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小说言情甜宠有肉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朵朵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想干的美女,身高1。68,不肥不瘦,身材很匀称,让我最喜欢的是她的皮肤很白很嫩,我认识她,那是因为他是我哥们的女朋友。 记得2015年年底的时候,……

  朵朵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想干的美女,身高1。68,不肥不瘦,身材很匀称,让我最喜欢的是她的皮肤很白很嫩,我认识她,那是因为他是我哥们的女朋友。

  记得2015年年底的时候,朋友刚泡到她,因为我的圈子很小,朋友也就那么十多个,大家都很玩的来,很要好,所以整天混在一起。因为大家也比较放得开,什么都能聊。

  所以一来二去就跟她混的很熟,哥们好几次没空,让我送她回家,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虽然开玩笑都开的很暧昧,直到七夕的那一天,我们一群人在哥们家开派对,因为喝多了,跑厕所也比较勤,当我第二次去厕所的时候,朵朵刚好从厕所里面出来撞到了我的身上,由于酒精的关系,所以比较大胆,我直接捂著胸口对她调戏道:“ohno,我的胸口被你的咪咪撞凹进去了。”

  “被你占了便宜,你还……”

  “哪你想怎样?让你占回来?”

  “好阿!”她不甘示弱,直接伸手抓住了我的凶器,当时我真的被吓一跳,没想到她的胆子那么大,因为我们站在厕所的门口,担心被别人发现,我就直接把她推进厕所,然后再让她放开。

  “你怕了?刚才不是还挺得瑟的吗?”朵朵不但没有放开抓住我JJ的手,而且还不断的抚摸,真的,第一次被一个美女调戏,而且还是哥们的女朋友,我还真的有点羞涩。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而且……嘿嘿!”当时我就发挥了我的男人本色,双手直接攀向她的咪咪,虽然隔着裙子和罩罩两层布料,但是我依然感觉到她的乳房很柔软,34C(后来她跟我说的!)我最喜欢的尺寸。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原因,还是她一向对我的感觉不错,她并没有反抗,而是直接吻上了我,最后在哥们的一声呼唤,我们才没有把那顶绿的发毛的帽子给哥们扣上。

  那晚过后,我们都很默契的当那件事没有发生过,还跟以前一样,直到光棍节的时候,那时候我哥们去外地工作已经一个多月了,无聊在家上网,见到她在线。

  “光棍节快乐!”我发了一句问候过去,还附带着一个笑脸。

  “嗯?你也光棍?”她发个惊讶的表情过来。

  “是阿,好无聊阿!”

  “那,要不要出来走走?”

  还记得那天晚上她穿着一条粉色的连衣裙,画了个很淡的妆,一头乌丝很随意的披在肩膀上,穿着一双人字拖,露出一大截白皙的美腿,当时就让我有性冲动。

  “虽然打扮的很随意,但是我很喜欢。”

  “嗯哼?真的吗?”似乎每个女人,不管美的丑的都喜欢听到男人的夸奖。

  “让我有性冲动!”我用早就已经擡头的阴茎隔着两层布料在她的娇臀上摩擦了一下。毕竟第一次在哥们家派对的时候,那时候她没有拒绝我,所以才让我如此大胆。

  见她没有说话,我用着试探性的语气道:“如家?(酒店的名字)”

  ……

  刚进房间的时候,她就从我后面抱紧我,我转过身来直接跟她吻到了一起,手直接从裙子上面伸下去大力的揉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白皙而且很光滑的美腿。

  很快我们就互相帮对方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我把她压在床上,从她脖子一直舔到她的胸口,她的乳房很好看,粉色的乳晕,小巧的乳头,朵朵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了,一直到我吻到她的大腿根处,她终于忍不住开始轻声呻吟了出来,当我的舌头碰到她的阴蒂的时候,朵朵的反应就突然大的厉害,身体不断的扭动。

  我的胡渣摩擦著朵朵的阴唇,她更是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的呻吟著,淫水蜂拥而出,“嗯,……我受不了了,……快,给我!”朵朵咬著嘴唇呻吟著,嗯嗯啊啊的跟我说。

  她张开双腿勾在我的腰间,将鸡鸡对准洞口,我狠狠的一下插了进去,朵朵突然大叫一声,似乎瞬间得到了满足,而我也在那瞬间差点就要射出来了,很紧,甚至可以说比处女还要紧,我喜欢慢节奏的性爱,因为那样比较有感觉,我把朵朵压在身下,一边和她接吻,一边轻轻的抽插著。

  她微闭着双眼,随着我的节奏,一声一声的呻吟,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慢节奏的性爱,也随着她的呻吟声,还有指甲抓在我背脊皮肤的力度,我慢慢开始加速,朵朵的双腿张的越开,我的鸡鸡越能插得更深,她的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身体,阴部不自觉地迎合著我抽插的节奏不断向上挺动。

  我将朵朵雪白修长的美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朵朵的嫩穴立即呈现在我的面前,看着自己的阴茎在朵朵的淫穴不断的抽出插入,另一只手不断揉捏著朵朵的咪咪。

