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刚好有一次妈咪找阿姨来家里,但是妈咪却临时接到电话必须出去,因此就交代我告诉阿姨不用等她了,我则心喜若狂的保证我会好好“招待”阿姨的。不久丽莉阿姨果然来了,……

  刚好有一次妈咪找阿姨来家里,但是妈咪却临时接到电话必须出去,因此就交代我告诉阿姨不用等她了,我则心喜若狂的保证我会好好“招待”阿姨的。不久丽莉阿姨果然来了,我骗说妈咪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要她等一下,然后我便自告奋勇要煮咖啡给阿姨喝,果然阿姨不疑有它,高兴的答应了,阿姨还不知道她喝下的是我特别为她调配的“特调coffee”,还称赞我煮的咖啡很香呢!不晓得她已经一步步地落入我的迷奸计划了,待会我将让她尝一尝我更美味的肉棒。

  不久阿姨果然昏昏欲睡了,我淫笑着向阿姨走去,阿姨蒙眬中的问:“小杰你要做什么?”

  “我…我扶阿姨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啊!”

  也没等阿姨答复,我已经抱起阿姨往我房间走去,心理想着:“阿姨我要上你啊。”

  让阿姨躺下后,我并不急着把阿姨脱光,架设好欲备的V8,我先欣赏著这我梦寐以求的丽莉阿姨,一方面盘算著该如何享用这块禁脔。

  岁月似乎并没在阿姨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只为阿姨带来一种成熟抚媚动人的神态,那浓纤合度、婀娜多姿的体态,胸前那对丰润的美淫乳、高挺的嫩白美臀,无一不是极品,不愧是当选过最佳模特儿的丽莉阿姨,虽然我极力控制,但下方的肉棒早就不听摆布的高高翘起来,并不断抖动着想要跃跃欲试。

  解开豹纹的比基尼胸罩后,阿姨那两团似乎久未人事的白嫩肉,像被禁锢许久般的,被我解放出来,我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对它又舔又吸又捏的,又用它暂时安抚我那不听话的弟弟,果然是如白云般柔软的乳中极品。看着安详的躺在我面前的阿姨,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她。

  把那CUGGI的窄长裙拉上来后,才发现阿姨竟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裤袜,加上透明的黑色内裤及几根露出的稀疏淫毛让我的理智完全丧失,我变成一头猛兽攻击著丽莉阿姨这白晢的小绵羊,直到泄不出精液…看着阿姨这付淫像忍不住又用相机拍了一卷照片,这才帮阿姨穿回衣服。

  ***************

  后来安眠药用完了,爸爸以服用过多对健康不好而不肯给我,但我的小弟弟又非常想念丽莉阿姨的美嫩屄,时常靠打手枪也不是办法,因此我只好使出最后的手段,趁爸妈不在时把阿姨骗来家里。

  “阿姨我有一部电影很优喔,要不要看一下?”

  阿姨:“好呀!我最喜欢看电影了,快放来看吧。”

  可是当阿姨看到录影带上的她,正被她平日疼爱的侄子奸淫著,于是气愤得质问我:“小杰,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我邪恶著笑着:“阿姨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当阿姨看到萤光幕上自己像条母狗般被我从淫臀后操干着,几乎哭出来,嚷着:“我要告诉你妈!你这恶魔,还不赶快把带子还给我。”

  我有恃无恐的:“带子我有很多份,阿姨如果要留做纪念也没关系。不过…上次你跟爸爸、叔叔的事妈咪可能还不知道吧!”

  阿姨:“你…我是被强迫的…你还知道什么?”

  “是不是被迫的我可不知道,不过妈咪会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妨害家庭罪恐怕是免不了的,而且…哼哼…”

  阿姨:“你这小恶魔,你…你想要怎样?”

  平日娇柔的阿姨无助的啜泣起来,我说:“很简单,只要阿姨的身体让我…哼哼,我是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看到阿姨又怕又羞的样子,我反而胆子大起来了。

  阿姨低头想了一会,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好,我…我答应你,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我满意的答应了。

  “阿姨,先过来帮侄子的弟弟服务一下吧,它很想念你呢!”

  阿姨先蹲下来替我安抚一下我那许久没尝到美穴的老二,看着阿姨湿润的水灵双瞳一付欲语还休的娇柔模样,我不禁心疼的抚摸起那如绸缎般的发丝,阿姨则委屈的品尝着我那“亢奋”的弟弟。

  “这才乖嘛,阿姨…阿姨的技术真是棒,比起插昏迷时阿姨的美穴舒服得多了。”

  “嗯…嗯…太大了!”阿姨被我的肉棒操的无法好好说话。

  之后只要我想要,阿姨总会用各种方式满足我。

  ***************

  妈咪:“丽莉啊你们感情这么好!你干脆收小杰当干儿子吧。”

  妈咪认真的说著,我则一边起哄的赞成,一边桌面下的手则深入阿姨两腿的深处,挑逗著阿姨的阴核,而蜜汁弄湿了内裤一大片。

  阿姨:“我…我…好啊…喔…好…好啊。”

  阿姨娇艳的脸颊微醺的答应着。

  由于丽莉阿姨成了我干妈,我更是恃无忌惮的出入阿姨的公寓,玩着操弄干妈的淫肉体。直到一天放学回家,哥哥神秘的把我叫到房里质问说:“说!你是怎么搞到丽莉阿姨的?”

