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香巴拉——库拉岗日、乃钦康桑十日徒步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2-01-15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 无人之岸,几多惊喜; 岸畔崖间,鼓涛为乐; 无人驻足,是为 桃源 ; 吾爱世人,自然甚之, 摈弃自我,退身自思, 拥抱自然,灵感如泉, 面对自然,全无顾……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
无人之岸,几多惊喜;
岸畔崖间,鼓涛为乐;
无人驻足,是为 桃源 ;

吾爱世人,自然甚之,
摈弃自我,退身自思,
拥抱自然,灵感如泉,
面对自然,全无顾忌。

——拜伦



背包出发
当你背着大包,喘着粗气走上酒店的四楼时,惊讶地发现服务员安排的,正是上次你在 拉萨 最后一晚的房间,让你想起藏传佛教的轮回概念,从结束的地方开始。

屋子在楼房的拐角处,两面墙上都是窗,很特别,不会弄错。窗外的景色依然:近处是八廓街的老房,远处是环绕 拉萨 城的山峦。房间的陈设也依旧,只是它和你,又都在历史的河流中向前漂浮了一年多。

和前几次来藏区不同,这一次你没有租车,你打算换一种方式旅行——背包徒步,坐公共交通或搭车,带着宿营装备,深入荒野,不受限于食宿点,没有明确的时间表,随走随定。这样就可以用最小的牵绊,体验最大的自由。

背包旅行也是一种特殊的体验,它不仅是到目的地看风景,也在于旅途中的流浪感——异乡的街头、马路终点的夕阳、空旷的长途汽车站、老旧的公共浴室……许多不经意的瞬间都会触动你的灵魂。它当然没有自驾游或旅行团那么舒适。劳累、时而降临的困境和不确定性,使它有了些修行的意味。就像小说《转山》的封面语说的:“把肉身抛掷在变换不定的情境,好修炼灵魂使之精纯”。






走向雪山
从 拉萨 坐班车到 洛扎 ,再包车到措玉村,你们用了一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靠近边境的喜马拉雅山深处,这里偏僻地仿佛世界尽头。

吃完早饭,你们坐旅馆老板的车来到白玛林错边的停车场,然后背上大包,沿着湖边的小路往山坡上走。4500多米的海拔很快让你们开始猛烈喘息,身体稍微用力,心肺就开始抗议,仿佛要罢工一般。你只能放慢步伐,不断安抚它们。

7000多米的库拉岗日、卡热疆、6000多米的过拉卡日,以及诸多卫峰,连绵排列在面前,白玛林错像一面长长的镜子延伸向雪山,湖水带着魔幻般的蓝色,有一种近乎不真实的感觉,你明白了为何藏族人把它当作神湖,相信在这里能看见自己的前世来生。




离开小路攀爬山坡,沿着湖右岸的山脊线向前走。几个轻装的游客也跟着上来了,这里比下方的小路视野更好。随着高度增加,更多的雪山露了出来,库拉岗日主峰也更完整了。




吃完中饭,你们轻装继续探路,想看看这山脊在什么地方连上雪山。那雪山构成的舞台,是从何处开始的?

没有一座雪山是容易接近的,这是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之前平坦的山坡开始变得陡峭而崎岖,地面是巨大的乱石堆,需要在其中无休止地攀爬、跳跃。一旦摔倒,轻则崴脚,重则受伤,在高海拔地区,这让人非常疲惫。


山脊的侧面越来越陡,小Q爬到半路无力再往上,你一个人继续在乱石坡中艰难攀爬了许久,终于看到了连接雪山和你之间的山脊,它完全被乱石覆盖,陡峭狭窄,你也没有体力再往前去看另一面的景色了。




山坡上长着许多奇异的花朵,香味浓郁,你采了一朵带回给小Q。


然而下山的路却更加艰难,5000多米的海拔和长时间的翻越石海,让你已经腿脚发软,体力透支,动作越来越迟缓和笨拙,陡坡上的每一块石头都可能让你摔倒,只能慢慢地小心挪过。

更糟的是,你看不见下方小Q的位置,不知往哪个方向走才准确。你朝下方呼喊,听不到任何应答,你几乎被淹没在这巨石的海洋里,走着走着,才发现在横向似乎走过了头,只能再费力地折返回去。你不能休息,因为你已经离开小Q太久,每增加一分钟,都会增加她的担忧。

终于看见了那熟悉的背影,她还安静地坐在山腰上,对着雪山,一动不动,还在等着你回来,庞大的山体让她看起来像一只小兔子。你朝她呼喊了半天,她才回头看见了你。

她不知道背包里有一个口哨,而你却忘了带上口哨,在这片巨大的天地,人声实在太弱小了。她也曾试着向上攀爬去找你,但很快发现石海太容易迷路,差一点找不回原来的地方。




回到营地,暮色已至,气温骤降,疲劳的时候也更加感到寒冷,你觉得自己濒临失温的边缘。你用最后的力气帮助小Q搭起帐篷,烧水煮面,一直到吃完热食、进入睡袋,才慢慢缓过神来。


