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拉峻草原、乌孙古道徒步穿越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14
本帖最后由 梨鲜生 于 2021-10-10 17:22 编辑 喀拉峻草原、乌孙古道徒步穿越 新疆,你还去过新疆呢!是的,我的确是第二次进疆,之前已经是六年前的了。新疆的烤馕、抓饭,草原……
本帖最后由 梨鲜生 于 2021-10-10 17:22 编辑

喀拉峻草原、乌孙古道徒步穿越

   新疆,你还去过新疆呢!是的,我的确是第二次进疆,之前已经是六年前的了。新疆的烤馕、抓饭,草原、山野的辽阔无不让我心有所念。

     2021年6月2日休了年假,下午就到了乌鲁木齐。此次半个月的新疆行主要是进山徒步,一件30斤左右登山包必不可少,前胸还挂一件便携包,下了飞机等待核酸检查我都觉得异样眼光在看我。当晚,在这美食之地,怎能少得了一份抓饭呢!

第二天(6月3日)一早,坐火车去往伊犁首府伊宁。

 伊犁取名自伊犁河,伊犁河从今日的首府伊宁市区南部斜穿而过,而“伊犁”这两字为维语,意即将庭院整平用来种地,寓意平定、安定。自西汉,汉武帝联乌孙古国对抗西域匈奴,乌孙国成为当时西域最强大国家,现伊宁市及周边昭苏、特克斯等几个县域都是乌孙国的一部分。汉朝时期从乌孙国(伊犁)向南穿越天山到达龟兹国(库车),这样的道自古有很多条,并延用至今,今天的独库公路就是之一,也是古时通行人数最多的一条,而我们此次徒步穿越的线路是另一条,路经天堂湖的乌孙古道。


Screenshot_20210803_1615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在经历千年的变迁后,伊宁大街上依然保留有一些汉文化古习俗与建筑风格,那么,在新疆伊斯兰化之前的汉唐时期,各人种之间、西域佛教与中原儒道文化共融在此该是怎样的风貌?我住的民宿位于具有民俗风情的六星街里,蓝色的门廊与白色的墙,是维族的建筑风格。各家小院门前屋后都种植着枣树、桑葚或核桃树,坐在民宿庭院的树下喝杯茶,成熟的桑葚果子从树上掉落下来,不注意或会被砸到,这是今日伊宁的田园生活。

第三天(6月4日)下午4点半,参加乌孙徒步的八人简单、peter、zid、瑜乐、mona、叶子、丛丛、梨鲜生(我)在伊宁市区约定地点集合,包车先去往喀拉峻草原,计划行程从喀拉峻草原徒步进乌孙古道。傍晚7点多,我们到达塔里木景区(位于巩留县,与特克斯县喀拉峻草原相连),从景区后门进山,进山时卡点保安大叔特意告知我们预计几日内将有大雨,要我们注意安全!车开进景区不远,我们在一河边营地下车搭帐。随便煮了方便面,收拾下装备就睡下了。旁边河水哗啦啦流着,安静的夜里显得水声更大,才睡着一会,又被营地的狗叫吵醒。半夜里两只狗一直狂叫不停,其中一只还从我帐篷边跑过,顺便在我帐外嗅了嗅,一晚上没怎么睡好。


IMG_20210605_0834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5日是徒步喀拉峻草原的第一天。早晨7点半,我们整装出发,先过了一座桥,之后一直顺着河边前行。路上绿草茂盛,经过松树林后,会看到路边有很多土拨鼠洞,偶尔会有几只土拨鼠露出警觉的脑袋东瞅西探。左拐拔高,就能看见东西方向延伸着的雪山,这就是天山,我们将会向西行走,穿越东、中、西喀拉峻草原,然后向南翻越天山进入南疆。在雪山的陪伴下,六月份草原上各色野花开的更艳,黄色的蒲公英与紫色不识的花成片开放。时而阳光穿过云层暴晒蒸热,时而被云层遮挡又吹着清爽小风,走走停停拍拍照,大约午后三点多有牧民骑摩托车来迎接我们,今晚我们要住宿在牧民家里。我坐上摩托车,这位牧民小哥草原骑摩托水平一绝,起伏跌宕的草原像平路一样,单手握把或下坡加速,坐在后座上不时被颠的离开座面,我的水杯也被颠掉了,被后面的队友给捡到。这家牧民家有三间小木房,两个蒙古包,我们住其中一间木房。6点多,简单与几个女生炒菜煮面,其他帮着整装备,饭后我脚脖上出一片痒疙瘩,觉得住不惯牧民的房子,就把帐篷拿院子里支了起来,与第二队的三位大哥邻着。新疆的天十点才开始黑,躺下那会儿厚厚的云层聚集在上空,几个响雷伴了少许小冰点,但天边却是晴朗的蓝色,我推测不会下太大,翻身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一夜没有下雨,还算幸运。


