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的儿女》与《请回答1988》的相似与不同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9-17
韩浩月 《乔家的儿女》近日播出大结局。颇受争议的角色——父亲乔祖望在生命最后“幡然悔悟”把房产证留给了子女避免祖产落入他人之手大哥乔一成查出肾病需要换肾他为弟……
  韩浩月   《乔家的儿女》近日播出大结局。颇受争议的角色——父亲乔祖望在生命最后“幡然悔悟”,把房产证留给了子女,避免祖产落入他人之手;大哥乔一成查出肾病需要换肾,他为弟弟妹妹操劳、付出了半生,患病就像一个隐喻,仿佛他的生命里注定离不开阴影;二弟乔二强有些傻气,但最终与师傅马素芹结婚并开了家饭馆,应了那句俗话“傻人有傻福”……
在观看《乔家的儿女》时,时不时会想起韩剧《请回答1988》,这两部剧有太多可以放在一起类比的地方了,比如乔家一家人生活的南京小巷玄武区纱帽巷,建筑布局与生活气息颇似韩国道峰区双门洞,“乔家兄妹五人”加上其他几个主要年轻人角色,也大致与《请回答1988》的人数形同,尤其是,两部剧中所表现的年轻人心思、青春时期的美好和窘迫,都有不少令人心领神会的地方。   虽然几个家庭最后都搬离了双门洞,但《请回答1988》仍然有让人欣慰的结局。在《乔家的女儿》播出过程中,不少观众担心这句国产剧迎不来“大团圆”,但事实表明,编剧没有违背影视剧创作的规律,用一个同样让人舒一口气并面露微笑的结局,来弥补了乔祖望这一角色以及“狗血剧情”带来的失落。
在最后的故事里,乔一成换了弟弟七七的肾,顶梁柱没有塌,弟弟妹妹们也都各有归属,回老屋欢聚一堂。随着老父亲的去世和大哥的“重生”,一切怨气与不顺仿佛烟消云散,日子就此岁月静好。但文艺作品与现实生活的交叉,所留下的话题,仍然值得去探讨。   区别《乔家的儿女》与《请回答1988》的不同,可以从父亲的形象入手。乔祖望无疑是《乔家的儿女》中的核心人物,与《请回答1988》分别塑造了四位温暖的父亲形象不一样,《乔家的儿女》将大量的篇幅,赋予了乔祖望,胆小、自私、懒惰、目光短浅、容易受骗、爱耍无赖……乔祖望一人身上,似乎集合了男人所有的缺点。“南有苏大强,北有乔祖望”,这一说法,以及这两个角色所引起的强烈反响,其实也是间接地勾勒出了一代人心目中不堪的父亲形象。   同样是写父亲,两部电视剧为何会如此不同?从时代背景看,《乔家的儿女》的故事,是从1977年开始讲起,《请回答1988》则从1988年开始讲起,后者晚了11年,无论在生活条件还是社会氛围上,德善、正焕等人的爸爸们,比乔一成的父亲所处的环境,都要好许多。
乔祖望的身上,多少都带着点时代的伤痕,这种伤痕与饥饿有关,与匮乏有关,“与子抢食”,似乎是他的本能,为了避免调岗、下岗去厂长家威胁要“上吊”,则是一种生存策略。乔祖望身上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一点,在《请回答1988》的父亲形象中是看不到的。
当然,从《都挺好》到《乔家的儿女》,国产电视剧敢于对“父亲”的粗鄙一面“下手”,标志着创作者在反抗父权方面,走上了更为大众化的道路,真实地刻画父亲,而非简单地歌颂父爱,也意味着创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诸多家庭内部的一些问题,以及许多人尝试寻求解开家庭矛盾疙瘩、达成一种和解的需求。   对于乔祖望的“抑”,还是对乔一成的“扬”,这是《乔家的儿女》主要的戏剧冲突制造手段,这样处理的结果,是让电视剧更突出了在中国民间被普遍接受的长兄为父的“大哥文化”,这点,也是该剧区别于《请回答1988》的地方。
父亲责任的缺席,促使乔一成“上位”,小小年纪就开始替补父亲的位置,代为照顾弟弟妹妹,在成年之后,他也满足于自己“父亲式的大哥”这一角色,他的生命价值,已经被深深写进这一角色当中。当然,对于现在的年轻观众来说,乔一成这样的“付出与牺牲”,是难以理解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乔家的儿女》从播出时的高分,到分数一路下滑,这正是在于不同年代人的价值观产生冲突的结果。剧情中的“全员离婚”、“保姆入侵”在《请回答1988》中是看不到的,但这种状况的确是社会现实一种,持续上升的离婚率以及老年人的精神孤独,作为一种社会问题在电视剧里得到稍显夸张的表现,也算是一种真实记录。在部分剧情确实有待商榷的同时,《乔家的儿女》也提供了一个旁观的冷峻视角。   《乔家的儿女》的好看,需要走近它的细节部分,才能更好地发觉。比如它并不追求角色形象的完美,就算几乎可以被形容为“伟光正”的乔一成,性格里也有自私、软弱的一面,比如在得知四美要被来自苏州的高校教授收养后,他拿着一沓自己的奖状,找到招待所,希望教授夫妇收养他,让他有一个更好的读书环境;比如他一直嫉妒表哥齐唯民,这一点即便在他成年后依然如故,但因为唯民的存在,他仿佛也可以放下“大哥”的包袱,以弟弟的身份缓一口气……这些细节,并不影响乔一成的美好形象,反而因此显得人物更加真实。   《乔家的儿女》会让部分观众不喜欢,有一个原因是它对人性的阴冷一面进行了刻画,有让人很不舒服的地方,比如乔祖望在三丽差点被李叔猥亵之后,拿了菜刀上门却收了李叔的钱了事,比如二姨魏淑芳用不光彩的手段从姐姐那里抢来了齐志强,她在对乔家兄妹进行关心照料的同时,也一直有自己的对比心与小算盘……这样的细节在剧中出现的频率并不低,而这样让观众觉得不舒服的内容,在《请回答1988》当中,是竭力杜绝的。   《乔家的儿女》有明显的作者生活印迹在里面,《请回答1988》同时也有,那么问题来了:中韩这两部电视剧,对于社会、生活、家庭、青春等等各方面的讲述与刻画,哪一种更好、更高明?
观众在深被《请回答1988》感动与温暖到的同时,也应该意识到,真实的生活不可能尽是美好,它真是选择用光亮的一面笼罩了不堪的一面。同样的逻辑,《乔家的儿女》以大团圆的结局捋顺了曲折离奇的情节,用“好人一生平安”驱散了命运的不公与苦楚,一样也不意味着,角色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会永远不用再面对一地鸡毛的时刻。   电视剧是大众生活的投射,虚构人物寄托着观众的情感与价值观。就艺术创作来说,肯定是有高低之分的,但对于观众来讲,在对作品与人物进行评判之余,要意识到,现实生活哪怕与电视剧再相似,两者都有无法彻底融通在一起的角落,那个角落里,藏着属于个体的隐秘。观众欣赏电视剧,是为了这种隐秘寻找一个抒发的安全出口。   从这个角度看,看《请回答1988》是一种治愈,而看《乔家的儿女》,也是一种治愈——因为它说出了“伤口”的位置。

韩浩月十年文化评论精选《万物皆有光》当当独家签名钤印版



韩浩月故乡三部曲之《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当当购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