迎接日出
在远远近近的牛铃声中,恍惚入眠。不知何时醒来,身体好像已经恢复,你拉开帐篷的门,空气很平静,没有一丝风,天上已是璀璨的星空,东方挂着一轮弯月。穿好衣服走上一旁的山坡,眼前是月光下的库拉岗日雪山群,此刻你应是它们唯一的观察者和对话者,你就这样静静地面对着它们,它们已经矗立了数千万年,几十亿个这样的夜晚流逝过了,还有几十亿个这样的夜晚会到来,对它们来说,今夜的你就像一颗路过的流星。

你出神地盯着那些高处的雪峰,期待有什么奇迹出现,例如一点亮光,一艘UFO,或者其他什么移动的东西,然而终归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只有亘古的静、庄严的静、虚无的静。





又到帐篷中睡了一会儿,再次醒来时,月亮更高了,东方的山坡后已经露出亮光,你们穿好衣服和鞋子,甚至来不及洗漱,天色就已迅速变亮了起来。

黎明前的雪山,也带着迷人的色调。




第一缕阳光照亮了最东面的过拉卡日峰顶,而后依次是卡热疆、库拉岗日,就像早晨寺院的喇嘛点燃一排敬佛的酥油灯。

雪山的顶部先被点燃,接着那金黄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延展,片刻就映红了整片雪山。这是一场宏大而无声的仪式,宣告着一天的开始。










吃好早餐,收好营,沿着原路返回。



白玛林错停车场边,草地上有几顶帐篷,几个驴友一直住在这里,每天轻装去一个地方游玩,不用返回措玉村。只要带够给养,这倒是一种省钱又省力的办法。

爬上西侧的山脊,远眺了介久错。介久错上云朵密布,湖水灰暗,没有色彩。




沿公路走回措玉村,你们却得知旅馆并没有按约定地给你们留房间,今天是十一,客房已经满了。“你们没有交定金”,老板说,虽然之前他也没有说需要定金。

不知是老板没有契约精神,还是藏区惯常的“不确定性”。看来只能补充一些食品,雇车回到白玛林错停车场附近宿营了。你疲惫地坐在小卖部的椅子上,喝着可乐,望着脏脏的玻璃外暮色中的山峦,第一次感受到背包旅行的无助。“把肉身抛掷在变换不定的情境”,你想起了《转山》的这句封面语,真是如此啊!

你们先回旅店吃晚饭,那里也是措玉村唯一有饭的地方。晚饭是自助式的,几十个游客很快把菜搜刮一空。菜味道还不错,尤其那个萝卜排骨汤,终于把吃了一天方便面的反胃感驱散了。此时的你们特别想吃些新鲜水果,但村里没有地方卖,大概因为这里太过偏远了。

你找到老板,商量是否还有解决住宿的地方,“确实没办法,你看楼上外面的沙发都睡满了”,稍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来,跟我走”

他带你们穿过后院,打开一间房间说:“这个可以吗”,房间很小,存放着很多新的毛毯,一旁是个空的藏式坐塌,另一个人只能在中间打地铺。你们疲惫的身躯已不想再继续赶路,只能勉强一下了。



翻越垭口
隔壁佛堂的录音机一直放着诵经声,让你过了半夜才睡着。好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毛毯,你们在下面垫两条,身上盖两条,比宿营暖和舒服多了。

天还没亮就起床了,昨天晚饭时已和两位 湖南 游客约好,7点出发搭他们的车去白玛林错停车场,看 日照 金山。

然而今天的天气却不同了,云雾充满了山谷,雪山都藏了起来,只是偶尔在云端露出一个尖顶。你们到停车场后又找到那几位宿营的驴友,他们刚睡醒,像土拨鼠一样从帐篷里钻出来。有两位 贵州 大姐也是今天走三神湖和卓木拉垭口,大家交流了一下行程,路上也能有些照应。

连续几天的劳累加上睡眠不足,使你今天开始的状态并不好,还不如第一天来白玛林错的时候。负重爬坡非常疲惫,只能靠喝红牛和可乐来续命,还把一些东西分摊给了小Q。但是走上去折公错(三神湖的第一个湖,也是最大的一个)的新路时,你慢慢恢复了状态。人有时就像台发动机,需要一段预热期。刚启动时,往往还没找到状态,这时很容易被吓退。当身体进入新的工况和节奏后,就会变得相对轻松了。



折公错也是一条狭长的高山湖泊,从雪山末端延伸出来,两边的地势比白玛林错平缓,水大概比白玛林错浅,云雾在它上空低低地悬挂着,如同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