IMG_20210605_1144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05_1339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6日早上8点我们出发,天空晴蓝,棉花朵样的云飘浮半空,早晨草原上积攒了一夜的露水打湿鞋裤,鞋底像刷过一样干干净净。野外每一口呼吸都是清新的,累了就停下来歇会脚,拿出块馕啃,远处草坡上成群的羊也都低着头啃着草。中午时候路过一家牧民,简易的木头房里一位年长妇女在过滤牛奶里的奶油,我们向其要了酸奶,我单独又要了一碗纯牛奶,这碗牛奶算是我喝过的最原汁原味的吧,我认为比市场上买的要醇厚一些。沿着牧民家旁边的便道一直走下去,大概要一个多小时,到了喀拉峻景区服务中心,穿行的大巴满载着各地的游客到此打卡一游。我们在此短暂停留,简单留念后就穿过服务中心继续行走于草原之中,大概下午三点我们到达第二天露营的牧民家里。此时正值午后,大伙撑起帐把睡袋拿出来晒,四点多突然变天转中雨,各自都躲在帐篷里休息。我翻了本书《丝绸之路新史》(介绍的是从长安到敦煌、楼兰、龟兹即今天的库车等不同人种、信仰、文化多元融合的历史),等到七点多雨停了,徒步的人热闹了起来,木房里有几人在喝酒吹牛逼,有的谈历史有谈接下来的行程,还有在谈曾徒步过哪,有在拍照欣赏山头的美,有在刷牙洗漱,只有各色的帐篷安静地停放在草地上任由微风吹过,生活就是这样吧,总要留点时间给自己想要的人生。夜里无雨。


IMG_20210605_1531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06_1123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7日我早早的起来煮水并收拾装备,8点出发从牧民家对面下坡,今天将会到达天山脚下的琼库什台村(乌孙古道北起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一直在下坡,过了一座木头桥后右转,就开始上坡。被围栏隔开的泥泞路上,湿滑难走,偶尔路边慌跑的野兔会让大伙稍作停歇,一路欢笑之余也不时有马帮喊“加油”,又一个小时后才终于爬上垭口,垭口的另一面就是琼库什台村。琼库什台村周围是茂盛的草原,大概下午1点进村住民宿。已经3天没洗漱的队友,排队冲洗,晾晒装备。晚上我们与马帮小伙伴一起聚餐,但是,穿越乌孙古道能否按计划进行下去成了最大的难题,马帮以达坂厚雪为由加价,直至夜里两三点也未谈妥,被告知取消接下来的行程,乌孙行泡汤了。


IMG_20210607_11423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07_1946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夜没怎么入睡,6月8日凌晨4点在半梦半醒间,全队被叫醒称5点将趁夜色出发进山。我们快速打包装备,打开手电,离开民宿。前一天下的雨使得山路泥泞难走,天未亮微弱的手电只能看到眼前模糊的树影,旁边就是琼库什台河,河水顺流问下,奔腾不息的声音能盖住队友间的说话声。1个半小时后天色开始渐亮,此时才能看清我们走出了河边的林地,前面是沿山谷上山。新疆为户外爱好的天堂,此时走在视野开阔、绿色清新的山谷间,仿若隔世一般,正前方远远的山头覆盖着白色雪,那就是天山山脉,旁边流淌着清澈的山泉水,脚下山石路间开满了朵朵黄色小野花,满眼绿草,每一口呼吸都带着清甜。山谷尽头有座木桥,过桥右切上山,再右拐行2公里就是我们今晚的营地了,此时才下午1点多,小伙伴们都把帐篷睡袋拿出来晒晒太阳,累的就直接帐内休息了。4点多刮一阵强风,随后下半个小时雨,睡前翻了会书,毕竟天黑的有点晚。


IMG_20210608_0943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08_0956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9日按计划起床出发,今日我决定重装全程翻越琼达坂。上午在翻越达坂前,面临较大的困难是先有一段碎石路,踩在大石头上走,随后过河后有一段沼泽地,沼泽地最难走,湿滑易摔倒,接近达坂前还有一段草皮、融水、薄冰混杂路。大概12点左右,我们在达坂脚下简单补给后,开始攀登翻越琼达坂。翻越琼达坂的路是乱石堆积之路,每一脚都需要确定石头是否稳定才会向上前行,今日背负30斤装备确有挑战,大约午后1点登上达坂,简单拍照后速速下山。今日我们将宿营在向导沙木家牧场,先下了一段大陡坡,沿着山谷绕行,山谷里同样布满了沼泽水坑,大约下午5点多才到达木屋,今日行程10个小时大约20公里。


