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车教练揉我奶头 我的惊艳岳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十七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和阿基拍拖。我们陶醉在热恋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会相约在公园里见面。在那翠绿树丛里的草地上,还有许多年青的恋人在我们附近卿卿我我,……

  十七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和阿基拍拖。我们陶醉在热恋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会相约在公园里见面。在那翠绿树丛里的草地上,还有许多年青的恋人在我们附近卿卿我我,非常亲热地拥抱在一起。

  本来我和阿基只是一对入世未深的年轻人,在公园里也只是纯纯地清谈。但是身边一对一对的情侣们亲热的情形直接影响着我们。有个样学样,阿基也开始不老实,老是对我的身体动手动脚的了。我表面上虽然稍微推拒,其实是让他摸得很舒服。

  我们每次约会都到同一个地方,但是每次都可以见到不同的情侣。不过也经常可以见到一对熟悉的情侣。他们和我们年纪相仿,估计还是正在读书的中学生,他和她的举动都很露骨。男的有时把手从女的衣领伸到她胸部,有时还伸到她裙子里面。而女的也把手插入男人的裤子里摸弄。时间虽然只是晚上十时左右,我们和他们也只有几步的距离,这对男女旁若无人似的。女的散开厚厚的长裙坐到男的怀里,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她一定没有穿内裤。因为她一坐上去就扭腰摆臀,好像已经和男的在交合。

  俩人剧烈地活动了一会儿,才突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们先离开了,树下的草地下却留下一个潮湿的胶套。

  见到别人在亲热,我也把身体紧紧地向阿基偎贴。阿基吻着我,吻得我浑身轻飘飘的,他又牵我的手儿去接触他的下体,弄得我的心里趐趐麻麻的。隔着厚厚的牛仔裤,我感觉到他那里硬梆梆的。阿基在我耳边问道:“阿樱,我们结婚之后,你敢不敢像刚才的女孩子那样做呢?”

  我答道:“为什么不敢呢?不必等到结婚吧!明天晚上我就穿裙子来见你!”

  阿基道:“你真会开玩笑!我才不相信哩!”

  第二天晚上,我果然穿着长裙,并且故意不穿着内裤。阿基见我去穿裙子,就悄悄地把手伸到我的大腿。前几个晚上,阿基就已经隔着底裤抚摸过我的耻部,但是此刻他接触到的却是我光脱脱的阴户。他吃惊地问道:“阿樱,你真的肯给我?”

  我含羞地点了点头。阿基喜悦地说道:“我们去租间房吧!在这里太委曲你了!”

  我说道:“才不和你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哩!遇到熟人怎么办?”

  “但是┅┅”阿基还想说什么,我已经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别介意啦!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呢?幕天席地,最具大自然气息嘛!”

  说著,我把裙子一拉,撒娇地坐到他的怀抱。阿基也知趣地把裤链拉下,让粗硬的肉棒放出来。俩人的性器官头一次互相接触,我的心里砰砰地乱跳。虽然听说过初夜会疼痛,又心思思想尝试做爱的滋味。

  我拨开小阴唇,慢慢地让阿基的阳具向我的阴道里挤进,果然觉得有些涨痛。可是阴道里面又痒得很,好想让他插进来。于是我把心一横,咬紧牙关把身体向下一沉。只觉得“卜”的一下,又热又硬的龟头突然地滑入我的阴道。那种感觉既充实又带有涨闷的疼痛。我紧紧地把阿基的身体搂抱不敢再动。

  元青从小就和祖父相依为命,独立坚强的他考上了师范大学。虽然父母在元青小学时便已经在大地震中去世,但元青在祖父的教导下三观还是很正的。在元青大学毕业那年,祖父也因病逝世。举目无亲的小镇青年开始了他的大城市奋斗之旅。

  所幸的是,元青在大学里的功课很努力,他靠着自己的本事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壹名光荣的中学教师,尽管不算富足,但解决温饱是绰绰有余了。

  老实说,孤身壹人打拼的元青并没有马上找女朋友结婚的打算,他本来想等攒多些钱,往上爬壹点,再考虑人生的终身大事。但幸福就是来的这么突然,壹个意外让元青获取了壹个美丽女孩的芳心。

  那是壹个春天的繁忙下午,牡丹花遍布城市的植被带中盛开,刚刚大学毕业的中学语文老师文月匆匆忙忙地赶上了地铁关门的最后几秒,和人群壹起挤进了狭小的空间中。

  文月是壹个秀气温柔的南方姑娘,长发披肩,精致可爱的脸蛋和散发的淡淡幽香让她充满了青春的魅力。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制服的勾勒下曲线毕露,让人遐想其中的旖旎风光。

  林泽心中十分兴奋,他是公共汽车猥亵的老惯犯了。在四个月的公交色狼经历里,林泽摸过了几十个女人都没有被抓住。

  首先,他做事很隐蔽,几乎没被人发现过。其次,他的眼光特别好。林泽只挑两种女人下手:壹,懦弱胆小的;二,欲壑难平的。当然,都得是身材好的,脸差些意思都没有关系,只要摸得爽就够了。

