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罗拉多州的14er登山之7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9-22
Sangre de Cristo Range是落基山脉在科罗拉多州南部的一个支脉。南北延绵超过100公里,东西两侧是海拔大约2300米的大片平地。而山脉的山脊海拔一般在4千米以上,比两侧高出将近……

Sangre de Cristo Range是落基山脉在科罗拉多州南部的一个支脉。南北延绵超过100公里,东西两侧是海拔大约2300米的大片平地。而山脉的山脊海拔一般在4千米以上,比两侧高出将近2千米。

“Sangre de Cristo”这个名字是西班牙语,意为基督之血。科罗拉多州南部原本是西班牙殖民地。最初是西班牙人看见积雪的山头,在夕阳的照耀下呈现出红色,于是就感叹那好像是耶稣基督的血一样。这个“基血”(Sangre de Cristo)山脉因为拔地而起,所以相当壮观。而且其中很多地方山势非常险峻,山峰往往是由雄伟的巨石构成。

Sangre de Cristo 山系拥有9座海拔超过14,000英尺的山峰(14er)。其中大部分都具有一定的攀登难度。这里先介绍其中的两次攀登– 第一次是Kit Carson Peak和顺路攀登ChAllenger Point这个邻居,第二次是Mount Lindsey。这两次的特点都是涉及到了相当量的攀爬。

第一次是很多年前的9月初,也是我首次进入Sangre de Cristo山系登山。

Kit Carson Peak(海拔4317米)和Challenger Point(海拔4290米)相距非常近。从山下西侧平地的公路上能够清楚的看到Challenger Point从平地拔起接近两千米,颇有泰山的巍峨气势。

跟我一起的董哥约了两个朋友,好像是一对美国老年夫妇同去。

步行开始的Willow Creek trail head在山的西侧,海拔大约是2700 米。我们将行走大约4个小时抵达海拔3524 米的Willow Lake湖边露营。

半路上回头看山下的平原,公路清晰可见。

Willow Lake在ChallengerPoint的正下方。

山上怪石嶙峋。

Willow Lake的另一端。

绕到湖边就可以看到Kit Carson Peak和Challenger Point。

夕阳照在Challenger Point上

(以上照片是拉屎的时候拍的。我跑了很远去拉屎,也因此能够提前观察到第二天的目标)

常规的登山路线是先登上Challenger Point,再经过两峰之间的鞍点去Kit Carson Peak,然后原路返回。这条路线的难度是YDS Class 3,但是我决定走一条难度更大更有挑战的路线,从Kit Carson Peak的北山脊直接爬上去。这条路线包括一段垂直高度大约300米,角度超过60度的极其暴露的石壁,难度为YDS Class 4,略低于严格意义上的攀岩。从北山脊直上Kit Carson的峰顶,然后沿着标准线路回到Challenger Point,然后再下山。这样走一个小环线,避免了回头路,还可以挑战一下垂直石壁。

北山脊路线。

然而另外三个同伴不仅不打算跟我一同去,还极力劝阻我,建议我和他们一起走标准路线。其中的原因很容易理解,我一个人去比较危险的地方,风险确实比较大。我坚持己见,表示第二天去那边看看情况,可以的话就按我的计划,不然就退回来走标准线路。

第二天一早,其实也没多早,我们天亮了才离开湖边营地出发。然后在山谷中我和大部队分手一个人独自沿着山谷前行,其他人往右边Challenger Point的方向去了。很快我在山谷里偶遇了另外一位独行者,也是去爬北山脊路线的。他名字叫Scott,登山非常有经验,不久以后我又约上他攀登了一次(Crestone Peak),不过那是后话。


仰望Kit Carson Peak和山脊路线。

北山脊的典型样子,非常陡,极其暴露,一旦失手就一滚到底。但是手点脚点也多得到处都是。

我非常胆小,于是换上了攀岩鞋。脚下几百米的悬空。

Scott在上方

在北山脊这样的地方攀爬,只要注意力集中,其实是非常有趣的。连续几百米高的石壁,能令人在相对安全的条件下,享受到攀爬的乐趣 - 而且是享受很久:我们在石壁上爬了大概一个半小时

