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爱40章 边走边蜜汁h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这时,在我们附近的那对男女也像我们这样的姿势互相搂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怀里扭腰摆臀,脸上的表情看来非常陶醉。 我也学着她那样,收腰挺腹,让阴道套弄着粗硬的肉棍儿……

  这时,在我们附近的那对男女也像我们这样的姿势互相搂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怀里扭腰摆臀,脸上的表情看来非常陶醉。

  我也学着她那样,收腰挺腹,让阴道套弄着粗硬的肉棍儿。初时,我觉得阴户被他的龟头涨得好痛,但是随着阴道产生分泌,就慢慢润滑起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渐渐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我兴奋地把阿基紧紧搂着,纤腰款摆,使他的肉茎和我的阴道内壁紧密地摩擦着。

  阿基是和我一样,也是第一次初试云雨情,他显得很激动。一阵急促的呼吸中,他停止了抽送,把小腹紧紧地贴着我。我也觉得他的龟头一跳一跳的,一股热流注入我阴道的深处。那时我浑身飘飘然,魂魄都不知飞到那儿去了。

  尝过做爱的滋味,我们很快就结婚了。婚后,我和阿基十分恩爱。我们尝试了各种性交的花式,用尽同的方法取悦对方。阿基对我呵护备之,我也将肉体向他彻底奉献,身体上的肉洞,凡是可以让他的器官插进去玩的,我都让他插进去取乐。甚至让他在我的嘴里射精。

  几年后,当我们试遍各种各样有趣的做爱方式,就开始觉得乏味了。只是每当回味在公园拍拖时的情景,我和阿基都会很兴奋。

  有一个晚上,我让阿基弄过之后,说道:“阿基,你记得我们在公园一边做,一边看别人做的事吗?”

  阿基道:“记得,那时候真刺激。我很想和你再去玩一次哩!”

  我连忙赞成道:“好哇!我们明晚就去!”

  坐言起行,我们第二天晚上就到初恋的公园。虽然事隔多年,周围景物依旧。只是原先的小树比以前长高了。

  我们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坐下来。这儿就是我和阿基共渡初夜的地方。周围虫声瞅瞅,陆续有几对情侣坐到我们附近。和过一样,大家都没有理会别人在做什么。只顾和自己的情侣寻欢作乐。

  我仍然像以前那样,穿着长裙而不穿内裤。很方便就和阿基合体了。我一方面享受他的阳具给我的充实。一边东张西望,观看别对情侣们的动作。

  忽然,我看见离我们不远的一对正在缠绵的男女,那女的竟是我所服务的公司相熟的同事李桃妹。她和我一样,也是骑在男人的怀里。她只顾扭动着身体,并没有留意到我也在她的附近。直到她停下来时,仍然没有发现我在看她。我也不想让她发现,所以当阿基射精之后,我就想迅速离开这里。可是毕竟还是让她看见了。

  我和桃妹没有打招呼,只是互相点了点头,就各自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桃妹走到我身旁,笑着说道:“昨天晚上玩得很开心吧!”

  我也说道:“彼此彼此嘛!”

  桃妹道:“你们已经结婚好几年了,怎么还到那种地方去呢?

  我说道:“就是因为结婚多年,觉得性生活乏味,才去那地方边看边做嘛!”

  桃妹笑着说道:“既然你们喜欢看别人做爱,我们也正愁没有适当的地方可以舒舒服服干一次。不如你借地方,我和阿南可不介意现场表演让你们观赏哩!”

  我说道:“是吗?如果真的这样,我今晚就对老公说了!”

  桃妹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还以为我在说笑吗?”

  当天晚上,我对阿基一提,他不加思说就同意了。于是我和桃妹约好,在周末让她和男朋友到我们家来过夜。

  大约晚上九时左右,桃妹果然和阿南到我们家来。我们把睡房腾出来,好让她俩在床上玩个痛快。桃妹很大方,公然在众人面前脱衣裸露了她的上身。她的身材挺不错,有一对很尖挺的乳房。我看见阿基这时也正注视着她的胸部。

  接着,桃妹把阿南的裤子松脱,白嫩的手儿握住他的阳具套了套。然后用嘴去吮。阿南的肉茎早就硬了,让她这么一吮,更加筋肉贲张。他有点儿忍不住了,就伸手去脱桃妹的下裳。先见到桃妹露出一个浑圆的白屁股,在她骑到男朋友身上的时候,则清楚地看见粗硬的阳具慢慢地从她两瓣粉红色的嫩肉间挤进去。

