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研究_美食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26
芒果(Mangifera indica L.)是杧果的通俗名称,属于漆树科杧果属植物,芒果是一种原产于印度的漆树科常绿大乔木。芒果是仅次于香蕉的世界第二大热带水果,与苹果、葡萄、柑橘……
  芒果(Mangifera indica L.)是杧果的通俗名称,属于漆树科杧果属植物,芒果是一种原产于印度的漆树科常绿大乔木。芒果是仅次于香蕉的世界第二大热带水果,与苹果、葡萄、柑橘和香蕉并称世界五大水果。芒果果实含有糖、蛋白质、粗纤维、矿物质,富含维生素A的前体胡萝卜素和维生素C等营养成分,其果肉细腻可口,营养物质丰富,深受人们喜爱。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芒果相关数据包含芒果、山竹、番石榴,下同),目前全球有103个国家种植芒果,2019年全球芒果收获面积为558万hm2,产量5585万t。     中国是仅次于印度的全球第二大芒果生产国,我国芒果主要产区在海南、广西、广东、四川、福建、台湾等省区。我国芒果种植规模趋于稳定,2019年我国芒果收获面积为15.3万hm2,产量245.5万t,收获面积和产量均占世界的第2位。2019年我国芒果单产为16.05t/hm2,芒果产业的发展对我国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增加就业、扩大出口和满足人民生活等方面需要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国虽是世界芒果生产大国,但是多年来芒果贸易一致呈出口少、进口多的局面,以2020年为例,全国出口芒果4.45万t,而进口芒果达8.61万t,影响芒果走出国门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芒果质量安全问题,而农药残留是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出口贸易市场竞争的重要因素,农药的使用对生态环境和食品安全的影响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为此国内外不少学者开展了农药的行为规律研究,为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纷纷出台制定了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MRLs),我国的农药残留限量标准虽然发展起步较晚,但经过30余年的发展已成体系,截至目前农药残留限量标准已超过1万项。     我国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概况     我国农药残留限量标准主要包括国家标准和农业行业标准,国家标准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农业农村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农业行业标准由农业农村部发布。2005年,我国发布实施《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05),对之前所有发布实施的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国家标准进行废止和替代。2012年11月26日,我国发布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12),成为我国唯一的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此后,又相继发布了2014版、2016版、2018版、2019版,特别是2021年修订补充后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21)发布实施,我国农药残留限量标准得到极大的发展和充实。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是目前我国统一规定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的强制性国家标准。2021年3月3日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新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21),并于2021年9月3日起实施。新发布的标准涵盖564种农药在376种(类)食品中10092项最大残留限量,至此我国农药残留限量数量在1万项以上,农药品种和限量数量达到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相关标准的近2倍,全面覆盖我国批准使用的农药品种和主要植物源农产品,标志着我国农药残留标准制定迈上新的里程碑。     新版GB 2763—2021与2019版相比,增加了2,4-滴丁酸等81种农药,限量标准数量增加了2985项,增加了7项检测方法标准,修订了2项检测方法标准,删除了2项检测方法标准,增加了2,4-滴丁酸等66种农药每日允许摄入量(ADI),修订了原标准中噻唑磷的中文通用名,修订了2,4-滴二甲胺盐等3种农药的英文通用名,修订了GB 2763—2019中194项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值,修订了GB 2763—2019中吡氟禾草灵等12种农药残留物定义,修订了丁苯吗啉等4种农药每日允许摄入量(ADI),二甲四氯等17种农药的部分限量值由临时限量修改为正式限量,噻草酮等3种农药的限量值由正式限量修改为临时限量,修订了规范性附录A,增加了小麦全粉等20种食品名称,修订了16种食品名称。