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公司描绘将全杀伤链接入“先进作战管理系

来源:[db:来源]作者:[db: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21-11-17
2021年3月以来,美国波音公司在官网介绍并持续完善其关于“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的设想,立足全杀伤链接入,意图在美空军最大的原生型复杂系统发展计划中获得更多份……

2021年3月以来,美国波音公司在官网介绍并持续完善其关于“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的设想,立足全杀伤链接入,意图在美空军最大的原生型复杂系统发展计划中获得更多份额。虽然与先前诺格公司、洛马公司等国防巨头的类似文章一样,主旨在于展现其自身能力,但其描述方式体现了美国军工巨头对未来战争“杀伤网”构建及“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运行的理解。

美国波音公司正在开发数字化开放系统,使美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成为现实,并为美军各军种提供自主、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软件定义网络、传感器和数据融合等能力。其中一项努力是基于开放系统架构理念,将数字化先进解决方案无缝接入美空军的“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开放、安全的ABMS数字网络环境是JADC2的重要组成部分,最终使联合部队能够在所有军种及盟友间共享关键数据,并在各个域取得胜利。

波音公司将在以下技术领域使能ABMS:开发、安全和运行(DevSecOps)/开放架构;传感器集成(太空、空中、海面、地面);安全边缘处理(机器对机器/人工智能);高速、高带宽、安全的多域通信;网络(多波形/跨域);战斗管理和指挥控制(BMC2)任务系统;网络化武器;自主/可消耗。

波音公司产品将在“发现-定位-跟踪-瞄准-交战-评估”(F2T2EA)的全杀伤链环节无缝接入ABMS网络。

发现(集成多域传感器以探测目标)

平台:来自卫星、飞机和海上船只的多域传感器对来袭巡航导弹发出警报。波音公司丰富的传感器和多情报产品和集成经验提供了联合全域传感器和智能融合。

用户:机载预测分析引擎根据巡航导弹的弹道和其他操作因素确定几个可能的目标。最可能的目标建议被迅速提供给“人在回路上”(humanon-the-loop)确认。

网络:基于可用带宽和当前电磁频谱效应,自动化网络管理器选择最佳手段,联通发射平台和导弹发射检测装置到可用的有人和无人资产。跨域功能确保信息安全地传输到必要的安全区域。波音的“通信即服务”(Communication as a Service)和“硬件墙”(HardwareWall)产品为联合作战人员提供了所需的网络灵活性。

以下波音产品在“发现”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提供安全的作战管理和战斗支持通信,并使边缘网络处理传输关键信息。

(2)千禧太空系统ALTAIR卫星:探测到水面舰艇,并将此信息传输到ABMS网络。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进行空中和水面搜索,同时作为数据和通信中继进入整个ABMS网络,并提供边缘网络处理能力。

(4)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进行空中搜索。作为一种经过实战验证的武器系统,它提供了强大的多域监视、通信、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和互操作性,成倍提高了联合部队的效力。

(5)P-8A“波塞冬”:是一种多任务海上巡逻飞机,支持包括反潜战、反水面战、情报监视侦察(ISR)、搜索和救援等一系列任务。P-8A通过其网络功能,可以优化指挥控制网络中的数据。此外,增量3能力的升级显著提高了任务效率,宽带卫星通信、反潜战信号情报、计算能力的提高和跟踪管理的增强都有助于实现通用作战图。

(6)波音旗下英西图公司“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进行扩展的水面搜索,提供边缘网络处理能力,并作为从波能滑翔器到ABMS网络的信息中继。

(7)波音旗下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可作为一种中空长航时情监侦、通信和数据中继。“猎户座”的多天续航允许在发射前进行场站定位并建立网络,从而集成波能滑翔器和其他资产。

(8)波音旗下液体机器人公司波能滑翔器:作为“综合者”增程型无人机和“空中力量编组系统”的数据和通信中继。

(9)B-1和B-52轰炸机:B-1的APQ-164无源电子扫描阵列雷达天线可用于寻找陆地和海上卡车大小的目标。B-52雷达现代化计划将部署AN/APG-79有源电子扫描阵列的衍生产品,提供更高的分辨力。此外,目前B-1和B-52上的光电瞄准吊舱可以提供人体大小目标的识别。美空军计划的卫星通信升级将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宽带卫星通信ABMS连接。