  桃妹扭腰摆臀,让阿南的阴茎在她的小肉洞吞吞吐吐。过了一会儿,俩人变换了姿势。桃妹贴在床上,粉腿高抬,让阿南在她上面挥棍直入。这时,我们更清楚地见到俩人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桃妹的阴户没有毛,耻部非常白净。阴道口的嫩肉不时被阿南的肉茎挤入翻出。看得出她那里是十分滋润的了。

  我看得心痒痒的,不由自主地把身体偎入阿基的怀里。阿基立即把我搂住,一手抚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深入我内裤里挖我的阴户。我被他这么一搞,立即从心里痒遍了全身。我巴不得阿基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我的阴道,可是他只顾观赏着桃妹和阿南表演。我只好也忍耐着心头的淫兴。也把目光注视在床上两条肉虫的真人表演。

  桃妹和阿南翻来覆去地玩了好久,才静止下来。桃妹和阿南的肉体分开时,她的阴道里洋溢着浓稠的半透明浆液。她和男朋友穿上衣服,就匆匆离开了。

  送走了阿南和桃妹,我和阿基就迫不及待地干了起来。这一夜,因为观看了桃妹和阿南的现场表演,我的心特别淫荡。阿基和我玩的时候,我的淫水把床单都流湿了。

  经过了这次,我们夫妇更加热衷于这样的淫戏。之后还不到一个礼拜,阿基又要我邀请桃妹和她的男朋友过来玩。桃妹笑着对我说道:“阿樱,想不到你也这么贪玩,不如我们来一个夫妇交换,让我试试你老公的本事吧!”

  我红着脸答道:“这我可不敢做主,又不知阿基怎么想,那里好意思问他呢?”

  桃妹道:“只要你不吃醋就行了嘛!”

  我说道:“既然是互相交换,我还有什么理由吃醋呢?不过实在说不出口呀!”

  桃妹笑着说道:“好吧!就由我来勾引你老公,我不信他能抗拒我的诱惑。不过你可要给机会让我施展,不能老缠住你老公哦!”

  我说道:“你放心啦!由你来打开局面再好不过了,我那里会做绊脚石呢?”

  于是,我约桃妹在周末带她男朋友来我们家聚会。

  星期六晚上八点,桃妹就和阿南来了。桃妹一来到对我说:“阿樱,我来的时候见到你们附近的百货公司有件套装很不错,如果你穿上一定很好看哩!”

  我说道:“是吗?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呢?”

  桃妹道:“我来的时候,脚都走累了,叫阿南陪你去吧!”

  阿南立即站起来对我说道:“行呀!刚才桃妹有向我提过,我知道那间铺头哩!”

  我知道这是她故意支开我,便跟着阿南下楼。在电梯里,阿南挨得我很近,同时用色迷迷的眼光望住我。我心想:桃妹一定把交换的事告诉她男朋友了。想到今晚将和这位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我的心砰砰地乱跳。

  桃妹所介绍的衣服果然是我所喜欢的。我不加思索就买下了。回来的路上,阿南赞美我刚才试身的时候很好看,我也故意向他抛了个媚眼儿。

  回来时,我故意不按钟,直接开锁进门。原来桃妹已经得手了。自己我老公舒坦地坐在沙发上。裤子的拉链敞开,桃妹正握住他的阳具又吮又吸。见我进来,才抬起头来说道:“阿樱,我和你老公谈妥了,今晚我就和他玩。让阿南陪你吧!”

  我双颊发烧,羞涩地说道:“我要冲凉了。”就急忙向浴室走去。

  阿南追上来说道:“要不要我来服侍你呢?”

  我逗了他一个媚眼,没有回答。阿南便把我的身体抱起来像走进浴室。我被阿南这么一抱,浑身都趐软了。完全无抵抗地任他宽衣解带。阿南脱光了我身上的衣服,把我赤裸的身体抱起来,在我的雪白的乳房上亲了亲,然后轻轻地放到浴缸。

  接着,他也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踩入浴缸的另一边。他捧起我的双脚,爱不释手地抚摸,仔细地欣赏我的每一只脚趾,然后用唇舌舔舐。我被他弄得心都浪起来了,于是也老着脸皮在水底伸手去抚摸他的下体。阿南把身体移道我身旁,笑着说道:“怎么样,这小弟弟能让你满意吗?”

