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梯每走一步就撞得更深 服务员和同事上楼梯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朝兴失业好几个月了,因为不满上司的小动作,一时负气离开了工作十几年的公司。满以为凭自己在业界的经验,很快就有新工作,却不料遇上不景气。接连几个月,到处碰壁。……

  朝兴失业好几个月了,因为不满上司的小动作,一时负气离开了工作十几年的公司。满以为凭自己在业界的经验,很快就有新工作,却不料遇上不景气。接连几个月,到处碰壁。渐渐消沈起来。每天除了接送小孩上幼稚园外,便在家里发呆。幸好妻子桂琴在医院工作,收入不错,一时还不至于为生活发愁。

  如同这几个月来的生活规律,一早桂琴便匆匆忙忙赶去上班,朝兴帮女儿打理一下,送去幼稚园。买了一份报纸回来,刚要上电梯,正好遇到楼上的林太太走出来。这栋大楼还算高级,住的大多是中高收入的中产阶层,朝兴记得林太太在图书馆上班,林先生则是开了一家小贸易公司,平时相处还不错,林太太有时也会向桂琴请教一些医药上的问题。

  “郑先生,今天没上班啊?”失业后最怕被人问这个问题。

  “是啊!这么巧你也休假。”朝兴礼貌的回应。

  “你忘了?我们图书馆礼拜一固定休馆!”林太太笑笑的说。

  “你要去哪玩啊?穿这么漂亮。”林太太今天穿着一件红色T恤,配上一条灰蓝色的短裙子,加上可能在图书馆工作的关系,散发出一种智性的美感。朝兴不禁心头一荡,发出由衷的赞美。

  “哪有这么好!我老公出差一个礼拜。家里水龙头坏掉,趁今天休假想要去找人修理呢?”

  “小工程可能不好找人,不如我帮你看看好了。”朝兴莫名其妙的迸出这句话,自己也觉得奇怪。

  林太太却很高兴的说:“太好了!我正发愁呢!不过太麻烦你了,不如中午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好了。”

  事已至此,朝兴只好说:“那你先回家,我去拿一些工具就来。”

  朝兴回到家换了较轻便的运动服,拿了一些修水管的板手后,上楼按林太太家电铃。来应门的林太太竟也换了家居的韵律长裤,当林太太转身进屋的时候,朝兴看到白色韵律裤包裹着浑圆的臀部,还可以看到隐约的内裤痕迹,朝兴不禁看傻了眼。

  跟林太太进到屋里,原来是主卧室里的浴室水龙头垫片松了,锁不紧。朝兴说:“没问题!我回家拿个垫片来换上就好了。”

  再度下楼的朝兴在柜子翻找垫片时,突然看到柜子上桂琴拿回来的安眠药。由于桂琴在医院上班拿药很方便,所以家中常放些备用的药,偶而失眠吃过一两次。翻著翻著,朝兴突然有一个念头!

  三两下把水龙头修好了,林太太已把茶泡好,招呼朝兴到客厅里喝茶。

  “林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朝兴客套的问,眼睛却仔细的打量林太太一番。平时都只是在电梯间相遇,寒喧两句,如今仔细一看,长长的头发配上瓜子脸,感觉柔柔的,有别于妻子桂琴短发的韵味。

  “他这次到韩国要后天才回来。”林太太的声音也柔柔的令人心动。

  突然电话响起,林太太说了声“抱歉!”拿起电话接听。好像是林先生打回来的,林太太似乎不想让朝兴听到,边讲着边走进卧室。朝兴趁这机会拿出安眠药,犹豫一下,把心一狠放入林太太杯中,再用手指搅拌一下,全融化了!朝兴实在很紧张,早上这一切事情的演变,真的是超乎平时自己行事。

  林太太走出来了,可以看出有点不悦,但随即装出笑脸:“对不起!是我老公打回来的,说又要延迟一个礼拜才回来!”

  “在外做生意,难免会有意外延误。喝口茶消消气!”朝兴已经无法按捺心中那股欲望了,只希望把这美丽的小妇人早些搂在怀里捏弄。

  林太太果然拿起茶杯,一股脑喝下去。朝兴心理砰砰的跳,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想些话题跟林太太聊著,一边看林太太在药力的催动下,越来越显出疲倦的样子。

  朝兴觉得差不多了:“林太太,谢谢你的好茶。我回去了,不用送了,我自己关门,你去休息吧!”

  “哪里!是我该谢谢你才对。”林太太想要起身,却又坐了下去,显然药力已经奏效。

  “我走了,拜拜!”朝兴假意往玄关走去,把大门打开后又关上,人却没有出去。

  林太太本来有客人在,拚命抵挡睡意,现在听到关门声音,终于放松的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朝兴躲在玄关,听到里面没了声音,等了一下,就走入客厅。果然林太太颓然的斜倒在沙发上,朝兴上前摇几下:“林太太!林太太!”没有反应,朝兴这时已顾不得许多了,赶忙把林太太抱到主卧室床上。

  望着熟睡中的美妇人,朝兴的鸡巴已经勃起到难受的撑在小肚上,三两下剥光自己的衣物,扑到林太太身上。轻轻把林太太的T恤拉到腋下,露出了粉红色乳罩包围着的嫩胸,朝兴迫不及待的捏柔,好软!好白啊!