波音公司上述对“发现”的构想中,无人装备和网络信息装备的运用设想值得关注。

锁定(确定准确的目标位置)

平台:根据安全边缘云中的存储数据分析威胁数据,该云与在战略资产上维护的大型数据结构保持同步。算法可精确定位发射平台和巡航导弹的位置。

用户:波音数据融合产品中的机载自主相关引擎提供了巡航导弹和航母战斗群类型的几种可能识别。推荐结果可以快速提供给“人在环上”进行确认和选择。

网络:战略网络提供战区特定环境数据的同步,以支持当前威胁数据库,并对整个网络中的威胁位置进行优先路由。波音公司在软件定义无线电上的定向网络波形提供了在这些对抗环境中所需的低截获/低探测通信概率。

以下波音产品在“锁定”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

(4)“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

(5)B-1和B-52轰炸机(6)MQ-25A“黄貂鱼”:为F/ A-18“超级大黄蜂”机队提供无人加油,支持F/A-18的数据收集、情监侦和战斗机/攻击机任务

(7)P-8A“波塞冬”(8)F-15EX飞机:融合分布式网络位置数据,提供通用作战图以指挥有人-无人编组提供空中和水面搜索选项。

(9)液体机器人公司波能滑翔器(10)波音旗下DRT公司信号情报(SIGINT):舰载信号情报能力允许用户利用电磁能量谱定位高优先级目标。

跟踪(监视目标)

平台:人工智能支持的作战管理算法协助确定跟踪导弹和航母战斗群需要哪些多域传感器,以及哪些传感器可用。

用户:多层资源管理算法通过可用的传感器对每个目标进行优先排序并分配跟踪任务,可选择自主工作模式,或需经用户批准的工作模式。

网络:来自不同传感器的位置数据相互关联,以提高位置的准确性。更新的敌方资产位置信息进行优先排序并传输到相关机载和天基防御资产和指挥控制节点。波音公司国防任务计算边缘解决方案中的分散协作规划器、独立测距改进软件(IRIS)和多层资源管理工具将持续分析并修改跟踪轨迹。

以下波音产品在“跟踪”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

(4)F-15EX飞机:跟踪和监视近距离目标,并作为ABMS网络和数据中继。

(5)B-1和B-52轰炸机:B-1和新的B-52雷达系统和瞄准吊舱可以监视目标在战场上的移动。改进的雷达模式允许在全天候环境下对陆地或海上的移动目标进行跟踪。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光电瞄准吊舱可有效跟踪移动目标。在墨西哥湾的反毒品行动中,轰炸机被用来追踪小型船只的活动。

(6)MQ-25A“黄貂鱼”:为正在收集和处理目标数据的F/A-18“超级大黄蜂”机队提供无人空中加油。

(7)KC-46A“飞马座”:扩展了打击和情监侦飞机的作战范围,并在战术边缘创建了一个微型互联网。KC-46A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处理关键信息,连接战术飞机,并扩展指挥控制——极大地提高了作战人员安全收集、共享和利用数据的能力,以获得信息优势。

(8)P-8A“波塞冬”:追踪和拦截敌方目标是P-8A飞机的核心作用。多传感器水面目标和水下目标跟踪工具,结合强大的通信和数据共享套件,使P-8A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海上巡逻飞机。P-8A通过指挥控制(C2)网络向联合部队共享跟踪数据,是保持多域感知的关键节点。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

(10)DRT 公司信号情报(SIGINT)

瞄准(针对目标的发射解决方案)

平台:波音公司的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基于对目标的资产位置、武器可用性和性能提供武器-目标配对的建议。

用户:从优先排序的建议中,决策者选择合适的全域资产和武器。针对高价值目标可选择具有灵活性、高可用性的网络化武器。

网络:方案选定后,波音的“通信即服务”将在联合全域网络中迅速播发选定的行动路线。

以下波音产品在“瞄准”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支持目标跟踪。与数据和通信中继相结合,WGS卫星有助于识别威胁与共享信息。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实现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战斗管理。它的任务处理能力为目标提供实时分析。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将情监侦和战术预警系统与先进的人工智能相结合,以人工智能速度跟踪和瞄准目标,并作为网络和数据中继。

(4)P-8A“波塞冬”:结合Link 11和Link 16无线电通信和飞行中分析,以支持作战协同。P-8A携带最先进的声学传感器套件、声纳浮标、电子战支援手段(ESM)和逆合成孔径雷达(ISAR),跟踪水面和水下威胁。

