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篮球,左手政治,做詹姆斯多难!

来源:未知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1970-01-01
由乔治希尔倡议、雄鹿队发起的“迪士尼园区革命”,只进行了不到24小时就结束了,因此也可以称为“24小时二次革命”。 NBA已经和球员工会达成一致,季后赛继续,双方在起……

由乔治·希尔倡议、雄鹿队发起的“迪士尼园区革命”,只进行了不到24小时就结束了,因此也可以称为“24小时二次革命”。

NBA已经和球员工会达成一致,季后赛继续,双方在起草一个联合声明,进一步推动资本家与球员工会的合作,为反种族歧视运动做点实事,但是到现在还迟迟没有推出,明天复工比赛也够呛了。

比起欧文和布拉德利发起的革命,这次在迪士尼体育园区只是一次短命的革命,来得快,去得也快。球员开两个会,就把抵制整个季后赛给否了。在这过程中,有两个角色非常尴尬,一个是雄鹿队,另一个是詹姆斯。

作为罢赛的发起者,雄鹿只想替乔治·希尔和斯特林·布朗解解恨,罢赛一天,以为第二天能照常复工,他们甚至准备好被判0-20负,因为3-1领先并不在乎。因为是乔治·希尔临时起意,他们没有通知NBA,也没有跟对手魔术队打招呼,更别说和湖人、开拓者、火箭、雷霆说一声,搞得大家措手不及。为此,老将科沃尔还在球员会议上跟大家道歉。在第一次会议投票时,雄鹿队和另外10支球队一起,主张继续比赛。

在政治正确统治一切的互联网时代,雄鹿大可不必惊慌,因为别人也不敢说什么。杰伦·布朗就说,别了,不用道歉,没什么好道歉的。确实,虽然大家不敢反对罢赛,但不说话,投票总可以。

可詹姆斯不一样,他是马首是瞻的社会楷模,意见领袖,在某种意义上,他就是NBA的主要形象。因此,他说什么,做什么,不仅是个人的选择,也影响着联盟的进退。

篮球场上的事,詹姆斯是控场高手,可美国这政治环境,却不那么简单了。美国的政治混杂了两党、大选、种族、移民、就业、教育、医疗、经济、外交等多重复杂的元素,穿行其中,难度不亚于到卢浮宫盗取《蒙娜丽莎》,难保不触碰哪条红外线警报。

在上一次欧文革命时,詹姆斯做了大多数球员拥戴的选择:球照打,口号照喊,利用球场、球衣做平台,向全美国展示BLM的决心。那一次,欧文是吃了哑巴亏的。但这一次,欧文还是一声不吭,却有不少人认为他值得球员们的一个道歉。

詹姆斯这次选择比头一次更难:支持罢赛,那你上次干嘛去了?不支持罢赛,那你看警察接着跟那儿杀人,看得下去吗?

所以,第一次球员会议上,詹姆斯态度非常鲜明:我们要逼迫老板来点实际行动,否则我们就不打了,季后赛都不打。

他和莱昂纳德的态度如此坚决,让其他11个队很为难,所以他们带着湖人和快船队员提前离开了会议大厅,只有霍华德留了下来。

詹姆斯押上的赌注,是自己的季后赛,而这辈子他能打的季后赛轮数,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他必须跟第一次革命时有所不同。第一次革命,是在球员饭碗和为民疾呼之间,做一个平衡的选择;第二次革命如果没有变化,那他的领导力会大打折扣。在乔治·希尔这样的激进球员眼里:别看你平时叫得凶,大事一来,你一无新意、二无办法、三无进取心。

所以,我们看到球员工会和NBA谈判时,都围绕一个新的主题:让老板们来点实际行动!这就是詹姆斯的主张。他也责怪希尔不跟大家商量就揭竿而起,没有计划没有纲领没有目标,但既然起事了,就搞点大的。

把美国这些顶级富豪从床上叫起来,开视频会议,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也冤枉啊:我们什么都没做吗?上一次革命,我们成立了一个3亿美元的基金,不就为满足你们的要求,为贫困黑人做事么?你们球员工会,一个个也是亿万富豪,怎么不出点钱,也跟我们一样弄个基金,天天喊口号有啥用?你们先说吧,打还是不打?

根据雅虎记者海因斯的报道,上午11点,老板和球员工会分两个厅同时开会。可是在球员那儿,湖人队迟到了45分钟,等他们姗姗来迟,主席保罗和第一副主席伊戈达拉直接宣布:季后赛继续。有球员就问了,谁投的票?保罗说,听我的,我替你们决定了,这样对你们最好。这样,第二次开会只用了15分钟,大家直接去吃饭。

其实在头天晚上,詹姆斯跟保罗和一众副主席商谈到午夜,那时候他就已经知道,第二天根本不用投票,赛季继续。所以,上午第二次会议,有人说,詹姆斯一言未发。还说什么说,头天晚上都说完了。

我们看詹姆斯这条推特,发布时间正是去吃饭的时间——

詹姆斯的推特,说得明明白白:不能只喊口号,得有实际行动;你看我建学校,帮孩子,这就是行动。他这个主张,老板们是认可的,所以先有球员投票同意比赛,往后就是工会和老板谈判,至于具体拿出什么行动,这就耗时耗力,从下午谈到晚上,迟迟没有答案。

可是你看了推特后面的留言,就知道美国民意的撕裂,绝不是球员们在迪士尼的泡泡里想得那么简单。

这次黑人布雷克被射七枪,不像上次弗洛伊德被踩死。有更多人反感黑人的犯罪率,他们把布雷克的被捕记录翻出来,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人?