  房间里面,只有两人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配衬著“噗嗤、噗嗤”的淫水声,说有多淫秽就又多淫秽。

  朵朵不断的淫叫,身体开始轻轻的颤抖,抓住我背脊的指甲更是插入了皮肤里面,而这样也只会让我更加用力更加快速的抽插,朵朵被这猛力的撞击插的大声叫了起来,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

  “啊……啊……浩……老公……快点……快点……阿……好爽……要高潮……要高潮了……啊……”

  朵朵的阴部不断的收缩,不断收缩,一股热滚的阴精喷洒在龟头上,龟头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马上加快速度,快速抽插几下,接着,滚烫的精液没了约束,一阵一阵全数射入了朵朵的子宫里。

  我射精后满足的趴在朵朵的身上,看着高潮过来不省人事的朵朵,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身躯,过一会,朵朵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一下,“这是奖励你的,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都不知道多久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因为我知道我哥们是个快枪手,朵朵的那句老公很受用,我抱着她到浴室去,开着花洒,我们互相帮着对方冲洗身体,抹沐浴露,看着落地镜前赤裸的朵朵,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美的玲珑剔透,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鲜嫩的小乳头隔着浴巾微微凸起、圆滑的翘臀光滑、细嫩,又圆又翘,还沾著一些水滴得美腿浑圆光滑。

  热水哗啦啦的,让我的身体暖和起来,看着朵朵风情万种的样子,肉棒再次擡起头颅,我从后面搂着她,把她向墙壁轻轻一推,提着肉棒对准洞口,齐根插入。

  “嗯……嗯……讨厌……啊!噢……”

  朵朵双手撑著墙壁,伴随着我的抽插,两个乳房不停上下晃动,我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在她的乳房来回揉捏著,随着速度加快,朵朵身体又开始不停的颤抖了,她的呻吟声告诉了我,她又要高潮了,我紧紧抱着她的腰,加快速度用尽全身力气抽插著,朵朵的骚穴不停的收缩著,紧夹着龟头,“啊!”我们两个同时到了高潮。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朵朵还没有醒,看来昨天晚上真的是累坏了,抚摸著这句傲人的酮体,肉棒不知不觉又来了感觉,我轻轻将她的双腿分开,轻轻抚摸着她的骚穴,扶着肉棒对准了洞口,慢慢的插进去,慢节奏的在她的骚穴里进进出出,朵朵虽然还是闭着眼睛,但是不断的嗯嗯啊啊的舒服呻吟著,这次我一直在她的骚穴里抽插了一个多小时才射。

  自那以后,我和朵朵达成了炮友的协议,只大炮,不谈情,一直维持到今天,她男朋友自从三月份就去外地工作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而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我在满足她,也可以说我被包养了。

  有自己被强奸的淫水和我跟阿明发泄后所遗留的大片精液,精液中还夹杂着不少的血丝,有如处女刚被破处般的无蛀洞人……

  阿明:大嫂,你真的太美了!让大哥一个人享受实在太可惜了…未来的日子里,我会让你每天都快乐的…哈哈哈!!

  佩君:你们…太过分了…你们不是人……

  趴卧在床上的佩君,阴道口仍流着我和阿明的精液,房间内充满了三人的淫臭气味。

  我(飞扬):大嫂,大哥这趟要我们保护你和小少爷出来避难,但他给我们的钱真的少的可怜,还必须我和阿明出去兼差才有办法养活这个家……

  你平时也不需要出去奔波,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我们两个就好了!

  我们在外辛苦赚钱,你总该提供你的肉体给我们爽一爽放松一下吧!

  阿明:哈哈…飞扬,我还以为你多君子勒…想不到!哈哈…你这提议不错!

  这样就可以家庭分工了!

  我们提供劳力,佩君大嫂你提供肉体,这样我们就可以快快乐乐在加拿大生活了!

  佩君:你们这样子对的起你们大哥吗?我是他的女人,你们却强奸我……

  阿明:当初大哥再大学追你的时候,也是靠我们才追到的呀!

  一个美女让她上了那么多年,我们只是拿点利息罢了!

  佩君:我要回台湾了,你们这两个禽兽……

  阿明:你走呀!明天开始小少爷会跟着我去上班,晚上睡我们房间,如果你想看儿子就先陪陪我们两个吧!哈哈哈……

  最后我跟阿明又将大嫂抓起,再度奸了大嫂一轮……

  (3)借姨子排解寂寞

  我叫辛玮,就在我接下公司总经理的三年时间,公司日渐茁壮。但我也得罪了不少的同行,因此我被人陷害,弄到现在……我甜美的老婆,刚出生的孩子都交给我两个换帖的好兄弟照顾暂时离开台湾生活,我独自一人留在台湾,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出这些害我的人。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我的可爱妻子正在遥远的国度加拿大,任人肆意的奸淫、凌辱……而奸淫我妻子的居然是我最信任的两位好朋友,好兄弟……

  过了两个多月了,这两个月来,每天几乎都被检调约谈,佩君不知道在加拿大过的好吗?……想想也很久没打电话关心一下她和宝宝的状况。马上我拿起了电话拨到加拿大阿玮的手机。

  电话响了许久,喂~~~飞扬接的电话:……喔!……是大哥呀!