(5)B-1和B-52轰炸机:轰炸机可以利用它们在战场上的前沿位置、较长的巡逻时间、全球卫星通信以及本地视距联通,作为分布式指挥控制网络的一部分。在ABMS技术的支持下,轰炸机可以利用本地或区域资产规划潜在的多域、网络化目标行动路线。轰炸机的射程、速度和续航为分散指挥控制的ABMS结构提供了灵活性,进而提高生存能力和连通性。

(6)MQ-25A“黄貂鱼”(7)KC-46A“飞马座”(8)F-15EX飞机:提供近距离目标跟踪和监控。凭借其强大的有效载荷能力,提供安全边缘处理和指挥控制能力,以识别威胁并与潜在对手交战。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增加了地面搜索参数,并作为网络中继。通过情监侦和边缘网络处理能力,提高了态势感知能力。

(10)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猎户座”长航时、重升力、多任务、长续航无人机可以作为数据中继。它能够携带超过1000磅(约合454千克)的通信组件,在空中提供一个虚拟网络操作中心。

交战(网络化武器交战)

平台:“杰普森”(Jeppesen)航图的任务规划服务,通过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确定攻击目标的最佳路径,同时考虑到战场空间中的其他威胁。

用户:计算并直观地展示发射窗口,以支持用户的最终许可。武器被发射。

网络:在飞行中,网络不断地向武器提供目标跟踪信息。武器导引头向网络提供实时传感器数据。如果目标环境改变,武器可以中止。发射通过网络进行跟踪和通信。

以下波音产品在“交战”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提供安全的作战管理和战斗支持通信,使边缘网络处理能够向交战目标传输关键信息。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识别威胁和机会。它将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与互操作性相结合,使作战人员能够看得更远、更有效地通信,并做出更快速、更明智的决定,以实现任务目标。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提高空中和水面搜索能力,支持目标跟踪和边缘网络处理,并作为数据中继。

(4)P-8A“波塞冬”络指挥控制数据,使用其集成传感器套件跟踪和瞄准目标,并摧毁潜艇和水面发射平台。

(5)B-1和B-52轰炸机:无论是近距离直接攻击还是远程防区外攻击,轰炸机的全球范围、速度和续航在机动到交战参数上都具有优势。轰炸机的有效载荷提供了大量使用小型网络化武器,或少量使用大型网络化武器(如新型高超声速导弹)的选择。

(6)F-15EX飞机:发射合作式武器对抗多个目标,同时通过武器指挥控制向地面和海上部队进行最后阶段攻击授权和数据中继。

(7)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能够在空中停留数天,通过改进的通信和时敏瞄准数据中继和指挥与控制数据,支持持续的空中交战。

评估(交战后评估)

平台:利用基于云计算的工具、来自网络的情报和在交战地点收集的信息来评估攻击的影响。

用户:波音公司的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支持调动全域资产,根据其位置和可用传感器,从交战地点提供更新的视频和传感器信息。

网络:波音公司的“通信即服务”在其他高优先级网络数据通信中优先考虑战斗损害评估视频和传感器数据,以确保战区作战和后续决策的连续性。交战数据被传输到云,以支持未来战士自主代理的机器学习活动。

以下波音产品在“评估”阶段发挥作用:

(1)千禧太空系统ALTAIR卫星:继续对水面战斗进行ISR监测。ALTAIR将传感器数据传输到网络,用于改进C2边缘处理和传输。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进行空中搜索。它将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与互操作性相结合,有助于在威胁交战的所有阶段处理关键数据。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支持作战后评估,通过传感器进行边缘处理和跨网络传输数据。

(4)P-8A“波塞冬”:攻击后进行水面和水下评估。提供了重要的处理和网络能力。

(5)B-1和B-52轰炸机:可向ABMS网络提供交战后评估信息。

(6)MQ-25A“黄貂鱼”:为支持F/A-18攻击后评估提供加油。

(7)KC-46A“飞马座”:作为数据和通信中继,连接云和战术边缘。

(8)F-15EX:执行攻击后评估,并为战术边缘提供数据处理和网络中继。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在扩展区域内进行水面情监侦,通过视距连接或卫星向网络传递信息和视频。

(10)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通过长航时传感器与独立的通信和数据中继,在交战区域内进行即时的战斗损伤评估。

