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作爱试看120分钟3分钟 很黄的小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林艳渐渐加快吞吐大肉棒的速度,杨父啊了一声,来不及抽出来,精液全数射在媳妇的嘴巴里,林艳没有将精液吐出来,反而很淫荡地含在嘴里玩弄著,杨父两手分别握住媳妇的……

  林艳渐渐加快吞吐大肉棒的速度,杨父啊了一声,来不及抽出来,精液全数射在媳妇的嘴巴里,林艳没有将精液吐出来,反而很淫荡地含在嘴里玩弄著,杨父两手分别握住媳妇的丰乳,捏弄著乳头。

  林艳将精液含得差不多的时候,慢慢地将精液在嘴角边吐出来,一路流下,滑至大胸部上。

  林艳低着头,用手指将精液涂抹在乳头四周,让家公的精液来滋润自己的胴体。

  “爸,哥哥舒服了,该妹妹了。”

  林艳站起身,两手撑在工作台上,屁股对着家公,要求杨父插她的小浪穴。

  杨父当然没有拒绝,媳妇虽然谈不上什么大美人,但她拥有一副火辣辣的身材,若不是无意看到媳妇洗澡不关浴室的门,他都看不到媳妇的身材这么有料,尤其胸前的丰满更是他让爱不释手。

  杨父握住媳妇的细腰,然后将自己的大肉棒一口气插进去,肉壁的紧致让杨父舒服地一叹,“艳,妹妹真紧,夹得爸好舒服。”

  “那你喜欢吗?”

  “喜欢,爸喜欢得不得了。”

  想插媳妇的心都想得疼了,现在一尝宿愿,让杨父死在媳妇之下也甘愿了。

  “爸,那你答应跟艳回北部吗?”

  林艳终究不忘劝说家公一起回北部的心,杨父当然想,可是始终觉得不太好。

  “艳啊,现在这样不好吗?”

  “可是……”

  林艳想继续说,可是被家公大力的一顶骚到骨子里去。“啊,好舒服,爸,一年了,艳好久没尝到大肉棒的滋味了……你、你插大力点……”

  “好,爸大力插你小骚穴,插得它又红又肿,插到子宫里面去。”

  杨父说完,果然又是一记深插,林艳被插得像要丢了魂一样,家公的大肉棒果然直撞向子宫,一个猛烈的痉挛,林艳几乎泄了出来。

  “爽吗?”

  “爽,太爽了,爸,艳好想每晚让你插坏,妹妹每个星期等那麽长,它会空虚寂寞的,爸,跟艳一起住吧。”

  “这个……”

  杨父继续顶内壁里面的子宫,林艳舒服得呻吟连连,直喊爽,看着媳妇那浪荡的样子,杨父已经心动了,再一翻快速的抽插后,杨父说:“我向学校申请调北部的学校吧,爸也想每晚插艳的小浪穴。”

  “爸!”

  林艳终于劝说到家公离开南部,开心地转过脸,吻上家公的嘴唇,两人吃着彼此的唾液,舔弄彼此的舌头。

  这一晚是林艳杨父有始以来最激情的一夜,两人贪得无厌地在家里每一处留下欢好的痕迹。

  两天一夜都在床上度过,杨父送媳妇上车后,也回去打电话申请调校的事。

  林艳回到北部后,为家公添了日用品,然后等家公上北部的消息。作家的话:很多谢喜欢寡妇这篇文的亲,你们的支持就是度子码字的动力哟,麽麽!

  005、总经理(一)

  距离杨父上北部的日子还要一个星期,这些天林艳都比较忙,五天有三天都要加班,今天是周五了,林艳本想下班回家收拾一下东西坐车回南部,结果被总经理留下来临时加班。

  做好计划表,已经是晚上十点锺了,林艳揉了揉发疼的脖子,然后拿着计划表敲门进后面的办公室。

  总经理今晚同样都在加班,林艳不好拒绝。敲门进去后,林艳说:“总经理,计划表做好了,请过目!”

  被林艳唤总经理的男人放下手上的钢笔,接过林艳手上的计划表,揉着发疼的太穴阳,“这么晚了,吃过晚饭了没?”

  “没有呢,总经理。”

  “走吧,我请你去吃。”

  总经理把计划表放到办公台上,作势起身。

  “这么晚了,现在都没什么好吃的了,总经理来我家吧,我可以弄个夜宵。”

  “好!”