  我:咦?……这不是阿明的电话吗?……怎么是你在接呀?

  飞扬:喔~大哥,你要找阿明?唷!……他正在忙耶,要叫他听吗?

  我:喔!不用啦~只是想看你们在加拿大住的习惯吗?

  飞扬:呵呵~托大哥的福。这里一切都不错,大哥在台湾过的好吗?

  我:唉……别提了!不就每天处理那些事……你大嫂在吗?她过的好吗?

  飞扬:大嫂唷!我想她应该过的不错吧。我跟阿明有遵照大哥的指示好好照顾大嫂唷……大哥有大嫂这么好的老婆真的令人羡慕……大嫂也对我们照顾有佳,大哥可以不用担心这里的事。

  我:呵呵~~大嫂有空接电话吗?

  飞扬:大……大嫂……屙……我去问一下看看唷。大哥……麻烦你等一下。

  我:喔~没关系~飞扬:大哥……大嫂在忙,不然我请她待会打给你吧。

  我:也好……不然等她待会有空再拨给我吧!掰掰~~~在加拿大的那一边,阿玮正在强奸着我的宝贝妻子佩君……

  飞扬:阿明……阿明……大哥打来……说要找大嫂……

  阿明:干~~让大哥等等吧。等我用他老婆爽过之后再让他们夫妻俩好好千里传情。

  佩君:屙……阿……阿明……让我接电话……

  佩君极力的拜托阿明放过她,让她打电话回台湾……不过阿明始终不理会佩君的哭喊……一下一下大力的朝佩君的子宫挺进……最后,阿明一声嘶吼……满满的精液又从我宝贝老婆的阴道口流出……阿明再一次从我老婆身上得到了肉体上的满足。

  再一次被强暴后的佩君,呆呆的摊坐在床边,她双手抱膝绝望的流着眼泪。

  任凭阿明的精液在她子宫内乱窜……她的嘴角、胸口、头发上都沾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无助的望着电话……不知是否该拨个电话给老公……

  飞扬:大嫂……大哥刚刚找你……你可以打个电话回去了。

  阿明:佩君……我劝你别乱来……放聪明点。你跟小少爷才能平安的回台湾。

  老婆发抖的双手拿起电话打给人在台湾的我佩君:喂……老……老公……

  我:呵呵~~~老婆~~好久不见,好想你唷。

  佩君:屙……屙……老公……我也好想你……

  我:老婆~怎么在哭呢?……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呀?

  佩君:屙……没有……没有……只是……很想你……很想家……

  我:呵呵~~不哭!我们再过一阵子就能一家三口好好团聚了。

  佩君:我想……我想快点回台湾……

  我:嗯!你先在那边快快乐乐的度假~~等这里事情处理好马上就接你跟宝宝回来。

  佩君:不……不……不要……我想快点回去……

  我:好啦~~我会尽快带你们回来,我有交代飞扬跟阿玮,有什么需要就跟他们说。

  佩君:老公……我真的好想你……

  我:呵呵~~我也很想佩君你呀!等我们相聚的晚上再好好做做爱吧~~我好久没有发泄一下了耶……让我好好疼疼可爱的老婆吧~~~佩君:不……不要……人家不想再……

  我:呵呵~~有人按门铃,先这样罗~~掰掰~~~~佩君:……不要挂……

  挂下电话后,阿明的精液已经从阴道口流到佩君的腿上……

  佩君连忙冲进浴室想洗尽这身的腥臭味……

  她不断的用水注冲洗自己的阴道……

  大量的精液交杂着水流流满浴室地板……佩君无奈的跪在地上,大声的尖叫,发泄着心中的不悦……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看别人的精液从自己的阴道口不断的流出……

  她好伤心好绝望,不知道自己还要被人遭踏多久……这两个原本都是她最信任的人……如今,居然为了自己的兽欲变了人似的,每个晚上对她伸出魔爪一次又一次的奸淫……

  在台湾这边门铃响了。

  我一开门竟然是我的大姨子,大姨子叫做佩璇她是佩君的姐姐今年也才27岁未婚,虽然是我老婆的姐姐但毕竟还是比我小三岁,所以她都习惯叫我辛玮哥。

  我:佩璇,怎么会突然来这呀?

  佩璇:爸。妈叫我过来看看,佩君不在你有没有偷带别的女人回家~~~哈哈~~~我:呵呵~~~我哪敢呀!你们那么多人在监视着我。

  佩璇:开玩笑的啦~~爸妈说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怕你一个男人在家,很多事情不会做,所以叫我来帮忙你呀!

  我:呵呵~~谢谢你们了!最近被弄得很烦……来吧~~~我正在喝酒,你正好来了就陪我一起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