  “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懂耶。”

  “少装了,这些照片是什么?!”哥哥拿出了丽莉阿姨的淫照说:“你再不说,我可要拿给爸爸了呕!”

  不得已只好一五一十告诉哥哥了。

  “小杰,你真不够意思,这么好的淫货竟然独吞。亏我平常这么照顾你,不管!一定要让我爽一下才行。”

  拗不过哥,只好把干妈(丽莉)找来…当干妈正一边吞吐我的肉棒,一边自渎自己的淫蜜穴时,挺著大鸡巴的哥哥突然出现(预藏在门后),对着干妈淫汁淋漓的蜜穴插入,干妈还来不及反应,哥哥早就做起活塞运动,“扑嗤、噗嗤、噗…”声不绝。

  干妈从此就成为我跟哥的淫兽,有时瞒着我,哥还带他那群死党一起来轮奸干妈,直到后来干妈怀孕了,也搞不清楚是谁的小孩,只好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然而即使在怀孕期间仍逃不过我们的魔爪,我们则趁机享受奸淫美艳孕妇的淫乐。

  淫母

  后来干妈由于坐月子时无法满足我的淫欲,因此我的淫欲魔爪就伸向了美艳动人的妈咪了,年近四十,而仍貌似桃花,身材婀娜多姿像三十岁高贵少妇的妈咪成了我觊觎的美肉了。尤其是哥哥把他如何偷看美丽的妈咪洗澡告诉我,着实让我血脉喷张,加上哥哥夸大的诉说让我总是在夜里一边幻想着妈咪美艳的粉嫩白肉一边手淫。

  因此只要妈咪一说要换衣服或洗澡,我跟哥哥总是迫不及待的躲在暗处观赏这场淫肉秀,看着那令人流口水的淫肉体一边手淫直到喷射为止。后来甚至有一次忍不住欲火,趁妈咪午睡时偷偷地掀开那诱人的短裙,观赏妈咪美丽的淫穴,甚而忘我的,隔着蕾丝镂空内裤用舌头去舔蜜汁,及用龟头去磨擦那朝思暮想的神秘黑森林,有时还顽皮的轻扯那带淫香的美屄毛…

  有一次,妈咪似乎燥热难耐的哼唧起来,我以为妈咪醒来,害怕的躲到沙发后看妈咪的反应,没想到妈咪竟一只手抚弄起那37E的美乳,另一只手则伸进大腿内搓揉起来,而且发出比刚刚更淫荡的淫叫声…看到这一景象的我,早就心猿意马,但是又鉴于乱伦而不敢上前奸淫已变成一头美艳淫兽的妈咪,只好一直握著涨的火烧般的小弟弟拼命的打手枪…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来是常来家里找爸爸借钱的堂哥,但妈咪好像还陶醉在淫梦中不知道堂哥来了,堂哥走进客厅后也被眼前的淫像吓一跳,但马上像饿狼般扑向妈咪的美艳肉体。

  堂哥每次来我家总是色眯眯叮著妈咪那绝美的身材猛瞧,仿佛如果爸爸不在身边,便要强奸妈咪一般,而妈妈咪总是不好意思的走进房间。有时我还怀疑他是借口来找爸爸,其实…

  只见堂哥扒开钮扣熟练的解开胸罩,妈咪的一对美豪乳便滑了出来,一边贪婪的吸吮、一边以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妈咪湿透的内裤玩弄起妈咪的蜜穴来,妈咪似乎在极大快感中呢喃著,而逐渐苏醒过来,当看到堂哥正压住她疯狂的玩弄着她的肉体,妈咪挣扎着要挣开堂哥的巨大的身躯,但是堂哥怎么可能让到手的美肉挣脱,妈咪嘴里一直喊“不要…不要…不…不可以…阿志…”但是身体却不听话的一直随堂哥的逗弄而淫荡的剧烈摆动着,堂哥后来为了让妈咪不再喊叫,便把那硬的像黑铁棍的鸡巴挺进妈咪的樱桃淫嘴,没想到妈咪只失神的嗯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只是一直发出淫荡的哼声,再也叫不出来,整个淫嘴被鸡巴征服了。那付极度淫乐的失神模样与平常端庄高雅贤淑,慈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令我久久不能忘怀(妈咪真是淫荡啊)!