  总经理没有拒绝,反而率先走出办公室,林艳退出办公室后,收拾私人物品再跟上总经理的步伐。

  林艳的总经理是个45岁的中年男人,成熟稳重,对待下属还不错,这一年林艳跟在他身边工作,收获了不少。

  到家后,林艳迎总经理进屋,倒了杯茶给他后,进了厨房张罗夜宵。

  总经理第一次到林艳家,简单的居家摆设,一眼看完,没什么特别。

  林艳做好夜宵端上餐桌,然后探出头对总经理说:“可以吃了。”

  总经理优雅地入席,林艳帮他盛了一碗汤面放到他面前,说:“趁热吃!”

  总经理没有客气,一下子吃了三碗,一盘汤面很快到底。

  “艳,不介意我用一下洗手间吧?”

  “不介意!”

  总经理出了餐厅进了洗手间,林艳收拾著碗盘,在厨房里清洗著,可是,她听到一阵爆水龙头的声音,林艳立刻跑进洗手间,结果看到总经理像只落汤鸡一样全身湿淋淋。

  林艳再次折出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毛巾,还有一套干爽的男性睡衣。

  “这个……”

  “这是我公公的睡衣,你跟他身形差不多,将就一下吧,若是不换下这身湿衣服很容易感染风寒。”

  “谢谢!”

  林艳退出洗手间,总经理换下一身的湿衣服换上干爽的睡衣后走出洗手间,林艳说:“总经理,我帮你烫干衣服再走吧。”

  “嗯!”

  总经理坐在客厅,林艳开始烫干总经理的衣服,望着一副贤慧的林艳,总经理一副沈思的样子,林艳什么时候烫干,总经理都毫无所觉。

  林艳放好熨斗后,转身想说烫干了,结果总经理睡了。

  林艳没有叫醒总经理,反而从房间里取出被单为他盖上,然后折回房间去冲澡。

  林艳冲完澡后,就是一件单薄吊带的睡裙,裙摆只到大腿根部,每走一步的时候几乎能看到那翘起来的臀部。

  林艳临睡前出了房间去看看睡在客厅的总经理,让上司屈就沙发,林艳真的有点不忍心,可是这么晚了又是深夜,林艳不放心让总经理回去,只能让总经理屈就睡沙发了。

  林艳看着总经理熟睡的样子,转身折回房间,结果身后传来总经理的声音,“我睡过去了?”

  “嗯!”

  “那我换了衣服回去吧。”

  总经理作势起身,去翻找烫干的衣服,林艳伸手阻止,说:“总经理,现在很晚了,你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吧。”

  006、总经理(二)

  “这……不好吧?”

  总经理眯眼看着林艳若隐若现的美丽胴体,林艳的身材在他认识的女人圈中最好的一个,尤其胸前两团饱满无时无刻地吸引他的目光,他怕留下来过夜让自己把持不住。

  林艳收到总经理那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定格在自己的身上,让总经理留下来间接是一个邀请。

  林艳迎上总经理那火热的视线,睡衣的吊带被一只大掌缓慢地扯落,林艳没有阻止,反而大方地让总经理扯落另一边的吊肩带。

  睡裙没有吊带垫住,瞬间滑落下来,全身光裸的林艳大大方方地让总经理一饱眼福。

  大掌覆上一对乳房,捏弄挤压,揉弄成各种形状,敏感的乳头在总经理的玩弄之下很快地挺立起来。

  林艳呻吟了一声,然后走近一步,主动解开总经理身上的睡衣钮扣。

  同样光裸的总经理让林艳看直了一双眼睛,尤其一柱擎天的肉棒正抵在她的小腹处,林艳伸手握住,那粗硬滚烫的触感让林艳爱不释手。

  林艳把总经理推回沙发上,她双膝半跪,看着总经理的大肉棒,林艳低头伸出小舌舔了舔,然后吐出一口唾液到龟头上滋润。

  总经理在客户口中知道林艳这个秘书在口交上很有一手,现在尝起来真的觉得不错,侍候得服服贴贴,舌技虽然称不上一流,但吮得很舒服,很爽!

  “林艳,嗯……”

  总经理闭着双眼,一边享受着林艳的服务,一边喊著林艳的名字。

  林艳一边吸一边玩弄自己的小骚穴,直到淫水连连,然后爬上沙发,屁股翘起对着总经理,做着无言的邀请。

  在林艳这个家,总经理不怕让人闲言碎语,倒开放了起来。

  总经理扶著硬挺的大肉棒咻一声插进林艳的小骚穴里面,林艳特喜欢从身后刺入的姿势,肉棒那会顶到她的子宫深处,让她疯狂的呐喊,“嗯好棒……好哥哥好弟弟……插死妹妹吧……大力的插……奋力的插……啊啊啊……”

  淫荡的浪语好像一首赞美的歌曲,让总经理抽插得很起劲。

  “嗯啊……小骚穴好紧……插松你……插松小骚穴……插坏你……”

  好像受到感染一般,总经理居然也淫荡地说出淫秽的话语,林艳勾唇一笑,很配合总经理的抽插。

  “啊啊啊……插坏我吧,好哥哥……好老公……”

  “叫大声点!”

