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喀喇昆仑:台湾登山者去往K2,立志打破14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1-25
曾格尔Grace Tseng宣布她今年冬天攀登K2的海报 两年前,我们想知道冬季K2的未来,现在,它的命运更加明朗了。像其它8000米山峰一样,这个曾经被称为野蛮巨峰的地方也会遍布商……
曾格尔Grace Tseng宣布她今年冬天攀登K2的海报
两年前,我们想知道冬季K2的未来,现在,它的命运更加明朗了。像其它8000米山峰一样,这个曾经被称为野蛮巨峰的地方也会遍布商业探险队。
今年冬天,台湾的曾格尔女士希望在K2上复制她今年秋天在干城章嘉峰上的成功。其他探险队也在为冬季的喀喇昆仑做准备:美国探险队秘密前往南迦帕尔巴特峰,波兰国家队前往科萨尔冈峰(Khosar Gang Peak)等等。
在K2,Dolma户外探险队的夏尔巴Nima Gyalzen夏尔巴将再次带领曾格尔,就像他在干城章嘉峰上做的那样。在那里,她是唯一的客户,并在K2冬季登顶者Gelje SHERPA、Dakipa Sherpa和Pasang Rinjee的帮助下登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她的K2向导会是谁。
上个月,曾格尔在马纳斯鲁峰的自拍(带滤镜)。图源:曾格尔Instagram
2021年之前没有8000米山峰的经历
曾格尔今年28岁,此前从未参加过8000米山峰的攀登。然后在2021年,她决定要尽可能快速地登完14座8000米。今年春季,她攀登了珠峰和洛子峰;秋季,攀登了道拉吉里峰、马纳斯鲁峰和干城章嘉峰,已经完成5座8000米,都是跟着商业探险队。
在前四座山峰上,路绳都是固定好的。但干城章嘉峰没有固定完,而且今年只有一支探险队伍,且未成功。所以她的夏尔巴专门把山上顶部的线路修好,随后,她作为唯一的客户登上了顶峰。
上个月回家时,她宣布了冬攀K2计划,这一点现已得到证实。不足为奇,她打算尽快完成14×8000的目标,并在这个过程中打破多项记录。
攀登K2,然后……?
我们仍然不知道曾格尔是否会再次成为唯一的客户,还是大型商业探险队的一员。路绳的状态也是有意思的一个点,今年夏天,已经在烟囱及其上方新搭建了路绳。而且,从去年夏天开始,已经不知有多少瓶装氧气和燃料存储在山上了?
如果说“冬季K2”对于一个相对新手(尽管她已经有了5座8000米,曾格尔算是新手吗?)来说太过困难了,你可以再想想这个计划:有未经证实的报道称,如果她在登顶K2之后时间充足,她可能会在今冬继续攀登布洛阿特峰和南迦帕尔巴特峰。
不过,她的项目带有一种认为自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的感觉。但别忘了,去年冬天,五名经验丰富的登山者在乔戈里峰遇难。
南迦帕尔巴特和较小的山峰
曾格尔的这次冬季探险并不是巴基斯坦8000米山峰的唯一一只探险队。一支美国队伍获得了南迦帕尔巴特峰的许可证。然而,目前还没有登山者的姓名、路线或攀登方式等信息。
Jasmine Tours公司的Ali Porik也证实,波兰国家队也将返回巴基斯坦,目标是Khosar Gang(6401m),目前也没有透露登山者的名字。
夏天的Khosar Gang。图源:Jasmine Tours Pakistan
Khosar Gang(6401m)夏天的登山路线比较笔直,但冬天则不然。它位于希格尔山谷Shigar Valley,距锡卡都约45公里。
Marcin Tomazsewski也将前往Shipton Spire。尽管他的探险将在冬季之前进行,而且气温可能不会像1月或2月那么低,但花岗岩表面的条件仍将极其艰苦。
尼泊尔
与此同时,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至少有三支探险队将奔赴8000米山峰。首先是Jost Kobusch的珠峰冬季独攀,这是他第2次的尝试。这位29岁的德国登山者会在山上保持完全的独立,以最轻便的方式攀登,他的厨师和联络员都将呆在罗布崎。Jost Kobusch表示,“阿式攀登就像是一种艺术,会让你激发灵感......我这么做都是好奇驱动,因为这给了我生命的意义......不然,我会觉得我只是在攀登一座没有意义的石山。”
其次是在马纳斯鲁峰,知名的冬季攀登者Alex Txikon、I?aki Alvarez和Simone Moro将联手合作。与此同时,七峰徒步正试图在马纳斯鲁组织一次商业探险。
上周,巴基斯坦登山者Sajid Sadpara因高山脑水肿被紧急送往加德满都的医院,现在生命已无大碍,正在恢复当中。他原本计划加入Alex Txikon的团队,但现在他必须得先恢复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