  接着妈咪完全陷入淫欲当中…只见堂哥把被淫嘴舔弄得湿淋淋的鸡巴抽出,对着妈咪那早以蜜汁横流的骚屄,扑哧!一声,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操干起来。接着堂哥又把妈咪的粉嫩淫臀转向他,像公狗奸淫母狗般的对着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并发出扑哧!噗哧!声的做起活塞运动。

  看着妈咪绝美的菊花蕾下的淫屄被堂哥不停的操及妈咪淫兽般的失神淫叫,我不禁一股热精全射了出来。

  过一会堂哥也抵受不住妈咪那如泣如诉的淫荡绝叫,而狂喷在妈咪的美肉穴中甚至把没泄干净的热精用肉棒来回涂在妈咪白晰粉嫩的脸颊上,接着把沾满淫蜜汁的肉棒,一手抓起妈咪的秀发强迫妈咪用嘴帮他把白浊的精液舔干净。此时妈咪已从刚才的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并啜泣起来,拒绝堂哥的巨根插入,但堂哥粗暴的硬是塞进妈咪的小嘴。

  “想不到颜射这么爽…婶婶的肉体真是美味,舔鸡巴的工夫又这么好,实在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叔叔可调教的真好…婶婶舒不舒服呀?”

  我叫阿劲、人如其名身材健硕兼性欲旺盛、今年29才、单身,前几年大陆厂厂长明哥因患病、需经常回港覆诊、所以老板吩咐我顶替明哥职位、长驻大陆,之前也曾回过大陆厂、但未曾参观过宿舍、宿舍四层楼高、而今次我顺理成章入住明哥间宿舍房、但哪裹卫生很差和晚上很嘈(因工厂有夜班)、而我本人是比较喜欢洁净和要很静才可入睡的、住了几晚后便向公司要求在工厂约十分钟自行车程的新型私厦租了一个单位、有我喜爱的健身房的。

  因平日要上班而晚上大多时间要应酬、半个月来房间变得很混乱、工厂主管提议我请个工人、她说有个同乡没工作可考虑、于是我请了媚姐、她今年三十八岁、皮肤白白的、眼大大的、约5呎4吋高、中等身材、但臀部在比例上较大、样子望上去像约二十八、九岁、但衣着比较老土、米黄色T恤加克色婆仔裤,因她年纪比我大所以我叫她媚姐、她的工作是负责帮我煮中午饭、晚饭和一般清洁、晚上可回自己家。

  请了媚姐后头一段时期因老板到了大陆厂、所以我多数在外陪老板食饭和晚上到夜总会消遣、因而很少接触媚姐,直至老板回港后才有时间吃他煮的午餐和晚餐、在她口中得知她丈夫前阵子因欠债逃亡约七年没有回乡了、留下她和现十六岁的女儿小雯,日子久了渐渐也跟媚姐熟络了、有一次她托我假期回港时帮她买一部电子譒译机给她女儿、我买了后不收她钱说是送给她女儿的、她开心到不得了并说明天要回敬我、及后她煲了一煲老火汤给我喝、说什么能养生的、我追问她有什么效用、她支吾以对面红红的说我晚上比较操劳、多喝一点会比较好、到这我才明白并笑说叫她以后多煲一点这些汤、她就是哪种传统保守的女人。

  约半年后也是我期待放大假的日子、但因公司突然接到一单重要订单、老板要我取消休假但又不想我累积假期、所以要我上午回工厂下午放假、哪是他妈的过份还说什么给我多点晚间活动时间、但他不知道这段时期因整治夜店都关门了我才放大假、放假的日子多无聊又经常喝下媚姐的补汤又没有消遣、有一次我在会所健身完毕在屋里镜前欣赏自己的肌肉时、媚姐走过来说我背上有很多粒粒洗澡时应多加清洁、我大为紧张对她说有些地方自己清洁不到、她也知道我爱美说午饭后帮我擦背。

  在午饭时我才留意到媚姐今天上身穿了件白色背心而下身穿了条灰色半截悠闲裤、有几次她俯身时也能见到半个胸部、她胸部不算小我估约35吋、到她转身帮我盛饭时我也被她的丰臀吸引、可以看到她哪老土黄色内裤边、突然咚得一声媚姐掉了耳环在煮食柜底、她俯身在地搜寻时我见她下体很饱满、阴部的轮廓在悠闲裤上显现出来、涨涨的、中间微微现出一条浅痕、看到这里我下体也忍不住起立致敬、而这个午饭就在阳具撑起的帐蓬下完成。

  午饭过后我问媚姐是否帮我擦背、她说我准备好时便叫她进去浴室但需遮敞下身、我说当然啦、进入浴室后回想午饭时的剌激我急速套弄我哪6吋半粗大的阳具直至一大滩浓精洒在浴室墙上、整个人才轻松一点、之后我用毛巾包住下身便叫媚姐进来。

  她拿了两张小椅子进来、我闭上眼坐着给她擦背感觉蛮舒服、擦著擦着她突然说我胸前也有小粒粒、并叫我转身她帮我擦、我转身后见媚姐浑身湿透、两个乳房随动作上下摆动而且乳头凸起了透在背心外、看着看着之下阳具再度勃起并将毛巾撑成一个小帐蓬、媚姐面红红的假装看不见、但我听到她喘气声渐渐大声起来、最后她说累了明天再擦便走出浴室、我忍不住再快速套弄阳具并幻想阳具在媚姐两个乳房中抽插、幻想她用手挤压乳房两边紧迫着我的阳具、更加用舌头轻轻舔着我的龟头~~~噢~~~噢~~~又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