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乌龙坝——云南行随笔(五)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1-24
二进大理古城 到大理三回了,第二次进大理古城,是从洱海门进的。 这次来大理,稍稍查了一下大理古城的历史。大理古城历史可追溯至唐天宝年间,现存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
二进大理古城

到大理三回了,第二次进大理古城,是从洱海门进的。

这次来大理,稍稍查了一下大理古城的历史。大理古城历史可追溯至唐天宝年间,现存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只比家乡神电卫古城(明洪武二十七年建)早十二年,面积三平方公里,也只比神电卫古城略大些而已。

与神电卫古城一样,大理古城也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因西门向苍山,也叫苍山门,东门通洱海,叫洱海门。不过随着年代变迁,洱海逐年萎缩,洱海已在洱海门五六公里外了。

上次进古城,走的是南门,南门进去便是热闹的街市。这次从洱海门进古城,走的是人民路。与城内洋人街等商业化太浓的街巷比,这条路要清静得多,一样的古色古香,这里却还住着许多原住民,能感受到原住民的生活气息。街道旁还有两间学校,其中一间是大理第四中学,古色古香的学校门坊与古城的格调很是般配。

二进大理古城,走过人民路是意外收获。






难忘的午饭

午饭是在南门外吃的。忘了看饭店名字,路边,二层,典型的当地白族建筑,就在南门外右手边,与南门斜对门。

饭店是跟峰哥一起选定的。一图路边方便,二见店里生意不错,最重要的,是老板态度热情,说店门口路边可提供我们停放车子。

与超哥到洱海门把车子开过来,停好,进去,菜已上齐,伙计们已开始吃饭了。九菜一汤,满满的一桌子。有肉菌汤,有当地腊肉,有泥鳅煲,有小炒及当地特色素菜。

一个深刻的印象是,不管是汤、鱼、肉或素菜小炒,都做得清淡且味道好吃。大家吃了都说好,每一碟菜几乎都被吃光,是味道促成了的“光盘行动”。饭后买单,不贵,人均五十来块而已。

云南行的餐饮,一路上基本都令人满意,但这顿,印象最是深刻。






天上的乌龙坝

从大理古城出来,车子下了高速,显示还有三十多公里。以为要走上二十多公里才会上山的,没想到一下来就直接上了盘山路。

不会这剩余的三十多公里全是盘山路吧?心里有些疑惑。哎,还是照着导航走吧。

果然,这一路上去,全是盘山路,一直到露营地。也不知转折了多少个来回,也不知提升了多少米海拔。只知车子一直走在这座大山里,一直都在上山,经过几个村落,经过几片很大面积的蔬菜地。

车子一路上升,车窗外不时可见到格桑花,正是开花时节,迎着午后的斜阳,衬着蓝天白云,很是灿烂,让人心情分外愉悦。

大理已属高原地带,高原上又走了三十多公里的上山路,少说也要提升千来米海拔了。这乌龙坝,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仿佛在天上一般。

天上的乌龙坝,我们来了。





一点小插曲

途中出了点小插曲。

导航显示还有七八公里的时候,迎面下来两台小车,见我们,都摇下车窗,说山里关门,不让进了,他们就是返回来的。

走了这么长的山路,即将到达目的地了,现在叫我们返回?心一下子有些拔凉。同车驴友问我怎么办,我说,继续走呗,到了再见机行事。

说这话我是有底气的。去年去广西更望湖,湖边的路也被附近村民封了,说疫情期间防疫需要。后来经过一番交涉解释,还是把我们放行了。我相信这次也能行。俗话说得好:车到山前必有路。

走上一段路,前面果然有大铁门关着,路边还停着几台车,明显是被门挡在外面的。把车子开到门前,门边一个老汉守着,跟老汉说我们来自广东,大老远慕名而来的,能不能通融一下。老汉是老实人,看了一眼我们的车子,说,这样吧,五点我下班,到时你们自个悄悄进去吧。

看时间,离五点还有半个小时,等就等等呗。正想找个位置把车子停好,老汉又向我们招手了,还一边招手一边把铁门打开,示意我们进去。哎,这山里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谢谢了。






