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山雨中即景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9-25
豋燕窝山 细雨连绵青山行 艰苦跋涉观山景 燕窝山上无燕窝 万水千山总关情 西燕窝山 灿烂的朝霞映红了天边,美丽的祥云笼罩着群山,金色的稻田连成了一片,欢声笑语在车内……

豋燕窝山

细雨连绵青山行

艰苦跋涉观山景

燕窝山上无燕窝

万水千山总关情

西燕窝山

灿烂的朝霞映红了天边,美丽的祥云笼罩着群山,金色的稻田连成了一片,欢声笑语在车内回转。当东方第一缕曙光透过车窗映入我们的眼帘,车厢内几乎都被渲染了,靠近车窗的队友们被这红色的朝霞所震撼,不禁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已经进入梦乡的队员也被这欣喜的声音惊醒,纷纷拿出手机进行拍照。因为大家平时很少起得这么早,难得有机会见到如此灿烂的朝霞。
五花山色

2021年9月19日早四点二十分整,载着16名登山队员的车飞快地奔驰在省道207上,车厢内队员有的在互相交流,有的在闭幕养神,有的队员甚至已经进入梦乡,并发出轻微的鼾声。而我唯一关注的就是今天的天气,几日来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预报多云,一时预报有雨,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差不点儿取消了本次的登山活动,好在早上起来天气虽然有些多云,但毕竟没有雨就放心多了。本次登山的目的地位于铁力市双丰林业局爱林林场附近,距离通河约240公里左右,名曰燕窝山,海拔1160米。燕窝山分为东西燕窝山,东燕窝山略高一些,海拔1180米。
红叶

以前从未听说过燕窝山,第一次知晓还是在地图上发现的,因为它距离平顶山不远,又属于同一条山系,当某次在地图上查看平顶山的时候,燕窝山出其不意地进入眼前。对于一座山峰能够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名字,自然会与高级营养品“燕窝”联系起来,并且充满了极端好奇和无数幻想。带着对它的好奇,在一次登山活动中与华毅大哥聊起燕窝山,他说此山就在他所居住的双丰林业局境内,而且多次登过,欢迎我们有机会一起去攀登。9月14日早上,户外登山爱好者老夏问我:燕窝山你定好啥时候去了吗?我说:暂时还没有,尽量安排在“十一”国庆放假期间,具体情况我要先了解一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不此时就与华毅大哥了解一下。说罢,便抄起座机给华毅大哥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他说:正准备于9月19日相约伊春、铁力两地户外登燕窝山。真的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巧、这么早,便将通河的朋友也想参与活动的想法告诉大哥,他欣然同意并发来了活动的有关通知。相约一起登燕窝山计划初定,便着手草拟活动有关通知和具体要求,且及时发到8264通河群内,没想到大家那么积极踊跃报名,难道是大家对燕窝山都有所期待吗,截止报名时共有17人计划参加此次登山活动。
黄叶

汽车继续沿着省道207公路疾驶,司机师傅一边驾车一边同大家闲聊,你们这么大一帮人,起这么大早,遭那么大罪,都不如在家打打麻将,是不是都有病吧?大家听了也都见怪不怪,没有用任何不当的语言来反驳司机师傅,毕竟常人难以理解登山为了什么,也只有真正喜欢和热爱登山的人才能够理解。汽车越过了凤山、通铁公路大桥,一直往铁力方向行进。天空从乌云密布到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心想雨天还豋什么山啊,是不是此时应该叫司机师傅调转车头。向散落在座椅上的队员们环视了一圈,居然没有任何队员的表情有 “退堂鼓”的意思,也没有任何人抱怨小雨来的不是时候,仿佛这雨与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见大家都表情正常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也未见任何异样,便耐心等待着天气好转,哪怕是阴天也好。路上华毅大哥几次来电询问我们到了什么位置?并告知我们途经何处,预计在哪里碰头。虽然2018年曾独自开车去伊春西林路过这里,但是却对这里的道路一无所知,只能任凭司机师傅开着导航前进。透过被雨水滴落的车窗向路旁张望,连绵的群山如同擦肩而过,在数不清的群山中,揣测着燕窝山究竟是哪一座。
枫叶

