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 荡公乱妇小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旁边有人说话。睁眼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众会友已经纷纷围到我们身边观看了。现在我和周先生反而变成表演者。我羞得连忙又把眼睛闭上。只听……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旁边有人说话。睁眼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众会友已经纷纷围到我们身边观看了。现在我和周先生反而变成表演者。我羞得连忙又把眼睛闭上。只听到周太太的声音说道:“我老公太长了,每次他弄我时,我都不感让他整条进去,李太太真利害,可以让他这样抽送。”

  王先生说道:“今天应该让在场的女士和周先生试试。”

  桃妹也说道:“对!不过最好也让每一个男仕和阿樱试一试。”

  赵先生笑着说道:“说得有理,我们马上开始吧!”

  于是在两张沙发上展开了别开生面的场面。周先生离开了我的肉体,除了周太太,其他的女士一个接一个躺下来让周先生把那条超人的肉棍插入她们的阴道尝试抽送三十次。我这边也挺忙的,除了我老公和周先生,其他的六个男人轮流把他们的阴茎插到我的阴道里。第一个上来的是阿南,他和我已经属于旧相好了。这时我已经不再害羞,我放开怀抱,仔细地品赏和比较着他们的器官。第二位是赵先生,他的特点龟头很尖,所以他不怕在抽出时把阳具整条拔离,因为他随便地一挺就可以轻易地把肉茎塞回我的阴道里。王先生的阴茎虽然比较短,但是很粗硬。他塞进来时,把我的阴道口涨得很有充实感。所以在短短的三十个进出里,我竟然被他弄出一次高潮。

  接下来郑先生的阳具也有点儿特别,他的龟头特别大,所以在我阴道里抽送时,仿佛一个小球在里面来回滚动。叶先生和刘先生的阳具和我老公差不多,都是一种在书本上可以见到的,比较常规的阴茎。轮到了曹先生,他的阳具又舆众不同了。他是一种细长型的。老实说,我并不太喜欢这种阳具,他未能和我的小阴唇很好地摩擦,却把我的肚子搅得一蹋糊涂。

  在大家忙乱的时候,我先生和周太太也不甘寂寞,他以一招“龙舟挂鼓”的花式把她抱在怀里走来走去,一边性交,一边观看这个热闹场面。

  这时正在让周先生试棍的郑太太突然说道:“这么你们这些男人今天特别有能耐,弄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射精呢?”

  王先生笑着说道:“刚才的晚餐里每个男仕所喝的酒里都加了料,今天晚上不过十二点,可以和你们尽情地交欢而不会射精哩!”

  曹太太说道:“哇!这样你们男人可不是太占便宜了,不公平哦!”

  王太太地笑着说道:“曹太太,其实我们也喝了催情剂和避孕药,我们也可以尽情耍乐,而不必有后顾之忧呀!”

  曹先生笑着说道:“王太太,我想和你来个“汉子推车”,好不好呢?”

  王太太回答道:“我刚才已经和阿赵玩过“汉子推车”了,不如我们来过“床边拗蔗”让我拗断你那条命根子吧!”

  曹先生道:“来就来嘛!我还怕你吗?”

  王太太拉着曹先生到客房里去了。郑先生对我笑着说道:“李太太,你好可爱,刚才时间太短,不能尽兴,我们现在继续下去好不好呢?”

  我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于是我仍然以刚才的姿势让郑先生玩“汉子推车”其他的会友们也纷纷找对手继续淫乐。我见到桃妹正在和周先生玩“隔山取火”,这个小淫娃倒很聪明,她既想享受周先生的肉棍儿,又怕他太长,用这样的花式就最合适不过了。

  阿南找上周太太,他和她年龄差不多,俩人干柴烈火,连站立着都可以玩得难分难解。周太太单腿蹬在沙发上,阿南双手捏住她一对白嫩的乳房,扭腰摆臀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户狂抽猛插。

  我老公的对手是赵太太,他和她正在玩“坐怀吞棍”。赵太太扭腰摆臀,积极地用她的阴户套弄我老公的命根子。

  郑先生在我阴户里射精之后,温柔地抱着我讲起他的一些夫妇交换的经历:

