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的幸福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23
10月18日,沈丘县纸店镇赵腰庄村村民在村党群服务中心交纳2022年度医保费。本报记者宋朝摄 □本报记者宋朝 电饭锅蒸上了米饭,土豆削了皮,买了一块凉粉,从自家小菜园拔了……

  10月18日,沈丘县纸店镇赵腰庄村村民在村党群服务中心交纳2022年度医保费。本报记者宋朝摄

  □本报记者宋朝

  电饭锅蒸上了米饭,土豆削了皮,买了一块凉粉,从自家小菜园拔了几棵葱,沈丘县纸店镇赵腰庄村47岁的崔春丽正在准备10月18日的午餐。

  70岁的公公程海山去村幼儿园接崔春丽的外孙了,当日吃午饭的就他们四代三口人。

  “公公今年正月、五月做了两次大手术,现在恢复得还行,能帮我接送外孙;我女儿两口子在外打工,把孩子放我这里了!”崔春丽说,她儿子在郑州上大学,二年级了,一个月要花1000多元,这是目前家里最大的开支。

  “没事,我的工资够儿子花的!”崔春丽是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沈丘直属库的保洁员,“我每天早上去工作两个小时,快下班的时候再去忙一阵,一天差不多工作四个小时吧,工资是1500元,干了4年了,家务事基本不耽误。”

  崔春丽的丈夫叫程占伟,是程海山的二儿子。他小腿受过伤,重活干不了,在北京跟着别人“收废纸片子”,别人给他发工资,去了两年了,每个月给她打回来3500元。

  程海山的大儿子一家都在上海做生意,平常不怎么回来,他就一直跟着老二家生活。

  “伺候老人是应该的!俺大哥好得很,公公有病,住院、做手术花的钱人家弟兄俩商量着出了,大哥老家的钥匙我都拿着呢,我在空闲地上种了芫荽、葱、生菜、白菜,随便种一点都吃不完!”

  崔春丽家的房子是十年前盖的,两层楼,楼梯设计在室内,客厅里一长溜儿矮柜,收拾得干干净净。

  程占伟打回来的钱,崔春丽一般不动:“万一将来孩子留在大城市了,结婚、买房没有一大疙瘩钱怕是下不了场的!”

  吃、穿、用都没有什么问题,因此崔春丽从没问过程占伟一个月多少工资,她忽然想起来应该问问这事:一个月他要是能打回来4000块钱,不就更宽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