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的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没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桃妹的体内。他立刻要桃妹仰卧在床上,然后双腿跪在她头部的两侧,把沾满淫液的肉棍放进桃妹的嘴里。 桃妹皱起眉头,但终于还是用舌尖……

  没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桃妹的体内。他立刻要桃妹仰卧在床上,然后双腿跪在她头部的两侧,把沾满淫液的肉棍放进桃妹的嘴里。

  桃妹皱起眉头,但终于还是用舌尖舔弄,肉棍很快就恢复精神,于是男人用正常的姿势在她的阴道插进肉棍,第二次就不再那麽容易射精了。桃妹也在男人的抽插时自然地发出淫浪的声音。男人插进来又退出去时,桃妹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溶化般地从里面涌出快感。他忍不住扭动丰满的屁股,她觉得被虐待的火焰快把全身都烧光了!

  桃妹美丽的四肢抱紧男人的身体,她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在体内不断涌出的甜美的快感下,发出了撒娇和哼声,这时,她的理性已经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之前,她就已经有了多次的高潮。

  “太太,你真是太美妙了!”男人抱住桃妹的身体不放。他看了看壁钟,对桃妹说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快完,现在开始,大家可以自由地选择伴侣。我想会有一大堆男人向你提出要求,如果你全部答应,你会变成被轮奸一样。”

  “是吗?”桃妹竟无表情地站起来,她并不惊奇,也不害怕。她来的时候就准备让大家轮奸的。她知道就是自己表示不愿意,也绝对不会被接受。

  那男人痴呆地望着桃妹,望着她修长大褪现出美丽的曲线。他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又请求道:“太太,再来一次好吗?”

  桃妹没有出声,她默默地躺下来,并分开了双腿。但是,那男人说的是真话,当他还没有硬起来,已经有五个男人来到这个房间里。他们一起向桃妹求欢。桃妹也微笑地对她们点头答应。

  “我们让太太决定顺序吧!”有一个男人这样提议后,大家就排成一排,让桃妹一个接一个地把肉棍含在嘴里舔吮。每个男人的形状和颜色与大小都各不相同,桃妹看在眼里,心里开始激动地冒出欲火。

  这种最让女人享受的东西,眼前就挺立着五根,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呢?单单这样看在眼里,桃妹的仙人洞里已经开始冒出山泉。她一根又一根地仔细享受。有一个男人在这年青美丽女人的热心又巧妙的舌技下,已经很快就射了出来。

  ***************

  桃妹终于挑选了一个前额光脱脱的高大的男子,虽然没有头发,但他有很多体毛,他的肉棍子也是最大的。他立即流露出紧张的表情爬上床。其他四个男人凝视着这大阳具的男人用手按住桃妹雪白屁股,往她光洁无毛的肉洞里插进巨大肉棍的情景。

  刚刚插入的一刹那,那男人一声惨叫,原来他在这刹那就射精了。接着,另外三个男人小声商量几句,她们决定同时桃妹的肉体上得到满足。

  其中一人躺在床上让桃妹把阴道套上他硬物,另一个则抱住桃妹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还有一个男人也迫不及待地把肉棍儿放到她的嘴里。桃妹被兴奋的男人前后同时抽插,她的性欲很快就达到高潮。

  三个男人们都分别在桃妹的肉体里射精了。可是热闹的肉宴还没有结束,当这三个男人满足之后,又来了几个男人向桃妹要求。那时侯桃妹已经记不清到底应付了几个男人了,只知道全身都沾上男人们的精液,不断地产生了趐麻的快感。

  等到她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间浴室里。瓷砖地上还有有三过赤裸的男人,那些男人跪在桃妹的身旁,仔细地洗她的身体。

  桃妹走到外面,见到多数的的男女都在大厅休息,都是赤裸裸地在喝酒。桃妹在女人群里坐下时,立刻有两三个男人过来提出要求。

  “让我休息一下吧。”桃妹很客气地回答。

  “那麽等一等我再来找你吧!”男人们很绅士风度地退下去。

  桃妹伸手准备拿放在身边的杯子。可是旁边伸过来的手先拿走了。桃妹伸手去拿其地的杯子,又有女人抢先拿走。桃妹这时侯才发现,在场的许多女人们都对她露出冷漠的眼光,她默默地想站超来。

  “哟!又要去干了吧!”

  “这女人今晚出尽风头了!”

  众女人七嘴八舌地,纷纷议论着她。桃妹只好重新坐下。她说道:“我已经被那些男人搞得好累了,你们请吧!”

  “哼!你当然够了?说得真好听。和那样多的男人干过,再大吃的女人也该够了。你把男人的精液都吸完了,还有我们的份吗?”一个肥胖的女人吸着香烟挖苦着。

  “你也应该有几句交代的话吧!”刚才抽中阿南做伴侣的女人瞪大着眼睛说。

  “对不起了!”桃妹见众怒难惹,只好道歉。

  “滴滴滴!滴滴滴!”我忍受着脑袋里的天旋地转,摸索了一会儿才找到身旁的手机把闹钟按停。

  此刻我已经回答家明表哥家,睡在了客房床上,身体还是很难受,但起码还能动。我记得自己应该是在宴席结束后醉倒的,但自己究竟是怎样回来,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雅呢?

  我抬头发现床边桌子放著毛巾和开水,自己身上也换了衣服,一定是回来之后小雅照顾过我一段时间。于是一阵感动,同时也放下心来。

  刚才的闹钟是昨天为了追球赛调的,也就说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糟!今天还约定小雅今晚一起过,结果自己却醉倒了!此刻她一定是回房间休息了,毕竟谁会想跟一个浑身酒气又失去意识的人睡觉……

  不行!就算再不舒服,起码也要过去跟小雅道个歉!

  我挣扎着起来,虽然头很晕,但还好能走。就在准备开房门的一刹那,我忽然想,如果像下午那样,从阳台过去给小雅一点惊喜会不会更好呢?

  我下定决心回头走出阳台,看过去小雅那边——没有开灯,可能她已经睡了?不理了,先过去再说。我控制着不太听使唤的手脚,尽量轻声地翻过栏杆。结果下地时脚一软,还是跪了。

  刚想抬头看看房里的状况,却隔着阳台窗听到屋里传出了声音——“别……别这样……啊啊……求……了”

  是小雅的声音!她和谁在说话吗?

  “……来……没关系……嗯嗯……”

  我脑海里一阵雷响!房间里居然有男人在?这么晚的时间那是谁?他们在做什么?我心底里瞬即冒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我小心翼翼地抬头从阳台窗角落处窥进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