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大学毕业回迁户口需“母女关系”证明 母亲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9-18
大河网讯大河报记者 吴国强 9月6日下午4时40分许,新郑市龙湖镇天空阴云密布空气湿度很大,感觉天空的云朵随时会拧出水来。 57岁的禹敏低着头默默地从新郑市公安局龙湖派出……

  大河网讯大河报记者 吴国强 9月6日下午4时40分许,新郑市龙湖镇天空阴云密布空气湿度很大,感觉天空的云朵随时会拧出水来。

  57岁的禹敏低着头默默地从新郑市公安局龙湖派出所户籍服务室走了出来。

  这是她两个月以来第四次到这里办理大学毕业女儿的户口回迁,跟前三次得到的结果一样,没有能够证明“她女儿是她女儿的证明”户口还是落不到她家的户口簿上。

  “妈妈,我的户口怎么样了?”刚刚从户籍服务室走出的禹敏收到了大女儿晋佩佩(化名)的微信。

  看到女儿的信息后,禹敏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无助,捂着脸在龙湖派出所户籍服务室门口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怎么也想不通,证明女儿是她自己的女儿会这么难?

  原户籍信息没有显示母女关系 需要证明“母女关系”才能落户

  禹敏的大女儿晋佩佩今年6月份从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毕业,需要把户口从杭州的学校迁回,此时禹敏一家人已经在新郑市龙湖镇居住,户籍也从老家驻马店市新蔡县谷吕镇迁到了新郑市龙湖镇。

  “以前没有房子,孩子们的户口没地方上,只能先上在姐姐家。”禹敏说,1999年大女儿晋佩佩不到半岁的时候,她就带着孩子跟随丈夫晋学军在郑州开启了打工之路。

  晋学军在工地干活,她负责在家里照看孩子,工地变动他们住的地方也会随之变动。20多年过去了,他们一家人几乎在郑州所有的区都居住过。

  2013年,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借钱凑首付在新郑市龙湖镇购买了一套92平米的两房,夫妇俩住一间卧室,三个女儿住一间。

  2019年房屋产权证办好了,她跟孩子们的户口都迁到了这里,但是户口本上唯独缺了在杭州上大学的大女儿晋佩佩。

  “当时想着孩子在杭州,户口跟着会方便些。”禹敏说,没想到因为户口没有办好,导致教师资格证考试报名查询不到女儿的户籍信息,就这样把今年的考试给耽误了。

  就因为之前禹敏跟女儿们的户口一直都挂在她姐姐家,姐姐作为户主所以户口簿上并不显示禹敏跟女儿间的关系,只是分别显示与户主间的关系是姐妹与外甥女。

  禹敏说,就是这个原因新郑市龙湖镇派出所要求她们出示“母女关系”的证明材料,才能办理晋佩佩落户的事情。

  这一点9月1日上午大河报记者在新郑市龙湖镇派出所户籍服务室内得到了证实。

  一位警号为101618的民警解释道,晋佩佩的原户籍信息上并不显示与禹敏的关系,所以需要到原户籍地派出所开具“母女关系”证明,或者出具晋佩佩当年的出生证明才可以办理落户。

  然而,禹敏在生大女儿晋佩佩时,是在家中生产所以并没有医院出具的出生证明。

  该民警解释道,落户政策有要求必须是直系亲属才可以办理落户,如果没有“母女关系”证明,还可以到公证处公证母女关系也可以。

  无奈之下,禹敏只好委托在老家的姐姐帮忙到派出所咨询一下,开具“母女关系”证明的事情,结果当天下午禹敏姐姐回复称当地派出所无法给晋佩佩与禹敏开具“母女关系”证明。

  跑了2个月没有办成“母女关系”证明

  9月5日上午,大河报记者陪同禹敏一起到新蔡县谷吕镇派出所。

  11时50分,在谷吕镇派出所户籍室内,禹敏刚报出晋佩佩的名字。一位警号为076237的户籍民警就立刻说到,这件事她知道,已经有人来问过好几次了,确实没有办法出具这个证明。

  “晋佩佩的户籍资料里,爸妈栏都是空白的,这就没法证明。”该民警说,可能当时是人口普查通过村里报的户口,如果当时在派出所办理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这个属于遗留问题,建议禹敏再到新郑市龙湖派出所咨询一下。

  在返回郑州的路上禹敏说,她也考虑过做亲子鉴定,但是一打听需要几千块,家里目前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

  “家里真的是没有钱,二女儿今年考上大学了,学费还是到银行贷的钱。”禹敏说,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靠丈夫晋学军在工地打工,房子是贷款买的,当初买房子借亲戚们的首付款到现在还没有还完。

  她说,丈夫晋学军平时一年也能挣个五六万,按道理生活也过得去,但是总有些工地不按时给钱,有些钱到现在还没有拿到手。再加上这两年疫情工地一停,家里就完全没有任何收入了。这也是疫情刚结束,大女儿晋佩佩在户口还没有办好的情况下,就立刻到杭州找工作上班的原因。

  “孩子走的时候,只拿了2000块,连房租都不够付。”说到这里禹敏再次哽咽了起来,晋佩佩走的时候家里就只有不到3000元,此次二女儿考上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也只有贷款的8000元,作为她的路费与学费。

  下午4时40分,记者与禹敏再次来到了新郑市龙湖派出所户籍服务室内,警号101618的民警在得知,禹敏还是没能拿到“母女关系”的证明时说:“没有证明真的没有办法办理,我相信你们肯定是母女,但是我相信没有用系统过不去,要不你去公证处问一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总不能为了这个事去做亲子鉴定吧。”

  听到了民警无法办理的回复,禹敏只好再次收拾好资料走出户籍服务室,在门口看到大女儿发来的信息后,禹敏再也忍不住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禹敏一边哭一边说,大女儿的户口迁移证是7月5日办的,到现在整整两个月了,也没有办好,因为户口没有办好大女儿今年想考教师资格证都没有报上名,现在大女儿上班的公司要求办理居住证,也没办法办理。

  “到底该咋办?”禹敏说,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想把自己生养了20多年女儿的户口迁到家里,为什么这么难?证明女儿是自己的女儿也这么难?

  9月6日记者就禹敏的大女儿晋佩佩缺乏“母女关系”证明,导致户口无法从学校迁入的情况咨询了郑州某公证处的公证员。

  该公证员表示,公证处办理公证,是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才能出具公证书,根据晋佩佩目前的情况,公证处无法为其出具公证书。另外,亲属关系公证,多用于出国留学使用,国内很少办理此项公证。因为如果晋佩佩符合办理公证的条件,那么她拿着办理公证的资料,比如出生证明、母女关系证明,直接就可以在国内相关部门使用,也不需要额外办理公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