  林太太在睡梦中“嗯”了一声,朝兴紧张的停了一下,看看没反应,就开始把乳罩掀开,还好是前开式的,很容易就解开了。朝兴望着趐胸大露的林太太,两颗殷红的乳头像似樱桃般的诱人,最后的一点理智也抛到九天之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干她!

  把林太太的腰托起来,将韵律裤连着粉红色的三角内裤一并脱掉,终于看到林太太最神秘的地方。想不到温柔、有气质的林太太,阴毛却长得非常茂盛,呈倒三角形,将整个阴部盖满。雪白的肌肤衬著一丛乌黑的阴毛,格外引起性欲。拨开丛毛,林太太的阴户长得却十分秀气,呈现淡粉色,可能林先生常出差很少用吧!

  朝兴再也忍不住,轻轻分开林太太的双腿,伏上去开始用舌头舔弄起来,有股淡淡的肥皂香气,可能早上刚刚洗过澡。看到平时端庄的气质美女,如今大张双腿露出阴户,任人舔弄,犹自在睡梦中。朝兴已经无法忍耐了,抓着鸡巴在阴唇上摩擦几下,有点湿润,便挺起腰杆,缓缓的送了进去。

  林太太的阴户十分小巧,令朝兴感到有种紧迫感,桂琴生产后阴道松阔了许多,如今这紧迫的美感又再度回来,只不过那是别人的妻子。朝兴将林太太的双腿分开成M型,这样边看着鸡巴在林太太阴户里进进出出,还带出一些白白的黏液。

  睡梦中的林太太紧闭着美丽的双眸,还偶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这一幅淫靡的景像,让朝兴加快抽送,猛然的将精子全数送入林太太的阴道深处,喘着气倒在林太太的身上。

  (2)

  林太太在睡梦中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美感,还以为是自己丈夫和自己干事。虽然感到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但是不断涌现的快感,让她不愿多想,反而放松的享受。只是今天丈夫那东西怎么这么大?又特别硬挺!让自己忍不住一直想叫出来。林太太在房事上一直很保守,平时跟丈夫做爱时也很少发出声音,只是温柔的接受丈夫的抽插,今天却忍不住的轻哼起来。

  林太太有些羞赧,加上药力作用有些昏昏沈沈,以至于一直都没有睁开过眼睛,直到阴户里感到一股股热流倾泄而出,又感到那根棒子突然涨大一点,接着一股强劲的精流射向自己阴道深处,林太太“啊!”的一声爽昏了过去。

  林太太由极度的美感中醒来,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脸庞红晕未退,阴道中的肉棒虽然变软,但还没有退出。正想佯嗔念念老公的轻狂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突然想到:老公不是还在韩国吗?那┅┅那┅┅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

  那根肉棒竟还插在自己的阴道内,林太太由满足的性爱余韵中一下子清醒起来,她挣扎着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娇小的她推了几下都没有成功,便急了起来,想用腰臀的力量推开身上的男人,同样无济于事。因为她的扭动,那插在阴道内的肉棒却又渐渐硬了起来,林太太感觉到男人的变化,不禁泪水夺框而出。

  朝兴其实在林太太初醒来时也已经清醒,心中一片茫然,糟糕!作出这样的事,本想完事后离开,却不料自己爽的睡着了,而林太太又醒得这么快,朝兴想不出来该怎么解释,就只好索性装睡,继续趴在林太太身上。

  却不料林太太一阵挣扎,软软的趐胸在自己胸膛上磨蹭,还可以感觉到那两粒小小的乳头划过的感觉,朝兴已经有点忍不住了!加上后来林太太挺耸臀部,意图把朝兴推开,令朝兴想起刚才分开林太太两条白嫩大腿、在阴户内抽插的淫靡景像,鸡巴再也忍不住的又硬挺起来,很想抽动一下,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僵在那里。

  这时候突然脸颊感到湿湿的,又听到轻微抽咽的声音,朝兴只好懦懦的说:“对不起!你不要哭了。”

  乍然听到声音的林太太,终于知道了压在身上的男人竟然是朝兴,“你┅┅你┅┅”林太太想说话,却不知接下去要说什么。

  “对不起!我一时太冲动了。”朝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是一再重复这句话。

  两人对清醒后突来的状况都不知如何处理,就僵在那里。朝兴的鸡巴依然硬挺的插在林太太水淋淋的阴道中。良久,才听到林太太小声的说:“你先┅┅先抽出来。”

  “啊!什么?”朝兴突然听到林太太出声,吓了一跳!以至于没听清楚。

  “你先把┅┅先把┅┅那东西抽出来。”