汽车按照导航还是意外地越过了双丰镇,即华毅大哥的居住地,一直向东南方向进发,几乎和来时的路平行,且如走 “回头路”一般,本打算与华毅大哥先行会面的计划被临时改变。雨一刻未停地纠缠着我们,自己的心也仿佛沉重和压抑了一路,毕竟雨天登山还从未有过,雨水造成的道路湿滑、泥泞,将给我们的登山活动增加一定的风险和困难,也会使队员消耗更多体力,增加意想不到突发事件的概率。7点25分左右,车来到了燕安经营所,大家下车来到一户人家的厕所行个方便,惹得女主人好生不愿意,就仿佛影响了她家风水一样,心想大家借此解决个内急,你为人民服务了一下,功德无量的事,何乐而不为呢?。通过电话联系,华毅大哥仍然在双丰等待伊春登山队的到来,见不到华毅大哥,前路未卜,大家都非常焦急,有的队员建议在这里等待后续伊春和铁力登山队会合,然后再一起向前进发。自己虽有把握带领大家实现登顶的希望,但在遭遇这样的天气情况下,且初来乍到根本不了解当地的地理状况,不能轻易拿队员们的生命安危开玩笑,便显得有些游移不定,踌躇不前。考虑我们距此路途遥远,还要预留一定的返程时间,便征求大家的意见是否在此停留,在征得大部分队员的意见后,车子迅即启动,继续前进。
红黄树叶

如此遥远的路程,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心想下一次还是避免来这么远的地方登山,特别是在这种天气不利的情况下。车子越往前走,水泥板路变成了砂石路,道路也变得相对狭窄了,遇见相向而行来车时,两辆车子必须减速小心慢行。8:30分左右我们途经爱林林场,本来按照华毅大哥的建议在此停留,考虑和他相距起码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雨还在一直下个不停,便决定继续向前赶路,如能找到入山口就直接登山,如找不到入山口就在必经之路上等后续“部队”。雨仍旧不留情面默默地下,车也在无奈不停地走,只是坑坑洼洼的沙石山路,再也不像起初那样跑得快。此时车已然是行进在山里了,路两旁都是高低起伏的山脉,树叶已经有些泛黄,想必已被早霜临幸过,这里还是比通河的山里要冷一些,远山之中已经现“五花”了。
红叶

司机师傅终于将车开到了手机导航的尽头,但前面的路依旧那么宽,那么曲折,一直通向远方,入山的路口也没有如期出现。他说车不能再往前开了,再往前开怕无法转弯掉头,便擅自将车停在了一处丁字路口的道旁,根本毫不顾及这些花钱雇他的人的想法和感受。看了一下手机地图,离登山的入口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心想司机怎么就知道前边无法转弯掉头,他又没来过,为什么不往前开开试试看?虽然心中有疑问和不解,却也还是担心面包车真的掉不了头,影响后续返程。看来只能是用自己的双脚亲自探路了,便迅速穿上雨衣背上背包,告知大家在车上等待,然后毅然冲向雨中,向前方的路迈出坚定的步履,身后的车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雨衣是半截的,大腿往下还是暴露在了雨中,好在凯乐石的攀岩裤防雨功能还算是可以,基本阻挡了雨水渗进我的肉体里。一边走,一边看手机地图,一边观察路边的山形地貌。忽然发现道左边一幢山中现代小屋,铝合金门窗,玻璃敞亮,烟囱里还冒着烟,心想屋里一定有人,何不近前打探一下。便躬身近前,隔着玻璃向室内张望,并轻轻地敲了几下,有人吗?没有任何回应。从房子的西头一直走到东头最后一个窗子,室内空无一人,只见地上支着一顶绿色的帐篷,心想遇见“同行”了,本想绕道后院去看个究竟,忽然在房山头狗窝里窜出来一条狗,要不是有铁链子拴着,差一点就被它咬上一口。突然的狂吠吓得我一身冷汗,好在身手还算是敏捷,在拴狗的链子还未抻直之前就闪开了身。山里的狗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经常和野生动物打交道,也是野性十足,便手握着登山杖尽快地离开了三只狗的领地。
红丝带