新标准设定了29种禁用农药792项限量值、20种限用农药345项限量值;针对社会关注度高的蔬菜、水果等鲜食农产品,修订了5766项残留限量;为加强进口农产品监管,制定了87种未在我国登记使用农药的1742项残留限量。新标准涵盖农药品种和限量数量大幅增加,更加科学、严谨和与时俱进,充分体现“四个最严”要求。     我国芒果中农药登记使用概况     目前我国登记在芒果上使用的农药产品共计67项,其中农药单剂52项、混配制剂15项;农药类型包含杀菌剂49项,植物生长调节剂15项,杀虫剂2项,除草剂1项;涉及农药有效成分28种,其中杀菌剂18种、植物生长调节剂6种、杀虫剂3种、除草剂1种(表1)。   我国芒果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分析     芒果属于热带和亚热带水果,新标准GB 2763—2021涉及芒果中的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共计123项,其中规定了阿维菌素等38种农药在芒果中的最大残留限量(表2),规定了胺苯磺隆等85种农药在热带和亚热带类水果(含芒果)中的最大残留限量(表3),也适用于芒果。新标准增加了阿维菌素、代森联、代森锌、啶酰菌胺、啶氧菌酯、氟唑菌酰胺、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甲基硫菌灵、氯虫苯甲酰胺、噻虫嗪、乙基多杀菌素、乙嘧酚等12种农药在芒果中的最大残留限量值;删除了乐果在芒果中的最大残留限量值;芒果中丙森锌、代森铵、代森锰锌、福美双、福美锌等5种农药的限量值由2mg/kg修改为5mg/kg;多菌灵的限量值由0.5mg/kg修改为2mg/kg;嘧菌酯的英文名称修改为“azoxystrobin”;增加了阿维菌素、丙森锌、丙溴磷、啶酰菌胺、嘧菌环胺、灭蝇胺、溴氰菊酯等7种农药在水果中的检测方法标准。   增加了胺苯磺隆、巴毒磷、丙酯杀螨醇、草枯醚、草芽畏、丁硫克百威、毒虫畏、毒菌酚、二溴磷、氟除草醚、格螨酯、庚烯磷、环螨酯、甲磺隆、甲氧滴滴涕、乐果、乐杀螨、硫丹、氯苯甲醚、氯磺隆、氯酞酸、氯酞酸甲酯、茅草枯、灭草环、灭螨醌、三氟硝草醚、三氯杀螨醇、杀虫畏、速灭威、特乐酚、戊硝酚、烯虫炔酯、烯虫乙酯、消螨酚、溴甲烷、乙酯杀螨醇、抑草蓬、茚草酮等38种农药在热带和亚热带类水果中的最大残留限量值;热带和亚热带类水果中的杀螟硫磷限量值由临时限量修改为正式限量,特丁硫磷限量值由正式限量调整为临时限量,乙酰甲胺磷的限量值由0.5mg/kg修改为0.02mg/kg;氟虫腈的残留物修改为“氟虫腈、氟甲腈、氟虫腈砜、氟虫腈硫醚之和,以氟虫腈表示”,将氟虫腈在水果中的残留检测方法标准修改为“SN/T 1982”;灭线磷在水果中的检测方法标准“GB 23200.112”修改为“GB 23200.113”;增加了胺苯磺隆、巴毒磷、丙酯杀螨醇、丁硫克百威、毒虫畏、庚烯磷、甲拌磷、甲磺隆、甲基异柳磷、甲氰菊酯、甲氧滴滴涕、乐果、乐杀螨、硫丹、氯苯甲醚、氯磺隆、氯酞酸甲酯、灭草环、灭螨醌、三氟硝草醚、三氯杀螨醇、杀虫畏、杀扑磷、水胺硫磷、速灭威、特乐酚、乙酰甲胺磷、乙酯杀螨醇、抑草蓬、茚草酮等30种农药在水果中的检测方法标准。     随着《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21)发布实施,芒果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数量快速增长,标准质量不断提高,较之前得到较大的充实,较好地满足了芒果质量安全评价需求,对于保障消费者安全、农药合理使用和我国芒果产业健康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结论与讨论
  主要结论     (1)我国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大幅增加,更加科学严谨,逐渐与国际接轨。新版GB 2763—2021标准规定芒果中最大残留限量的农药增加了50种,加上豁免的低风险农药,新标准涵盖了芒果生产中允许使用的大多数农药,特别是增加了啶氧菌酯、氟唑菌酰胺、乙基多杀菌素等近年来使用频率较高的农药,突出了高风险农药和重点监管农药,极大地缓解了芒果质量安全监管“无标可依”的难题,更大范围保障芒果质量安全,确保老百姓吃得放心。同时,新标准还增加了37种农药在水果(含芒果)中的配套检测方法标准,极大地满足了芒果农药残留检测需求,为准确判定芒果中农药残留是否符合限量标准要求提供重要的方法保证,从而更准确评价芒果质量安全状况。新版标准基于我国农药登记残留试验、市场监测、居民膳食消费、农药毒理学等数据制定,遵照CAC通行做法开展风险评估,广泛征求了专家、用户、消费者、相关部门和机构等各方面和社会公众意见,并向世界贸易组织成员通报并接受对标准科学性的评议,确保标准既有效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又符合我国农业生产实际。我国采用的农药残留膳食风险评估原则、方法、数据量需求等方面要求已与CAC和欧美接轨,确保了标准的先进性。新标准GB 2763—2021实施后,我国适用于芒果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达到123项,远远高于CAC(29项)、美国(43项)、菲律宾(25项)、东盟(18项)等国家和国际组织。