  总经理受到刺激,一手扯著林艳的头发,一手拍打林艳的屁股,林艳没有不悦,反而很配合的喊:“好哥哥……插坏我……啊啊啊……好老公插坏我小骚穴……让我小骚穴坏了了了……”

  总经理抱起林艳下了沙发,让林艳两条腿夹住他的腰,两手托住她的屁股,然后一边走一边奋力的抽插。

  “啊啊啊……老公好厉害……我最爱老公的大肉棒了……插得小骚穴好舒服……好爽……”

  总经理抱着林艳走出阳台,让她两手撑在栏杆上,然后从身后又插了进去。

  肉棒直抵子宫口,林艳淫荡得喊著浪语,忘了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

  总经理九浅一深地抽插著林艳的小骚穴,呻吟声断断续续地在林艳的嘴巴里溢出。

  “好老公插深一点,嗯啊啊啊……丢了……要丢了……啊……”

  总经理加快抽插的速度,肉棒感受到内壁的收缩,林艳一个痉挛,大量淫水泄了出来,然后高潮了。

  总经理的肉棒依然硬挺挺的,没有从林艳的小骚穴里面抽出来,两人回到房间的床上后,总经理架起林艳的一条腿,又是一阵的打桩速度。

  007、总经理(三)

  “啊啊啊……老公好厉害……插死妹妹了……我最爱老公了……”

  林艳的叫床声此起彼落,完全没有想过一向斯文有礼的总经理在性爱上那麽的强悍,林艳简直被插得欲仙欲死,成为寡妇的这一年,她真是浪费了太多的青春了。

  “老公……我的好老公……大力点……把妹妹插坏吧啊啊啊啊……”

  高潮过一次的小骚穴特别的敏感,林艳很快又泄了一次,总经理的大肉棒还是火热的硬挺,抽插的速度快得让林艳抓不紧节凑,但她爱死这种销魂的滋味。

  “嗯嗯……啊啊啊……”

  总经理将林艳翻了个身,屁股向他,形成了一个半跪的姿势,林艳的屁股很有弹性,让总经理爱不释手,从后面插进去的时候,总经理还扬手拍打了几次,增加两人的兽性。

  “嗯……真紧……”

  龟头直顶进子宫口,林艳大大地呻吟了一声,被夹住大肉棒的总经理同样也呻吟了一下,那美妙的销魂滋味让总经理欲罢不能,又一次插到底。

  “啊啊啊啊……老公太深了……轻一点……”

  连续几次被顶进子宫深处,林艳开始有些吃不消了,同时也开始哀求,“我的好老公……慢点……啊啊啊啊……”

  总经理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然奋力的顶弄,让大肉棒顶进子宫口,让子宫狠狠地夹住自己的大肉棒。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丢了……丢了……”

  林艳抓紧床上的被单,脚指被高潮的快感弄得蜷曲了起来,子宫深处一个痉挛,林艳不知道第几次高潮了。

  总经理像安装了驱动马达一样,在林艳那极度敏感的肉壁抽插了十余下后,终于也射出了滚荡的精液……总经理没有立刻将自己的大肉棒从林艳的小骚穴里抽出来,强健的体魄压着林艳的身体,胸膛被两团乳房磨蹭著,林艳一副满足地抚上总经理那张柔和的脸庞,说:“总经理你好棒!”

  被称赞的总经理勾唇笑了,低头就吃上林艳一只右乳,辗转吸吮,在静谧的房间里吃得很大声,林艳眯着迷蒙的眸子,开始又蠢蠢欲动起来。

  “总经理,这次让我来服侍你。”

  林艳发现小骚穴里面的大肉棒开始膨胀,然后将总经理推倒在床上,换了男下女上的姿势,当然,林艳不急着将大肉棒插进自己的小骚穴里面,反而来到总经理的胯下,握住那火辣辣的大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粉舌有意无意地吃弄著龟头的小洞,躺在床上的总经理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闭着眼睛十分的享受。