燕窝山入口

石碑1

石碑2

根据华毅大哥电话里描绘的入山道路形状,目光在道路两旁仔细地向前搜寻,忽然在道北发现了一个方圆不大的水池,感觉应该距离入山口不会太远了,继续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在道的南侧出现了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左边有一块大理石石碑,上书:燕窝山山脊东北抗日联军三军密营遗址。在其南侧还有一块文物保护警示牌。空场的右侧有两块大理石碑,其中一块大理石碑上书:燕窝山东松岗东北抗日联军三军密营遗址,另一块石碑上书:燕窝山山坞东北抗日联军三军密营遗址。抬头目视南方,远处山间云雾缭绕,山脉连绵起伏,右前方可见一如骆驼峰形状的山脉。沿着手机地图又向进山的小道走了几步,基本可以确定此处必定就是燕窝山登山入口,因为从来没有走过,内心还是掠过了一丝疑虑。因为没有手机信号,无法和华毅大哥进行确认,便拍了几张照片,在道口的树枝上系上了一条红色丝带作为标志,以免不经意而错过。然后便急匆匆地往回走,去把大家带到这里来。小雨仿佛比来时小了一些,心里掠过一丝快意,一边走一边后悔刚才出发的时候,因太过着急而忘带了对讲机,否则就可以避免再往回走路,直接在对讲机里告诉大家继续前进。当能看见我们车的身影时,几名急性子的队员已经先于大家向我走来,大声的呼喊让他们向后传话,叫司机师傅将车继续往前开,可车仍旧纹丝不动地停在那里。带领陆续赶来的队员又折回登山的入口,自己来回走了三趟,用时大约四十五分钟左右。此时,雨也仿佛知趣地慢慢停了下来,大家纷纷抵达入山口处,并合影留念。
骆驼山

通河队员合影1

通河队员合影2

伊春铁力通河双丰队员合影

前前后后耽误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拉我们来的车、铁力的车、伊春的车终于在这个入山口聚齐了。伊春、铁力、双丰、通河四地登山爱好者共计42人齐聚燕窝山下。再次与于大哥、华毅大哥相见分外高兴,一省四地几十人能够在一起登山,实属不易,共同合影,以示纪念。合影之后,在华毅大哥的带领下,沿着山间小路向燕窝山的方向进发。初始登山时坡度不大,虽然道路些许湿滑,但并未给大家登山带来多大困难。四十几名队员的登山队伍一字长蛇,蜿蜒匍匐在山路上,感觉好庞大的一支队伍。通河队一共分了四个小组,分别在各自组长的带领下有秩序地向上攀登,行进间隙不停地通过对讲机确认着彼此的位置和路线情况,提示队员们不要掉队或者落的更远。随着距离起点越来越远,山路坡度也越来越大,原来紧凑的队伍被抻的越来越长,体力好的直冲在了前面,体力弱的渐渐遗落在后面。从开始冻得有些瑟瑟发抖,到最后满脸涨得通红,大家纷纷将登山前的厚衣服脱下,换上轻便单薄的衣服,以使登山产生的热量尽快散失。登山途中,小雨时而降临,时而停歇,仿佛在考验着这些忠实的户外登山者。一路之上,登山的小路都比较清晰和明朗,只要稍加注意和观察,就不会偏离了方向。登山路线超乎想象的好走,比上周豋银头砬子的路不知道要好上几倍,这么好走的路线的确超乎想象,若不是赶上小雨,会更加的好走。但毕竟此山海拔在1160余米,随着海拔高度的增加,登山坡度也在不断加大,有的地段坡度达到45°以上,每向上迈出一步,都要使出很大力气,有的队员已经气喘吁吁,不时停下来休息以便恢复体力。此时的队伍已经没有了初始时的秩序,在整条山路上已经分不清是哪一地的队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互相帮衬着、拉扯着、推动着,一步步向山顶前进,充分体现了户外人一家亲的良好风尚。
登山途中回眸一笑