  有一日,郑先生在某报纸见到“夫妇征友”四个大字,在好奇心之下,马上写封信去,在信里只表示自己是单身男人,因为事先并没问过她老婆肯不肯,如果说有老婆,到时郑太太又不肯去,岂不是无法子交代。

  几天后,收到对方的回信,并约出来饮茶。见面时,才知对方姓文,三十几岁,文太太的年龄比她丈夫还小几岁,身材样子都不俗,尤其是胸前一对竹笋型的奶子,简直好像要冲出她的上衣跳出来透气似的。

  离开酒楼之后,郑先生跟着文先生夫妇去到他们的家里,文先生热情地招呼郑先生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就和他太太走进浴室去冲洗,出来之后,俩人的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他们叫郑先生也进去洗一洗。当他冲完凉时出来,见到文先生已经和他太太在沙发上玩起来了。文先生正在用舌头舔文太太的阴户,而文太太就用小嘴含着她丈夫的阳具又吮又吸。

  见到这样的场面,郑先生的阳具即刻硬了起来,但见到俩夫妇正在忙碌,他唯有先欣赏着双人表演。文太太见到郑先生已经从浴室出来,就推开她的老公,招手叫郑先生过去,郑先生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走近她的身边,文太太一手拉掉他身上的浴巾,捉着他那条粗硬的大阳具吞入她的口里。郑先生的阴茎都有六寸几啦,文太却可以放在口中出入自如,哗!她的功架还真是了不起哩!。

  文先生仍然舔吻他太太的阴户,过了一会儿后,都不理他老婆是不是受得了上下口一齐来的滋味,就一下子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文太太肥美的阴户里。文太太随即更加落力地把郑先生的龟头又含又吮,搞到他忍不住在她的脸上吐射出来,文太不但没有抹净一脸的精液,而且仍然继绩含吮着他的阳具。郑先生被她这么一搞,原本已经就要软下去的肉茎就很快又硬了起来。

  文先生见到了,就叫郑先生顶替他的位置。郑先生和他调换了位置,就把肉棒插进文太太的阴道里。只见她一边替自己的自己老公口交,一边猛扭自己肥白的屁股。居然可以一边把她老公的肉茎吞吞吐吐,一边还可以发出淫声浪叫。

  郑先生和文先生两人,一个在上边、一个在下面一齐玩着文太太,很快就尽兴了。

  郑先生回到自己家里,足足过了三天,才有精力应付自己的老婆。和他太太干完之后,趁着余兴向太太讲述了他和文先生一齐玩文太太的事,并问她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郑太太听郑先生说了之后,并没有怪他独自去偷欢。还表示跟他去尝试一下夫妇交换都无妨。于是郑先生立即打电话约文先生,对他说了实话,表示想带太太去一齐玩。

  文先生听了十分高兴,可是他和太太刚好要到泰国旅行。不过他又说:“既然是要玩“夫妇交换”,无非是贪新鲜,不如介绍李先生和李太太你们玩啦!”

  在文先生的介绍之下,郑夫妇认识李夫妇,并请他们到自己家里吃饭。

  李先生和他太太的年龄也是二三十岁左右,李先生的样子很斯文,是某洋行的高级职员。李太太是银行小姐,一见到她的样子,郑先生已经要吞口水。她生得唇红齿白,皮肤雪白细嫩,十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

  吃个饭后,郑先生拿出珍藏的四级录影带播给大家欣赏,李太太知道郑太太是第一次,就拉着她到一边窃窃私语,只见李太太和郑太太两女人小声讲、大声笑,郑先生知道她们一定已经商量好了,就提议大家先冲个凉。

  于是由李太太和郑先生先进浴室去冲洗,在浴室里,郑先生殷勤地替李太太宽衣解带抱入浴缸。借口替她冲洗,实行在她的身上到处乱摸。李太太已经多次参加夫妇交换了,所以当郑先生抚摸她的乳房时,她只是很大方地对着他笑。郑先生得寸进尺,把手摸向她的阴户。李太太也投桃报李,用一双软绵绵的小手儿把郑先生的肉茎翻洗的乾乾净净。

  冲洗好,李太太没有穿上衣服就拉着郑先生赤条条地走出浴室。接着,李先生也拉着郑太太进入浴室。他们也没有把门关上,可以见到郑太太的表现十分被动,不过李先生摸她的肉体时,她也不敢拒绝。

  冲完凉后,众人的身上都一丝不挂了。李先生对郑先生说:“你老婆是第一次,可能需要你在身边,不如我们就在客厅里玩四人大混战好不好呢?”