  “什么东西?”朝兴心慌意乱,一时不知所措。

  “你┅┅你┅┅就是┅┅就是┅┅那┅┅那东西嘛!”林太太有些急了。

  朝兴终于会意过来,慌慌张张的赶忙从林太太身上爬下来,硬挺的鸡巴从林太太阴户抽出时,弹了一下,刚好碰到林太太最敏感的阴蒂,林太太全身一震,“啊!”了一声,随即用手去遮掩女人最私秘的地方,却感到一股液体缓缓的从阴道流出来,沾在手上黏黏滑滑的。

  林太太楞了一下,已为人妇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想到刚刚被身旁这个男人奸淫,而且还把阳精射入自己阴道中,心中不禁气苦起来,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3)

  朝兴翻身躺卧在林太太身旁,看她又流下泪来,赶忙伸出手来要安慰一下,不料林太太不知道朝兴要干嘛,像受惊的兔子一般,也顾不上遮住要害,连忙用手去挡,结果两人交媾的一团淫精浪水黏呼呼的甩了朝兴一脸。看到这滑稽的景象,林太太“噗哧”一声,笑了一笑,却又马上恢复愁苦的表情。

  朝兴稍微恢复一些理智,开口说:“林太太!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不要再哭了,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啦!”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被你┅┅被你这样,我老公会不要我了!”

  “他在韩国,除非你跟他说,不然他不会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

  “你真的会保密?”

  “我发誓!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可是┅┅可是我已经被你┅┅被你那样。唉!你走吧!”想起了刚刚那一幕,脸不禁红了起来。

  “你会原谅我吗?”

  “你走!你快走!”

  朝兴如逢大赦,离开林太太的家。心理七上八下,不晓得林太太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索性到浴室浸个热水澡。洗完刚在擦头发,电话响了,竟是林太太打来的:“糟了啦!怎么办?都是你啦!”朝兴听到林太太夹着啜泣的说。

  “发生什么事?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上来!”朝兴急急忙忙上楼去。

  “我被你害死了!怎么办?”一进门林太太就扑上来,捶著朝兴的胸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慢慢说。”朝兴顺势搂住她的身躯,避免她过度的激动。

  原来朝兴走后没多久,林太太依然躺在床上哭泣,有人按门铃,林太太以为朝兴又回来干么,气冲冲的也不顾衣衫不整,下身只穿着内裤就跑去开门。

  “你还想干嘛?!”林太太边开门边愤愤的说,“啊!”了一声,来人不是朝兴,却是对门的张太太。

  张太太叫做惠敏,是个美容师,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平时也都打扮得时髦亮丽,身材更是一流,瘦瘦高高的个子,穿什么都好看。她在附近开了家美容院,这栋大楼的太太小姐们都是她的主顾客,自然也成了社区的流言中心。由于住在对门,林太太文筠也经常去她那做脸。

  今天张太太正要去开店,想起文筠今天休假,想问问是否要去她那儿做脸,所以就过来问。不料一开门,看到林太太这身打扮,吓了一跳,随即暧昧一笑:“林先生回来了?小别胜新婚。我本来要问问你今天要不要去做脸?不过好像是没空。”

  “没有!他在韩国。”林太太急得不加思索就回答。

  惠敏打量了林太太全身上下一眼说了句:“哦!我要去开店了。拜拜!”

  林太太楞在门边呆呆望着惠敏走入电梯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身上凌乱的头发、皱皱的T恤、下身只穿一件三角内裤,在三角的顶点还有一块湿湿的痕迹。那刚刚惠敏临走时,意味深长的一眼┅┅怎么办?林太太心中大乱。惠敏看到我一副刚刚做完爱的样子,而丈夫又不在家┅┅

  林太太越想越害怕,心中没了主意,挣扎很久,才打电话给朝兴。

  朝兴听了林太太的说明,不禁皱起眉头。如果这件事情传开了,不要说林太太,连自己的家庭也都毁了!

  “你说怎么办?”被搂住的林太太,抬起头狠狠的看着朝兴。

  “啊!”朝兴被这眼神吓了一跳,温柔的文筠此时像变了个人似的。

  “事情是你引起的,敢作敢当。你要负责解决!”文筠的口吻强硬起来。

  “我会负责!但要怎么做?”朝兴看着眼前变了个样的文筠。

  “两条路!第一条是杀人灭口!”文筠挑衅的看着朝兴,朝兴惊讶的看着这平时柔弱温驯的女人。“我看你不敢?第二条路,我把惠敏叫来,你刚刚怎么对我,就怎么对她,也把她强奸!封她的口。”

  朝兴懦懦的说:“我们再想想办法,这样不好吧?”

  “好!那你走吧!我马上去死!”

  “我做!我做!”朝兴被眼前这娇小的女人震慑住了。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骑虎难下,也只好这样了,朝兴已经不愿去想后果了。

  “你把这个放到茶里。”朝兴拿出安眠药。

  “原来你刚刚用安眠药!你┅┅”文筠又狠狠的瞪朝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