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打开腿一点也不疼 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突然,阿南把我的粉腿拍开,腾身一跃而上,我立刻感到一条粗硬的肉棒慢慢插入肉体,它又热又涨,感觉上非常充实。我不由得伸手把他健壮的身体紧紧搂抱。这时,我觉得双……

  突然,阿南把我的粉腿拍开,腾身一跃而上,我立刻感到一条粗硬的肉棒慢慢插入肉体,它又热又涨,感觉上非常充实。我不由得伸手把他健壮的身体紧紧搂抱。这时,我觉得双乳熨贴男人宽阔壮实的胸肌。虽然我已经不计其数地在丈夫的怀抱里有过这样的享受,可是和陌生男子贴身还是第一遭。所以特别兴奋。

  阿南轻声在我身边说道:“你的下面真好,把我吸得紧紧的。”

  我的肉体既然和他交合,脸皮也老起来了,遂风骚地说道:“你的棒棒也不错呀!硬梆梆的,把我涨得好充实哩!”

  阿南开始活动着身体,让他的阴茎在我的体内一进一出。我的阴道被他研磨得非常舒服,分泌也越来越多。如同平时和老公做爱一样,我一兴奋就大声哼叫起来,阿南像受到鼓励似的,益加努力地在我肉体横冲直撞。

  弄了一会儿,阿南要我躺在床沿举高双腿让他玩“汉子推车”的花式。他的双手捉住我的脚踝,粗硬的大阳具一会儿长驱直入,一会儿在洞口阴唇轻轻点触。

  就在我欲仙欲死的时候,忽然听到桃妹的声音在旁边说道:“看!阿樱爽死了!”

  我睁眼一看,原来我老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赤条条的站在床边观看。桃妹也是赤身裸体。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还饱含着白色的浆液,看来我老公已经在她的肉洞射精了。

  我伸手捉住老公软垂的阳具,老公也凑过来抚摸我的乳房。在两个男人合力进攻之下,我兴奋得高潮叠起。情不自禁地淫声浪叫起来。

  阿南的阴茎在我下体狂抽猛插了一会儿,终于突突地射精了。但是他仍然精神十分饱满。当他把肉棍儿从我阴道里拔出时,仍然无比坚硬。桃妹突然伸手握住他的阳具说道:“老公,我还要和你来一次!”

  阿南笑着说道:“没问题,不过你这么浪,最好是我和阿基前后夹攻,让你试一试两条阳具同时插入的趣味!”

  桃妹淫笑着说道:“也好,你们放马过来吧!”

  阿基和阿南说做就做。阿南让桃妹伏在他身上,肉洞和肉笋配合之后,阿基就从女人的背后直捣后门。桃妹大声叫道:“哎哟!我被你们插死了呀!”

  阿基没有理会只是一味狂抽猛插。我在旁边看了也觉得很新奇。虽然我老公也玩过我的屁眼,可是一个女人同时让两个男人淫乐,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虽然刚刚才被阿南干了一场,也不禁意马心猿难拴。

  阿南见到我粉面通红,就说道:“阿樱,要不要试试呢?”

  我笑着说道:“怎么个试法呢?”

  阿南道:“这样吧!还是你骑在你老公上面,然后我从你后面来。”

  我听话地趴在阿基身上,把他的肉茎吞没在我的阴道里。阿南随即把他粗硬的大阳具塞进我的肛门。这样一来,我顿时觉得下体有说不出的饱涨。

  阿南试图在我后门抽送,但是我觉得不但无快感可言,甚至还有点儿疼痛。于是我叫他暂停下来,我要老公将我抱在怀里,我的屁眼容纳他的阳具,然后高高地举着两条大腿任阿南在正面狂抽猛插。

  玩了一会儿,我觉得老公的阳具在我肛门里一跳一跳的,大概正在射精。阿南也把腹部紧紧抵在我的小腹,他终于又一次在我的肉体里喷射精液。

  阿南和桃妹在我们家玩到将近十二点钟才回去。我们和阿基上床后,他很快就睡着了,我却仍然在回味着刚才同时两个男人玩的事。

  第二天午餐时,桃妹笑着对我说道:“阿樱,昨晚好兴奋吧!”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那还用说,难道你不兴奋?”

