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月羞花的天鹅塘 遇上玉树临风的狮子口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2-01-13
在登协会员表妹、唐唐等一行五人上船凯归的庆功宴上,众人激情燃烧,仗着船底顶的余温,雄心万仗地聊到下一站出征何地时,阳光会长酒一喝,脑袋一拍:“狮子口”。几个……

在登协会员表妹、唐唐等一行五人上船凯归的庆功宴上,众人激情燃烧,仗着船底顶的余温,雄心万仗地聊到下一站出征何地时,阳光会长酒一喝,脑袋一拍:“狮子口”。几个吃瓜群众立马附和,熟不知老谋深算的阳光会长,看似简单的拍脑门瓜子决定的狮子口,其实是有他的用意的,后来才知,他选择了一条比较难的线路,特意为五星级难度的大东山做拉练准备的,他也怕到时大东山走起路来脚打摆子,哈哈。就这样在谈笑间,阳光、九九、皮皮等11人的队伍立马成行,分乘三车。皮皮爱狗如命,特意带上了他那有如翩翩少年的大金毛狗——七九,正好他车少坐一人,给七九腾出了空间。12月17日上午8:30,大家准时相约在罗围加油站,一路驱车直奔五盖山镇上埂村刘家组。

狮子口区域位于郴州市苏仙、宜章、资兴三县交界处。最高峰狮子口位于苏仙区五盖山镇大奎上,海拔1913.8米,是该区湘江、珠江水系的分界线。狮子口主峰常年云遮雾罩,气象万千。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主峰像一头奋发的雄狮,头部以下起伏的山峦,正是它矫健的身躯和卷曲的毛发。头部下方,有一道悬崖,形成一个缺口,缺口就像狮子张开的“巨口”。“巨口”之内,又正好有两块突起的巨石,远远望去这两块巨石犹如狮子口中的两颗牙齿。天鹅塘,是狮子口的姊妹山,与狮子口遥相呼应。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颗泪滴,常年不会干枯,传说天鹅塘是狮子口大山的雄狮流下的一滴泪珠。



登山口位于一位六旬有余的老乡家门口,在与这位老乡亲切的交谈中得知,他每年都要在这里接待大量的登山爱好者,并友善地提醒我们要带足水,真是宾至如归。他不仅人好客,竟然连他家的狗也对我们的到来夹道欢迎,尾巴甩甩,脑袋摆摆,有如多年重逢的好友相聚一般。其中一条黑色的边牧犬,甚是可爱,我们管它叫小黑,他看到我们的装束打扮便确认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以及线路,于是趁主人不备,偷偷溜到登山口,主动为我们义务引路,可爱至极,一直陪伴我们两天一晚。为此,主人还以为爱狗丢失了,担心了两天一晚。我们的队伍有了小黑的倾情加盟,更增添了我们此行的趣味。我们开始沿着轨迹挺进羞答答的———

                  天 鹅 潭虽说早几年随阳光一起去过一次狮子口,但线路完全不同,上次是从莱洋洞上,经狮子口,穿越到了宜章县的文明乡,而这次则是从刘家经天鹅塘,再到狮子口,然后沿着莱洋洞一路下山,这样一个小环线。因此,难度系数增加了两颗星,风景指数却增加了三颗星,不虚此行!    人狠话不多,直接硬刚。十点左右出发,走了一小会,就是70度以上的爬升,松软的泥土一踩就下滑,费鞋又废脚,难怪威猛的东生哥下山后发出无限的感慨:本以为尾巴能走的地方他也能走,谁知道尾巴一点卵事都没有,而他的脚却磨出十多个大血泡。叫人忍俊不止。



沿着轨迹大约走了半小时以后,阳光发现收队的皮皮以及九九、开心果还没能跟上队伍了。于是拿起对讲机喊话皮皮,得知他们一不小心走错了路。阳光会长就叫他们返回原路,再重新上到轨迹上来,我们就放慢脚步边走边等,悠哉悠哉。心想,反正皮皮有体力,一会儿就能追上来,于是我们继续往上爬升。爬到一个小山顶时,正好有一块小坪,并且四面空旷无敌,远眺环顾四周,高矮不一的山峦起伏,错落有致,美不胜收。于是我们就地开始吃路餐,在这种环境下吃路餐,简直相当于到了五星级餐厅了。这时可爱的小黑在我们周边转悠转悠。阿铁对小黑很是喜欢,从包里拿出一个包子,掰开分了一半给小黑,可调皮的小黑只吃了里面的肉肉,包子皮却不吃了,于是阿铁又把另一半包子里面的肉抠出来给了小黑吃,包皮就自己吃了,从此他俩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感情,小黑一路随他左右,不离不弃。