  我含羞地把脸偎到他宽阔的胸部,低声说道:“门还没有关上哩!”

  阿南一手摸捏着我的乳房,一手指着浴室的门口说道:“桃妹和你老公都已经合体了,你还怕人偷看吗?”

  我把双眼望向客厅,果然见到桃妹骑在阿基上面,用她的阴道频频地套弄我老公那条又粗又硬的大阳具。我不禁双颊发烧,羞涩地把头儿垂下。阿南把手摸了摸我的阴户说道:“阿樱,我们也来玩玩,好不好呢?”

  我没有回答,只把头往他怀里直钻。手儿却紧紧地握住阿南的肉茎。他的嘴唇吸住我的奶头,还把指尖轻轻揉动我的阴蒂,时而把手指伸入阴道。我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腔来,浑身却趐麻松软。唯有毫无抵抗地任他所为。

  摸了一会儿,阿南从浴缸把我抱出来。我们把身上的水珠抹干,双双赤身裸体地走到客厅。这时,桃妹和我老公已经转换了姿势。她躺在沙发,两条白净的嫩腿高高向上举着。我老公执着桃妹的脚踝,将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肉体狂抽猛插。

  桃妹被干得如痴如醉,见到我出来看她,却故意大声说道:“哇!阿樱,你老公实在真利害,我已经被他干出第二次高潮了呀!”

  我白了她一眼,就拉着她的男朋友进入我的睡房。这时我的心里已经非常渴望,只是羞于直接表示出来。阿南大概看穿我的心思。就主动把我抱到床上,他把我的双脚捧在手里玩赏,用舌头舔我的脚趾缝。一边舔舐,一边地称赞道:“阿樱,你的脚儿又白又嫩,实在美极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

  这时我心痒难煞,已经快忍不住了。遂向阿南抛了个媚眼儿,说道:“死鬼,你把我弄得痒死了,人家的心都痒起来了,不理你了!”

  阿南笑着说道:“你不理我,我可偏要理你,你老公已经和我的桃妹合体,你可不能动耍赖皮呀!”

  我说道:“我那里有耍赖皮呀!又不是不给你,可是你只顾逗人家嘛!”

  “你实在惹人喜欢,我舍不得一口吃下去,要慢慢品尝呀!”阿南说著,就顺着我的小腿一直吻到大腿,最后吻到我的阴户,用舌尖撩拨敏感的阴蒂。我浑身像发冷似的颤抖着,双腿把他的头紧紧夹住。

  高考眨眼间就结束了。

  虽然之前一段时间因为疫情和小雅的事,我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但也许人的心理在极端环境之下就会激发出一种防御机制——我在学习上的心境竟然保持了一片澄明的境界,脑袋异常清晰,考试发挥也稳定。感觉对考上目标大学还是挺有把握的。

  不过学习烦恼暂告一段落之后,感情的烦恼又再重新困扰我。

  小雅要出国,这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从复课到高考的这段时间,我们已经不再避忌同学和老师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出双入对,为的是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光。

  虽然碍于紧张的学习冲刺,我们还依然处于牵手和接吻的阶段,但我能感受到小雅前所未有地需要我、依赖我,她那些不经意间改变的小动作,例如走路时肩膀与我的距离,牵手时指尖的力度,甚至接吻时舌头的“主动性”,都散发出让我感动不已的浓烈爱意。

  只是纵然不舍,但出国是小雅的家庭事,我区区一个学生,又能够有什么阻止的理由和筹码?至于出国之后,要维持一段异地恋的难度,我纵使再不自量力,也知道这难比登天。

  在她出国之前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也许是我和小雅这个夏天唯一能做的……

  “欢欢,下星期我爸妈都出去旅行了,家里没人……”

  看到小雅发来的信息,我握紧了手机,她的意思是邀我去她家?我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

  “要不我们也出去旅行,怎样?”原来不是,我提起的心脏骤然下坠,但旅行也很好啊!