  桃妹笑着说道:“其实还有更刺激的哩!你听说过夫妇交换吗?”

  我回答道:“没有哇!是怎么有回事呢?”

  桃妹道:“就像我们昨晚那样,不过规模要大一点,人数也多一些!”

  我默默地将棉被盖回原样。

  ************

  大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小雅在最后时刻踏上了即将开出的火车。

  “终于赶上了……”我扶著门边喘著大气,小雅更是累得挽着我手臂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

  刚坐下车就发动了,太险了。然后我们才发觉,这整个车厢居然就只有我们两位乘客!

  “包车,Lucky!”我兴奋地说。

  “呼~那我们坐三人的座位吧,我的脚好酸哦~”小雅喘著娇气撒娇。

  于是我们放弃原本的两人座,在车厢的中间选了一个三人的连座,放起扶手,我坐右边靠走道的位置,小雅脱下了凉鞋,头挨着我的肩膀半躺在中间的座位,白皙纤细的小腿则伸到了左边靠窗的座位上。

  这趟列车行程预计两个小时,我们才坐下没多久,想必是小雅赶路累坏了,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微微的均匀鼻息,我索性让她舒服点躺下来枕在我的大腿上。

  我看着身边睡着像小猫一样的女友愣得出神。今天她穿着一条天蓝色的碎花吊带短裙,躺下来之后,稍微撩起的诱人裙边外是一对修长匀称的白滑美腿,浑圆玉润的大腿矜持地并拢著,而光滑无瑕的小腿一前一后舒展错开,粉嘟嘟的娇嫩小脚丫与粉色玉珠般的小脚趾轻轻抵著车窗下的厢壁。这摄人心神的双腿在若隐若现的阳光底下闪闪发亮,显得慵懒又性感。

  我的左手放在小雅纤细的腰间温柔地抚摸,视线再往上一点就是那丰满活力的少女双峰,吊带裙的抹胸掩盖不住那份从乳沟间泄露出来的娇软饱满,让我花了好大力气才压下侵袭小雅双乳的邪念。

  小雅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披开,纤细白皙的锁骨在发丝之间隐约若见,我挽了一下好欣赏她熟睡的可爱模样。看着小雅青春姣好的面容,我的内心不禁一阵感叹:这趟列车能开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让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的地方吗?

  我把视线投向窗外,思绪却想起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文辉、林锐、刘叔叔……这些人多次将精液灌到小雅的蜜穴,虽然都是在她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发生,但我作为小雅的正牌男友,却还只是跟她停留在亲吻阶段。更可恨的是,每次目睹女友被别的男人压倒在身下侵犯的过程,我的鸡巴竟然都不争气地兴奋勃起,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难道我是一个变态?

  正想着,“哎哟!”突然胯下一痛。

  低头一看,原来小雅已经醒了,灵动的大眼睛正带着一丝薄怒和顽皮仰视着我,刚才正是她用手指使劲捏我不自觉勃起的鸡巴。

  “你那坏家伙戳到我的后脑勺了!告诉我你在打什么坏主意?”小雅嘟著嘴投诉。

  我又喜又惊,喜是因为今天之前我和小雅最多只限于拥吻,从来没触碰过对方的敏感部位,刚才是她第一次主动接触我下半身——虽然带着恶作剧成分。而惊就在于,我不敢透露自己是因为忆起她被其他男人奸淫而勃起……

  “呃,哈哈!就是我看到小雅性感的睡姿,一时间没忍住,胡思乱想了一下……”我半真半假地回答。

  “想些什么呢?”小雅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

  “欸,那、那就是……想跟你抱抱啊~”我红著脸看向别处。

  “就这么简单?”

  “我承认,是在想一些色的事情,但小雅这么漂亮,然后我们俩又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偶尔想一下不行吗?”我顺势负气地说。

  想不到小雅的眼神立刻变得有点内疚:“你是怪我没有跟你‘那个’吗?”

  我慌忙解释:“不是,我只是……”话还没说完,我的嘴突然就被一袭红润的柔唇封住了!