约莫过了半小时左右,忽然听到皮皮一生长哨,掉队的三位同伴终于赶上我们大部队了,只是苦了九九,九九因为忙于事业,近几年很少爬山了,突然爬这么有强度的山,有点力不从心了,不过他老底子还在,不愧是多年前一同征战过四川年宝玉则和新疆博格达的一员老将,并不碍事,休息片刻,吃完路餐就又满血复活了。    话说皮皮一来,金毛七九也大步流星地朝我们款款而来,对我们就是一顿亲切的招呼,见大伙对它并不友好,只好转身离去,正好看见小黑,心想,同类总会好说话些吧,于是就又跑去调戏小黑,小黑心里其实是抗拒的,后来经不住七九的花言巧语和甜言蜜语,还是接受了七九,并和七九并排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俨然一对好兄弟。



休息片刻,继续向上爬行。据说今天的路程还不到一半,已经走了近三个小时了,估计是一场硬战,而喜欢啃硬骨头的YY则正合她意,她爬山不为风景,只为走过,路过,经过。其他则如过眼云烟。所以还臭美地为自己取了一个往事如云的唯美网名。其实本身性格大大咧咧、率真直爽,野性十足。总以为自己是当年的那个小芳,我则戏称她是隔别家的疯丫头,果不其然,这次她又一马当先,和何昕两人冲到了最前面,仿佛巾帼不让须眉,欲与何昕一较高下,所以他俩嘴上不说,却暗自较劲,岂料何昕看似斯文,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主,暗自马力全开,闷声发大财,两人当仁不让,一会儿两人便丢出我们一个山头。走着走着,却不知何故,YY在一个小山顶上停了下来,仿佛若有所思,待我们爬上来后才知,原来他是怕九九就走不起,在后面没人管,就想等下九九,其实此前在吃路餐时,YY就已经替九九分摊一个气罐了,可见YY这丫头片子还真是有情有义的。于是我们就一起在山顶大喊九九、九九,几声下去无回应,后来等阳光到了后,通过对讲机喊话皮皮,才得知九九已经走到皮皮前面了。我们就纳了闷,皮皮虽然入户外较晚,但平常喜欢运动健身,长像既像海盗又像特务,刚性十足,平时练就了一身腱子肉,体能杠杠的,怎么会走不起呢?后来得知,原来他走得两腿都抽筋了,寸步难行,举步维艰。但他强忍剧痛继续前行,不愧为硬汉。好在后来腿抽筋逐步缓解了,所以速度也跟上来了。得知队伍的整体状态后,我们继续苦逼地向上爬升。




这时,平平和阿铁也跟上来了,还带上了他的小黑兄弟。等我们爬到一处小山顶时,何昕已独自一人到了对面的山腰。我们也紧跟其后,从一处断崖上下来,继续前行。何昕大概是耐不住寂寞了,就在前面等我们,这样我和阿铁、平平、YY、何昕就到了整个队伍的第一梯队。    沿着山脊到了一个大垭口,往下一看,哇塞,一个超大的山谷,被四面群山环绕。虽已冬至,却丝毫不能掩饰她的闭月羞花之美,幽静地躺在群山环抱之中,犹如待字闺中的少女,与不远处的狮子口遥遥相望,相得益彰,恰好衬托了狮子口的阳刚之美。也许是被这如诗如画的美景所吸引,YY和何昕两人却分道扬镳,何昕往山脊走去,俯瞰谷底,估计又是另一番景象。YY却如脱缰的野马,向谷底狂奔,第一个冲到了谷底。我赶忙打开轨迹一看,原来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天鹅塘。之前就听阳光说天鹅塘的风景美,真想不到美得如此一塌糊涂,宽阔平坦的谷底,巨石点缀其中,一条小溪沿谷底穿过,世外桃园也不过如此。一个字,美不胜收。




我和平平、阿铁也相继来到谷底,各自找好了上风上水的五星营地后,卸下背包,准备四处溜达,这时何昕也从山上下来了,他说在山上看到这山谷后面还有一个塘。好家伙,何昕果然有一手,原来上山是为了俯瞰真正的天鹅塘,于是我们轻装爬到天鹅塘。传说中天鹅塘是天鹅在此流下的最后一滴眼泪,因此天鹅塘永无干枯,常年犹如羞答答的美少女,深情地望着远处的狮子口大山,狮子口也是永远的做着天鹅塘的保护神,一切都那么和谐应景,如此美妙的画面,自然少不了本土网红阿铁的一顿骚操作,正是羞答答的天鹅塘遇上了玉树临风的狮子口,光头网红遇上了人间仙境网红打卡点。