  “你不想?”小雅见我不回答。

  “当然不是!去,一定去!”我立刻回复。

  ************

  其实这次所谓旅行,只是去附近的Z城参加小雅表哥的婚礼。小雅的表哥比她大六岁,他们家因为跟其他兄弟姐妹闹矛盾,举家搬到Z城生活,只有小雅妈妈跟他们比较亲,所以小雅他们之前几乎每年暑假都会到表哥家那边玩几天,联络联络感情。

  这次她表哥结婚,本来也邀请了小雅父母,但因为他们的旅行早已约上三五好友,不好推脱,所以就让小雅做代表出席。我们计划在婚宴前一天到Z城,隔天参加婚宴,之后再待上一两天才回来。虽然不是什么真正的旅行,但能够与小雅单独去异地游玩,也足够叫我兴奋了!

  几天后的早晨,我背着大背包来到小雅家楼下,眼看约定时间已经过了,还不见人下来,打她的电话又没接。

  来回踱步了十来分钟后,我决定上楼看看。

  既然她父母都外出了,直接按门铃也不怕吧?我站在小雅家门外。还记得一个多月前,我也是同样站在这个大门前犹豫,而之后发生的一切成了我难以磨灭的梦魇。

  手指放到门铃上,还没按下去,大门却突然“咔嚓”一声打开了!继而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哈哈,别生气嘛~下次我温柔一点……哟!你是谁?”

  出来的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吓了一跳,同样被吓到的人也包括我自己,因为从屋子里出来的竟然是上次借着检疫强行侵犯了小雅的刘叔叔!

  他为什么会从小雅家里出来?而且满身大汗,还边出门边扣裤子皮带?!

  “诶,小伙子,你找谁?”见我呆著,刘叔叔瞪着小眼问。

  “啊,我、我是方诗雅的同学,我来找她……”突如其来的情况我让一时间手足无措。

  “哼,这小妮子真受欢迎。”刘叔叔小声地呢喃,转而向屋内喊:“小雅,你的‘另一个’男朋友来找啦~”

  另一个男朋友?我心里犯起嘀咕,这是什么意思?旋即想起之前的林锐,也许他认定林锐是小雅的男朋友……

  也没听见里面的小雅的回答,刘叔叔就对我说:“你进去吧,她可能还在‘整理’呢,哈哈。”说完,也不理门就淫笑着离开了。

  我扶著门有点茫然,不过火车不等人,还是先接小雅再说吧。

  “小雅,是我,我进来啦。”我向着屋子里喊了一声。

  “啊!欢欢,不好意思,你稍等一下再进来。”小雅有点慌张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又过了片刻,她才招呼我进去。

  穿过走廊来到房门前,我看到小雅才刚铺好床上的被子。

  “抱歉,刚刚有点事……”

  她转过身来,姣好的脸上泛著似乎没有来得及消退的淡淡红霞,丸子头扎得略显匆忙,几根垂下的发丝带着运动后的湿润。此刻她穿着居家的棉质小短裤和背心,雪白匀称的双腿固然看得我心驰神往,但更让我在意的是,她居然没有穿胸罩,这是我之前来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那饱满的乳肉和挺立的乳尖在薄薄的背心下浮现诱人的轮廓,而且还不断在起伏,像是刚做完什么激烈运动。明明房间里开着空调,却笼罩着一股湿闷的热气和难以名状的味道。

  我看着她略带慌张的神情和隐约透露一丝丝内疚的眼眸,心中浮起了一个不安的想法——难道刚才刘叔叔和小雅……

  “那个,我进来之前,有一位叔叔出来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那是居委的刘叔叔,之前他帮我们家采购了一些防疫物资,今天刚好送过来了,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对不起让你等了~”小雅闪避着我的眼睛,让我更加不安。

  “我还听到他出门前说什么下次温柔点之类的?”

  “啊,哦~那是他放东西的时候有点粗鲁,我怕压坏家里的地板,所以说了他一下。”小雅这样解释,我也不好再追问什么。只是我这时留意到,她薄嫩的唇边残留着一丝淡淡的晶莹……

  沉默了片刻,我才记得赶车的事情,小雅也知道快迟到,抓起衣服去了卫生间替换。

  听到卫生间门关上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翻开她刚铺好的被子——纵使我万般不情愿,但还是看见了,被覆蓋著的床单上有几滩湿哒哒的水迹,而且还有阵阵刺鼻的精液和体液混合的腥味——结合种种迹象,我不得不推断,在这个我们即将要去共度可能是最后一趟旅行的早上,我心爱的女友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被刘叔叔干上了。虽然小雅很大程度上是被迫的,但床单上横流的汁液和她潮红的身体,也说明了她当时难以抑制的生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