  小雅嫩滑娇柔的香舌毫无预料就钻进我口中,如灵蛇般搅动我笨拙的舌头,好滑好嫩!仿佛每一下都在撩动我的心房。

  我正闭眼享受这毫无预警的香吻,“嗯?!”却又同时感觉到裤管内一阵异动,我睁眼往下一瞧,吃惊地发现小雅左手竟悄悄伸到我短裤内,隔着内裤在抓弄我的鸡巴!

  这不是恶作剧,这不是玩笑,是货真价实的挑逗!

  小雅的甜吻暂停了一下,用充满爱意的美眸深情看着我双眼说:“未来这几天晚上,小雅想请欢欢过来我房间陪我睡~这样可以吗?”

  我的天!就算我智力下降50%也不可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诱人的情话吗?!

  “嗯!”我感激地点了点头,用力拥著小雅柔若无骨的娇躯,再次热吻起来。

  这一次我的舌尖也变得积极,主动与小雅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同时贪婪地吸吮她唇舌间的津液,恨不得一个吻就要将她全部占有。

  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在小雅白皙的小手搓弄下变得越发火烫坚硬,而我们两个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体内欲火正剧烈滋生!

  这时“咝”的一声,我的裤链被突然拉开,我还来不及反应,只见小雅灵巧地将我的内裤一拨,就让那火热暴涨的肉棒昂然伸了出来!

  “小雅?”她想做什么?

  小雅略显娇羞地在我耳边细语:“那么~现在先给欢欢一点贴心小服务?”

  说完不等我答话,旋即俯下螓首,张开那鲜嫩的小嘴唇,将我挺立的鸡巴送入自己的樱樱檀口之中!

  老天啊!这样的场景给我一万次机会我也不敢想,在旅程出发的路上,在无人的火车厢中,之前一直文静守礼的小雅竟然主动用樱唇含住我的鸡巴!

  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惊,但无论如何,这就是现在真真切切发生在我身上,不,在我鸡巴上的事。

  只见小雅雪白的纤手轻轻扶着我的鸡巴,娇嫩温暖的小嘴吞吐裹含着我激动的龟头,那里面轻吐滑腻的舌尖,还在龟头的四周来回打转!

  “天啊,小雅~”

  鸡巴传来被温暖包裹的柔软触感,实在太美妙了。虽然这时我的裆部被小雅起伏的俏首遮挡着,但我能感受到她的檀口正时而一下一下地吮吸,又时而吐出来用轻巧的小舌舔动那敏感的马眼中央!而且同时间握住鸡巴的小手也在温柔地上下套弄起来,多点夹击,这是我前所未有感受过的快感!

  看着被自己捧在掌心宠爱的高贵女友现在居然如仆人一样,放低姿态俯首服侍我粗鲁唐突的鸡巴,那份征服感和支配感使我感觉犹如皇帝般幸福。

  这就是被口交的滋味啊!太棒了!简直比自己打飞机舒服一百倍!

  难怪之前林锐在享受小雅口交时,表情如此地享受,现在我也终于感受得到了!

  “啊唔~~舒服吗~~唔唔~~喜欢吗~~欢欢~~唔唔~~”小雅娇媚含糊地问道,这时她细嫩灵活的小舌尖,顺着我的龟头一路撩拨往下到青筋满布的肉棍,重复上下扫舔,更用手掌托着我兴奋通红的卵袋,用香舌舔吮得湿润干净。

  “喜欢~~太舒服了!~~啊啊~~”我也不禁呻吟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小雅潜藏着的被欲望支配时的样子?如果是的话,我希望这个样子的小雅只有我一个人能够观赏。

  还好我们坐在车厢的正中间,就算中途有乘务员进来,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停下来,但我当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

  小雅的檀口保持不紧不慢地吮吸鸡巴,握住鸡巴的小手却开始渐渐用力加速套弄,更将我马眼因为兴奋而不断分泌的黏液“嗉噜嗉噜”地吸个干净!我感到卵蛋内的子孙液正在急速酝酿聚集,小雅要把我吸出来了!

  面对女友积极的挑逗,我也不能再这样守规矩了,左手大胆地探进小雅的连衣裙内隔着胸罩掌握住她饱胀的右乳!