  可不要小看这种本事,在现代教育熏陶下的独立女性和正义人士可以说越来越多,如果盲目出手那就很容易直接被认作色狼扭送警察局。公交车或者地铁这种封闭环境更是连跑都没办法跑,只要女性但凡有壹点反抗的举动,就只有乖乖束手就擒了。

  林泽已经摸清楚了,文月是最适合他猥亵的类型。虽然略施粉黛,但衣服妆容怎么看都挺廉价的,这就证明她的生活很拮据,家里不富裕。这是他的经验:越是穷的人,越不敢反抗。

  不仅如此,林泽曾经就故意把文月用力撞倒,然后装作急着赶路的样子飞速离去。但她却只是喊了壹声痛,便站起来继续低头赶自己的路。这就说明,文月是那种吃点小亏默不作声的类型,她不喜欢惹是生非。

  林泽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这是他下手前的准备动作。没有别的意思,单纯地仪式感罢了。在他看来,自己又将进行壹次完美的享受了。

  事实上,文月的作息已经被林泽掌握了,包括她的上下班时间。下班的时候文月表现的通常都很疲倦,这当然反映出这位白润如玉的女教师对学生非常上心,但这也给林泽带来可乘之机。

  在她没注意的情况下,林泽轻轻松松就随着文月壹起挤上了公交车。

  车上的人可以说是非常多,文月被黑色裙子和黑色丝袜包裹的后臀几乎和林泽贴在壹起,大概只有两厘米的距离。

  公交车再次启动,刚刚上车的文月壹时之间没有站稳,娇躯自然而然地向后倾斜。那浑圆的美臀在林泽的大腿上压了壹下,林泽装作扶人的样子,把文月整个身体都搂入怀中。

  “谢谢。”

  文月红著脸小声说道,慌忙重新站直了起来,柔软的身体也离开了林泽的怀抱。

  “没关系。”

  林泽微微壹笑,好戏才刚刚上演呢。壹只手直接攀上了文月挺翘的丰满臀部,然后便僵在那里壹动不动。

  文月身体抖了壹下,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便重新布满。

  林泽壹直在观察她的表情,见状后直接开始隔着包裙揉捏文月又弹又翘的臀瓣。另壹只手则搂住了她纤细苗条的腰肢。

  文月吓了壹跳,娇躯颤动着,她虽然胆小却也不是傻瓜,知道自己遇上了猥亵。可胆小就是胆小,宁可多壹事不如少壹事的想法让她主动往前走了半步,努力拉远与林泽的距离,试图能摆脱被占便宜的麻烦。

  想啥呢,公交车就这么大,人还这么多,妳能跑哪里去?林泽看着文月的举动觉得很好玩,笑了壹下。

  个头高大的林泽向下俯视,正好望见文月两个在制服下面的饱满半球,又瞟了壹眼雪白精致的锁骨,决定不浪费时间直接上正戏。他挺起已经变得硬邦邦,将裤裆撑起壹个小帐篷的肉棒,隔着裤子用力壹顶,把肉棒直接蹭到臀部的夹缝间。

  爽到……林泽感觉自己舒服极了,于是左手拉起文月的黑色短裙,然后让自己的肉棒隔着黑色亲密接触文月软嫩顺滑的臀肉,深入臀缝之间,并且做着前后抽插的小幅度动作。

  文月的小脸羞的通红,她紧紧抓住栏杆的手则因过度用力变得苍白,内心祈求身后的男人能快点停止他的行为。

  肉棒享受了性感的臀沟,手也不能落下,林泽灵巧的右手像壹条鱼壹样在文月的股间畅游。时而如蜻蜓点水般轻抚大腿内侧,时而上演海底捞月直接撕破丝袜壹个小口,把手指按在白色内裤上。

  很明显,看文月的表情就知道,那里就是她最隐私的地方。

  可能是长时间的成功猥亵让他变得麻痹大意,可能是文月的懦弱无能让他色胆包天,正当林泽准备展开进壹步的攻势之时,他露出来了致命的破绽:原本站在远处的元青,从林泽暴露出的那个角度看见了这场犯罪行为。

  元青出手了,练过散打的他把看似人高马大的林泽痛打在地上。随后拨打了110,直接扣送到警察局里。

  在把这个哭爹喊娘的猥亵犯处理掉之后,元青这才仔细打量著站在自己面前道谢的丽人:细腰肥臀,冰肌雪骨,娇颜如花。羞怯的眼神里带着壹股情窦初开的媚态,名花还未有主,正待字中闺。

  元青怦然心动,他主动安慰起文月,并打听到对方正好也是教师,岁数比自己小两岁。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这个牡丹盛开的时节成为了朋友,并在不久后迈入婚姻的殿堂。

  幸福有的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突然,但是灾祸,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