经过近一个多小时的攀爬,大家终于登上了一条东西走向的山岗。回头远望,山谷里云海泛着波浪,仿佛长江之水源远流长,给人以一种豋黄山,观云海之壮观景象。大家纷纷驻足观看、拍照,要不是给后续队员让出最佳位置,个个都不忍离去。大家沿着山岗向西行进了一段平坦路线,然后山的坡度逐渐加大,海拔也不断抬升。透过树的缝隙隐约可见前进方向黑蒙蒙的,感觉那就应该是燕窝山的峰顶,大家更坚定了前进的脚步,奋力向上攀登。经过不到两个小时的攀爬,大家来到了燕窝山山脚下的西北侧,因没有高大树木的阻挡,眼前比较开阔,远处一览无余,山下云海波涛汹涌,云雾上下翻滚涌动,山脉若隐若现,山峰五彩斑斓,好似一幅北国秋天绝美画卷。每一登上山脚的队员都纷纷来到此处观看云海美景,并拿出相机、手机拍个不停,录个不停。在东北大地上豋了这么多年的山,还是头一次欣赏如此美丽之云海景象,若不是在这个季节,若不是今天下着小雨,哪里会产生并欣赏到如此之奇观。不同的登山路线可以看到不同的风景,不同的天气也可以产生不一样的风景,看来以后登山在不能抱怨什么路线、什么天气,所谓不好的路线、不好的天气,同样会产生好的景致。
云海1

云海2

站在此处南望,隐约可见高高矗立的钢铁瞭望塔,想必那里就应该是燕窝山的最高峰了,便转身向南边爬去。一路走过去,可见山体上脱落的碎石铺洒了一地,在乱石与山体之间努力寻找着心中的“燕窝”,以解我心中之疑问。大约爬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来到燕窝山上的最高点,山脚下看见的那座铁塔在一处山洼中拔地而起,抬头仰望,铁塔足有几十米高。把随身携带的红旗穿入旗杆中,并卷成卷便于豋塔,一手持旗一手扶栏而上。一步一个台阶,缓慢拾级而上,随着高度增加,底下的人变得越来越小,上边的风也越来越大,塔身开始轻微地晃动,仿佛一不留神,就会将人吹下去。此时,胆大的队员拥抱自然也勇敢地随后爬了上来,要不是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她或许会超过去。我俩一上一下先后来到了最上一层铁塔的下面,因为最上层的木板已经糟朽,便无法豋到最上层。站在微微摇晃的铁塔上面,秋风拂面微寒,虽然手握栏杆,心里却也有些发颤。环顾周遭,四方景色尽收眼底,绵绵山脉和云海铺就在自己的脚下,颇有“山豋绝顶我为峰”之感,仿佛眼前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朕”的江山,特别是旁边尚有一位红衣美女相伴。展开手中的红旗,这或许是第一面在燕窝山上空随风飘展的五星红旗,内心瞬间升腾起一股热流,万千世界,唯中华大地国泰民安,使我等方可享受祖国之大好河山。不断地挥动着手中的红旗,发出一声声呐喊,陆续豋上顶峰的队员也挥手向我们致意,并用手中的手机、相机记录下这难忘而美好的瞬间。
红旗在铁塔上飘扬

俯视老夏

当走下铁塔的时候,后续队员陆续汇聚山顶,不知道大家是否也和我一样,在寻找那处标志此山名号的地方,或许的确源自于“不是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几乎踏遍了整个山顶,也没有找到那只神秘的“燕窝”。当再次与华毅大哥山顶汇聚的时候,还是不无调侃地向他抛出了心中的疑问,那只“燕窝”究竟在哪里,他解释道:据说在通河方向观察此山形状,像一只巨大的“燕窝”,这就是此山名字的由来,不由地感叹我们的前人充满了智慧,为此山取了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吸引着八方登山爱好者趋之若鹜,慕名而来。由于时间已过中午,待所有登山队员全部山顶聚齐后,便三五一处的开始迟到的午餐。我和小气祁老弟主动来到华毅大哥的身边,把随身携带的好吃的悉数地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共同登山若干次,头一次有机会在一起聚餐,只可惜没有一杯美酒去表达心中的那份感谢与敬意,好在小祁的西湖龙井尚可以茶代酒。
瞭望塔下铁力通河队员合影

