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共一大代表中学历最高者,后沦为汉奸,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25
1920年8月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在上海成立担任书记的陈独秀函约各地组织共产党小组。 陈独秀的学生谭平山、陈公博、谭植棠3人均为北京大学毕业生在广州积极响应开始筹备……

1920年8月,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在上海成立,担任书记的陈独秀函约各地组织共产党小组。

陈独秀的学生谭平山、陈公博、谭植棠(3人均为北京大学毕业生)在广州积极响应,开始筹备建党。

1920年底,陈独秀应广东省省长陈炯明之邀,到广州出任广东省教育行政委员会委员长。在陈独秀的指导下,1921年3月,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正式建立,陈独秀任书记,不久由谭平山继任,陈公博负责宣传工作,谭植棠负责组织工作,其它成员有阮啸仙、刘尔崧、周其鉴、杨匏安、张普铭等。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派出的与会代表,就是陈公博。

陈公博是广州南海人,出身豪门,他的父亲名叫陈志美,曾任广西提督。1920年夏,陈公博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回到广州后就参加了革命运动。

在北大读书期间,陈公博与毛主席的人生发生过交集,他们都参加了中国第一个新闻学研究团体——由时任北大校长蔡元培亲任会长的“北大新闻研究会”。

这次到上海开会,陈公博还带着他的新婚妻子李励庄。

李励庄受过大学教育,身材魔鬼,面孔天使,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女子。在这次会议前一亮相,她便吸引了代表们的目光。

在中共“一大”的13位代表中,陈公博的学历是最高的,他不仅毕业于全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而且于1923年开始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学,取得了硕士学位。

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期间,遭到法国巡捕的搜查,为安全起见,决定采用为会议放风的王会悟(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代表李达的夫人)的建议,转移到她家乡浙江嘉兴南湖的游船上继续开会。陈公博却坚持不去,带着妻子李励庄到杭州去游山玩水了。

也就是说,陈公博只参加了“一大”在上海的会议,嘉兴南湖会议他缺席了。

事后,中共中央特派张太雷去广东,要求他立即去上海向党组织作出解释。陈公博不但断然拒绝,还在给陈独秀的信中说:“今后独立行动,不受党的约束。”不久又在广州党组织会上公开宣布:“我不再履行党的任务。”甚至还扬言“拟离党而另组广东共产党”。

如此分裂党的严重错误言行,是很难被原谅的。于是,1923年初,中共中央作出决议:将陈公博开除出党。

此后,陈公博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数年后回国的陈公博经廖仲恺介绍,加入了国民党,担任国民党中央党部书记长。

一入国民党,陈公博就担任了这么高的职务。一说明他确实能干,二说明国民党缺乏人才。

后来,陈公博牵头成立了“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公开打出改组国民党的旗号,与蒋介石对着干。

蒋介石怒了。在1929年初召开的国民党“三大”上作出决定:永远开除陈公博的国民党党籍。

国民党的所谓永远,其实不远。后来,陈公博又恢复了国民党的党籍。抗战时期,陈公博与汪精卫一道投日。在全国人民声讨的怒潮中,国民党中央在五届八中全会上,再次把陈公博开除出党。

在汉奸大本营南京“国民政府”里,汪精卫自任主席和行政院长,陈公博担任立法院院长、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兼训练部长,是仅次于汪精卫的第二大汉奸。

陈公博是不折不扣的风流汉奸,有好几个情妇。

陈公博的妻子李励庄对丈夫的情妇十分友好,甘愿雨露均沾。据打入汪伪内部的我党特工李时雨回忆李励庄说:“她鹅蛋脸,皮肤白皙……很稳重,不多说话,与长期居家的陈的姘妇何大小姐关系挺好。”

而且,李励庄与陈公博的另一情妇莫国康的关系也很好。

莫国康是陈公博的私人秘书,也是汪伪政府的立法委员,还曾代理过伪政治保卫部总监一职。她是广东番禺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两人还经常在办公室里关起门来深入交流,当时许多急于找陈公博办事的人,都只能在办公室外静候二人密会结束。

1944年,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肿”病死。陈公博接任了南京伪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等职,成了汪精卫的继承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历时5年的南京伪国民政府寿终正寝。10天后,惶恐不安的陈公博与伪实业部长陈君慧、伪安徽省长林柏生、伪政府文官处文官长周隆庠、女秘书莫国康以及妻子李励庄等7人逃到日本。

此时的日本人,已无人理睬陈公博了。期间,陈公博曾举枪自杀,被李励庄制止了。

国民党方面向日本要人。在躲藏38天的陈公博等人,无奈之下于10月3日回国。

1946年3月,陈公博等被押至江苏高等法院受审,被判处死刑。

6月3日,陈公博被执行枪决,结束了罪恶的一生,时年55岁。

陈公博的书法也很有功力。他死前的绝笔,是应典狱长之请所写的一副对联:“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不常满为心。”

鲜为人知的是,陈公博对我党的第一次大会的召开时间的确认,以及在保存我党早期的历史文献方面,都是有重大贡献的。其发表在1921年8月的《新青年》第九卷第三号上的文章《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记述了参加中共一大的过程,里面用了很多密语),现存于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陈公博于1924年1月写的的硕士论文《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都是很有价值、极为难得的历史资料。

陈公博的硕士论文《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附录也非常重要。附录全文收入6篇文献:

附录1: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1921年)

附录2:中国共产党关于党的目标的第一个决议案(1921年)

附录3:中国共产党宣言(1922年7月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

附录4: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案(1922年)

附录5:中国共产党章程(1922年)

附录6: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宣言(1923年)

在这6篇附录中,附录1、2、4、5是散失多年,连中国共产党自己也未曾找到的重要历史文献。

陈公博写过两本自述身世的书,一名《寒风集》一名《苦笑录》。汉奸的人生,无法不“寒”与不“苦”。(刘继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