斜阳正好

到了,终于到了,一如网上看到的样子。

乌龙坝也是在网上搜寻到的。做功略时,想在大理寻一处露营地,上网一寻,蹦出了乌龙坝。当然,网上的照片比文字更出彩,是奔着照片里那一方高山草甸来的。

这一方高山草甸,目测总有好几百亩。几个山头,中间一处平缓山谷。到来时一道斜阳正好,偌大的草甸泛着淡淡的温馨。草甸里有好几拨人,或搭着帐篷,或搭着大天幕,或什么也不搭就在草甸上围着野餐或烧烤,草甸上飘起几缕烟火气,弥漫着淡淡的烤肉香,一幅北方草原的景象。

我们扎营地的时候,来了一对拍婚纱照的新人,一队拍摄人员前呼后拥的跟着,草原上又多了份温馨和喜庆,成群成群的黄牛也跟着这对新人移动,像是要来凑个热闹似的。

斜阳更斜了,西边山头的阴影投射在山谷的草甸上,形成明暗分明的两半。暗部在慢慢扩张,明部在渐渐缩退,像是在进行一场战斗,很是神奇。当暗部彻底地把明部逐出草甸,夜幕便降临了。







草原夜餐

天彻底黑下来,草原上的几拔队伍都先后离开了,偌大的草原此刻只剩下我们。

这是何等的奢侈啊,不仅是这草原,目所能及的这些山头,此刻都只属于我们,我们来了一个大包场。

不紧不慢,摆开桌椅,高起营灯,开始草原夜餐。说是夜餐,其实挺简单的,人手一桶快食面,两大壶开水,仅此而已。如果说有一丝奢侈的话,就是早上丽江束河吃早餐时老板娘送的一小袋咸菜。快食面泡开了,加一勺咸菜,汤水的味道和口感立马上一个档次,简直就是绝配。

其实也无所谓夜餐的食物,高山草原夜餐,享受的是此刻的环境。山野静寂,繁星满天,璀璨的银河就在头顶漫过……哪里的晚餐能如此的浪漫?!







以淋精品客栈

以林精品客栈,在普者黑景区核心地带普者黑村,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拍摄地仅几百来。

以淋精品客栈,是两年前第一次来时邂逅的。虽没在客栈住(那次为露营来的),但为我们提供饭菜,还为我们的洗刷洗澡提供方便。客栈老板的热情和善良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这次再来,当然得回访了。

这次接待我们的,是老板的儿子和儿媳,比当年老板还热情。听说我们晚上到来,一路上不停地询问我们来到哪里了,不时提醒我们夜里路上要注意些什么。九点钟到了,知道我们饿,热乎乎的饭菜立马就端上来了,味道比当年的还要好吃。

第二天离开,年轻的儿媳听我们赞她的荷叶茶香,又给我们每人装一袋荷叶茶,硬塞给我们,说送我们回去喝。就凭主人的这份热情,下次要再来,还要选以淋精品客栈。







又见普者黑日出

时隔两年,又见普者黑日出。

依然在青龙山顶,依然是五点的闹钟,五点半出发,依然是凭着手机手电摸黑上的山。到山顶观景台,一道晨曦正好,只是,不大的观景台上已挤满了人,好位置都被占去了。

是在边上一个不大理想的位置上又见普者黑日出的,没有太多的惊喜。如果单看那轮初升的太阳,比第一次要清晰些,也红些,朝霞也丰富一些。但是山下水面、村庄少了上一回的云雾飘渺,不再有上一回的变幻莫测,不再有上一回的仙气弥漫,多少让我有些失落。

好风景不可复制,可遇不可求,此言不假。







一道别样的风景

下山路上,看到一道别样的风景。

那是一个自助饮料卖点。很简陋,就在靠近山顶处的一个小平台上,一块长木板,上面摆着一些饮料,几瓶冰红茶,几瓶绿茶,几瓶可乐,几瓶雪碧,一箱矿泉水。边上的用石头压着块硬纸片,里面贴着个二维码,旁边除了标注着几种饮料的价格,底下还有几行字:尊敬的各位游客,拿水喝请扫码,毕竟背水上山不容易,谢谢!

环顾四周,没有人,边上也没有摄像头,这纯粹是一无人销售点,虽然简陋,却让人耳目一新。这种无人销售点即便在城市也需要投币自购,没想到在这边远的地方,在这并不热门的景点,竟有这么一个自助点。这完全凭借的是一种信任,卖方对买方的信任,是社会文明的体现,是一道让人欣喜的风景。

必须为这道别样的风景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