燕窝山午餐过后,经与华裔大哥商议,决定连穿对面东燕窝山。召集所有队员合影之后,便沿着山顶小路向东南进发,先登上不远的一处山顶,然后再左转下到半山腰东西燕窝山连接处。此刻四十几人的队伍出现了小小骚动,有的队员想继续攀登东燕窝山,有的队员因为体力等原因想就此下山。见出现两派明显不同的阵营,华毅大哥立即召集各地登山领队商议对策,经过共同商讨,由伊春于大哥带领一队人马继续东进燕窝山,由华毅大哥带领其他人员就此下山,说罢两支队伍立即分头行动。我队冬日暖阳、渡渡、小祁及本人选择继续征服东燕窝山,其他队员随华毅大哥撤退,有华毅大哥倾情陪伴并护送,心里再放心不过了,否则不能放任自己的另一半队伍独自下山,能在此刻放弃登顶另一座山并将机会留给别人,他的无私奉献精神无不令人肃然起敬。接下来伊春、双丰、通河一部分队员开始向东燕窝发起了冲击,大家各自选择有利的路线,分别向东燕窝山齐头并进。此时的山中已经没有了路,所经之处杂草众生,荆棘密布,前面队员走过的地方便成了后续队员的路。为了不让下山的队员等待更长的时间,玩了命的一路冲在最前面,只能通过对讲机不时地给小祁等三人指点路线和躲避障碍。当站上东燕窝半山腰回头望向西燕窝时,可见西燕窝山巨大的身躯直插云霄,山顶被云雾所笼罩,就像是戴了一顶巨大的草帽,云雾在西燕窝山上随风流动,仿佛人间仙境一般。
西燕窝山风景

为了抓紧时间,拍了几张照片后便继续攀登。接近山顶时,出现了大片的燕尾松,这是寒带高海拔山上所特有的树种,虽然叫松却没有松树那样挺拔,而是接近地面匍匐生长,树干几乎和粗一些的柳条差不多,它的下面则是乱石塘,我则沿着边缘曲折前进,一鼓作气直达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桦树,在其周围全是被霜打已经发黄的野草,零星几棵矮树插在荒凉的山顶上,继续向前走到东燕窝山的海拔最高点,以示我真正登上过此山。此时后续队员陆续接近山顶,我则从最高点向他们走去,大家兴奋地举着我的红旗在山上来回的走动或奔跑,兴奋至极。我则静静地站在此山望着那山高,回想在一个多小时前我们还站在那座山上的情景。环顾两山之间空旷的地理位置,彼此相距甚远的距离,最终这十八名队员凭着一股不畏艰难的劲头,通过一路披荆斩棘,奋勇攀登,终于站上了东燕窝山,特别是有的队员已年届六十有几,让人不禁感慨普通人也具有伟大精神的一面。
通河登顶东西燕窝山的队员

与双丰的队友

登顶东燕窝山队员合影

待所有十八名队员都登顶东燕窝之后,大家一致要求来一个伊春、通河、双丰三地队员集体合影,以示纪念此次燕窝山登山活动取得圆满成功!经过山顶短暂逗留,待大家分别进行了拍照留念后,约下午16时,十八名穿越双峰的勇士沿着原路返回下山。经过二十分钟左右的疾走,很快回到了和华毅大哥分手的地方,我们系的红色丝带仍静静地挂在树枝上,它成了我们在此下山的明显标志。我们沿着下山队员踩踏出来的小路,在立陡的山坡上缓慢向下移动,尽量避免腿部、脚部负伤,毕竟相距停车地点尚有很远的路程。双丰及通河四名队员几乎走在整支下山队伍的前面,伊春队员因年龄偏大渐渐落在了后面,好在有于大哥殿后,我们也尽可放心。经过近三分之一高山脚的下行,地势慢慢趋于平缓,大家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毕竟先行下山的队员还在等待着大家。上山时由于着急赶路,都没来得及欣赏燕窝山“五花山”风景,下山时随手拍了几张照片,这是今秋所欣赏的第一个“五花山”。
下山路上

霜叶

经过近2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在黑夜即将落幕的最后一刻,我们四人终于与先期下山的12人会合了,大家很安静地等待车厢里,有的队员也刚刚上车几分钟,好在没让大家等待太长时间,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待大家都落座后,司机启动了车辆,载着大家一天的疲惫与收获踏上回家的路。此刻夜幕已经完全落下,窗外一轮明月正冉冉从天边升起,繁星洒满了整个天际,仿佛照亮我们的归途…
                                           2021年9月23日Jtq书于通河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1-9-23 22:12

豋燕窝山

细雨连绵青山行

[al ...
分享支持户外好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