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生间被学长做好爽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我认识嫂子还是在堂哥的婚礼,因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对堂哥要结婚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还是在结婚前父母通知我来参加婚礼时才知道的。婚礼时看到了她,人长得很不……

  我认识嫂子还是在堂哥的婚礼,因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对堂哥要结婚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还是在结婚前父母通知我来参加婚礼时才知道的。婚礼时看到了她,人长得很不错,应该属于中上水准,身材在婚纱的衬托下显现出来,我当时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以后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礼完后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区里,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经过几次来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们的父亲都是上海知青,我们都是按政策回的上海,虽然都是上海户口,我们都感觉自己不是上海人,在上海都遭到过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共同语言很多。到后来竟然发现我们还来自同一个城市,那以后我们的来往就多了起来。

  渐渐地我对嫂子有了好感,有几次对她有了动手动脚的动作,她都表现得很自然,没有对我的反感,但我们彼此都在控制自己,因为我们毕竟是亲戚。

  一般都是我去找她,如果堂哥在家我就说来走亲戚,然后给他们带些单位里的东西;如果堂哥不在,我就和她像恋人一样的谈心。我们俩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知己,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不如意的事都会告诉对方,然后互相想办法或者安慰对方。一次谈心中她说我堂哥在性方面好像不是很好,问我堂哥是不是有什么病?因为我回上海也才六年,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慢慢地一年多过去了,嫂子一直没有怀孕,大伯家给她的压力很大。我知道他们没有采取避孕,所以我怀疑他们其中一个身体有问题!

  那段时间嫂子老和大伯家的人吵架,心情很差,经常来找我吐露心声,好几次她都是哭着来的。我劝嫂子和堂哥去做检查,她说她也让她丈夫和她去医院检查,但堂哥不肯。其实这几年和大伯家的人打交道,我早知道他们全是很要面子的人,有时为了要面子经常干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后我陪大嫂偷偷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大嫂在生殖方面根本没有问题。

  回来后嫂子哭了好长时间,她边哭告诉了我这几个月来大伯家对她非人的待遇,因为她一直没有怀孕,大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偏方,对她来说那些偏方根本就是虐待,有几个要把什么东西塞到她阴道里,而且要塞一晚上,有的东西塞到阴道里又痛又痒,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我只好安慰嫂子说:“问题已经找到了,不是你的问题,你可以放心了。”她马上接过话说:“你大伯家的人你也知道,他们会承认吗?”我想也是,不知道他们又会干出什么事来。

  嫂子看着我很害羞的说:“要不我给你生个孩子,反正你们家就你们两个孙子,生你的孩子还是你们家的基因,也不算对不起你们家族。”我想想也是,大伯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儿子不能生孩子,还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大嫂。而且我也很喜爱大嫂,于是答应了她,我们选了一个时间准备去外面偷情。

  我和李东是小学时就很要好的同学,现在又是现在一间贸易公司任职。俩人相处甚久,可以说是很知契的好朋友。他们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内地生意,我是部门的主管。公司里除了男职员0李东之外,另外还有几个女职员。

  有一天,放工的时候,李东对我说道:“今晚有空闲的时间吗?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可以让你看到一样非常有趣的事情哩!”

  “时间倒是有,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不解地问。

  “去到就知啦!讲出来就没意思了呀!”李东故弄玄虚地卖著关子。

  我跟着李东走到一间公寓的楼梯口,李东走了进去,我停步道:“原来是带我来这种地方,我不进去了,你自己去玩吧!”

  李东连忙拉住他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拉你来玩女人啦!”

  我道:“那你带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在这里拉拉扯扯不好看,你跟我进去再说吧!”李东不由分说地把我推进去。他和柜台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打了个招呼,就和我走到最后一个房间。

  我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你不说我出去了。”

  “你先别急嘛!”李东熄了灯,把床后面的一幅布帘拉开。祗见布帘的后面是一块大玻璃,玻璃的另一边也是一张床,从玻璃里可以看见隔壁房间的一切。房里另一边有一间垂著珠帘的浴室,隐约可以见到有一对男女在冲洗。

  “原来是带我来看人家洗澡,我先走了!”我的脸红到脖子,转身就要走。

  “你别急嘛!这是单向玻璃,我们可以看见隔壁,但是那边看不见我们的。好戏在后头哩!她们洗完,就会来床上性交。你一定还不知道男女交欢的事,难道你真的不好奇吗?”李东连忙拉住我解释。正说著,浴室里的人已经出来,一个三十几岁赤条条的男人,把一位年约二十几岁的女子,一丝不挂地抱到床上。那汉子站在床沿,举起女子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左右分开。因为女人的头部朝着玻璃,所以并不能看见她的屄,祗能见到她的小腹下有一撮黑毛。那汉子的鸡巴倒是看得很清楚。一条五六寸长的肉棍儿,龟头宛若一个乒乓球。他把龟头对准黑毛的部位挤进去,慢慢地就把粗硬的大鸡巴整条塞进女子的身体里。

  李东轻松地说道:“这就叫性交了,男人把他的鸡巴插到女人的阴道里,双方都会得到快感的。你看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多么陶醉。那男人频频把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抽插插,不但使女方兴奋,自己也很快乐哩!”