2021年3月以来,美国波音公司在官网介绍并持续完善其关于“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的设想,立足全杀伤链接入,意图在美空军最大的原生型复杂系统发展计划中获得更多份额。虽然与先前诺格公司、洛马公司等国防巨头的类似文章一样,主旨在于展现其自身能力,但其描述方式体现了美国军工巨头对未来战争“杀伤网”构建及“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运行的理解。

美国波音公司正在开发数字化开放系统,使美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成为现实,并为美军各军种提供自主、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软件定义网络、传感器和数据融合等能力。其中一项努力是基于开放系统架构理念,将数字化先进解决方案无缝接入美空军的“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开放、安全的ABMS数字网络环境是JADC2的重要组成部分,最终使联合部队能够在所有军种及盟友间共享关键数据,并在各个域取得胜利。

波音公司将在以下技术领域使能ABMS:开发、安全和运行(DevSecOps)/开放架构;传感器集成(太空、空中、海面、地面);安全边缘处理(机器对机器/人工智能);高速、高带宽、安全的多域通信;网络(多波形/跨域);战斗管理和指挥控制(BMC2)任务系统;网络化武器;自主/可消耗。

波音公司产品将在“发现-定位-跟踪-瞄准-交战-评估”(F2T2EA)的全杀伤链环节无缝接入ABMS网络。

发现(集成多域传感器以探测目标)

平台:来自卫星、飞机和海上船只的多域传感器对来袭巡航导弹发出警报。波音公司丰富的传感器和多情报产品和集成经验提供了联合全域传感器和智能融合。

用户:机载预测分析引擎根据巡航导弹的弹道和其他操作因素确定几个可能的目标。最可能的目标建议被迅速提供给“人在回路上”(humanon-the-loop)确认。

网络:基于可用带宽和当前电磁频谱效应,自动化网络管理器选择最佳手段,联通发射平台和导弹发射检测装置到可用的有人和无人资产。跨域功能确保信息安全地传输到必要的安全区域。波音的“通信即服务”(Communication as a Service)和“硬件墙”(HardwareWall)产品为联合作战人员提供了所需的网络灵活性。

以下波音产品在“发现”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提供安全的作战管理和战斗支持通信,并使边缘网络处理传输关键信息。

(2)千禧太空系统ALTAIR卫星:探测到水面舰艇,并将此信息传输到ABMS网络。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进行空中和水面搜索,同时作为数据和通信中继进入整个ABMS网络,并提供边缘网络处理能力。

(4)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进行空中搜索。作为一种经过实战验证的武器系统,它提供了强大的多域监视、通信、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和互操作性,成倍提高了联合部队的效力。

(5)P-8A“波塞冬”:是一种多任务海上巡逻飞机,支持包括反潜战、反水面战、情报监视侦察(ISR)、搜索和救援等一系列任务。P-8A通过其网络功能,可以优化指挥控制网络中的数据。此外,增量3能力的升级显著提高了任务效率,宽带卫星通信、反潜战信号情报、计算能力的提高和跟踪管理的增强都有助于实现通用作战图。

(6)波音旗下英西图公司“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进行扩展的水面搜索,提供边缘网络处理能力,并作为从波能滑翔器到ABMS网络的信息中继。

(7)波音旗下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可作为一种中空长航时情监侦、通信和数据中继。“猎户座”的多天续航允许在发射前进行场站定位并建立网络,从而集成波能滑翔器和其他资产。

(8)波音旗下液体机器人公司波能滑翔器:作为“综合者”增程型无人机和“空中力量编组系统”的数据和通信中继。

(9)B-1和B-52轰炸机:B-1的APQ-164无源电子扫描阵列雷达天线可用于寻找陆地和海上卡车大小的目标。B-52雷达现代化计划将部署AN/APG-79有源电子扫描阵列的衍生产品,提供更高的分辨力。此外,目前B-1和B-52上的光电瞄准吊舱可以提供人体大小目标的识别。美空军计划的卫星通信升级将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宽带卫星通信ABMS连接。

波音公司上述对“发现”的构想中,无人装备和网络信息装备的运用设想值得关注。

锁定(确定准确的目标位置)