  我终于第一次触摸到小雅乳房了!激动得心脏几乎要跳出来!眼看女友没有丝毫不悦,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索性撩起胸罩直接抓起她的娇乳!

  哇!这坚实盈润的手感太棒了!犹如白嫩小水球一般柔嫩又有弹性,幼嫩热暖的肌肤触感让我兴奋地又揉又搓,更轻轻捏逗那坚挺的诱人乳蒂。

  酥美柔嫩的乳肉被我的怪手侵犯,小雅口中也不禁发出“呜呜呜呜”的娇腻呻吟,然而她的樱唇却依然吞吐着我的鸡巴,只是仿佛报复似地小手套弄的速度越来越急速,头部起伏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一次次将十几厘米的鸡巴全塞入口中。唾液和分泌液沾挂满了我整根鸡巴,小雅每一下含入下压的同时,淫液都会在她的嘴边溢出一点,画面显得淫荡无比。

  感觉即将要达到忍耐的极限,怜惜小雅的我咬著牙对她说:“嗯嗯!~~我不行了~~要射出来啦!~~”

  但小雅竟然完全没有要松口的意思,相反吸吮和套弄得更加卖力!十几秒之后,绷至极致的精关终于再也压不住了,“啊啊啊!~~干!~~射了!~~嗯嗯嗯!!!!~~”我喉咙低吼,牢牢抓住她娇嫩饱胀的乳肉,卵蛋连带着下半身一阵剧烈抖动,激动无比的鸡巴就在女友的檀口之中喷发出阵阵浓稠的精液!

  “唔!呜呜~~”女友的喉咙也发出一下闷叫,想必是被我的浓精冲到。

  只是我实在无暇安慰,因为那感觉太美妙了!这就是被小雅口交的滋味,人生的第一次,而且还是发生在无比刺激的车厢中,我会一辈子铭记的!有一刹那我以为自己身处天堂,甚至能够听到上帝的声音——

  “咳咳!两位……”突然一把男人的声线毫无预兆地从我们的身后传来!

  “哇!”本来还沈醉在高潮的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顾不上什么拭擦,我火速将鸡巴塞回裤裆里,小雅也手忙脚乱地整理被我抓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我们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小心翼翼地回头看——身后是一个穿着列车制服,戴着帽子的男人,怀里揣著一个小本子,样子说不出的严肃。

  “欢迎搭乘今天的列车,我是这班列车的车长,请方便出示一下两位的车票和身份证吗?”车长用平淡得可怕的语气说。

  我们就像在课堂被老师抽查作业,低着头红著脸,乖乖奉上证件和车票。

  车长看了一下,把东西给回我们,说:“谢谢。虽然今天车厢人不多,但还请两位注意行为举止,好吗?”

  看来他没有打算把事情闹大,我立刻松了一口气,诚恳地回答:“对不起,我们会注意的。”

  车长又看向神情不大自然的女友,“你明白了吗?”

  我回头看小雅,发现她涨红著脸欲言又止的,樱唇紧瞇著似乎带点奇怪的湿润,我顿了一下猛然惊觉——此刻小雅口中应该还含着满口我的精液!她本来可能打算在我射出来之后就去吐掉,但现在的话……真的是“有口难言”!

  车长见小雅没有应答,又凶巴巴地“嗯?”了一声。

  我心里在替小雅紧张但又不能说什么,却见她用雪白的手背轻轻掩住嘴唇,下颌微微一缩,竟然“咕”地把我的浓精全部吞了下去!

  “咳、对不起~我明白了。”小雅艰难地回答。

  车长听完,抬了抬帽子,无言转身离开了车厢。

  我回过头来,正对上女友薄怒的美眸,鼓著小红腮,迎面而来就是一顿发泄尴尬的粉拳!我当然只能照单全收,虽然明明口交是她主动要求的……而且多得车长这一出撞破,让我的精液也算是进入到小雅的体内了。

  我笑着承受那一下下甜蜜的痛楚。

  ************

  还好小雅没有被这个事情弄不开心。车到站之后我们还是牵着手说著笑走出车站,一出来就发现小雅的表哥已经停好车在路边等著。

  表哥理著一头清爽的短发,一米七五左右,五官比较硬朗,眉心有一道小小的疤痕,脸庞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一点,也许是工作习惯,他在休息天也穿着比较正式的衬衫西裤,整体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的感觉。

  “家明表哥,恭喜恭喜哟!”小雅得意地跟表哥打招呼。

  “客气客气!”家明表哥也不见外,和蔼地笑着回应,随即转向我:“这位就是你说的?”