詹姆斯面对的美国政治,我们可以分两部分看:一部分是内部,另一部分是外部。

在NBA内部,一个严峻的事实,是球员以黑人为主,老板以白人为主,NBA是黑人的联盟,白人的资本。从1990年到2015年的统计,黑人球员比例一直稳定在73%-75%之间,白人球员23%,拉丁裔2%。而白人老板占绝大多数,惟一绝对控股的黑人老板是帮主乔丹,此外,除了篮网老板蔡崇信是华人、国王队老板拉纳戴夫是印度裔、雄鹿老板拉斯瑞是阿拉伯裔,其他全都是欧美白人。

这次如果不是帮主出面协调,劝诸位老板不要发火,多听听球员怎么说,二次革命不会这么快平息。正是他和保罗积极沟通协调,与威少交流,才了解了球员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诉求。

可是对詹姆斯来说,他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现实:出于政治正确,这些白人老板都支持球员喊BLM口号,他们也跟着喊;他们出了血,拿出真金白银建立了基金会;NBA挣的钱,按规定老板和球员一家一半;在湖人队,珍妮为了支持BLM,特地成立了一个“种族平等和行动部”,任命漂亮的卡里达·布朗博士为主任,高职位高薪水——那么,NBA内部根本就不存在压迫和剥削,你跟老板过不去,逼着他们去上头闹,这不是自相残杀么?

通过二次革命,球员已经展示了他们的能力,可以让比赛刹车,甚至完蛋,可是除此以外,别无他法。詹姆斯知道,这些白人资本家也许只是出于政治正确,才向球员妥协让步,支持他们BLM,但整个美国,有哪个人不生活在政治正确之下呢?

一旦走出NBA,来到联盟的外部,那就是美国政治的汪洋大海,波涛汹涌,哪里像小小的迪士尼园区,一片BLM的乐土?

在这个汪洋大海中,那些白人顶级富豪,也算不上什么。我记得过去雄鹿队的白人老板还是个参议员,现在不知道还有谁。詹姆斯在篮球界甚至体育界一言九鼎,可是一到政治的海洋中扑腾,就显得势单力孤。

因为詹姆斯在2016年替希拉里站过台,总统对他恨之入骨,连名字都不提。这次迪士尼园区闹起来,总统说:“我不知道NBA的什么抗议,只知道他们的收视率很难看,说白了,大家对NBA都厌烦了。”他说,NBA变成了一个“政治组织”。副总统的团队首席马克·短——就是Short,短的意思——直接说球员的抗议“荒唐而愚蠢”,他们不放在心上;“短主任”还说,NBA向中国低头。

面对那么复杂的政治元素,詹姆斯主攻种族平等、黑人儿童教育,这些正是现任总统的软肋。但你跟这些职业政客去斗,分分钟有陷阱等着你。

总统的女婿库什纳同时也是总统的高级顾问,领工资那种顾问,他就直接向詹姆斯发出“邀请”:怎么样,来白宫我们聊聊?你不是想变革吗,你不是要实际行动吗?来白宫我们聊点实在的,别总是喊口号。你不找我,我也可以找你,别不接电话。

库什纳这一手太高明了,因为这两天正是共和党大会,他岳丈正式参选总统,大造声势。你去跟他聊,显得他们团队非常重视种族平等话题;你不去,那是你根本不想合作,啥种族平等只是说说而已。詹姆斯里外不是人。

美国的政治三权分立,利益交织,错综复杂,詹姆斯主攻的种族平等,其实不只是平等一下种族那么简单。

20多年前我去美国采访NBA总决赛,那时候黑人占美国人口11%,现在是接近13%,根据当时人口规模计算,这20多年增加了黑人数量超过1200万。所以,首先其数量就让原本尖锐的种族矛盾更加突出。

种族问题决不只是种族问题,涉及到公平教育、劳动就业、两党对立、选举政治等一系列政治问题。贫困黑人占大多数,他们上不起私立学校,而大多数公立学校教育质量低,老师保证你不上街闯祸,还管一顿饭,但毕业后很难像精英阶层的子女那样有好的工作和收入,如此恶性循环。

受教育程度低,工作不好甚至失业,收入低,使黑人的犯罪率居高不下。所以,不改变黑人在教育机会上的不公平,就很难改变现状。但是,教育现状的改变,又受现有体制、两党政治、四年一大选的限制,美国没有改变教育的长远规划。即使教育体制改了,大家平等,也需要好几代人的淘洗,才能让黑人的素质层次上一个台阶。

而这些,詹姆斯能改变吗?他开的学校,接受的也是贫困黑人的子女,为他们免费提供饭食,让他们接受基础教育,接送到家,保证不出去闯祸。一个人,一个计划,力量再大,也是有限。

回头再看这二次革命,再次体现NBA球员内部,也是阶层分明。

雄鹿刚刚罢赛时,大家聚在会议厅里吵个不停。有的说想回家,有的说要上街,有的说既然来了,熬了快两个月,不如接着打。

而一众欧洲球星,只当看热闹了,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不如老乡在一起聚聚。

詹姆斯在保罗和伊戈达拉的劝说下,回心转意,同意继续季后赛。可是,他也撂下一句话:如果老板们没有实际的行动,这次不了了之,那我还会不干!

工会和老板们,迟迟没有拿出方案,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知道,明天有没有比赛。