平台:根据安全边缘云中的存储数据分析威胁数据,该云与在战略资产上维护的大型数据结构保持同步。算法可精确定位发射平台和巡航导弹的位置。

用户:波音数据融合产品中的机载自主相关引擎提供了巡航导弹和航母战斗群类型的几种可能识别。推荐结果可以快速提供给“人在环上”进行确认和选择。

网络:战略网络提供战区特定环境数据的同步,以支持当前威胁数据库,并对整个网络中的威胁位置进行优先路由。波音公司在软件定义无线电上的定向网络波形提供了在这些对抗环境中所需的低截获/低探测通信概率。

以下波音产品在“锁定”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

(4)“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

(5)B-1和B-52轰炸机(6)MQ-25A“黄貂鱼”:为F/ A-18“超级大黄蜂”机队提供无人加油,支持F/A-18的数据收集、情监侦和战斗机/攻击机任务

(7)P-8A“波塞冬”(8)F-15EX飞机:融合分布式网络位置数据,提供通用作战图以指挥有人-无人编组提供空中和水面搜索选项。

(9)液体机器人公司波能滑翔器(10)波音旗下DRT公司信号情报(SIGINT):舰载信号情报能力允许用户利用电磁能量谱定位高优先级目标。

跟踪(监视目标)

平台:人工智能支持的作战管理算法协助确定跟踪导弹和航母战斗群需要哪些多域传感器,以及哪些传感器可用。

用户:多层资源管理算法通过可用的传感器对每个目标进行优先排序并分配跟踪任务,可选择自主工作模式,或需经用户批准的工作模式。

网络:来自不同传感器的位置数据相互关联,以提高位置的准确性。更新的敌方资产位置信息进行优先排序并传输到相关机载和天基防御资产和指挥控制节点。波音公司国防任务计算边缘解决方案中的分散协作规划器、独立测距改进软件(IRIS)和多层资源管理工具将持续分析并修改跟踪轨迹。

以下波音产品在“跟踪”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

(4)F-15EX飞机:跟踪和监视近距离目标,并作为ABMS网络和数据中继。

(5)B-1和B-52轰炸机:B-1和新的B-52雷达系统和瞄准吊舱可以监视目标在战场上的移动。改进的雷达模式允许在全天候环境下对陆地或海上的移动目标进行跟踪。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光电瞄准吊舱可有效跟踪移动目标。在墨西哥湾的反毒品行动中,轰炸机被用来追踪小型船只的活动。

(6)MQ-25A“黄貂鱼”:为正在收集和处理目标数据的F/A-18“超级大黄蜂”机队提供无人空中加油。

(7)KC-46A“飞马座”:扩展了打击和情监侦飞机的作战范围,并在战术边缘创建了一个微型互联网。KC-46A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处理关键信息,连接战术飞机,并扩展指挥控制——极大地提高了作战人员安全收集、共享和利用数据的能力,以获得信息优势。

(8)P-8A“波塞冬”:追踪和拦截敌方目标是P-8A飞机的核心作用。多传感器水面目标和水下目标跟踪工具,结合强大的通信和数据共享套件,使P-8A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海上巡逻飞机。P-8A通过指挥控制(C2)网络向联合部队共享跟踪数据,是保持多域感知的关键节点。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

(10)DRT 公司信号情报(SIGINT)

瞄准(针对目标的发射解决方案)

平台:波音公司的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基于对目标的资产位置、武器可用性和性能提供武器-目标配对的建议。

用户:从优先排序的建议中,决策者选择合适的全域资产和武器。针对高价值目标可选择具有灵活性、高可用性的网络化武器。

网络:方案选定后,波音的“通信即服务”将在联合全域网络中迅速播发选定的行动路线。

以下波音产品在“瞄准”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支持目标跟踪。与数据和通信中继相结合,WGS卫星有助于识别威胁与共享信息。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实现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战斗管理。它的任务处理能力为目标提供实时分析。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将情监侦和战术预警系统与先进的人工智能相结合,以人工智能速度跟踪和瞄准目标,并作为网络和数据中继。

(4)P-8A“波塞冬”:结合Link 11和Link 16无线电通信和飞行中分析,以支持作战协同。P-8A携带最先进的声学传感器套件、声纳浮标、电子战支援手段(ESM)和逆合成孔径雷达(ISAR),跟踪水面和水下威胁。

(5)B-1和B-52轰炸机:轰炸机可以利用它们在战场上的前沿位置、较长的巡逻时间、全球卫星通信以及本地视距联通,作为分布式指挥控制网络的一部分。在ABMS技术的支持下,轰炸机可以利用本地或区域资产规划潜在的多域、网络化目标行动路线。轰炸机的射程、速度和续航为分散指挥控制的ABMS结构提供了灵活性,进而提高生存能力和连通性。