  “嗯,他是我的男朋友。”

  女友顿了一下,我知道这是给我做自我介绍的机会。于是我伸出手说:“家明表哥你好,我叫常欢喜,很高兴认识你!”

  “哇,很有礼貌哦!你好,我叫骆家明。”说著跟我握了握手,又对女友说:“姑姑和姑丈知道你们的事吗?”

  “还没说,所以……”小雅把手指放到嘴唇上。

  “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来,上车说吧,路上你们也累了吧?”家明表哥边说边抢过我们的行李放到车尾箱。

  我和小雅对视一眼,想起刚才在火车上的荒唐事,“不累!”我们异口同声地说。

  家明表哥的家在Z城的近郊,本来他们住在城里,表哥大学毕业后和几个同学出去开了公司,现在结婚索性在公司附近买了块不大的地,自建一座三层小别墅作为婚房,以后上班也方便。

  虽然地方有点偏,但胜在安静,空气清新,不少城里的富人都选在附近盖别墅。还别说这边环境真不错,房子后面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山,山旁边还有一个湖,引来不少钓鱼迷在这边垂钓。

  小雅也是第一次来,我和她下车之后都看呆了。相比起来,房子里面就稍微逊色一点,只有基本的家具,也说不上什么设计风格,相当平实简单。优点就是面积大,二楼和三楼都是客房,“以后有了小孩,两边老人家应该会经常过来照顾。”家明表哥解释说。

  顶楼两间相邻的客房是分别准备给我和小雅的,家明表哥安顿完我们就去忙今晚的婚前招待饭局了。

  我和女友进房间之后不约而同直奔阳台,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一半山景一半湖景,简直像度假村一样。

  “诶,你看湖那边有鸭子呢!”小雅兴奋地往指向远处。

  “是吗?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啊。”我的阳台在房子中间,而她的阳台刚好在边上,能看的角度更广。

  “你过来看呀。”小雅朝我招招手。

  “好!”我正想回头出房间,却发现其实我们阳台相隔不过二三十公分,围栏只有半个人高,理论上我一翻就可以过去了。

  “小心一点哦。”小雅看出了我的心思。

  “放心啦。”这点距离我还不至于翻下楼去。果然我手一撑,脚轻轻一跳就跃了过去。“你看!轻松达阵~”

  “快过来看,鸭子要游走了!”小雅没有表扬我的身手,只是拉着我去阳台边。“啊……真的游走了~”

  我从后面搂住小雅的纤腰,“没关系,一会儿会游回来的。”

  “嗯,景色好美。”小雅将头靠向我的胸口。

  “是啊,住这里太舒服了。”我说。

  “如果以后我都能住这样的地方就好了。”

  “如果以后我也能这样抱着你看风景就好了。”我随口接了一句,没想到怀中的小雅却微微一颤,她轻轻转过身来,眼眸里含着一股哀怨,我今天已经第二次见到她这样的眼神了。“欢欢,对不起~”

  “我、我没有要责怪你……”我连忙解释。

  “不是,我明白。只是,感觉很对不起你,很多事情都是……”小雅低下了头。

  我不知她指的很多事情是什么,难道是指之前她与其他男人发生的那些事?也许只是单纯指以后出国的事,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忍心责怪她,因为我感受到此刻她是真心喜欢我的,“傻瓜~”我轻轻抚着她的秀发。

  就如在火车上一样,每当小雅感到内疚的时候,她就会用热吻来安抚我。于是我感觉到那一阵香甜的柔软再次贴上了我的嘴唇,我也情不自禁将她搂得更紧。这一吻充满了柔情,小雅的小舌犹如流水般贴服扭动,来回缠绕,仿佛将内心的浓情蜜意都灌注到嫩滑的舌尖上,要把我的整条舌头都涂满!

