干妈(丽莉阿姨),可以在奸淫别人的母亲之外多了一项选择。而最近会议更通过我们对会员的亲属(十族)保有奸淫权,阿伟那长的像洋娃娃的稚嫩小妹将首先获得我的临幸…那麦芽色的肌肤及像安室奈美惠的脸蛋身上却垂著不相衬的巨美乳,着实是令人迫不及待想要操的童颜巨乳。

  后来我跟阿伟继续合作,而操得最过瘾的,莫过于一次我跟干妈上教堂时,认识的那位元来自法国、长的很像沙朗史东的美艳修女了,她是我们去忏悔我们的乱伦行为时的最佳慰藉了。

  尾声

  目前我跟阿伟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因为联考我们也收敛不少,想操穴时就找各自的妈咪解决,不再“东征西讨”了,因为我们决定一起考上大学,因为大学里来自全国的佳丽正是我们的新天地…而那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8月初,天气炎热,这个时候坐车外出可不是件舒服的事情,可是没办法,人在江湖啊,由不得自己。k190这趟车以前25个小时差不多就可以到上海了,现在动车组太多,这个快速列车就得让路,要28个小时多,漫漫长路啊,人实在是提不起精神来。坐得13号车厢10号上铺,买上铺就是想少点干扰,上去睡觉。进站上车,不得不说一句,奥运闹的啊,安检快赶上飞机了,烦。把东西放好之后,坐在边座上等著开车,这时过来个女孩儿,拉着个大箱子,到这里停下,看了看座位号,然后试图把那个大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去。

  这个车卧铺的行李架可是比较高的,站在地板上根本就够不到,得先放到中铺,在往上挪。

  箱子似乎比较重,她显然没这个能力,这个时候男人自然要挺身而出了。没想到的是,我现在的举手之劳给自己带来了无边艳福,这是后话,嘿嘿。我站起来说:“我帮你吧”。然后上到中铺,她费力地把箱子递到我手中,我再放到行李架上去,完成之后,她连声说著谢谢。我才仔细打量她一下,哦,原来还是个小美女。

  164左右的身高,不长不短的头发,恰到好处地衬托著一张清秀的脸,带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有味道,恰好是我喜欢的类型。

  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小背心,胸前鼓鼓的,OMG,大概D杯,深深的乳沟我这个身高恰好一览无遗。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衬托出修长的玉腿,很直,不是我讨厌那种X型。等她侧身的时候再一看,乖乖,好挺的小屁股哦。当时就在心里不停的YY,背后上一定很爽…

  …火车上那么多人,当时可没有别的想法,也就是YY一下而已。火车开动之后,大家慢慢开始聊天,别人嘛,我是有一句每一句的,对她就比较关注了。

  原来她是镇江人,这次就是乘车回去,到镇江下车,坐9号上铺(恰好我对面啊)。

  显然因为我前面帮她放行李,对我的印象比较好,所以和我聊得比较投机,加上本人外形还可以,看起来给她的感觉不错。就这样慢慢聊天,过了一下午,期间她上去午睡了一会儿。她往上铺爬的时候,我仰头看着,这个角度,哎,流鼻血啊,YY中……

  快傍晚的时候,大家都开始吃饭。我俩对面坐在边座上,虽说是各吃各的,不过感觉也不错。她居然拿出了一听啤酒,嘿嘿,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酒可是调节气氛,增加感情的好东西。赶忙把自己准备的啤酒也拿出来,和她对饮,一边开玩笑聊天。这样感觉越来越融洽,在我的频频邀杯下,她喝了两听,脸色微微发红,看起来愈发可爱。当然,我自己干掉了5听。天色渐渐暗下来,车也过了山海关、唐山。9点多的时候到达天津,以前路过天津基本都是半夜,没下去过。这次较早,和她一起到站台上看了看。天津站不知道是新建的,还是在装修,反正正在施工,很漂亮,不是又为了奥运吧?gcd啊,总干这种装门面的事情。

  回来之后继续聊,她的性格很开朗,加上酒精的作用,对我开的一些无伤大雅的擦边玩笑也不反感,就是对着我笑,搞得我心痒痒的。

  这样,快熄灯了,人们都忙着洗漱上床,我俩也没急,等别人大都上去了,车厢内渐渐安静下来,陆续有鼾声传来,尤其睡在我们中铺的一对中年夫妻中的男人,那呼噜还真不是一般响,也就是在火车里,要是一起住酒店,还真没多少人能受得了。11点多的时候,她说要睡了,然后去洗漱,我没动,等她回来。

  她上床的时候,我开玩笑说,一个人能睡着吗?要不要人陪啊,她没说话,低头看了我一眼上去躺下了。我平时睡得就晚,在车上更没睡意,又坐了一会儿,到车厢连接处抽了两根菸。

  车大概到了山东范围吧,具体什么站也记不清了,看看列车员也趴在他那个小屋的桌子上睡着。车厢里已经基本没有坐着的人了,时间大概12点半到1点钟吧。微微有点儿睡意,也别自己耗著了,上边还有一美女呢,吃不着,看看也好啊。简单刷牙、洗脸之后上铺,中铺那哥们睡得个死啊,我上去的时候甚至踩到他,也没什么反应。小美女似乎睡着了,我上来的时候借着手扶床铺的机会,摸了摸她的胳膊,很滑,她也没有反应。躺下之后总是睡不着,借下面朦胧的灯光看过去,对面的她似乎是睡了,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