  郑先生点了点头表示赞成,于是,四条肉虫便在厅中开始玩起来了。起初,郑太太好像很紧张,于是郑先生就提议两个男人先一起玩他老婆。李太笑了笑说道:“好哇!你们都不理我了,我也要玩一份!”

  李先生笑着说道:“你怕没得玩吗?”

  李太太二话不说,就用嘴含住郑太太的奶子,郑先生见了,也即刻起身过去抚摸他老婆的阴户,李先生更将他的肉茎整条塞进郑太太嘴里,郑太太从未试过又男又女的这种搞法,但从她身体摆动的样子,就知一定是很好的享受。

  郑先生把他太太的阴户挑逗了一会儿,自己的阴茎已经硬过铁棒,见到李太太仍然在吮他太太奶子,就走过去,一下子就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李太太滋润的肉洞里。

  李先生的肉茎让郑太太含了一会儿,亦不甘示弱地凑过去插我老婆,两个男人可能觉得太刺激了,只搞了一会儿,就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里,各自把一道暖流往两个女人的阴道里射出来了。然后四个男女才暂时安静下来,一起在坐在沙发上休息。

  李太太笑着问郑太太有没有玩过“磨豆腐”,郑太太摇了摇头。李太太就伸手去摸郑太太的阴户,郑太太笑着说道:“我那里刚才被你老公弄得一团糟哩!”

  但李太太仍然继续挖郑太太的阴户。搞了几搞,郑太太居然好像很舒服地任李太太摸捏挖弄,李太一边吮奶,一边好伸出手指去挖郑太太的阴户,弄得郑太太大叫舒服。接着李她们太居然同郑太太热吻起来,只见两个女人嘴对嘴地索吻送舌,然后李太太一个鲤鱼反身,好似郑先生平时同他老婆玩六九花式似的。郑它也用口服务李太太,两个女人这样的玩法,郑先生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她们用尖尖舌头互相舔弄着对方的阴户,被郑先生和李先生刚才射在她们阴道里的精液涂了一嘴一脸。

  这样玩了一会儿,两个女人就把脚叠着对方的脚,阴阜对阴阜研磨起来。但是磨了还不够三十下,郑太太就推开李太,走过来说要来一条真的肉棒止痕痒。于是再由李先生出马和她盘肠大战。这次郑太太用的是“坐怀吞棍”,她已经敢采取主动了,只见她骑在李先生腰际,让李先生捏着她趐胸上一对肥白的奶子,自己则扭腰摆臀,把李先生的肉茎纳入她阴道里套上套落。

  李太太也不放过郑先生,她先把他的阳具放进嘴里。郑先生被她温暖的小嘴一吮一吸,当场又硬了起来。于是李太太坐在沙发的扶手向后仰躺,然后把两条雪白细嫩的粉腿高高抬起,让郑先生玩“汉子推车”。

  郑先生双手握住李太太的脚踝,发现她一对小巧玲珑的肉脚十分迷人,忍不住把她的脚底贴在我脸上。哇!这个尤物,连脚底下也是绵软细嫩的。再看她的阴户,她的阴阜上光洁无毛,饱满得来仿似一个雪白的大馒头。那嫣红的肉缝里此时正紧紧地衔着郑先生插进去的肉棍子。因为没有阴毛,故可以清楚地见到,当郑先生往里插时,她的阴唇也被顶得凹陷进去,而当他往外抽时,她连阴道里的嫩肉也被带了出来。

  郑先生回头望望他老婆那边,郑太太仍然骑在李先生上面,郑先生清楚地看见她那阴毛拥簇的肉洞,正把男人的肉棒一吞一吐着。

  这天晚上,郑太太让李先生干了三次,郑先生也和李太太玩了三次。最后的一次,完全由李太太作主动,郑先生舒舒服服地躺着,由李太太用嘴把他吮吸得硬起来,然后骑到他身上套弄。

  经过今次,不知是不是挑起郑太太的淫筋,居然问她老公什么时候有得再玩。郑先生只好笑着对她说:“你们女人随时都可以让男人插,但男人起码都要回一回气嘛!”

