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茅尖——又一个不眠之夜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13
不记得多久没跟队重装了。前不久,跟队去了天柱山,那算不上重装,只能说是自驾游。 应老哥之约,国庆跟太阳公公徒步江浙第一峰——黄茅尖。 上山的过程,与往常一样,……

    不记得多久没跟队重装了。前不久,跟队去了天柱山,那算不上重装,只能说是自驾游。

    应老哥之约,国庆跟太阳公公徒步江浙第一峰——黄茅尖。

    上山的过程,与往常一样,大家嘻嘻哈哈,说说笑笑。

    每次露营,搭帐是最令我郁闷的。

    我怕吵,怕呼噜。得等大家搭好了,才找个与大伙有点距离,稍安静点的地方安歇。他们有的搭在玻璃房里,有的搭在廊亭里。山顶找不到一块避风的平地,我只好搭在顶风的小观景台上。

    玻璃房

    我称为的廊亭
    小观景台
    傍晚,风和日丽,晚景很美。诚然,再美的日落,终归是晚景。是没落的美,是凄美。日出才是冉冉上升的美,阳光灿烂的美,才是真美。
    日落之后,风便渐起,雾便渐浓,气温渐降。大家便钻入帐篷,早早歇息。

    有过遭遇山顶狂风的经历。搭帐时便把地钉打入木条缝隙,再绑几根帐绳。傍晚时,风和日丽的,心想不会有很大的风。

    躺帐篷里,起初还踏实。还在微信里发几张日落的照片,以解山野之上,漫漫长夜的孤闷。

    约9点,风已把帐篷吹得噼啪作响。帐篷外的风,像鬼哭狼嚎。

    9点50,太阳公公在群里喊大家撤到玻璃房里避风。

    只看到落日美景,不知山顶狂风的朋友,在微信里调侃:如此美景,怎不带模特入镜?

    我正担心着会不会上天呢,哪有心思做那美梦。

    11点18,太阳公公再次在群里喊大家进入玻璃房。

    风越刮越大。脑子里出现房屋被吹倒,车被吹跑的景象。真的有点担心连人带帐被吹上天,再坠落落差千米的谷底。那可不会像跳降落伞那样美妙的。

    这样的大风,还想入睡,是不可能的。搬帐篷也是不可能的。帐绳还没解开,地钉还没拔起,可能帐篷就被吹走了。

    为安全起见,便抱起睡袋睡垫去玻璃房避风。钻出帐篷,便遭受三重困扰。风,吹得人直摇晃;冷,冻得人直哆嗦;雾,头灯只能照射三四米。

    以前不大相信,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驴友因失温而冻死的事情。今晚,钻出帐篷时感受到的那种风,身体无法控制而哆嗦的冷,让我体会到了那种可能。这还只是海拔2000不到的黄茅尖。老哥夜里钻出帐篷小解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玻璃房里,叽叽喳喳,早挤满了人。好像就我们一拨驴,其余都是穿着羽绒服,没有帐篷,压根没打算睡,是来看日出的年轻人。直到凌晨三四点,还不断有人上山。

    玻璃房里,也无法安宁。人多,吵已无法避免。白天,曾看到门口贴着危房的字样。风吹得房子吱吱嘎嘎的响。房子被吹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夜,就这么在叽叽喳喳的吵闹声里,在令人提心吊胆的狂风中熬着。


    担心连人带帐被吹上天的经历有过;冻得一夜没睡的经历有过;连人带包滑入溪里的经历有过;被雨淋得短裤都湿了,第二天还得穿上湿漉漉的衣裤的经历有过……

    一次次遭罪,次次刻骨铭心。每次遭罪后都发誓,再不会有下次。

    黄茅尖的风又告诫我,再不要下次了。

    有朋友在微信里说:你永远有下次的,放心吧!

( 本文作者 : 面土背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