IMG_20210609_0914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09_1057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10日早上7点半准时从沙木家木屋出发,下山到山谷里,一女队员因身体不适,过河时将脱下的登山鞋掉在河水里并被冲走,peter与简单反应迅速,扔下登山杖飞跑去下游捡了回来,为此队伍里短时间内情绪爆棚,还好很快止息了没影响之后的行程。之后在山谷里来回数趟穿梭河水,再翻过山头来到科克苏河边,沿河边行走,直至中午12点左右才到达溜索桥。下午2点半坐溜索过河,这个简易的过河方式是像坐缆车样但靠人工在河对岸拉过去的,胆小的或会有担心掉下深达数米的河里。之后沿轨迹前行,马帮骑马带我们来回过河,大概六七趟吧,就一直沿着河边走,5点半左右终于到达营地第二草原站,帐篷就搭在一片草地上。


IMG_20210610_1141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10_13334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11日仍在8点准时出发,尽管今天路程不远,只上行到海拔3千米的天堂湖。早起空气湿度比较大,有薄薄的云雾飘浮在山谷间,蓝天白云下松树林立,踩着湿露的草,边聊边上山,忘了这是哪儿忘了繁杂琐事。路遇一位名叫“新龙”独自穿越乌孙的小伙伴,胆量也够赞,随后与我们一起徒步。大约11点半花了一个小时翻上一座需要曲折上行的山头后,右拐看见远处所有的山上盖满了雪,海拔已经很高了,半个小时后就看到了心向的天堂湖,它像平静的睡在雪山之间,也像静止在了寂静的时空,水面浅蓝没有波动。那一刻,觉得它实在太美了,走在最前面的我都想独自拥有它。小伙伴们都选择自己认为最佳观赏它的视角搭帐篷,此刻正值中午,太阳下湖水泛光,女生在各种摆拍,我只觉得累了钻帐篷里煮饭、喝茶、看书休息。下午6点多,天色突然变阴了,小雨滴转为雪,之后变为大暴雪。好在只下了2个小时,8点多雪停了,太阳出来天又晴了。雪后的夜里更安静,此夜身边不止有小伙伴们,还有天堂湖陪伴。


IMG_20210611_11254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12_0704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12日早上6点多就醒来了,今天的行程最远,需要翻越海拔3800的阿克布拉克达坂,小伙伴们都提起精神认真对待,老天也开眼天气晴照。一个小时路程沿天堂湖行至对面山下,穿上冰爪开始上山。50分钟登上第一阶后发现有个小点的天堂二湖,二湖景色差远了。10点半第二阶上山开始,比第一段雪厚了,坡度又陡又长,每一步需要踩着前面的雪印上行,12点左右补给水粮后开始第三阶上山。第三阶深达膝盖的厚雪,走一半时左侧山头突然滑下来一个物件,山体太大显得物件小看不清是什么,停稳了才看清是个登山包,从上面马背上掉下来的,马也滑坠下了坡。我们开始担心前面的雪坡,最后一阶雪坡完全是个陡坡,坡度大约60吧,雪厚达膝盖以上但不长,两个马夫看到前面的马滑坠,不想送我们过达坂了,让我们自己背包翻。多次商议后,让马夫尝试牵空马上坡,又拖又拉,终于还是可以登上达坂的。于是我们各自背自己的包,吃力上达坂,看着左侧坡下我们一路走上来的路线,这个达坂的确危险。下午2点半,全队登上达坂。经历了极危险的最后一段上山路后,小伙伴们既兴奋又喜悦,就连天空都泛起了彩虹为我们鼓掌。下午3点开始下山,5点下行到山谷,今晚在博孜克日格河谷营地搭帐,这也是出乌孙最后一晚夜营。


mmexport16236835024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62365510858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月13日早上起来时已经倍感轻松,今天要出山了。今天的行程很简单,就是沿着河谷来回穿行,距离大约20公里。上午会遇见一片一米多高树状带刺的荆棘林,开着黄色小花,从中穿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扎。10点左右过一座木桥,之后马夫带我们骑马过河多趟,来回一二十次吧。12点左右经过一片胡杨林(据说是胡杨树),树干粗壮单人难以抱住,估计树龄少则上百年。水浅的时候自己就趟过去了,深的还是骑马安全点,临出山前peter哥下马时一不小心将2千的登山裤划破了口子,露出了屁股沟,引得后面女生一阵大笑。下午3点,我们安全出山,在政务管理站门前,zid躲在拖拉机斗下面避雨,向我们打招呼时,黑黑的脸露出一口洁白的牙,他因脚底起泡提前随筑路卡车出山的。


IMG_20210613_1317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10613_1524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喀拉峻大草原3天约60公里,乌孙古道6天约120公里就这样结束了。感谢小伙伴们一路陪伴,佛光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