  一星期后,经过李先生的介绍,又和陈先生和王先生共三对六个人玩其世纪大战,郑太太一早就说要试两男一女的滋味了。征求大家的意见后,首先就由王先生以及陈先生一起玩郑太太。只见两个男人坐到她的左右,郑太太先替陈先生口交,但她的手就摸硬了王先生那条肉肠,接着又调转目标替王先生吹萧,这样调来调去好几次之后,郑太太来个观音坐莲,坐到陈先生身上快乐,但也让王先生把肉茎喂入她的小嘴里口交。郑太太还没试过上下口齐食,整得几整,她已经高潮到来。但她依然不肯停下来,她示意王先生躺下来,又坐上去当女骑士。

  郑太太含着陈先生的龟头吞吞吐吐的时候,他问她有没有试过前后夹攻,郑太太含着他的阴茎摇了摇头。陈先生又问她想不想试一试,郑太太把他的龟头从嘴里吐出来,笑着点了点头。于是陈先生就爬到我老婆后面,粗硬的大阳具对准目标,一下子就插入郑太太的后门处抽动起来。

  郑太太大声叫了一下,接着便转为淫叫,只见她雪白细嫩的肉体同时插入了两条硬梆梆的大肉棍,一条插在阴道,一条塞入肛门。有时这条进、那条出,有时两条同时进退,不停地频频在她前后两个肉洞里抽插着,而我老婆只知淫声浪叫。

  郑先生他太太这么开心,亦过去凑热闹,把他的肉茎塞入她的口里,造成三男一女的淫乐场面。但是王太太和陈太太已经看到淫血沸腾,她们再也第不及了。俩人老不客气地把郑先生拉过去她们那里。于是郑先生便和王太太、陈太太等来一次一箭双雕,他先叫陈太太替他品萧,而他自己则帮王太太吹口琴。哗!王太太被郑先生用口整几整,已经淫水流个不停,流得郑先生满嘴都是。而陈太太的唇舌功夫都好利害,除了食蕉食袋一外,连郑先生的屁眼都舔进去,她用力把舌头钻进郑先生的肛门,郑先生说那滋味真的好玩极了!

  接着,郑先生叫陈太太坐上来扮观音,她一招“坐怀吞棍”,郑先生的阴茎便尽入她的肉体里了。王太太可能已经受不了,她不肯再让郑先生口交,只让他抚摸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一会儿,王太太又溜到陈太太后边,在陈太太一上一下套弄郑先生肉棍的时候,王太太就用嘴趁机用唇舌舔吻郑先生的肉茎和春袋,哗!这下子真利害,令到郑先生过足了瘾头。

  整得两整,陈太叫郑先生先招呼王太太一会儿。于是郑先生就爬起身来,用“汉子推车”的性交花式抽插王太太。陈太太无所是事,居然坐到王太太的头部,要王太太用口招呼她的骚肉洞,只见王太太一边任男人抽插,一边用舌头不停舔着陈太太的阴户,而且还用双手搓捏陈太太的乳房,两个女人都不知多开心。郑先生则乐得好像在看小电影似的。一边让粗硬的大阳具在王太太抽送,一边欣赏两个女人互玩。

  抽送了百来过进出,郑先生终于射到王太太的阴道里。两个女人都不很够喉,又继续玩磨豆腐,郑先生靠在床上休息,见到他老婆和王先生、陈先生还在玩成一团肉堆。他唯有坐着当观众。顺便又摸捏身边两个女人身上多肉的部位。

  郑先生最后又说道:“经过这几次“夫妇交换”,我老婆都不知多开放,目前平时在家里都经常肯剥光猪到处走,不过我就搞得精疲力尽了。”

  我望了望这时的郑太太,她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和我老公黏在一起了。

  郑先生讲完他的故事,自己又兴奋起来,就以“隔山取火”的花式又玩了我一次。

  这一夜,我们疯狂地玩到天光,热闹的大厅才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