CAC现行有效芒果上的残留限量标准共29项,其中有3项针对热带和亚热带水果(皮不可食,含芒果),GB 2763—2021与CAC标准中关于芒果相同限量值的农药有14种,GB 2763—2021严于CAC标准的农药有6种,比CAC标准宽松的农药有5种,我国暂未制定的农药有3种,CAC未制定的农药有94种,我国芒果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数量是CAC的4倍。同时,我国积极参与CAC等国际农药残留标准的制定,极大地促进建立能够适应我国芒果质量安全要求和国际贸易的农药残留标准体系。     (2)我国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体系需进一步完善和提高。目前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数量还远低于欧盟(504项)、英国(500项)、日本(186项)等发达国家通行标准。部分芒果上登记使用的农药未制定限量标准,在芒果上已登记的28种农药有效成分中,除了豁免制定食品中最大残留限量的农药,还有喹啉铜、氯吡脲、春雷霉素、赤霉酸、氢氧化铜、王铜、硫磺等农药暂未制定残留限量值,现行标准还不能完全满足芒果质量安全和国际贸易需要;新版标准GB 2763—2021中规定了适用于芒果的123种农药的残留限量标准,其中氟唑菌酰胺、螺虫乙酯、氯虫苯甲酰胺、乙基多杀菌素、百草枯、草枯醚、草芽畏、毒菌酚、二溴磷、氟除草醚、格螨酯、环螨酯、氯酞酸、茅草枯、特丁硫磷、戊硝酚、烯虫炔酯、烯虫乙酯、消螨酚、溴甲烷等20种农药没有配套的检测方法标准;胺苯磺隆、毒虫畏、甲磺隆、茚草酮、毒杀芬等5种农药的配套检测方法为“参照”,缺少检测方法标准,也就不能准确判定芒果中农药残留是否符合限量标准要求,就难以按这些限量标准来评价芒果合格与否;新标准中巴毒磷、丙酯杀螨醇、草枯醚、草芽畏、氟除草醚、格螨酯、环螨酯、甲基硫环磷、乐杀螨、三氟硝草醚、特乐酚、戊硝酚、烯虫炔酯、抑草蓬等14种农药的ADI值亟待明确;热带和亚热带水果限量标准不能完全代表某一种水果,GB 2763—2021热带和亚热带水果中的85种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尽管也适用于芒果,但是不同作物不同水果的种属特征、种植方式、生育期、食用方式等存在差异,可能导致其残留和膳食等差异,需要进一步通过科学实验和评估来制定具体每种水果的残留限量值。     建议与思考     (1)加快我国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的制定步伐。当前需要着重解决“有农药登记、无限量标准”的历史遗留问题,加强对于人体健康和进出口贸易影响较大的农药品种的限量标准制定工作,特别是近年来在芒果上使用量较大、膳食摄入风险较高(ADI值很低)和贸易摩擦较多的农药,要及时跟踪农药开发和芒果生产中农药使用情况,与时俱进,补充和更新修订限量标准。同时,积极参与CAC等国际农药残留标准的制定,加快建立能够适应我国质量安全要求和国际贸易的芒果质量安全标准体系。     (2)加快芒果检测方法标准制定。优先制定或修订芒果中已有限量标准农药的配套检测方法,同时对于“参照”方法开展方法验证工作,确保限量标准有“法”可依;建立农药残留检测方法评价机制,加强对国外先进检测技术和方法的引进和验证工作,在引进和消化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结合生产实际,研究并制定适合不同层次的检测技术和方法,并形成一定规模的技术储备;及时掌握国际上芒果等水果农药残留检测方法的研究动态,鼓励快速检测方法的研发并制定相关标准。根据国内市场和国际贸易要求,加快建立适应我国芒果质量安全需要的农药残留检测方法体系。     (3)积极参与CAC等国际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的制定工作。WTO明确规定CAC标准为解决贸易争端的评判标准,目前CAC制定芒果中的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仅有29项,这也为我们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提供了机遇。此外,还要及时了解相关贸易国限量标准设置规则和最新动态,适时做出相应政策调整,以保护我国芒果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利益。     (4)加强替代农药研发和风险评估等基础研究。加快绿色替代农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检测,特别是高毒高残留农药(代谢物)和国外要求不得检出的农药,说明这些地区对这些农药已经禁用或限用,容易造成贸易壁垒。评价农药残留造成的芒果质量安全问题的最终落脚点是评估芒果中农药对健康造成已知或可能的严重不良作用,该过程的核心方法是暴露量评估。当前,需要进一步加强对芒果潜在质量安全风险进行全面摸底排查,积极开展与农药残留标准制定有关的毒理学和膳食风险评估研究,明确丙酯杀螨醇、环螨酯等农药的ADI值,为制定相关标准提供科学依据。   声  明:本文摘编自《中国果树》2021年第10期“我国芒果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研究”(田海,冯玉洁,马晨,段云,郇志博,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