  林艳吃肉棒的声音不大不小,只回荡在房间里,林艳觉得肉棒的硬度差不多时候,终于扶著总经理的大肉棒缓慢坐了下去,空虚的小骚穴被填满后,林艳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双手撑在总经理的胸膛上,有意无意的撩拨著,林艳缓慢地上下套弄的抽插,每一下都顶进子宫口,美妙的滋味让林艳更加淫荡的呻吟。

  “嗯嗯……啊啊啊……”

  总经理虽然闭着双眼,但他两只手已经握住林艳的大乳房,揉捏出各种香辣的画面,有时候还会捏弄乳尖,引得林艳一阵淫荡的叫床声。

  林艳的叫床声是总经理最喜欢听的一首乐曲,林艳叫得越大声大肉棒就越坚硬。

  “啊啊啊……好深好热……好老公插得妹妹好销魂……”

  插抽的节凑渐渐加快,躺在床上的总经理不安份地坐起身,两手托高林艳的屁股,一记深刺退出,带出大量的淫水,湿了两人的交合处,林艳连续被狠刺几次后,终于一个痉挛的收缩,泄了。

  “啊啊啊啊啊……好哥哥……好老公……丢了……又丢了……”

  林艳长叫了一声后,终于倒进总经理的怀里,总经理射了后抱着林艳沈入了梦乡……

  008、骚货

  又是新的一周,林艳忙了几天收到家公的电话,后天可以到北部,林艳向总经理请了半天假。

  得到总经理的批准后,林艳将手边的公务处理完才收拾东西回家。

  以后家里多了一个人,林艳没有觉得不妥当不放便,反而有了家的味道。

  家公的班车在4点多的时候抵达火车站,林艳看到出站口的家公,对他扬手喊道:“爸,这里!”

  杨父拎着行李袋走向媳妇,林艳一手取过杨父的行李,然后一起往火车出口方向走。

  回到家的时候,杨父挑眉问:“这房子……”

  “那房子我出租了,以后每个月底爸你帮我过去收租吧,这房子虽然小了点,两个人住还不会狭窄。”

  林艳觉得房子小清洁起来不吃力。

  林艳把家公迎进屋后,杨父四处打量,房子总体看起来还不错,格局精致,只是只有一间房,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睡哪呢?

  林艳看出家公的苦恼,说:“爸,我把床换了,以后咱们睡在一起。”

  这话让杨父笑了,能跟媳妇睡在一起,是杨父怎么都没有想过的,更没有想过他已经尝过了媳妇那销魂的滋味,距离在南部那晚,已经一个多星期了,现在回想起来,杨父的大肉棒又硬又热,急需要媳妇的小骚穴来灭火。

  有过亲密不一般的关系,杨父好像没了太多的顾虑,在媳妇帮他整理行李的时候,杨父的两只大掌已经握上两团饱满,隔着衣服揉搓猛捏起来。

  林艳没有阻止,反而期待家公的大肉棒进入自己的小骚穴里面,当了寡妇一年,林艳终于尝过两个中年男人的大肉棒,家公跟总经理的肉棒不一样,但他们的肉棒都带给她极致的魂销滋味,让她食髓知味。

  杨父腾出一只手来到媳妇的小骚穴前,隔着阴毛抚摸了起来,林艳想着家公跟总经理的大肉棒,她的小骚穴一下子出了大量的淫水,湿了杨父的手掌。

  “艳,真湿,满手都是,来,舔干净。”

  杨父将湿淋淋的手放进媳妇的小嘴巴里面,让林艳将他五只手指舔干净,吃着自己的淫水,林艳觉得很色情也很淫荡,但她喜欢这种淫荡的滋味。

  在林艳吃着杨父手指的时候,她的屁股后被杨父的大肉棒顶弄著,林艳蠕动了一下,想让杨父进入自己的小骚穴,结果一阵手机铃声打断这淫色的一幕。

  林艳接起手机,杨父将手伸进媳妇的小骚穴里面骚弄著,引来媳妇一阵荡漾

  的呻吟声,电话里头的男人眸色一黯,“林秘书,麻烦回公司帮我赶一份文件。”

  “噢,好!”

  林艳挂了线后,亲了一下家公的脸,说:“爸,总经理要我回去加班赶一份重要的文件,你坐车都累了,洗洗睡一下,回来后我再让你插好不好?”

  “工作重要,别累坏了。”

  杨父顶了一下媳妇的小骚穴,然后放开她,坐了这么久的车,其实杨父真的累了,所以在媳妇离开的时候,他进了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睡去了。

  林艳打车回到公司,敲了下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进去后,总经理果然让她赶一份收购的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