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黑人高海拔登山运动,世界首支全黑人珠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14
图:今年早些时候,圆圈(Full Circle)珠穆朗玛峰登山队的成员们在雷尼尔山(Mount Rainier)摆姿势拍照。明年,团队成员希望成为第一支登顶珠峰的全黑人队伍。 迄今为止,只有……

图:今年早些时候,圆圈(Full Circle)珠穆朗玛峰登山队的成员们在雷尼尔山(Mount Rainier)摆姿势拍照。明年,团队成员希望成为第一支登顶珠峰的全黑人队伍。

迄今为止,只有10名黑人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现在,一个名为“圆圈珠峰登山队”(Full Circle Everest)的团队希望成为第一个登顶世界最高峰的全黑人队伍,并以此激励更多的黑人参与到户外活动中。


圆圈珠峰登山队由9名登山者组成的。现年58岁的菲利普·亨德森(Philip Henderson)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资深户外运动员和登山爱好者,拥有30多年的经验。


在一次受伤使他无法进行传统运动后,亨德森说,“我意识到,你知道的,生命是短暂的。你应该做你想做的事。”


亨德森在接受美国一电台采访时解释说,他在一次与另一位黑人登山运动员的谈话中萌生了尝试这一重大项目的想法。这个团队最终发展到七男两女,年龄从25到60岁不等。


明年,这个团队将尝试全世界只有几千人完成的事情:登上珠穆朗玛峰的顶峰。


珠峰海拔8848.86米,排名世界第一,无论如何攀登她都并非易事;有许多人因为攀登珠峰而永远地留在了山上,他们的遗体甚至都无法归乡。


但圆圈珠峰登山队队员经验丰富,每位队员都有6000米以上山峰攀登经历,熟悉高海拔山峰攀登。部分队员甚至登顶过乞力马扎罗山、阿空加瓜山和北美最高峰德纳里峰。


亨德森说,对这群人来说,登上珠峰是“很好的下一步,但也是让人敬畏的一步。”


“我很激动,但不是精神紧张,只是因为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亨德森告诉媒体,“我一直告诉人们,攀登珠峰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在你到达山脚时开始的,我们现在就在进行中……你所做的准备、训练和团队建设等等。”


“圆圈珠峰登山队”成员分布在美国各地,有来自纽约的,佛罗里达的,以及亨德森居住地科罗拉多的。他们每周以团队的形式在Zoom上碰面,同时也会自己单独训练。


但是要如何准备攀登世界最高峰呢?


亨德森解释说,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习惯负重,特别是在高海拔地区。但这很难在生活去做到;珠峰大本营位于5200米的山脚下,登山者可以在那里进行补给和休息。


“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攀登它是关于你在寒冷的环境中长时间的站立,和负重,如果条件允许,你可以以任何方式模拟这种情况,”亨德森说,“但还有心理训练、力量训练和核心训练。”


“我是交叉训练的忠实信徒,做很多不同的事情,但除了去爬山和徒步旅行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活动可以替代,”他说。


图:2013年,菲利普·亨德森(右)和瑞安·哈德森在德纳里峰。

圆圈珠峰登山队旨在激励黑人户外运动


圆圈珠峰登山队希望明年创造历史,但这不仅仅是攀登本身。而是在攀登背后,一个能联系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愿望:激励其他黑人进行户外探索。


“我们都是黑人……黑人在登山运动和高海拔登山运动中缺乏代表性。”亨德森说。


他说:“我们中很少有人能达到这个高度,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有责任把它带到我们的社区,带给我们的年轻人,让他们知道户外运动的益处,并希望他们能接触到大自然和拥有健康生活的方式。”


从数据上看,在最常从户外活动中受益和参与户外活动的人群中,存在巨大的种族差异。美国国家健康基金会(national Health Foundation)的一份报告显示,前往国家公园、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游客中,近70%是白人,而黑人是所有人群中访问这些地方最少的。


但原因远非如此简单。种族主义是一个因素:正如资源公司的一份报告指出的那样,由于种族隔离,从历史上看,黑人在许多公共场所不得不面对不受欢迎甚至不安全的感觉。


黑人也不太可能有机会进入高品质的公园。根据公共土地信托基金会(Trust for Public Land) 202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从统计上看,为“非白人”人口服务的公园比为白人社区服务的公园更小,也更拥挤。


但是进入公园和大自然对孩子们来说尤其重要。根据参考资料的报告,一些专家推测,如果一个人在童年时期没有太多与大自然接触的经验,那么这种趋势很可能会持续到成年。


但与大自然交流并不一定要从登山开始。亨德森解释说,到户外可以是观鸟,或者去公园散步,或者徒步旅行。他建议人们根据不同的喜好尝试不同的户外活动。


这个登山队的目的是激励他们的社区,这体现在他们的名字上--“圆圈”。圆圆圈圈、圈圈圆圆就像一个循环,正如其网站上所解释的那样,第一个美国登山队于1963年登上珠穆朗玛峰,同年,小马丁·路德·金博士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对他们来说,达到顶峰将是一个完整的循环时刻,他们希望这是一个激励其他黑人实现他们的目标的时刻,无论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亨德森说:“这真的代表了人们把他们所学到的、他们的经验和技能,送给那些有热情做同样事情的人。”“所以你可以把这个完整的概念应用到几乎所有的事情中。”


正如他们的声明所言,“珠穆朗玛峰不是最终目标,而只是开始。”


这支登山队将于明年春季前往珠峰,进行为期60天的艰苦攀登。与此同时,他们正在筹集资金来支持他们的行动,并通过Instagram和Facebook记录他们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