后面坡度渐渐变缓…就到了KitCarson Peak的峰顶。正好遇上从标准线路通过Challenger Point过来的董哥他们几个。

临近的Challenger Point山峰,背后是西侧的平原。

放大,可以看到山顶的人。

遥望南边几十公里外的大沙丘国家公园和背后的其他几个14er,包括Mt Lindsey, 还有以后会提到的终极挑战-Little Bear + Blanca。

邻近的Crestone Peak,两瓣对称的山形非常有特色,也气势恢弘。实际上的观感非常壮观,有一种奇怪的剧烈的压迫感,可能来自于近距离+巨大+特征形状吧。


然后我们一行就沿着标准线路绕行下山。

再沿着Kit Carson Peak山头上的一道诡异裂缝,我们到达两山之间的鞍点

这道天然形成的裂缝,好像是人工开凿出来方便登山者的一样。据说如果此缝不存在的话,KitCarson Peak将会是科罗拉多州难度最大的14er,而且必须使用技术装备。

两山之间的鞍点比Challenger Point低了据说刚好300英尺,所以Challenger Point刚好能按美国的标准算是独立山峰。

接近Challenger Point了,回看一下圆头圆脑的Kit Carson Peak,峰顶上的人隐约可见。

Challenger Point是为了纪念爆炸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而命名的,在峰顶上有一个铭牌。

它虽然攀登难度不高(本身YDS Class 2),不过面对西侧平原的那一面是垂直绝壁。

平原上的道路和市镇

然后就是下山。登山经过的山谷的末端。

从山谷中看下午的Kit Carson Peak

总体上来说,从Willow Lake开始的登山线路比较短,耗时不算长。我们收好帐篷等东西,下午不算很晚的时候就回到了停车场,然后分别驱车回家。

第二次是两年以后,也是在九月。我和老搭档A,还有隔壁的老王,再度南下Sangre de Cristo 山系,攀登一座山峰,海拔4282米的Mount Linsey。

在离目的地不远的公路上,一头鹿突然从路边的山坡上窜了出来。开车的老王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见一些闪光的碎片从车头的位置腾空而起,我们坐在车上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冲击,甚至打瞌睡的A都没有第一时间醒来。当然,确实撞鹿了,老王车的大灯和保险杠外壳这些塑料部件损失惨重,我看到的碎片就来自于此。

车刹停以后,我们在路边的草地上,离公路几十米的地方看到了奄奄一息的鹿。

鹿的盆骨和后腿明显粉碎性骨折了,可能还伴有严重内出血,躺在地上只能轻微抽搐,实际上已经差不多死了。

根据法律,路上撞死的鹿是可以带回家吃的,并不受捕猎规定的限制。不过我们志在爬山,并不想立刻打道回府吃鹿肉,也不想把死鹿装车里存两天招苍蝇。于是就决定把鹿留在原地,让它回归自然。


攀登Mt Lindsey的路程并不远,因为停车场海拔就有3260米,总的海拔提升只有1000米,单程不到7公里。很多人会选择一日往返。但是我们因为远道而来,停好车已经是下午相当晚了,还是打算利用当天最后的一点时光,多走一点路程。

所以还是背着外观略夸张的大包去露营。

当天的路线是沿着山谷前进,然后某处往山上爬。我们的目标Mount Linsey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当天摸黑找到了合适扎营的树林,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埋锅造饭并出发。天亮的时候,就已经走出树林,在草甸上往山上走。

从这里看Mount Linsey不远了。

爬上山梁,观察前面的路线,和打印的路线图比对

有两条路线。我们选择稍微难一点的山脊路线上,据说可能个别地方能达到YDS Class4。然后从容易一点的山沟路线下来。

在山脊上爬

不久就到了山顶。遥指北边几十公里外的那几座之前爬过的山峰

包括前面提到的Kit Carson Peak和Challenger Point,还有更加醒目的两瓣构成的Crestone Peak,它右边还有一个孤立的“针”状突起-Crestone Needle

东南方向的平地

下山的时候我们走的那条沟里面松动的石块很多,其实并不很安全。有几个美国大妈在我们上方,蹬下来不少石头,有块小石头打中了我,引起我们一顿斥责。

然后我们下山回家,可怜的老王回去还不得不修车。( 本文作者 : zhk26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