  我没有出声,他见到那女子媚眼儿半闭,小嘴一张一张,好像在叫。但是隔着玻璃,并没有听到声音。那男人抽送了一会儿,便倒在床上,由女子骑在他上面,把她的屄套上男人的鸡巴上。而且让男人玩摸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这时女子正面向着单向玻璃,她的屄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祗见黑毛拥簇的耻部,有两片嫣红的阴唇,此刻正夹住男人的肉棍儿。那女子忙着把臀部擡起放落。当她擡起的时候,男人的鸡巴便被她的屄吐出,连她阴道里的鲜嫩的肌肉也被带出来。而当她把臀部放下的时候。她的阴唇凹陷下去,然后粗硬的大鸡巴也被吞没在她的阴道里。这样持续了一会儿,男人又翻身压到女子身上,双手捉住女子的乳房,随着他屁股腾跃,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肉缝中狂抽猛插,最后他的身体忽然颤动了几下,就不再动了。过了一阵子,男人离开女子的身体,祗见她嫣红的肉缝里的小肉洞饱含着一腔白色的浆液。她依偎在男人身边。房间里平静下来了,大床上静静地躺着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

  李东道:“玩完了,一定很舒服的。”

  “你怎么知道呢?也玩过了吗?”我有点儿不予置信。

  “哪当然了,我就是知道你祗顾埋头于公司的业务,一点儿也不懂人生乐趣。看在老朋友份上,才带你来这里见识见识呀!这里还有房空着,不如我帮你叫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和你玩,让你尝试一下女人的滋味吧!”

  我道:“不要啦!我不习惯。我要回去了。”

  “就是因为不习惯,才必须习惯习惯嘛!不过看你怕成这个样子,我也不想太勉强你了。我送你回去吧!”李东说完就起身走出去。我也跟着他走出去。

  在走廊上,李东又说道:“以后你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叫我的女朋友惠芳,也就是刚才在柜台那个小姐,介绍一个懂事的女人给你,好让你从中学到一些这方面必要的经验。如果对这方面毫无所知,贸贸然去搞那些未开窍的小女孩,假定你有一天去和欣珠幽会吧!当她意马心猿的时候,你却不知所措,就会使她失望了。”

  李东所说的欣珠,乃是她们公司的打字员。是一个幽贤淑德的纯情玉女。她和我互相倾慕,同事们已经人之皆知了。

  一川达欣珠,我的脸颊立刻飞红了。

  “你们之间纵使有过幽会,也恐怕未接上一个热吻吧!这可不行呀!女人总是比较矜持的,如果你不主动侵占她的肉体,她就不会确认她自己是属于你的。再说,这个世界上并非祗有你一个男人,如果被别人捷足先登,你可就后悔不及了。”

  我觉得李东所说的话固然很没有道义,但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他开始心动了。

  第二天,我精神恍惚,昨天在公寓里所看到的荒淫景像,又历历在目。尤其是当完事之后,男人滚鞍落马。那女子敞开四肢,表现出陶醉的倦态,玉体横陈无遮无掩,那一身雪白的肌肤,丰满的双乳。以及刚被鸡巴子椿捣过,尚未和合拢的阴唇和洋溢着精液的肉洞………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举起来。他恨不得那一对男女就是他和欣珠。

  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了,欣珠捧著一叠打好字的纸,向着他婵婵走来。那吹弹得破的俊俏脸蛋。丰隆坚挺的酥胸。短裙下露出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本来已经司空见惯,今天瞧在我眼里却特别动心。他联想到在那双美腿的尽处就是可爱的肉洞,如果他把自己那根粗硬的大鸡巴插进去,欣珠是不是也会像昨天所见到的那位女子那样兴奋呢?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欣珠已经走到他案桌的内侧把文件放下。我见室内无其他人,一把搂住欣珠的纤腰,使劲拖过来。

  “哎呀!”欣珠冷不防受到袭击,不禁轻轻惊嘌一声,侧身跌坐在我的大腿上。

  欣珠已经进入旺盛的思春期,常有自发的性需要。况且对我一往情深,面对他的调戏,自然半推半就。但是面前身处于公司的写字楼里,难免心慌慌浑身不自在。她举目四望,见室门紧闭,内外毫无声息。估计同事们都出去吃中饭了,才稍微定下心,红了双颊,不作争扎。

  我大胆地把手伸到欣珠的酥胸,摸到她那一对弹性十足的乳房。欣珠浑身颤动,放软了手脚,任我把她短裙里的内裤褪去。接着拉开了裤链,让粗硬的肉棍儿解放出来。他牵着欣珠手儿去摸。欣珠轻轻握了一下就害地放开了。我把欣珠抱在桌上,然后把粗硬的大鸡巴挺向她的肉缝。欣珠并没有躲避,而且微微张开大腿,好让我的龟头插进去。但是我太紧张了,龟头顶了几下也没顶进去。刚好顶到她处女膜的时候竟喷出了精液。结果,欣珠虽然还没有被破身,却弄得整个屄都是白色的精液。我的鸡巴颓然软小,再也没有能力冲破欣珠肉洞口的天然屏障。他失望地拿出纸巾递给欣珠。欣珠胡乱地揩抹两下,红著脸跑到洗手间去了。

  “唉!没有经验真是不行!”我自言自语地滴咕著,他想起李东曾经说过:“你应该体验几次,老练之后,才好和心爱的人幽会,否则会引起她的不满!”

  下班的时候,我主动去找李东。李东拍心口答应一定可以办到。

  晚饭后,李东果然打电话给我,叫他立即到上次那家公寓去。一路上,我心里“卜”“卜”地乱跳。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陌生的女人幽会。

  到达公寓的时候,李东已经在柜台跟惠芳聊天。老远见到我来到,便迎前来,在门口对我说:“对面街咖啡室靠窗口的一个独坐的女郎就是了。不知你满意不满意?你可别以为是妓女哦!她是惠芳小学时的同学。嫁到新加坡去了,老公是个海员。这次她是因为妹妹出嫁而来香港。她出来偷食。祗求大家快乐,不会收你钱的。如果你想对她了解清楚一点,我可以带你进去跟她坐坐。假如你脸皮薄,可以先进公寓开定房间,她随后就会进去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