一顿拍照后,我们又下到谷底,为生火做饭做准备工作,突然发现远处垭口上出现几个小点点,向我们缓缓移动,原来是尾巴、阳光、东生三人从上面下来了,尾巴以前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她下山与其说是方法不得当,不如说是因为器大碍眼,导致下山桩子不硬扎,速度缓慢。之前听YY说,尾巴现在掌握了下山方法啦,果然,不一会尾巴就快下到谷底了,我赶忙迎上去,给了她一个拥抱,祝贺她终于掌握下山诀窍,谁知YY这家伙见到后,嘴里嘟嘟叫道:我第一个到达谷底的都没得拥抱,尾巴比我们慢了足足50分钟,都有拥抱,太看不起人了,哼!哎,我也是无语!!!



又一会儿,皮皮、九九、开心果也相继来到了谷底。至此,11人二狗子齐聚。各自选好营地,搭好帐篷后,分头准备食材,生火做饭,在小溪旁的一块大石头边上找到了一个天然的避风港,烧火做饭,从容不迫。以六斤猪脚为主食的大火锅,不一会儿整起来了。在这美妙的山谷中吃到如此美味,也是人生幸事呀!话说小黑猪脚骨头吃得爽到家了。可能实在吃不完了,就把大家给它的骨头偷偷地叼去,藏在石头下,再用枯枝树叶盖好。大家无不感叹小黑的聪明伶俐,估计它是为下次来预留一些食物吧。大伙酒足饭饱后再烧上一壶茶,完美!!也许大家都累了,各自钻帐篷眯觉去了。




第二天大早,当别人还迷迷糊糊在帐篷里时,何昕这小子已独自爬上山头为我们拍下了很多日出江山红胜火的照片。由于第二天路程比第一天要长得多,阳光领队要求大家早点起床,早点动身出发,大家早餐后,约8:50左右踏上征途。前往玉树林风的———


狮 子 口话说我和何昕、皮皮、开心果只因为多吃了一碗稀饭,成为了断后部队。看着大部队已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我们也随之加快了步伐。很快,我们爬上了一个垭口,前面两条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我和何昕走在前面,何昕说狮子口在左边应该走左边的路,于是我们没看轨迹,就向左边走去,走了几分钟,感觉不对,前面是一个大山谷,于是赶忙看了下轨迹,才发现走偏了。于是立马掉头回走,不一会儿,又与皮皮、果果汇合了,果果说她大声叫我们往右走,都没听见,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就说我们知道是往右上山,我们只是在那边拍了几张风景照就返回了,不过那几张风景照确实美妙,呵呵!!



翻过了一座小山,又到了另外一个小垭口,只见阳光从山顶上走下来,告诉我们那边有云海,果然,前面的大部队都在对面山腰流连忘返地看着远处的云海,又是一顿猛拍,拍完后继续爬升,上了一座小山,站在山顶回看来时的路,如果不是为了看这一点云海完全可以从左边山腰横切过来去,户外就是这么乐此不彼,累并快乐着。继续前行,下降到了丁字垭口,我和阿铁、YY沿着左边较好一点的路快步前进,后面果果和皮皮也追上来了,走了一会儿,发现前面又是一个大山谷,感觉线路不对后,我马上看了下轨迹,发现又偏离了轨迹一点点,从地形上看,前方山谷应该有路到正确的轨迹上来,并且比轨迹路程还要近,但是要沿着小路下到谷底,再爬升上来,体能消耗会很大,并且有未知因素,因此我们决定返回,再重新回到轨迹上的线路去。但皮皮坚持想走捷径,认为再返回所花的时间还要多。于是,孤身一人向谷底走去。皮皮一下决心,我们四头牛也拉不回。无奈,我们只好随他去吧。这个时候,果果立马体现了她的理智或执着,跑到前面。追着皮皮喊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软硬兼施,硬是把皮皮给活生生地拉了回来,我们都为果果的团队精神点赞。这时,阿铁这二货打趣地对果果说:果果,你是怎么劝说皮皮返回的?是不是像小时候过家家时说的,你再不回来我就不跟你玩了,他才回来的?哈哈。果果朝阿铁两眼一瞪,你妹的!看我不打死你,说完就朝阿铁追去。抓住他就想放倒他,无奈阿铁的吨位实在太大,温柔的开心果怎么也放不到他。而我却只顾看他俩打情骂俏了,没留意脚下,踩着碎石一滑,硬生生地一屁股摔倒在地上,还好有背包垫底无大碍,这些不厚道的家伙还取笑地说:果果虽然没有摔倒阿铁却隔山牛式的摔倒了风云,果果心想反正摔倒了一个,不吃亏。而我却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二货二逼们的快乐就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