(6)MQ-25A“黄貂鱼”(7)KC-46A“飞马座”(8)F-15EX飞机:提供近距离目标跟踪和监控。凭借其强大的有效载荷能力,提供安全边缘处理和指挥控制能力,以识别威胁并与潜在对手交战。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增加了地面搜索参数,并作为网络中继。通过情监侦和边缘网络处理能力,提高了态势感知能力。

(10)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猎户座”长航时、重升力、多任务、长续航无人机可以作为数据中继。它能够携带超过1000磅(约合454千克)的通信组件,在空中提供一个虚拟网络操作中心。

交战(网络化武器交战)

平台:“杰普森”(Jeppesen)航图的任务规划服务,通过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确定攻击目标的最佳路径,同时考虑到战场空间中的其他威胁。

用户:计算并直观地展示发射窗口,以支持用户的最终许可。武器被发射。

网络:在飞行中,网络不断地向武器提供目标跟踪信息。武器导引头向网络提供实时传感器数据。如果目标环境改变,武器可以中止。发射通过网络进行跟踪和通信。

以下波音产品在“交战”阶段发挥作用:

(1)宽带全球卫星通信(WGS)系统:提供安全的作战管理和战斗支持通信,使边缘网络处理能够向交战目标传输关键信息。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识别威胁和机会。它将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与互操作性相结合,使作战人员能够看得更远、更有效地通信,并做出更快速、更明智的决定,以实现任务目标。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提高空中和水面搜索能力,支持目标跟踪和边缘网络处理,并作为数据中继。

(4)P-8A“波塞冬”络指挥控制数据,使用其集成传感器套件跟踪和瞄准目标,并摧毁潜艇和水面发射平台。

(5)B-1和B-52轰炸机:无论是近距离直接攻击还是远程防区外攻击,轰炸机的全球范围、速度和续航在机动到交战参数上都具有优势。轰炸机的有效载荷提供了大量使用小型网络化武器,或少量使用大型网络化武器(如新型高超声速导弹)的选择。

(6)F-15EX飞机:发射合作式武器对抗多个目标,同时通过武器指挥控制向地面和海上部队进行最后阶段攻击授权和数据中继。

(7)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能够在空中停留数天,通过改进的通信和时敏瞄准数据中继和指挥与控制数据,支持持续的空中交战。

评估(交战后评估)

平台:利用基于云计算的工具、来自网络的情报和在交战地点收集的信息来评估攻击的影响。

用户:波音公司的战斗管理优化服务(BMOS)支持调动全域资产,根据其位置和可用传感器,从交战地点提供更新的视频和传感器信息。

网络:波音公司的“通信即服务”在其他高优先级网络数据通信中优先考虑战斗损害评估视频和传感器数据,以确保战区作战和后续决策的连续性。交战数据被传输到云,以支持未来战士自主代理的机器学习活动。

以下波音产品在“评估”阶段发挥作用:

(1)千禧太空系统ALTAIR卫星:继续对水面战斗进行ISR监测。ALTAIR将传感器数据传输到网络,用于改进C2边缘处理和传输。

(2)机载预警和控制(AEW&C)飞机:进行空中搜索。它将多域监视、通信和网络化作战管理能力与互操作性相结合,有助于在威胁交战的所有阶段处理关键数据。

(3)空中力量编组系统(ATS,又称“忠诚僚机”):支持作战后评估,通过传感器进行边缘处理和跨网络传输数据。

(4)P-8A“波塞冬”:攻击后进行水面和水下评估。提供了重要的处理和网络能力。

(5)B-1和B-52轰炸机:可向ABMS网络提供交战后评估信息。

(6)MQ-25A“黄貂鱼”:为支持F/A-18攻击后评估提供加油。

(7)KC-46A“飞马座”:作为数据和通信中继,连接云和战术边缘。

(8)F-15EX:执行攻击后评估,并为战术边缘提供数据处理和网络中继。

(9)“综合者”增程型(Integrator ER)无人机:在扩展区域内进行水面情监侦,通过视距连接或卫星向网络传递信息和视频。

(10)极光飞行科学“猎户座”无人机:通过长航时传感器与独立的通信和数据中继,在交战区域内进行即时的战斗损伤评估。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