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肯定“数字百系列”的价值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9-28
据airforcemag网站2021年9月22日刊文,美国空军高级采购官员杜克·理查森表示,使用新的“数字百系列”方法设计未来空军战斗机的成本高于传统方法,但后续迭代可以更快、更便……

据airforcemag网站2021年9月22日刊文,美国空军高级采购官员杜克·理查森表示,使用新的“数字百系列”方法设计未来空军战斗机的成本高于传统方法,但后续迭代可以更快、更便宜。“数字百系列”并不是下一代空中优势计划(NGAD)的同义词,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在NGAD上采用这种方法。

理查森表示,美国空军对“数字百系列”战斗机设计方法的商业案例分析结果与美国国防部成本分析和项目评估部门(CAPE)研究的结果不同。CAPE的数据比空军的高,但无论如何都是高度主观的,因为假设在定义成本方面起着核心作用。

他说,差异主要在于对运营和维护成本的假设,以及对运营和安全成本的规避。另一个差异是运营与安全成本增长方面,换句话说,将要计划多少维持成本。第三个方面是分析的时间段。任何商业案例分析的结果都“对这些假设非常敏感”,而且“很难假设周期长度”。传统的项目维持周期可能是30年以上,而“数字百系列”可能是16年周期。所以维持成本才是彼此的倍数。

“数字百系列”是前美国空军采购主管威尔·罗珀的创意,他建议每隔几年就进行快速转向新战斗机的设计和生产。而在被下一个设计取代之前,只批量生产50~100架飞机,这样可以保持机队的活力,并降低维持成本。当这些飞机的技术变得陈旧时,它们会很快退役。

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表示,罗珀对于“数字百系列”可以做到什么的想法是“高度乐观的”,并同意CAPE的评估结果比空军的高,但这两个单位对维持周期也应用了不同的假设。CAPE的分析是,传统方法的成本比数字方法“大约低10%”。但肯德尔也说,数字化可以更快地重新审视设计,未来的迭代成本也更低。

理查森说,“数字百系列”“并不比传统方法贵一个数量级”。罗珀的方法还旨在保持工业界的活力和更新换代,始终处于设计阶段。如果供应商不断更新平台,那么设计水平就会得到提升。所以,美国空军认为“数字百系列”是有价值的。

理查森还表示,CAPE的结果证实了“这个想法是有价值的”,“数字百系列”以及正在进行的NGAD,总有这样做的选择。好消息是,这不是美国空军需要马上做出的决定,但这些假设确实会带来很多结果。

在短期内,美国空军将继续专注于NGAD的第一个任务设计系列,此后再作出其他决定。如果要开始第二个系列,美国空军肯定会考虑现实威胁,关注威胁,以及决定是否有必要提前开始第二系列。

据airforcemag网站2021年9月22日刊文,美国空军高级采购官员杜克·理查森表示,使用新的“数字百系列”方法设计未来空军战斗机的成本高于传统方法,但后续迭代可以更快、更便宜。“数字百系列”并不是下一代空中优势计划(NGAD)的同义词,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在NGAD上采用这种方法。

理查森表示,美国空军对“数字百系列”战斗机设计方法的商业案例分析结果与美国国防部成本分析和项目评估部门(CAPE)研究的结果不同。CAPE的数据比空军的高,但无论如何都是高度主观的,因为假设在定义成本方面起着核心作用。

他说,差异主要在于对运营和维护成本的假设,以及对运营和安全成本的规避。另一个差异是运营与安全成本增长方面,换句话说,将要计划多少维持成本。第三个方面是分析的时间段。任何商业案例分析的结果都“对这些假设非常敏感”,而且“很难假设周期长度”。传统的项目维持周期可能是30年以上,而“数字百系列”可能是16年周期。所以维持成本才是彼此的倍数。

“数字百系列”是前美国空军采购主管威尔·罗珀的创意,他建议每隔几年就进行快速转向新战斗机的设计和生产。而在被下一个设计取代之前,只批量生产50~100架飞机,这样可以保持机队的活力,并降低维持成本。当这些飞机的技术变得陈旧时,它们会很快退役。

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表示,罗珀对于“数字百系列”可以做到什么的想法是“高度乐观的”,并同意CAPE的评估结果比空军的高,但这两个单位对维持周期也应用了不同的假设。CAPE的分析是,传统方法的成本比数字方法“大约低10%”。但肯德尔也说,数字化可以更快地重新审视设计,未来的迭代成本也更低。

理查森说,“数字百系列”“并不比传统方法贵一个数量级”。罗珀的方法还旨在保持工业界的活力和更新换代,始终处于设计阶段。如果供应商不断更新平台,那么设计水平就会得到提升。所以,美国空军认为“数字百系列”是有价值的。

理查森还表示,CAPE的结果证实了“这个想法是有价值的”,“数字百系列”以及正在进行的NGAD,总有这样做的选择。好消息是,这不是美国空军需要马上做出的决定,但这些假设确实会带来很多结果。

在短期内,美国空军将继续专注于NGAD的第一个任务设计系列,此后再作出其他决定。如果要开始第二个系列,美国空军肯定会考虑现实威胁,关注威胁,以及决定是否有必要提前开始第二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