  我被小雅吻得神魂颠倒,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抱着躺在房里的床上了。此刻我轻轻地侧身压住小雅,口腔内享受着与她热烈的湿吻,鼻子呼吸着她诱人的体香,同时右手也大胆地隔着连衣裙搓揉她饱满柔软的左乳。

  小雅接受着我的爱抚,一双柔荑也伸进到我衣服里,像爱护小动物般抚摸我微微发烫的背脊。于是我也礼尚往来,右手在她的连衣裙下方探入,从圆润结实的大腿一路放肆地摸到纤细敏感的腰间,再往上潜入胸罩内,把握著那叫人迷醉的丰盈乳肉。

  女友的乳房本来已经十分饱满,我再伸手进去揉捏,导致胸罩勒得她不舒服。果然她眉头轻皱,口中“呜”了一声,吓得我正要缩手,却见她左手灵活地绕到身后,然后隐蔽地扭动了一下,单手将胸罩的扣子弹开了!

  小雅的好意我当然照单全收,于是右手更加肆无忌惮地揉弄她丰腴鼓胀的雪乳,手指更乘机顽皮地挑拨捏玩那娇俏可人的乳尖。女友敏感的乳房被我这么一顿亵玩,热吻中的喉咙禁不住发出断断续续“唔嗯唔嗯”的闷哼,身体也开始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不过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悄悄解开了我的裤头,将雪白的小手伸入裤兜里,第二次握住我坚挺硬热的鸡巴在缓缓套弄!

  虽然前不久火车里才享受过一次女友的口舌服务,但现在这般诱惑的情景,还是叫我再一次欲火大涨!

  我一下掀起碍事的连衣裙,把它和乳罩提到小雅香肩的位置,让她那雪白无暇的娇躯展现在我眼前。只见这时的小雅被我吻得迷醉,顾不上秀发散乱,仰起的俏脸轻泛粉红,紧闭眼帘上的修长睫毛在微微颤抖。标致甜美的秀靥之下是让人无法抗拒的青春肉体,饱胀激动的双峰,粉嫩挺立的乳蒂,犹如人世间最美味多汁的果物在引诱著垂涎的我!雪白平坦的小腹柔软又不失紧致,而在光洁的脐缝之下,那叫人疯狂渴望的神秘花园正被一条粉红色贴身小内裤所覆蓋,但那蕴藏着爱欲与生命力的耻丘却在温热湿润之下呈现出诱人的轮廓!那双匀称动人的玉腿,仿佛正在耐受着身体某处难以抑止的痕痒而紧密并拢,互相厮磨!

  女友绝妙的青春肉体,以及在床上这般酥媚娇羞的模样,散发著无与伦比的性感吸引力,仿佛正在渴求我胯下那根肉棒将她鞭挞至尽,实在叫我心痒难当,再加上她那动人的小手依然不停滴在我裤裆间卖力套弄,这种引诱就是神仙也难挡!

  被欲火冲昏的我,没空细赏女友的青春肉体,一头埋进她的双乳间疯狂吮咬,贪婪地品尝那软弹可口的乳肉。

  小雅随即酥软地叫道:“欢欢~~啊啊~~你轻点~~疼~~啊啊~~嗯嗯~~”

  “嗯嗯~~好~~抱歉~~我太激动了~~嗯嗯~~”毫无经验的我紧张地放慢了速度。

  我转而细致地吻遍小雅上半身每一吋地方,品尝著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的香肌玉肤。这时我听见胯下传来微小的“扑滋扑滋”声,那是小雅的指间沾上了我鸡巴分泌出来兴奋的黏液,摩擦套弄的声响。而且我还感觉到她嫩滑圆润的玉腿也正开始情不自禁地磨蹭我的大腿!

  也许是时候了!

  我将本在抓弄小雅乳肉的右手慢慢向下移动,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勾起她的内裤边沿,潜入那光滑小腹之下的神秘区间,今天我就要在小雅身上告别我的处男之身!

  就在刚刚触碰到细滑绒毛的那一刻,小雅竟然一把按住我企图更进一步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